将明 第五百四十四章 还欠着一百万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唐武德元年的七月初四,一队百多人的护卫护着一个宣旨的太监绕过王世充的领地进了东郡,在一家客栈休息了一日之后,换上了大唐的官员服饰,往巨野泽方向进发,路过雷泽的时候先拜访了驻军在此的宇文士及,在军中停留了半日后便在宇文士及派出的向导引领下直接到了巨野泽。

    进了巨野泽燕云寨之后,这个名叫宋旭怀的太监便不肯继续往前走。引领他的燕云寨将领问他这是为何,宋旭怀掸了掸身上的浮尘语气骄傲的说道:“我乃代表大唐皇帝陛下而来的钦差,既然已经到了燕云寨,那么你们燕王自然要亲自迎接出来,我是来宣旨的,难道你让我自己进去找人么?”

    这天在山门当值的是将军骆傅,他笑问那请问大唐圣使,都需要我们燕云寨怎么样的迎接礼仪?

    宋旭怀傲然道:“难道你家燕王就没有接过圣旨?这样的事还需要让我来教你们?自然是焚香拜案,让燕王率领文武官员在香案前跪听宣旨。我已经传旨不下十几次了,怎么偏生到了你们这里如此的麻烦,还要问来问去?!?br />
    他恼于燕云寨的人不识时务,竟然没有给他塞些红包,要知道他去徐元朗处宣旨的时候,可是足足赚了两千两银子,两千两银子啊,足够他在老家置办一所大宅子,再买下一大片土地做个富家翁了。他在来之前就听说,燕王李闲比徐元朗可要体面多了,本来幻想着一见面就先有人往自己手里塞金银珠宝,谁想到包括那个该死的宇文士及在内,燕云寨的人竟是一个比一个寒酸抠门。

    自大唐立国之后,他便经常出长安宣旨。李渊分封各路反王,招他们到长安来投,不管到了谁的地盘上,宋旭怀都是被尊为贵宾?;坪恿桨洞蟠笮⌒〉氖屏λ吡瞬簧?,没有一个不把他高看一头的。说起来,大唐国力雄厚,基本上取代已经消亡的大隋是水到渠成的事,现如今这天下能与大唐争一争的,无非是幽州罗艺,河北窦建德,江淮杜伏威三人而已。宋旭怀之所以没有把李闲算在内,是因为他来之前太子殿下曾嘱托过,燕王李闲是自己人,绝不能如对待其他人那样对待。

    便是因为这句话,让宋旭怀犯了个大错。

    他觉着燕王既然是自己人,那么便是大唐的臣子,既然是大唐的臣子,那么接圣旨自然要按规矩来。尤其是,他没得到好处就更要按规矩来了。

    这个原本在晋阳宫中的阉人根本就不理解,也没有去深思,太子李建成所说的自己人是什么意思。

    “好,我这便去请燕王?!?br />
    骆傅对宋旭怀抱了抱拳,便转身离去。宋旭怀是个保留了一身大隋宦官阴暗龌龊脾性的人,在大隋大业皇帝在位的时候,他是晋阳宫内侍总管,收人贿赂这种事自然是家常便饭一般。大唐武德皇帝李渊虽然设置了太监这个官职,却也严令太监不得干政,不得收受贿赂,但这种话杨广也说过,大业一朝所有宫里的阉人要说不贪财的,只怕只有那个叫文刖的清高自傲的家伙。

    “山野村夫!”

    宋旭怀啐了一口,站在甬道上低声骂道:“一群没见过世面的莽夫?!?br />
    随行?;に氖涛佬N敬耷辶酥迕纪?,本想劝宋旭怀谦卑谨慎些,可一看到他那张恶心的嘴脸便没了说话的兴趣,他索性带着侍卫们站得远远的。宋旭怀骂了一阵,也得不到其他人的附和自然觉着没趣。他便自己幻想,一会儿见了燕王李闲该怎么暗示他,总不能这次来空手而回。

    这一想就是半日,足足两个时辰,竟然没有人再来搭理他们,宋旭怀在甬道上站了这么久,早就已经腰酸腿麻,再看那些侍卫,哪里还管什么宣旨侍卫必须肃然而立以彰显大唐威仪的样子,一个个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显得有些垂头丧气。

    欺人太甚!

    宋旭怀狠狠的跺了跺脚,转身就往里面自己闯了进去。崔谦怕他惹出什么是非来,连忙招呼人跟上。才往前走了一百多步,忽然自两侧密林中涌出大队精甲武士拦住,为首一个校尉大声质问道:“来着何人!”

    宋旭怀被吓了一跳,也被激起了怒火,他大声斥责道:“大胆!我乃大唐皇帝陛下的宣旨钦差!你们燕王在哪儿,速速让他来见我!”

    那校尉皱眉怒道:“宣旨钦差是个什么东西,带刀硬闯我燕云寨便是大罪,来人,全都拿下!”

    崔谦身后的侍卫就要反抗,崔谦却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宋旭怀哪里受过这个,只骂了两句便被那校尉接连在脸上揍了两拳,然后也不知道被多少人拳打脚踢,最后取了一根麻绳来捆猪一般捆了。

    正在这个时候,骆傅急急忙忙的赶来,命令士兵给宋旭怀松绑,他笑嘻嘻的上前帮宋旭怀拍打了几下身上的泥土:“这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在这等着的吗,随意乱闯军营,万一被我燕云寨的巡防士兵乱箭射死你,这岂不冤枉?”

    “燕王呢?我要见燕王!”

    宋旭怀抹了一把嘴角上的血大声喊道。

    “正是去请了啊,让你等着的?!?br />
    骆傅道。

    “我已经等了足足半日!”

    “这个没办法……”

    骆傅摊了摊手道:“燕王不在泽中,你让我去请燕王,我自然就要去请,至于什么时候能请回来……那谁知道呢?”

    就这样,大唐皇帝李渊册封李闲为赵王的圣旨就没有拿出手,暴怒的宋旭怀便带着人离开了巨野泽,过雷泽的时候,鼻青脸肿的宋旭怀跑去质问宇文士及,本以为宇文士及这个曾经的大隋驸马会懂些规矩,谁想到第一次见面时候温文尔雅的宇文将军这次却翻了脸,以擅闯军营之罪又将宋旭怀打了一顿,还冷着脸说若不是念在李渊和我家燕王有结盟之义,今日说什么也要割了你的人头以立军威。

    宋旭怀狼狈出了大营,心里压着怒火一路疾行回了长安,他故意不换衣服,穿着那件被撕扯得极难看的官服去向李渊复旨,然后添油加醋的将燕王李闲如何蔑视朝廷,不敬陛下说了一遍,然后拿出那张李渊亲自用了金印的圣旨,说燕王根本就不理会。李渊阴沉着脸,将随行校尉崔谦叫来询问,崔谦是个老实人,也不偏袒回护实打实的说了一遍,一心盼着陛下为其做主的宋旭怀实在没有想到,陛下竟然会生那么大的气。

    啪的一声,李渊将桌案上的茶杯甩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柱子上,杯子的碎片溅得到处都是,微烫的茶水洒在宋旭怀脸上不少。

    “朕之大事,想不到会毁在你一个阉人手里!”

    他猛的转头,冷声问太子李建成道:“你就这么选的人,这么做的事!”

    李建成吓得白了脸色,却不敢申辩。他知道李渊的脾气,越是辩解李渊越会生气。暴怒的李渊抄起桌案上的砚台砸了出去,这一下竟然极准,正砸在宋旭怀的额头上,立刻便将其砸了个头破血流。殿中文武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心里暗战了一声,陛下竟是练得一手好暗器!

    “叉出去砍了!”

    李渊指着宋旭怀喝道:“这个阉人,诛三族!”

    李渊的怒火来的太暴烈,吓得大殿上的文武一个个噤若寒蝉。大喊着饶命冤枉的宋旭怀被金殿侍卫叉了出去,哀嚎声飘荡了一路。李渊又让人将随行侍卫每个人杖责二十,将崔谦的校尉剥了,直接降为伍长。

    崔谦欲哭无泪。

    李渊这次是真的怒了,大唐如今局面大好,各路的反王已经大半都投靠了过来,其中不乏像徐元朗这样实力强大之辈。仅仅是徐元朗一人投靠,大唐就凭空多出来十几万大军,封一个爵位,比打一场大仗的收益还要多的多。

    他盼着这次将李闲也能招至旗下,这样就能形成对东都王世充的东西包夹,只要灭了王世充,那天下间便只有那么两三人还对大唐有些威胁,可那已经不算什么了,灭了王世充,大唐纳入东都,再纳入李闲的领地,大唐的疆域已经差不多有大隋的三分之二,兵精粮足,杜伏威,窦建德之流他又何须太在意?

    “陛下……”

    老臣长孙顺德俯身道:“看来还得选一个得力人手往东平郡走一趟,眼看着就要对王世充用兵了,这个时候可不能把燕云寨逼到另一头去,燕云寨所在太妙,对我大唐太有利,既牵扯着王世充的后路,又挡着杜伏威的前路,不能不重视?!?br />
    “朕怎么会不知道这些?谁想到事情竟然坏在一个阉人手里!早知道……朕就应该选一个重臣去的?!?br />
    “长孙,你觉得谁去东平合适?”

    长孙顺德的眼神不经意的在李密的脸上扫了扫,顿时把李密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真怕长孙顺德不知好歹,举荐自己去东平郡见李闲。他丝毫都不怀疑,如果自己去东平郡巨野泽会的话会被李闲的人活剥了皮。

    “内举不避亲……”

    长孙顺德俯身道:“还是让辅机走一趟最合适?!?br />
    听他说完这句,李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也好!”

    李渊沉吟了一会儿道:“辅机已经去过两次巨野泽,这事交给他来做倒是合适?!?br />
    只是,他的旨意到了李世民军中,长孙无忌立刻就一脸的愁苦,迟迟不肯领旨。李世民诧异,低声问道:“辅机……你怎么好像很为难?”

    “自然为难!”

    长孙无忌苦笑道:“我可还欠着李闲一百万石粮食!”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