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五十三章 豺狼虎豹 龙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黎阳城的这个雨夜绝不平静,如果说发生在永安巷子谢家小院里的杀戮是一场波澜的话,那么黎阳城里今晚则翻起了一股滔天大浪。与黎阳城守军中的血浪相比,永安巷里死的那十几个人根本不值一提。就好像小溪和大海之比,萤虫与皓月之比。

    谢柏年带着谢家的四公子和屠逆队,擎着油纸伞拎着长勾穿着一身月牙白的长袍,潇潇洒洒的来了,窝窝囊囊的死了。在这个雨夜之后的某一日,江南谢家的家主谢松鹤接到了谢映登的亲笔信,信中详细解释了那一晚在黎阳发生的事,因为不巧,谢家的人进黎阳的时候赶上了兵祸,燕云寨大军杀入黎阳城,而谢柏年等人正在王伯当府里做客成了冤死鬼,燕云寨轻骑杀入城中,王伯当的府邸被荡为平地,鸡犬不留。鸡和犬都不不留了,何况一群穿白衣服扮酷的大活人?

    谢松鹤知道这个解释里肯定有不能尽信的地方,可却找不到一点怀疑的根据。谢家派去黎阳的人死了个干净,而他四个嫡子全都死无葬身之地这事几乎如铁锤擂脑一样将他击倒,一瞬间,谢家整个家族都笼罩在一片阴霾中。谢松鹤倒下了,还是已经很少过问家族事务的老夫人站了出来,以身体不适为由将谢松鹤的家主剥了。毫无道理,毫无根据,手腕一如她年轻时候那么硬。

    这事谢松鹤没地方说理去,上一任家主谢重一生只取过两个女人。原配夫人生下谢松鹤之后便一命呜呼,又过了几年,谢重才续弦娶了老夫人陈氏。老二谢兰成,老三谢竹云,还有老四谢柏年都是陈氏所出。她是谢松鹤的后娘,老夫人陈氏三个亲生儿子都死了,老四还是间接的死在谢松鹤手里,她的怨气总得出一出。

    谢映登是老二谢兰成的嫡子,也就是老夫人陈氏的嫡孙。

    谢家这一代的年轻子弟没人比得了谢映登,所以,老夫人毫不犹豫的指定谢映登为谢家这一任家主,然后下令将老大谢松鹤手里的生意全都收回家族,将其他几个支持谢松鹤的元老赶回老家去守着几亩薄田度日。其手段之果决,比起男子来毫无不及之处。

    那一个雨夜中黎阳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夫人一直没有问过。谢映登回江南接受家主的时候几次想说都被老夫人打断,她只是看着谢映登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世间本无对错善恶,活着的就是对,就是善,死了的可以是善也可以是恶,可以是对也可以是错,但……都是活着的人说了算的?!?br />
    那个雨夜,当张亮带着薛伦先赶去城门的时候,李月娥动作极小心轻柔的帮谢映登将盔甲穿戴后,袢甲绦特意松了几扣,怕勒破了他才止住血的伤口。不得不说,燕王李闲治疗外伤的手段极漂亮,而谢映登也是个硬汉子。前胸后背那么长的伤口,李闲缝了最少六七十针,谢映登只是在最后时刻啐掉嘴里咬着的毛巾回头问了几句。

    “缝了多少针?”

    “六十七”

    “可我数着您刺了七十三下”

    李闲面不改色的认真回答道:“有阵子没用到我亲自动手了,有些手生?!?br />
    “有没有一种止疼的法子?”

    “有”

    “怎么不用?”

    “我忘了”

    谢映登听到这三个字之后,险些又把伤口崩开??衫钕薪酉吕吹幕叭盟偈鄙鑫尴薷锌?,心说大丈夫理当如此。

    “曾经有个姓刘的将军,在一场激战中被人伤了眼睛。战争结束后他找到一个有名的郎中去看,郎中仔细检查之后说,您的眼睛已经开始腐烂了,我必须将眼睛里的腐肉刮掉,眼睛被刀子割这种疼很难忍受,我可以为您用一些麻醉止痛的药。但是那姓刘的将军却拒绝了,然后躺在床上硬撑着让那郎中将眼睛里的腐肉一刀一刀剜了去,他也如你这样,郎中割一刀他便数一刀?!?br />
    “他为什么不用药?”

    谢映登诧异问道。

    “因为但凡麻醉止疼的药物,对脑子都会有影响。这姓刘的将军说,我是一个军人,我需要一个冷静清楚的头脑来思考问题,所以绝不能使用麻醉的药物。我必须对我自己负责,也必须对我手下的士兵们负责!”

    “真英雄!好汉子!”

    谢映登激动难耐的赞叹了一句道:“请问,这姓刘的将军是谁,哪个朝代之人?为什么我从不曾听到过这个典故?”

    “是哪个朝代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典故告诉你一个道理?!?br />
    李闲道:“为将者,要时刻保持清醒。正如你现在要面对的局面,该如何选择你应该冷静思考之后再做出决定?!?br />
    李闲走出房间的时候,小狄压低声音问:“安之哥哥你配置出来的麻药真的会对脑子有影响么?”

    李闲道:“在眼睛上用,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但在后背上用,肯定对脑子没什么影响?!?br />
    “那你为什么不给谢映登用?”

    李闲叹了口气极认真的说道:“我说了……我是真的忘了……”

    程知节带着轻骑风一样旋进了黎阳城,五千精骑踏着青石板的路面迅疾如雷的将黎阳城内守军大营四门封住。而这个时候,雄阔海,谢映登带着几百人的亲兵已经将大营里王伯当的亲信全都控制住,该杀的杀,该抓的抓。薛伦为了活命,干起活来格外的卖力气,这一晚,被他砍了脑袋的同袍就不下十几个。

    士兵们惊慌失措的爬起来的时候,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谢映登带着雄阔海,薛伦在大营里杀人的时候,张亮带着亲兵将城墙上的守军彻底控制住。他以大营爆发叛乱,王伯当大将军正在带兵平叛为借口,让守军坚守城池不许离开半步,到天亮的时候大营已经被燕云精骑控制,城墙上的守军才知道自己上了当??烧飧鍪焙?,王伯当和他手下上百个亲信将领全都被杀,燕云精骑就在大街上来回巡视,他们除了认命之外就是放手一搏,事实上,在这样的乱世里士兵们极少有绝对的忠诚。

    让他们去拼死为王伯当报仇,这是一件极不现实的事。

    他们跟着王伯当,就是王伯当的兵。现在燕云精骑进了城,燕王也进了城,他们对于换一个人做首领其实没什么抵触之心。瓦岗寨都不在了,大塔寺一战后,瓦岗寨的溃兵大部分都投降了燕云寨,这件事他们都知道,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他们也会有这么一天罢了。

    擒贼先擒王,亘古不变的道理。

    王伯当死了,他手下一众将领大部分也死了,虽然还会有几个漏网之鱼,可这个时候谁也没心思没胆量没魄力去带头闹事。黎阳城下雨的这个晚上,燕王李闲又创造了一个奇迹,这奇迹只是他一生中许许多多奇迹中的一个组成,可绝对足够震撼人心。

    二百黑袍军稽卫,三百青衫长刀客,只带着五百人就敢进入驻兵十万的重镇黎阳,在雨夜昏黑中一口气杀了黎阳军官数百人,然后夺了兵权,占了城池。如果说这样的胜利不值得骄傲自豪,那只怕古往今来也真没有多少人可以骄傲自豪。

    李闲给谢映登讲的典故让谢映登为之心折,并且因为那典故而做出了冷静的选择。李闲今夜做的事,在后世必然也会成为典故,说不得还会衍生出一个成语来,这成语该是什么,李闲自然没心思去想,他现在要去想的是怎么消化黎阳城里数不清的粮食,还有这十万大军。

    或许是昨夜该死的人都死了,该流的血都流了,太阳也没必要再遮遮掩掩的藏着,一大早就从东边的云层后面钻出来。因为才下过雨,太阳又极灿烂,早晨开始天气就有些潮湿,衣服被蒙了一层水气粘在身上,让人觉着有些不舒服。

    一早,黎阳守军开始逐个进行登记,愿意归乡的每人发十贯肉好,一袋精米,至于怎么运走那就自己想办法吧。不管是钱还是粮,黎阳城里都不缺。愿意留下的士兵也不是绝对能留下,那些混饭吃的兵油子和身材实在消瘦干枯的士兵自然愿意留下来混饭吃,混饷银,可在视觉上就无法让人接受的兵,李闲怎么可能留?

    这是个很繁琐耗时间的过程,十万人,愿意留的愿意走的都要登记,精简下来的士兵还要重新划归各营,还要选拔新的中低级军官,选派将领统兵,这些事说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做起来却让人头疼的能炸开。

    幸好这次来的时候,李闲将年初毕业的演武院第二期学员近二百人全都带了过来,这些人将迅速的融入进新的队伍里,成为队正以上,校尉以下的低级军官,当然,从各营中选出来的老兵也必须重用,经过调查后确定勇武有智的校尉,旅率,直接晋升为别将,郎将者也不是没有。

    选择离开的士兵们走出大营的时候,都会在校场外面那座大坟前停留一会,填一捧土,啐一口吐沫。土捧在坟上,吐沫啐在坟前跪着绑在石头上的一具尸体上。坟里是王伯当,坟前是薛伦。李闲没食言,薛伦被封了别将,然后直接乱棍打死。

    这一个月,各部都在高速运转着,因为李闲可没时间在黎阳消耗太多时间,李世民已经击溃了薛举,得了降兵十几万,李唐的实力进一步增强,下一步,李渊必然将刀子对准东都王世充,以王世充的实力,想挡住李唐王朝的脚步实在有些难。如今这天下间,能跟李渊叫板的人已经没几个了,窦建德,杜伏威,李闲。

    至于幽州的罗蛮子……他有野心,却没了年轻时候的锐意。

    谢映登等瓦岗寨旧将选择投靠了燕王李闲,因为他们必须做出选择。而在幽州这座雄伟大城里那片最恢弘气派的宅子里,书房中皱眉沉思,已经花白了头发的罗艺表情肃然,眼神中带着无奈,悲凉,还有深深的不甘。

    “士信”

    他叫了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的嗓子竟然已经沙哑到几乎发不出声音的地步。

    “是咱们该做出个选择的时候了,天下……太大了,大到为父已经抓不住,大到……让人觉着害怕。咱们幽州精兵虽然天下至锐,可现在却被困在涿郡寸步难行。西边的大山挡住了咱们,南边的窦建德挡住了咱们,东边是高句丽蛮子,北边是草原突厥狼。唯一能走的就是往南,可就算咱们击溃了窦建德,还有一个李闲,还有一个杜伏威……”

    “为父老了”

    罗艺一声长叹,看着罗士信说道:“力不济,心不逮,看不了那么远,也爬不了那么高了,你会不会怪我?”

    不得不放弃攀爬人世间最高的那座山峰,不得不放弃追逐了多年的梦想,年迈的雄狮已经咬不动坚硬的骨头,而他又不放心年轻的狮子独自去面对数不清的豺狼虎豹,或许,其中还有一两条真正的准备一飞冲天的巨龙。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