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四十九章 军稽卫 铁钎 血封喉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铁匠看起来雄武壮阔,夏日里光着膀子打铁的时候露出一身古铜色的腱子肉也不知道让多少春心少妇羡慕铁匠的老婆,这条巷子里的孙寡妇更是有事没事就往铁匠铺子里跑,每次她来,铁匠的老婆都会全程陪同如临大敌。

    可他再强壮,手里却只有一把没开锋的柴刀。

    就算他有一柄横刀也没用,别说他面对谢家屠逆队的人只有被虐的份,就是站在街口那几个谢家子弟随便出来一个,他也绝不是对手。这次跟着谢柏年一块来黎阳的,除了十几个人的屠逆队之外,还有谢庭北,谢庭东,谢庭南,谢庭西四兄弟,这四人在谢家的身份都极高,他们是谢家这一代家主谢松鹤的嫡子。

    家主的嫡子谢庭西被李月娥一刀卸去了右臂,这辈子已经废了大半。谢家的人如何会不恼?

    所以谢柏年虽然让谢家的人先把李月娥的性命留下,可看到小巷子青石板路水洼中那条断臂,谢家的人无论如何也绝不会忍下这口气,谢映登是谢家的人,可这个雨夜中杀两人伤一人的面貌丑陋的女子,他们从不认为她是谢家的人。那女子无论身世相貌,都不符合谢家挑选媳妇的规矩。

    更何况,她还先动手杀了人。

    谢庭东是谢家四子的老大,三十岁左右年纪,从小便与谢映登一块长大,但从小到大都被谢映登压了一头。本来最初谢家准备派人投翟让的时候,谢松鹤的意思是让谢庭东去历练,他是长子,将来总是要继承谢家的??衫戏蛉硕孕挥车且恢焙芟不?,即便是谢松鹤也不敢忤逆了老夫人的意思。

    于是谢映登到了瓦岗,而谢庭东则投到了王薄军中。

    王薄命歹,接连两次被燕云寨击溃之后,谢庭东知道他已经没了辅佐的必要,索性回到了江南。

    说起来,谢家这几年的赌注都下的不对,王薄,李密,宇文化及都下了注,可这三人到了现在都已经被淘汰,这让谢松鹤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唯独还有希望的便是谢映登,若是他能夺了王伯当的兵权,在长安必然能有一席之地。

    可惜,他派错了人。

    谢柏年可不想庸庸碌碌一辈子,论能力,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比谢松鹤要差,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把这件事做成。顺便再把谢松鹤的四个儿子都借机除掉,然后联络他在谢家拉拢的几个元老,以无所作为,无子嗣继承的名义将谢松鹤从家主的位子上拉下来,谢家老二老三都已经辞世,除了他谢柏年外谢家还能归谁?

    世家内部的斗争,往往比他们在朝堂上排挤对手还要狠辣惨烈的多。

    “铁匠……”

    李月娥看了铁匠一眼,抹去迷住眼睛的雨水低声道:“我一会儿往前冲,你跟在我身后,记住,你只管跟在我身后。杀出去之后你跟着我跑,只要能躲得过今夜就好?!?br />
    “夫人”

    “这些是什么人?”

    铁匠颤抖着问道。

    “他们?”

    李月娥冷笑了一声道:“他们根本就不是人?!?br />
    她咬了咬牙,脚下一踏向前冲了进去,站在街口谢庭东冷哼了一声,手中的长勾划出一道弧线斩向李月娥的咽喉,快速奔跑中的李月娥双膝向前,上半身猛的向后一仰,身子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着向前滑行,在谢庭东惊愕的目光中,她手里的横刀一翻直接抹向谢庭东的脖子。谢庭东刚要往后退,却忽然发现身子竟然无法动弹,就好像被人施了魔法一样变成了石像。

    他看到李月娥身后冲过来的屠逆队每个人都变了脸色,惊讶,恐惧。

    他下意识的扭头去看,立刻就瞪圆了眼睛。

    在他身后那几个身穿月白色长袍的谢家子弟,都已经倒在了地上。每个人的咽喉上都有一点殷红,很快被雨水打没。

    “公子小心!”

    他听到有人惊呼,可一切都晚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李月娥的横刀在面前一闪而过,然后他就觉着脖子上猛的一凉。一股血瀑布一样从他的脖子里喷出来,喷了李月娥满身满脸。拿着柴刀跟在李月娥身后铁匠啊的叫了一声,随即,那没开锋的柴刀当的一声掉在地上,溅起一片水花。

    谢庭东不能动,自然不是被人施了魔法,而是被人用极细的丝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勒住了双腿,丝线的另一头,攥在一双稳定的手中。手,藏在宽大的黑色长袍袖口里。

    谢映登的长槊使的极好,这院子本来就不大,他又选了一件有控制力的兵器,站在靠墙角的位置上,四个屠逆队的人竟然无法靠近他身前。长槊在渐渐变小的雨幕中守的风雨不透,那四柄长勾很难索住他的脖子。

    站在最前面的两个屠逆队成员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同时出手,两柄长勾探出搭在了槊杆上,两个人随即同时发力,当的一声,长勾搅在一起如同加了一把铁锁,将谢映登手里的长槊锁住。

    屠逆队的两个人奋力向后一拽,谢映登长槊被锁,身子也随着手里的长槊一同被拉着往前走,他想定住脚跟,可青石板上全是水,脚下本来就滑,那两个屠逆队的人手上的力度又出奇的大,他身子保持着姿势不动,可却一点一点被那两个人拉着离开了墙角位置。

    后面的两个屠逆队成员趁势上前,两柄长勾一个斩向谢映登的咽喉,另一柄长勾则极毒辣的划向他的小腹。毫无疑问,如果被上面的长勾锁住,锋利的勾锋切开他的脖子会如切开一块豆腐般轻易。下面的长勾如果得手,他的内脏将会被长勾从肚子里扯出来,无论上还是下,他的处境都是一个死字。

    谢映登果断弃了长槊,身子向后退了一步,闪开两柄进逼过来的长勾,顺势在墙角兵器架上抽出一柄横刀??删驮谡馊『岬兜纳材羌?,一柄长勾勾住了他的肩头,弯勾从他的后背刺入,那屠逆队的成员用力一拽,长勾噗的一声又从他的肩膀下面钻了出来,被弯钩穿透了肩膀,谢映登疼的忍不住低声嘶吼了一声。

    被勾住了肩头,谢映登知道越是向后长勾就越是刺入的深,被这种兵器拿住,只能向前。

    他眼神一寒,嘶吼中向前急冲,一刀抹在那屠逆队成员的咽喉上,刀锋将颈骨斩断,还有喉管。再一刀,将握着长勾的右手卸了下来,谢映登肩膀上带着一柄长勾向前冲了出去。横刀将攻过来的一柄长勾荡开,下一秒已经斩向那屠逆队成员的心口。

    他的动作已然极快,可却再难得手。在他身子左右,两条长勾不分先后的划了过来,就算他能一刀将正前面的敌人斩杀,他自己也会被两柄长勾分了尸。果断的放弃眼前的敌人,谢映登弯腰向一侧撞了出去,没受伤的肩膀狠狠的撞在一个敌人的心口上,这一下力度极大,噗的一声闷响,也不知道被他撞断了几根肋骨。

    一击得手,谢映登不做丝毫停留,手里的横刀狠狠的戳进那屠逆队成员的心口里,还没来得及将横刀抽出来,后背上一阵剧痛传来,他身子踉跄了一下险些扑倒下去。手掌在青石板地面上撑了一下,谢映登跌跌撞撞的往前冲了几步才稳住身子。在他的后背上,一道狰狞恐怖的伤口赫然出现。

    长勾在他后背上撕开一道狭长而且极深的伤口,血一下子涌了出来。被豁开的皮肉往两边翻着,甚至能依稀看到血肉中森白的骨头。

    他猛的转身,也不去看随手就劈出去一刀。那紧跟过来的屠逆队成员被逼退了一步,谢映登趁机靠着柱子喘息了几口,然后咬着牙将肩膀上挂着的长勾猛的推出去,前后贯通的伤口差一点将他的锁骨斩断。

    谢柏年眼神阴冷的摆了摆手,他身后立刻又有几个屠逆队的成员往前走了过去,他们面无表情,就好像要杀的根本不是一个人。在他们看来,杀一个人和折断一根树枝,拔下一根野草没有任何区别。

    谢映登苦笑了一声,知道今日只怕自己将命丧于此??伤睦镆灿行┬老?,李月娥现在还没有回来,活人或是死尸都没有回来,她可能已经逃出去了。

    一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勒出一抹笑意。

    “杀了……”

    谢柏年大声的喊了一句,随即,四五个屠逆队的成员同时举起了长勾。

    杀了……后面的他字没有出来,也再也不会出来。一根黝黑的极尖锐的铁钎从谢柏年的脖子后面刺入,从咽喉位置上刺了出来。铁钎刺入的力度控制的极好,在脖子前面只露出了一小截尖锐的钎尖。随着铁钎快速的从他的脖子里抽出去,他的咽喉上只留下一滴鲜红惹眼的血珠。

    临死前,谢柏年拼尽全力的回头看了几眼,就看到不少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幽灵一样飘了进来。他们手里锋利的铁钎毫不留情的刺入那些屠逆队成员的脖子里,毫无例外,每个人的脖子上都只有一滴手指肚大小的血珠。

    六七具尸体缓缓的倒在了雨水中,没有发出一点声息。

    幽灵一样身穿黑袍的男子,动作整齐的在死尸身上将铁钎上的血迹抹掉。

    围攻谢映登的屠逆队成员动作同时一僵,手中的长勾明明已经距离谢映登很近,却没有再继续斩下去,在院墙上,十几个黑袍男子端平了连弩,笔直的瞄准了那些屠逆队成员的后背。

    “不想死,就放他走过来?!?br />
    一柄极大的黑伞从门口出现,伞下一个俊美异常的年轻男子轻声道:“当然,你们也可以试试谁的刀子快一些?!?br />
    黑袍人群闪开,谢庭南几个谢家子弟被人押了上来,脸色异常的难看,而在谢庭南他们身边,李月娥憔悴的站在那里,看着谢映登的眼神充满了关切。当确定谢映登还活着之后,她身子一软缓缓的倒了下去。

    谢映登从那几个屠逆队成员的围困中冲出来,抱着李月娥嚎啕大哭。

    大黑伞下的年轻男子随意摆了摆手,十几支连弩同时扣动机括,那几个围攻谢映登的白袍顷刻间被射翻在地,院子里的黑袍客走过去,逐一将没死的屠逆队成员用铁钎戳死。他们的动作极简洁,但极有效。手臂上的动作幅度不大,刚好能刺穿咽喉。

    “你说过不杀我们的!”

    谢庭南惊慌失措的喊道。

    “我说谎了,可以么?”

    年轻男子笑了笑,随即那三四人的脖子上也出现了一点朱红。

    他低头看了看谢映登和李月娥身上的伤,微微皱眉道:“外伤没什么问题,可这保胎的事孤真不拿手……”

    他转头笑了笑道:“幸好带了你来?!?br />
    在他身边,有一张精致清秀脸庞的少女笑着点了点头:“幸好你带了我来?!?/div>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