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五十一章 杀了就杀了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张亮看着王伯当,叹了口气道:“大将军知道什么,恰好我也知道什么……我不是没有派人去请谢将军,可派去的人看到了一些看到也不能乱说的事,所以只好又退了回来,我那家人鲁钝愚蠢,却也能猜到那事既然能在黎阳城里发生,大将军必然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也没去衙门里报官,我自然也不愿意主动提及?!?br />
    话说道这里,王伯当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再说下去,挑明了他对谢映登见死不救的事,只怕在座众将都会寒心。正是要带兵去接应李密的关键时候,他绝不会容忍出现什么差池。

    可张亮的话已经隐隐透露了什么,王伯当不得不解释道:“谢家来了人,是来向映登询问一些事情,你们都知道……映登娶妻,这事和他家族里闹得很不愉快,想来这次也是为了这件事,谢家的人又来罗嗦了。我在永安巷子口布置了亲兵,不管是谁,有人若是在黎阳城里闹事为难我兄弟,这事我是决不允许的?!?br />
    众人想到谢映登那妻子的样貌,有人忍不住失声笑起来。

    “谢将军也是……以他的家世人品,什么样天仙一般的女子娶不来?”

    张亮嘟囔了一句,随即笑了笑道:“既然大将军将事情说开了,咱们也知道该如何走如何做,今儿个开心,来大家喝酒!”

    众人皆举杯,王伯当应付了一口,回身对薛伦使了个眼色吩咐道:“派个人去看看永安巷子里的事完了没有,机灵点,别惹恼谢家来的人,也别让我映登兄弟吃了亏,若是没什么大事,就把他请过来一块喝酒?!?br />
    薛伦知道王伯当是让自己派人去查查永安巷子那边怎么样了,立刻转身出了客厅。他招手吩咐亲兵几句,那亲兵立刻披上蓑衣,到了门口牵了战马直奔永安巷子方向而去。此时的雨已经很小,雨水将青石板的路面冲刷的极干净,雨夜里街上也没有行人,所以这亲兵纵马的速度极快。战马的四蹄踏在青石板上,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声音。

    转过王伯当府所在的大街,亲兵继续打马狂奔,马蹄激荡起了雨水,漆黑的夜里水珠竟然映出一片寒光。

    寒光不在水中,在街口暗影处一闪而过。

    亲兵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妥,他下意识的将腰畔的横刀抽了出来,勒住战马警戒的看向一处巷子口里,他刚才隐隐看到有人影一闪即逝。这样的雨夜,大街上有人非奸即盗??伤耸庇腥挝裨谏?,也不好多耽搁便催马继续向前。经过一颗大树的时候,一根打了套的绳索从树上放下来,精准的勒住了他的脖子。

    战马身子猛的一轻,它感觉到了诧异,回头去看,就看到了自己的主人被吊在半空中还在挣扎着,绳索勒住了咽喉,那亲兵连呼喊声都发不出来。就在这时,一道匹练般的刀光在墨夜中炸起,一柄陌刀从巷子口里闪出来,一刀将那战马的马头劈落,战马的身子摇晃了几下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临死前竟是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嘶鸣。

    几个黑衣人闪出来,手脚麻利的将亲兵的死尸和战马的尸体拖进小巷子里。

    在那巷子里,已经堆着不下六七具尸体。

    守在永安巷子口王伯当布置的亲兵,打算回来报信的一个也没放过全都变作了冰冷的尸体在巷子里躺着。

    杀了这亲兵之后,从永安巷子那边缓缓的转过一辆马车,马车行进的速度并不快,那是因为拉车的马显得有些萎靡不振。这马极雄骏,通体纯黑,竟是比一般的战马要高出一个头去,身子也更阔,看它的样子竟是还隐隐透着一股骄傲?;蛐碚且蛭饨景?,所以它拉车显得极不情愿。

    马车的帘子撩开,李闲从马车里探出头拍了拍大黑马的屁股说道:“跑起来,不然阉了你?!?br />
    这话比皇帝的圣旨还要管用,甚至比草原上信奉的长生天降下来的神?;挂苡?,大黑马委屈不甘的打了个响鼻,随即撒开四蹄顺着青石板路一直往张亮府的方向奔驰了过去,大黑马有大黑马的骄傲,可惜,它的主子是个决不允许它在自己面前骄傲的家伙,所以它必须在他面前收起所有的骄傲。

    李闲满意的点了点头,缩回马车里后对身边的小狄笑了笑道:“这个乱七八糟的世道啊,连马不吓唬都不肯卖力的跑?!?br />
    青石板路面上,马蹄清脆声音飘荡。

    ……

    ……

    马车在张亮府门前停了下来,守在门前的是张府护卫和大将军王伯当的亲兵,见马车停下,带着斗笠穿着蓑衣的马夫下车后恭敬的撩开帘子。站在门口的王伯当的亲兵都有些诧异,其中一个伍长走下台阶,手里握紧了横刀的刀柄。

    “什么人!”

    他大声叱问了一句。

    他没得到回答,得到的是刀子。门口张亮手下的护卫刚才还和他有说有笑,此时忽然露出狰狞的一面。张亮的手下忽然从后面窜过来,一刀抹了那伍长的脖子。随即,张亮手下人纷纷动手,在王伯当亲兵毫无反应的情况下砍瓜切菜一般全都放翻在地。

    一身黑袍的李闲先下了马车,拉着张小狄的手缓步走上台阶。院子里走廊里都是各位将军带来的亲兵护卫,都在走廊或是空置的房间里聊天喝茶,外面杀人的动作极快,动静极小,所以当他们看到李闲和张小狄牵手走进院子的时候,还不知道张府大门的石阶已经被血涂成了红色。

    李闲缓步往前走,那些护卫们纷纷起身看着他,谁也不知道来的人是谁,可既然进了门自然便是张将军的客人。但今夜张将军宴请的都是军中将领,这个穿了一身黑袍相貌俊美的男子到底是谁?

    张亮府里的人不问,他们自然也不好意思插嘴。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李闲牵着张小狄的手往客厅方向走,就在李闲和张小狄即将步入客厅的时候,忽然从院墙外面,从张府后院里冲出数不清的黑袍客,也不说话,直接扣动了他们手里连弩的机括,一时间惨呼声不断,院子里百十个各将军的亲兵,竟是没有几个人来得及抽刀就全被射翻在地。

    紧跟着,大队的青衫刀客从门外走了进来,整齐而肃然,他们进入院子之后便直奔客厅方向,不多时便将客厅围了个水泄不通,青衫刀客围住客厅,黑袍军稽卫则将那些中箭未死的亲兵逐个用铁钎戳死。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院子里躺了一地的死人。

    变故突起,屋子里的人除了张亮之外全都变了颜色。

    “李闲!”

    王伯当在看清了门口的黑袍男子之后,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快速的后退,一直退到亲兵队正薛伦身前,依然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他喊出李闲这个名字,屋子里的十几个将领全都吓得白了脸,纷纷起身戒备,有的抓着椅子,有的拿起了茶壶,因为是来赴宴的,所以他们身上谁都没有带刀。此时看见什么抓什么,哪里像是一群将军,看起来就好像是一群在酒馆里喝醉了要打群架的泼皮混混。

    “别乱动了?!?br />
    张亮笑了笑,缓步走到李闲身边,先是躬身施礼,然后转身对王伯当等人道:“酒喝到现在,难道你们都没觉着有什么不对劲?真是抱歉,我在酒里面下了些迷药,肯定不会毒死人,但你们越是动,越快发作。用不了片刻,你们就都会瘫软的好像泥一样?!?br />
    众人大惊,有人开始怒骂。

    王伯当脸色阴沉的看着张亮,语气森然道:“谢映登在瓦岗寨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查到谁是最大的那个内鬼,想不到竟然是你,倒是小瞧你的忘恩负义。既然你已经下了药,何必再啰嗦,有本事过来杀人就是,可惜……就算今夜你们能得手,难道以为能活着走出黎阳城?”

    “能进来,自然能出去?!?br />
    李闲淡淡笑了笑,在椅子上坐下来说道:“孤让张亮唯独没有给你下迷药,所以你现在还有机会逃出去?!?br />
    “为什么?”

    王伯当问。

    李闲极认真的解释道:“孤来抢你的东西,若是不给你留下一搏的机会,岂不是对你太不公平?所以……你可以试试能不能闯出去,你尽力,我随意?!?br />
    王伯当缓缓吸了口气,看了身边的薛伦一眼,薛伦对他微微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往外冲了。他没有喝酒,自然也就没有中毒。

    “有件事我想请教!”

    王伯当看向李闲问道:“今天这院子里,不下数百你的手下,这些人你是怎么带进黎阳城的,至于你我倒是不好奇,有张亮做内应,你进来并不难?!?br />
    “一下子带几百人进来,你怎么会不知道?”

    李闲微笑着指了指身后道:“让她给你解释?!?br />
    说话间,撑着一柄油纸伞一身黑色莲花款式长袍的叶怀袖缓步走了进来,在李闲身边站住,极耐心的说道:“想把我的人带进黎阳城,一次肯定不行,那么就我就不会分成很多次让他们进来?每天进几十个混在人群中,用不了十天也就都进来了?!?br />
    “人进的来,兵器绝进不来!”

    王伯当提高声音问道。

    叶怀袖理了理额前垂下来的发丝后认真道:“这个更简单,张亮隔几日便去大伾镇上吃灌汤包,他的马车黎阳守军是不会查的,每次带进城几十件兵器自然也不是难事,多跑几次,便是带装备一万人马的兵器进城,谅你也不知道?!?br />
    她这话极淡然,也极自信。

    “还有,我是来杀人的,不是来解释疑问的。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也不要再说了,你现在更应该考虑的是怎么逃出去,怎么翻身?!?br />
    “杀了他!”

    王伯当指着李闲忽然大声对薛伦吼了一声,然后他自己迅疾的转身往后窗方向跑了过去。他相信薛伦的武艺,有薛伦守住后窗至少能抵挡住一会儿。翻过后窗,翻出院墙,只需要跑一百几十步就是黎阳官府衙门,衙门里虽然没几个人当值,可却有传讯的号角!

    杀了他!

    他的话音才落,薛伦便杀了他。

    刀子从王伯当的后颈砍进去,切出来的时候,王伯当的人头并没有落地,还连着薄薄的一层皮。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