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五十章 你怎么没请他来?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月娥幽然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不认识的少女,看样子也就十五六岁年纪,明眸皓齿,模样清俊可人,正微笑看着自己。她挣扎了几下想要坐起来,却被那少女按住肩膀摇头示意她应该再躺一会。

    “你是谁?我夫君在哪儿?”

    李月娥声音有些沙哑的问。

    这少女自然是小狄,她笑了笑,在李月娥床边坐下来说道:“谢将军受了不轻的伤,这会正在旁边屋子里,我家主公在亲自为谢将军治伤上药,姐姐你不必担心什么?!?br />
    “你家主公?”

    李月娥一怔,仔细打量着张小狄,忽然脸色一变问道:“你们可是从东平郡来的?”

    张小狄吃了一惊,不由赞叹道:“姐姐好聪明,你是怎么猜到的?!?br />
    李月娥摇头苦笑道:“想不到最关键时候来救我们的,不是夫君的至交,也不是瓦岗寨的其他兄弟,反而是夫君斗了几年的燕王殿下亲自来了。夫君身为瓦岗寨哨探营总管,对你们燕云寨自然比别人都了解的多一些。我是他的妻子,平日里可没少听他说你们燕云寨的谍子厉害?!?br />
    她缓了口气说道:“之前太紧张急迫没来得及深思,现在想想,黑色长袍,锋利之极的铁钎,还有门口那柄那么大大黑伞,这些都是夫君跟我说过的。天下除了燕云寨的军稽卫,只怕再也没有别的人做如此装扮。我只是不解……黎阳城里有王伯当十万大军,现在又已经入了夜,你们怎么就敢明目张胆的到这里来?”

    “王伯当虽然不肯派人来,但必然派人在附近盯着,你们就不怕被王伯当趁机困???燕王何等身份之人,怎么行事如此轻易草率?”

    她不感谢救命之恩,反而埋怨起李闲草率。这话若是换做别人来听难免心生厌烦,可小狄却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既然燕王来了,自然会有安排。先谢谢姐姐担心,我去看看谢将军的伤势如何,你再躺一小会儿,说不得过一会儿咱们就得走?!?br />
    “麻烦你扶我起来,我想去看看他?!?br />
    李月娥脸色微微一红,语气却极坚定。

    张小狄想了想说道:“若是非得去看,你可不许走的快了,慢慢走,我刚刚给你用了保胎的药,幸好药箱里的药材带得齐全,不然这雨夜哪里那么容易给你按方子抓药去。我好不容易保了你和谢将军的孩子,你可别一心急再出什么差池?!?br />
    “多谢!”

    李月娥缓缓起身,坐在床上点头致谢。

    “姐姐是爽快人,怎么也这么婆妈?”

    张小狄笑了笑,扶着李月娥缓缓起身,两个人说着话到了旁边的屋子,立刻就察觉这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异样。谢映登裸-着上身,肩膀和后背上的伤口已经敷药止了血,但伤口太大,流血太多,所以他的脸色白的有些吓人。他坐在椅子上,微微垂着头,眼睛看着自己的脚,神情看起来有些痛苦。

    一身黑色长袍的李闲则刚刚净了手,洗去手上沾染的鲜血。

    “在谢燕王救命之恩之前……”

    谢映登忽然咬了咬牙,站起来对李闲抱拳道:“谢某有些话总是要问的,若是燕王救我只是为了那件事,谢某或许要让您失望了,我和妻子已经商议好,再也不过问天下事,就在大伾山上起一座茅棚,度过余生?!?br />
    李闲擦净了手,看了谢映登一眼道:“你说的那件事,又是哪件事?”

    谢映登一怔,随即直接说道:“燕王若是想让我劝说伯当投靠燕云寨,此事难,伯当性子偏执,我是绝不能说通他的。若是想让我诱出伯当以杀之,又或是让我去杀之,谢某实难从命?!?br />
    他语气诚恳,脸上的表情却越发的痛苦起来。

    “孤若是这会对你说,救你,只是顺路经过路见不平未免显得太虚伪矫情了些。孤若是说救你绝不是贪图你回报,只是敬重将军之类的话,想必孤自己也会被恶心到。孤来黎阳,自然不是来游玩的,也绝不是专门来救你的。孤从东平郡千里迢迢而来,这么大的雨却还要跑出来杀人救人,更不是觉悟高学雷锋做好事?!?br />
    谢映登不知道雷锋是谁,但他理解李闲的话。

    “孤救你,一直没有说什么,是因为孤知道,你肯定会以为孤对你有所图。而孤也确实如此,若是这会说了,难免让你觉着落井下石显得孤小家子气?!?br />
    李闲在椅子上坐下来,微笑着说道:“所以孤不打算说什么,也不用你为难,反正今天这事用到你是锦上添花,用不到你也不会因此而功亏一篑。等孤把事做完了,再来问你,你是愿意跟孤走呢,是愿意呢,还是愿意呢?”

    谢映登怔住,表情变得极精彩:“传闻燕王……名不虚传?!?br />
    张亮在黎阳城内的宅子要比谢映登的宅子大不少,相比于谢映登来说,在瓦岗寨的时候张亮要高调的多,谁都知道张亮是魏王李密的死忠,那种和王伯当不相上下的死忠,所以高调一些也是极自然的事。正如王伯当,在瓦岗寨一众武将中一直以魏王手下第一重臣自居,颇为骄纵。

    所以,王伯当一直认为,张亮是黎阳城中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上的人,就算大家都反对去投李密,张亮也绝不会反对。

    所以,当张亮今天忽然请他到府里商议大事的时候,他没有拒绝。不拒绝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张亮是站在他这边的,更主要的原因是,他要躲一躲。诚如谢映登推测的那样,谢柏年带人进黎阳城,他知道。谢柏年也确实先找到了他,谢家要清理门户,他这个外人没理由插手。

    可他和谢映登是至交,这事让他很为难。

    若是谢映登杀出来了,跑到他府上求援,他怎么能不出手?可他现在又信不过谢映登,谁知道谢家到底是干什么来了?

    所以他决定躲一躲,恰好张亮派人来请他,王伯当索性带了几十个亲卫骑马到了张亮府里,对于雨夜那小巷子里发生的一切都不去管。不管,不代表他不关注,事实上,他至少派了三十个亲兵在那小巷子四周监视着,随时向他禀报事情的发展。

    进了张亮的府里,王伯当随即一怔,他发现今日张亮要请的竟然不只是自己,黎阳城中他手下十几个主要将领竟然都被请了来。大家都在客厅里坐着喝茶,见王伯当到了,众人连忙起身相迎。

    王伯当没来由的心里一紧,隐隐觉着今天这事有些不对头??稍谥谌寺渥?,酒宴开席的时候张亮的一番解释让他又打消了疑虑。

    “张某是个粗人!”

    张亮端着酒杯,站起来说道:“今天把大将军和诸位都请来,是因为张某实在憋得难受。有些话不吐不快,再不说我会憋死。大家都是自己人,所以张某说话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有什么说什么,想什么说什么?!?br />
    “黎阳有的是粮食,大将军麾下又有十万雄兵,按理说,大将军早就应该做些打算了??纱蠼搅讼衷诨姑幌氯魏蚊?,想必大家和我都能猜到大将军在等什么?!?br />
    “你我兄弟!”

    张亮拔高嗓音说道:“都是当初密公一手提拔起来的,我跟着密公最早,但我也相信,各位对密公的感情绝不会比我淡。大将军之所以还没有起兵,是在等密公的召唤,这一点张某看得出来,大家也都看得出来。既然大家都有这个心思,何必不挑明了说?今日猜测这个,明日猜测那个,难免会乱了军心?!?br />
    “张某不会说话,性子也直,今日将大将军请来,将诸位请来,张某就是想自告奋勇,代大家问问大将军,到底是不是要投密公去?”

    王伯当脸色开始的时候有些难看,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他缓缓舒了口气,心说罢了,既然张亮提起来,借着这个机会跟大家将事情挑明了也没什么坏处。他看了看张亮,又扫视了众人一眼沉声道:“既然大家都想知道,我若是不说未免显得有些把大家当外人?!?br />
    他站起来说道:“如实说,上个月我便派人秘密往长安去联络魏王,我想带着大伙继续效忠魏王打江山,可咱们总得先知道魏王的心思不是?魏王若是还志在天下,咱们自然义不容辞。所以,在没得到魏王的准信之前,这事我没和大家提起,今天在这里,借着张将军的一桌酒席我给大家赔礼?!?br />
    “大将军言重!”

    众人连忙起身说道。

    王伯当摆了摆手道:“这一个月间,我一直与魏王书信来往。初时魏王在长安不得自由,消息来回的极慢。后来魏王得以从容些,这才将大事定下来。魏王在长安也没有忘了咱们这些老兄弟,也没有放弃逐鹿天下的雄心!我与魏王约定好,我带诸位假意投长安李渊,李渊那厮必然会派人接应。魏王到时候会自请前来与咱们汇合,只要魏王回到咱们军中,大军立刻围攻长安!”

    王伯当意气风发道:“如今唐军一部在与薛举激战,一部驻守东都以西戒备王世充,长安空虚!魏王已经约好了内应,只要咱们大军一到,攻克长安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夺了李唐都城,以魏王的威望,还愁没有人投靠报效?得长安着得天下,那可是天下正统!”

    他一口气说完,静静的等待着众人的回应。屋子里的气氛沉默了片刻,张亮率先鼓掌大笑道:“好!好!太好了!我等兄弟,等的就是这一天!”

    屋子里众人连忙附和,乐意不乐意的都表现的很乐意。

    就在这时,王伯当忽然想起一件要紧事,他心里立刻一惊,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站在他的亲兵队正身前。

    “张将军,你怎么没请映登来?既然你将大家都请来只为了问我这事,那断然不应该丢了映登兄弟不请?!?br />
    他直视着张亮的眼睛问道,语气森然。

    感觉他语气变化,他的亲兵队正薛伦立刻握紧了横刀的刀柄,只待王伯当一声令下,他就要抽刀杀人。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