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六十二章 晚了 殿下!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桌案上的茶杯往外冒着热气,因为窗子关着的缘故所以屋子里没有一丝风,热气婷婷袅袅的冒起来顺着鼻孔钻进去,即便这茶不喝也能香醉了人。只是坐在桌子边上的人一丝陶醉的表情都没有,他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子,发出的声音就如同战马的四蹄踏出来的战鼓之声。

    天气已经转凉,桌边坐着的年轻男子早早的披上了一件带着貂绒领子的大氅,所以显得他本来就白皙的脸更加的白,白的有些像藏在阴暗角落里许久没有晒过太阳一样。这是一种有些病态的白,和女子那种充满了弹性和光泽的白不同,这种白带着些让人过目不忘的阴气,尤其是,他眼神中的寒意。

    “长孙叔叔”

    敲打着桌案的年轻男子正是李世民,他停止手上的动作微笑着问:“好像这是第六次长孙叔叔与我一同出征了吧?”

    坐在不远处的长孙顺德身子微微一颤,满是皱纹的脸上挤出来一些和善的笑意。他其实并不是很老,或许这些年费心的事做了太多,以至于显得远比同龄人要老,双鬓上已经涂抹上了一层霜雪,额头上的几道皱纹就好像黄土高原上的那些沟壑一样。

    “殿下,臣不敢?!?br />
    他连忙站起来俯身,垂着头说道。

    “不敢?”

    李世民重复了一遍,然后笑得更加意味深长起来:“长孙叔叔,虽然孤不似大哥和玄霸元吉他们,不是在父亲身边长大的,也没有如大哥他们那样,小时候都在您的膝头玩过。但您是知道的,自孤从陇西老宅回到太原之后,对长孙叔叔您的敬重绝不会比大哥他们少了,而您似乎也对孤格外关照。孤现在还记得到太原的第一天,便是您拉着孤的手一个院子一个院子的走,把李家那么大一个院子走了个遍?!?br />
    “孤虽然自幼在陇西长大,但父皇的教导却也没少什么。孤现在还记得,孤九岁那年父皇回陇西老宅的时候对孤说过,李家的人,诗书传家,最讲究的便是伦理尊卑,长幼有序。您一直在李家,就如家人一般。孤也确实把您当做长辈看待,所以叫您一声叔叔您为何不敢应承下来,以前您可从来不会拒绝孤这样称呼您?!?br />
    长孙顺德张了张嘴,却是一嘴的苦涩不知道该说什么。李世民也没给他机会说什么,在长孙顺德还有些尴尬的时候忽然拔高了声音说道:“人要是不敢做什么,必然是怕了什么??扇羰切睦锩挥欣⒕?,也就不必怕什么。长孙叔叔,你怕什么?”

    “臣”

    长孙顺德忽然叹了口气,直起身子语气肃然道:“说句冒犯天威的话,尽心尽力为人臣,做的都是陛下需要臣做的事,从没有有过一丝一毫旁的心思,所以臣心里无愧,便是连陛下都不怕的?!?br />
    “哦?”

    李世民眼神猛的亮了一下,随即笑着问道:“既然如此,长孙叔叔何必说不敢?”

    “臣说不敢,其实殿下刚才的话里已经有了答案。陛下曾经对您说过,要讲伦理尊卑,以前臣敢应殿下您叫一声叔叔,是因为那个时候殿下还不是殿下,可现在不同,陛下已经为天下共主,臣怎么还能做出没有尊卑的事?您是主,所以臣不敢?!?br />
    “有点意思?!?br />
    李世民笑着问道:“可孤听说,大哥对您一直就没变过称呼。怎么,大哥叫您长孙叔叔使得,孤叫就使不得?”

    “太子殿下是未来之君,君有命,臣不敢不从?!?br />
    长孙顺德语气谦卑,态度却不谦卑的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因为大哥是太子,孤只不过是个王?!?br />
    李世民笑容逐渐冷下来,站起来走到长孙顺德身前,看着那张苍老的有些让人心酸的脸,一字一句的问道:“就因为孤只是个王,长孙叔叔就要弃我而去?”

    “殿下何出此言?”

    长孙顺德再次垂首道:“臣惶恐?!?br />
    “你不惶恐!”

    李世民怒道:“你若是惶恐,你就不会做出这种事!孤对你如何?视你如腹心,言听计从,可是你呢,陈寅寿一死你立刻就贴到大哥那边去了,难道太子那边的饭是香的,茶是香的,话是香的,连屁都是香的?”

    “太子那边是哪边?”

    长孙顺德猛的抬起头问道:“臣一直在陛下的身边,在大唐这边。所以听不懂殿下话里的意思,当然,臣也没记住,出门就会忘了?!?br />
    “你要挟我?”

    李世民冷笑着问道:“刚才的话孤对你说了一半,父皇对孤说,李家的人要讲长幼尊卑,父皇给我的,孤不要都不行。父皇不给的,孤想都不要去想?!?br />
    他看着长孙顺德冷声道:“但父皇现在已经有要给孤的意思了就算父皇没想过要给孤,孤既然生在帝王家,就总是要争一争的。你跑去大哥那边,只是因为他是太子,你刚才也说了太子是未来之君,可未来的事,你确定?”

    “孤最恨做错了事还不认为自己错了的人,对这样的人,孤总是要给些教训?!?br />
    长孙顺德猛的抬起头,看着李世民的眼睛说道:“殿下不敢!”

    “不敢?”

    李世民仰天大笑,笑得酣畅淋漓:“孤既然今天将话和你说的这么明了,还有什么不敢的?有些话,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听了去的?!?br />
    长孙无忌抹了一把额头上汗水,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被勒出了血痕的手指。他身边的箭壶里只剩下了两支羽箭,而外面围攻的人却没有一点退回去的迹象。他身边的一百多个护卫已经死伤了大半,可外面的人损失却并不是很大。

    借着浓烈如墨的夜色,大院外面训练有素的士兵不断的欺近院门,他们的配合极为娴熟,五人一组,几组互相掩护支援,而且他们手里的硬弓和连弩齐备,作战能力竟然比长孙无忌手下的士兵要还要强上一些。

    “要不要灭了院子里的火把?”

    长孙浩急促的问道。

    外面的人处在黑暗中,有效的掩藏了身形。忽而猛攻院门,忽而从某处围墙为杀过来。而院子里点着火把,长孙无忌的人反而处在明处。

    “不能灭!”

    长孙勇打断他的话:“敌人可以隐身在夜色中,可咱们不行。一旦院子里的火把都灭了,敌人从外面摸进来咱们根本就看不见!”

    “那怎么办?”

    长孙浩怒道:“再这么被动挨打,咱们的人坚持不了多久!”

    “坚持不住也得坚持!”

    长孙无忌撕下一角衣衫包住手指,将亲兵递过来的箭壶接过来说道:“只要坚持到天亮,能看的见的敌人再强大也不可怕。外面的人比咱们还要心急,夜色退去之后他们的优势也没了!真要是没了黑夜做掩护,咱们手里的箭还能落空几支?”

    “可咱们的箭未必坚持的到天亮!”

    “那就拆房用石头!”

    长孙无忌咬着牙说了一句,然后再次从墙上探出身子准备瞄准敌人,只是显然他的运气太差,才站起来,一支破甲锥误打误撞的飞过来正射在他的肩膀上。这破甲锥的力道极足,箭簇从肩窝处钻进去,从后背钻了出来。他身子猛的一晃,从踩着的桌子上翻倒了下去,扑通一声摔在冷硬的青石板地面上。

    落地的长孙无忌下意识的低呼了一声:“别喊!”

    长孙浩等人惊吓的够呛,却还是在第一时间明白了长孙无忌的意思。他们从桌子上跳下来,连忙将长孙无忌扶起来。长孙无忌疼的咧了咧嘴,嗓子有些沙哑的说道:“扶我上去,别让士兵们看到我受伤了?!?br />
    长孙浩鼻子一酸,扶着长孙无忌又爬上了桌子。

    “公子,你忍着点!”

    长孙勇压低声音说了一句,然后一手扶着箭杆,一刀将露在外面的羽箭斩下来,长孙无忌疼的身子颤了一下骂了一句:“谁他娘的射的箭这么偏!”

    站在屋子门口的长孙六奇一直看着长孙无忌,见他跌落下来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冲出去却被长孙无垢拉住,眼睛里含着泪水的长孙无垢缓缓摇了摇头:“别去……”

    长孙六奇红着眼一拳砸在墙上,眼睛变的一片赤红。他不是第一次上战场,自然知道长孙无垢的意思。这会士兵们完全靠着一口气顶着,一旦长孙无忌支持不下去撤回来,士兵们的士气立刻就会崩溃,到了现在士气薄的就像一层纸,一旦没了抵抗之心,外面的人立刻就会狼一样涌进来,把院子里所有的人撕扯成碎片。

    “多点火把!”

    长孙无垢忽然急促的说道:“越多越好,撕衣服,点上火把往外面抛,能抛多远抛多远!这院子里有的是木头,点起火来,烧着的木头全都抛出去!”

    长孙六奇眼神一亮,应了一声连忙招呼人去点火。

    ……

    ……

    “殿下不敢!”

    长孙顺德眼神带着压制不住的怒火吼了一声。

    “不敢?”

    李世民笑了笑,走回椅子上坐下来,声音平淡的说道:“长孙叔叔,你说孤不敢?你是大军的行军长史,想必孤调了两个团的裂虎营亲卫出去瞒不住你,当然,孤也没打算瞒着你??赡阒?,这两个团的裂虎营亲卫孤调去何处了?”

    李世民往北指了指,微笑着说道:“这会辅机也就刚过了黄河,你知道,那里靠近王世充的地盘,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流民乱匪的作祟?孤担心辅机遇到什么危险,若是丧命于乱匪之手岂不冤枉?所以,孤调了两个团的亲卫去接应辅机?!?br />
    “你!”

    长孙顺德的眼睛骤然睁大,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无比:“你糊涂??!”

    “孤糊涂?”

    李世民一怔,随即脸色一变:“你说明白!”

    “我一直跟你的走的近,为什么会突然间靠向太子那边?我刚才一再提醒你,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陛下,你怎么还不明白!若是没有陛下的意思,我怎么可能会离太子越来越近!你……你的心太毒了,李世民!你能成为这次东征元帅,我之所以会过去,都是因为陛下的意思,陛下这样做难道你不明白?!”

    “陛下?”

    李世民一惊,骤然醒悟。

    陛下让我做元帅,是为了让大哥有急迫感??杀菹掠植幌胱约禾渴?,所以把长孙顺德送到大哥那边去!说来说去,他还是为了大哥!

    “快,派人去将裂虎营调回来!”

    李世民急切喊道。

    “晚了……殿下”

    李靖摇了摇头,脸色也变得有些发白。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