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五十四章 一张破纸而已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闲在黎阳停留过了一个月,一直到将黎阳城中的人马和粮草全都规整之后才开始商议回程的事,王伯当手下十万大军,再加上城中郡兵,民勇,总计近十三万人马,整合精简之后分作三个营,每个营三万多人马,加上之前瓦岗寨投降的六万多人,李闲从瓦岗寨手里接过来近十六万人马,五行大营恢复编制。

    程名振领厚土营,伍天锡领青木营,在黎阳整合的三营兵马,张亮领洪水营,伍云召领锐金营,裴行俨领烈火营。

    五行大营重编配,每个营有标准配置五千骑兵,一万八千长矛手,朴刀手混编,三千盾阵轻甲步兵,两千弓箭手,弩手,抛石车手,投枪手混编,辎重营辅兵两千余人每个营配备五千骑兵对于其他势力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可对于燕云寨来说没有丝毫压力可言不说李闲自草原带回来的数万匹骏马,但说在娘子关外,突厥狼骑撤回去的时候,阿史那朵朵留下的战马就足有五万匹之巨。

    除了五行大营外,齐鲁营人马五万,其中骑兵两万,步兵三万齐郡精兵历来就是燕云寨的精锐人马,徐世绩坐镇齐郡,这五万人有他练兵,其精锐善战程度远高于五行大营的人马。

    程名振的厚土营也已经调到了鲁郡,这八万大军已经开拔,行程之诡秘除了李闲和叶怀袖两个人知道,其他人竟是无法得知一点细节杜伏威的人马自七月初悄然开拔北上,试图攻打东平郡,却不知道徐世绩和程名振已经张开了口袋等着他们往里钻。

    秦琼的东平营人马五万,乃是巨野泽本寨的人马,坐镇东平郡,这是李闲的根基之地有秦琼这样老成持重的人守着,李闲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另外,在雷泽还有雷泽营兵马五万,宇文士及率军与王世充激战,投降过来的瓦岗寨人马已经被整合,宇文士及这五万大军就是东平郡之西线屏障。

    除此之外,还有李闲的亲卫营精骑一万五千,程知节为亲卫营指挥使其中一万人便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燕云精骑,几次征战中打出了赫赫威名另外五千人则是雄阔海指挥的重甲陌刀手,这两只队伍,一个迅疾如风,一个沉重如山。

    然后便是两万四千人的燕云寨水师,其中包括燕云寨本来的水师一万五千人,黄龙快船六百艘,五牙大船八十艘来护儿被杀之后,他曾被杨广贬为庶民的儿子来渊带着九千余水师人马投靠了燕云寨,抢出来六十几艘五牙大船,一百多艘黄龙快船甚至还有一艘专门为杨广打造的艨艟巨舰。

    这艨艟巨舰,比起杨广的大龙舟还要大些。

    其上船楼三层,两侧配备了床弩船长过百米,船头按照李闲的要求安装了撞角船头,船尾都包了一层铁皮,其坚固程度令人震撼。

    到了大业十四年九月,也就是大唐伍德元年九月的时候,燕云寨的兵力已经暴增至近三十万,是除了李唐,窦建德之外实力最强的势力。

    到了这个时候,曾经遍布大隋天下的大大小小的势力大部分被淘汰,大鱼吃小鱼,小鱼被吃绝之后大鱼越发的庞大起来其中实力最强者,莫过于占据长安称帝的李渊,灭刘武周,得兵力数万,得大将尉迟恭灭薛举,得兵力十几万李唐王朝的总兵力近五十万,但良莠不齐且分散驻守在各地,李渊能随时调动的人马不过二十万。

    其次便是窦建德,河北窦建德虽然在与燕云寨争锋中惨败,在东平郡一役便损失人马十余万人但河北百战之地,民风彪悍,窦建德善于经营,不断招兵买马,兵力已经过四十万。

    江淮杜伏威,兵力过二十万。

    东都王世充,击败李密之后实力暴增,兵力过十五万。

    大隋天下,五雄割据。

    至于幽州罗艺,偏安于涿郡一隅,兵力不足八万,但仗着其人马皆是精兵强将,其子罗士信骁勇无敌,麾下虎贲精甲无人敢逆其锋还有薛万均,薛万彻这样的虎将,虽然已经基本上退出了争霸天下的舞台,可依然不容小觑不管谁得了罗艺这八万精锐,无异于如虎添翼。

    李唐王朝继承了大隋的雄厚国力,击败薛举之后,大隋半数以上的疆域都被李渊收入囊中,再加上与燕云寨李闲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天下已经攥在了手里大半。

    在黎阳整顿军马之后,李闲迎来了一个自长安到巨野泽又追到了黎阳的客人。

    当这个人有些局促不安的出现在李闲面前的时候,李闲的表情让他心惊胆颤。

    长孙无忌对李闲行礼之后,便有些脸红的站在门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李闲看着长孙无忌有些尴尬的脸,忽然笑了起来。

    “呵呵……嘿嘿……哈哈”。

    这笑声越来越大,笑得长孙无忌头皮一阵发麻。

    所以他决定先发制人。

    清了清嗓子,长孙无忌讪讪的笑了笑道:“我这次来……两件事其一,我大唐皇帝陛下让我带来了一份旨意,这是头等大事其二……我是来借粮的”。

    李闲笑声一顿,看白痴一眼看着长孙无忌轻叹道:“辅机…你还能再无耻些么?”。

    “那个……可以……如果殿下手头宽裕的话,或许也可以再支援些兵器甲仗,如果有战马那就再好不过了”。

    接旨……还是不接?

    坐在大帐中的几个人纷纷将视线投向李闲脸上。

    这次随李闲到黎阳来的,亲卫营精骑指挥使程知节,重甲陌刀手指挥使雄阔海,还有军稽处大档头叶怀袖。程知节,雄阔海坐在李闲的右手边。李闲的左手边则是叶怀袖。再往下是坐在程知节后面的洪水营指挥使张亮,武贲郎将刘满,行军长史裴操之。坐在叶怀袖下面的军稽处新任二档头谢映登,还有一个李闲破例让其参加会议的军中新人……聂夺。

    如今黎阳城中,李闲的亲信都已经到齐。

    来自大唐的使者长孙无忌此时正老老实实的在自己的房间里呆着,看着桌案上冒着热气的茶杯轻叹道:“这次…只求别惹恼了他?!?br />
    坐在他身边安静看书的长孙无垢轻笑道:“哥哥,你觉得你还没有惹恼他?”

    长孙无忌一怔,有些懊恼道:“我若是不先说借粮的事,万一他跟我提起来那一百万石粮食,十万套兵器甲胄的事,我如何应对?反正已经做了回无赖,不在乎再多做一次?!?br />
    “是二十万套?!?br />
    长孙无垢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嘴角上的笑意格外迷人。

    “你是哪头的?”

    长孙无忌无奈道:“当初为了帮陛下拉过来这个强援,随口应出去的条件确实太大了些。现在想想,当时我的胆子怎么就那么大,一百万石粮食二十万套甲胄兵器,竟然一张嘴就敢说出去?”

    “对了……”

    长孙无忌忽然想到一件事,有些不解的问道:“每次来见李闲,你都吵闹着要跟着,叔父明明已经不再逼着你嫁给二公子,你可没理由再躲出来?!?br />
    “散心啊”

    长孙无垢认真的说道:“你每日看到叔父那张一成不变的石头脸,难道不觉得憋闷?”

    “无垢!你怎么能这样说叔父?他……呵呵,是有那么点憋闷?!?br />
    兄妹两个说话的时候,李闲的军帐中气氛也从一开始的稍许冷硬变得热烈起来。雄阔海一拍大腿站起来说道:“那张破纸说什么也不能要,赵王?他李渊说什么就是什么?”

    张亮沉吟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说道:“暂且接下,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不过是一张破纸而已,接了也无妨,主公的燕王名号,难道是李渊随便想改就能改的?他无非是想试探而已,接了那张破纸,李渊悬着的心放下来一大半,至于所谓的赵王,不过是个幌子罢了。他既然要安心,主公何不给他安心?”

    李闲不置可否,微微侧头看向程知节问道:“咬金,你怎么看?”

    程知节俯身道:“臣听主公的,主公说怎么便怎么?!?br />
    他这话不是敷衍,程知节的性子直接爽快,在瓦岗寨的时候他就是个懒得动脑子的,徐世绩说什么他便听什么。到了燕云寨之后他变得更加懒惰起来,在他眼里,燕王的每一个决定都必然有其道理,而且事后证明都是极正确的。反正燕王不会犯错,他只需按照燕王的吩咐去做就好。

    说起来,他和裴行俨两个,是燕云寨中最简单的人。

    “你看呢?”

    李闲问叶怀袖道。

    “张将军说的有道理,李渊无非要的是主公一个态度而已。这态度主公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给了,李渊戒备心稍减,对咱们燕云寨来说多些益处。不给,李渊便是称了帝难道就能对咱们燕云寨指手画脚?”

    李闲笑了笑,对叶怀袖的话显然极满意。

    “聂夺!”

    他忽然侧头叫了一声后问道:“说说看,你怎么想的?!?br />
    聂夺一怔,年轻俊朗的脸上随即变得有些酡红起来:“臣以为……当撕了那破纸,然后提兵长安,问问李渊,将燕王换赵王,到底意欲何为?”

    “哈哈!”

    李闲抚掌大笑,若有深意的看了聂夺一眼道:“性子越是直接的人,越是看到问题的本质。李渊不过是想压孤一头而已,之前孤便说过,与李渊只为盟友,不为臣属。现在他却让长孙无忌拿张破纸来恶心孤,难道孤便让他恶心了?孤在外,李渊夜不能安眠,昼不能饱食,没好处……孤凭什么甩给他脸面?”

    “别急…晾着长孙无忌好了。李渊有想法,他那两个争来争去的儿子也有想法,等等看是谁来领兵与王世充打,咱们暂且不回东平郡了,将裴行俨,伍云召调来领他们的两营兵马,十万大军就在黎阳这守着,孤倒是要看看是谁恶心谁?!?br />
    谢映登笑了笑道:“不管李唐派谁来攻王世充……一想到侧翼十万虎狼在,怎么能睡得踏实?李唐不踏实,王世充也不踏实?!?br />
    李闲微笑,看着聂夺道:“不丢骨气,很好??赡闾そ诵?,这不好。你还需要磨砺性子,等你什么时候性子踏实些,孤便先给你三千人马带着?!?br />
    三千人马么?

    聂夺一边躬身施礼,一边却想着,三千人够不够打得下长安城?

    他不是自大轻狂胡思乱想,他是真的敢。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