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六十三章铁枪不倒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深邃的黑暗,这种化不开的墨一样的黑现在却逐渐被逼退,从院子里飞出来无数燃烧的木棍,就如同飞得极低极散乱的流星雨,院子里能动的伤兵和护在长孙无垢身边那二十个一直没动的护卫,此时全都忙活了起来。

    窗户,胡凳,能拆下来的东西都被拆了下来,院子里点起来几堆火,燃烧起来的木头被士兵们接二连三的抛出去,飞出去的火把有的撞在地上溅起不少火星,在黑夜中显得格外耀眼。有些则落进了荒草丛中,很快,干透了的野草就燃烧起来。没多久,院子外面的火就烧的练成了一片。

    正是深秋时候,野草干的一点就着?;鹈缰灰谄鹄淳秃苣芽刂谱?,草丛中的矮树也很快被点燃,火光一下子就冲起来老高,干枯的枝杈噼啪噼啪的烧起来。这村子荒废的久了,到处都是荒草,火逐渐蔓延出去,被秋风送的越来越远。

    随着光明从大院往四周荡出去,长孙无忌的眼神也越来越亮。

    “射!”

    他大声的吼着,嗓音里透着一股子兴奋。

    那些藏身在草丛和矮树中的敌人再也藏不住,火把夜驱走,也把人都逼了出来?;鸸庵惺磺宓暮谟叭耗б谎椅?,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敌人开始变得慌乱起来,借着这一阵,院子里的唐军狠狠的发了一阵子威,至少有十几个敌人被射翻在地。院子四周的火烧起来之后,敌人只能不甘心的往后退。

    “这法子好!”

    长孙无忌靠着墙,回头大声的喊了一句:“谁想出来的?!”

    “是小姐!”

    长孙六奇高声回答,充满了欣喜和骄傲。

    长孙无垢脸微微一红,一边往火堆里添木头一边提醒道:“别急着开心,外面那些人肯定不会放弃。都是野草,火起来的快灭的也快,坚持不了多久。等火小一点他们还会往上冲,天快亮了,他们没退路!”

    “是啊……”

    长孙无忌皱眉重复了一遍:“他们没退路!”

    如果外面真的是李世民的人,那他们确实没有一步的退路,如果挨到了天亮,长孙无忌他们这边哪怕有一个人活着逃回去,这件事就瞒不住,李世民就算现在再得宠,陛下那边他也不好交代。他若是不好交代,外面这些唐军士兵就更没办法交代。这些人不可能不知道他们要杀的是谁,是朝廷重臣!

    一旦这件事传开,外面的人一个也别想活下来。

    李渊治军极严苛,唐军士兵伏杀朝廷重臣,这件事太大,大到即便皇帝都没办法压得住。若是今天这事没做的彻底,这些人不用等皇帝去处置,李世民自己就会想办法把他们都屠了,一个也不敢剩下。

    “咱们有退路!”

    长孙无忌忽然笑了笑,眼神明亮的看了长孙无垢一眼:“无垢,咱们是有退路的!”

    “是!”

    长孙无垢站起来,她的衣服上都是尘土,脸上也是,可现在的她看起来那么漂亮,那么美。她攥着拳头向长孙无忌挥舞了一下,大声说道:“只要能到黄河岸边,就能看到五牙大船的桅杆!”

    这话是说给那些士兵们听的,他们南下的时候燕云寨的水师已经到了黎阳,五牙大船的桅杆,现在黎阳附近黄河河道上的五牙大船都属于燕云寨!只要靠近黄河,有燕云寨的水师在,外面那些人还不够水师弓箭手一轮齐射的。

    长孙无忌在笑,长孙无垢在笑,所以士兵们也在笑,被压着打的憋闷一扫而空。士兵们不约而同的想到黄河上那些大船,想到燕云寨水师精锐的弓箭手,想到那个燕王,他可是和长孙大人极有交情的。天亮就在眼前,他们还有马,冲出去不是问题,只要能坚持跑到黄河岸,外面那些该死的贼人别再想靠近一步。

    只是谁都没有看到,长孙无忌和长孙无垢眼神交换的时候,笑容不约而同的窒了一下,彼此眼神中的担忧都被彼此看的清清楚楚。

    “他们不敢靠上来了!”

    长孙浩哈哈大笑着喊了一句,指着外面放肆的喊道:“无胆鼠辈,有本事再上来让爷看看!爷手里的硬弓连弩等着你们!”

    他才喊完,忽然表情一僵。

    “**-他-妈!外面的是什么人??!”

    他的嚣张和兴奋被眼前看到的场面震撼的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长孙无忌连忙回头去看,随即也愣住。

    “床子弩,他娘的他们怎么会有床子弩?”

    ……

    ……

    长孙无忌瞬间就明白过来,外面的人之所以之前不用床子弩,是因为这种重型武器威力太大,留下的痕迹也大,一旦陛下派人来查的话,外面的人根本就瞒不??!当然,他们可以把罪责推到王世充身上去,可唐军大营里调了几百人出去能瞒得住,床子弩被运出大营,辎重营的人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怎么可能查不出来?

    外面的人带着床子弩,或许仅仅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这里靠近王世充的领地,靠近黎阳,万一遇到王世充的人马,万一遇到李闲的人马有床子弩可以退敌。这东西本来就不是给长孙无忌他们用的,可惜,长孙无垢想出来的办法将外面的人逼退,也将他们逼的没了旁的办法。

    “闪开!”

    长孙无忌忽然大声喊了一句,外面一百五十步外的床子弩晃动了一下,一支小腿粗的重弩呼啸着疾飞而来,精钢为风,薄铁为羽的重弩能在两百步外将战马撕成两片,根本就不是人力能抗衡的东西。

    轰的一声,重弩狠狠的砸在了墙上,捡起来的碎石激荡的到处都是,长孙无忌喊完了之后躲的慢了些,一些碎石打在他脸上,擦出不少血痕。幸好这大院原本是个大户的,为了防流民乱匪墙建造的足够坚固高大,重弩在墙上轰出来一个大坑,坚固的青砖被轰碎了也不知道有多少块。

    “院门边的,都闪开!”

    长孙无忌自李渊太原起兵之后,也一直在军中,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第一弩不过是为了校准而已,床子弩下一次轰击,必然瞄准院门!

    就在他才喊完,操作床子弩的士兵调整了方向,随即两个人抬着一根重弩装填进去,随即几个人合力将盘索绞动起来,咔嚓咔嚓的盘索绞动声中,重弩逐渐被拉了回去。随着一声大喊,那重弩出膛的炮弹一样笔直的轰在院门上。本来很厚重能阻挡住羽箭的院门应声而碎,碎木飞的满天都是,重弩穿破了院门之后,竟然又打着旋飞进来狠狠的砸在一个伤兵的脑袋上。

    噗的一声,这个运气不好的士兵脑袋直接被砸碎,脑壳塌陷,里面红的白的粘稠的东西溅了出来,小腿粗细的重弩砸下来,就好像一根沉重的铁棍狠狠砸在头顶上,坚硬的脑壳此时变成了脆弱的西瓜,爆裂开来之后,一颗带着血的眼珠子炸飞了出去,啪的一声粘在了长孙无忌的心口上。

    “杀!”

    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暴喝,随即数不清的精甲唐军踏着残火冲了过来。他们单手持盾,一手持了大唐的制式横刀,在弓箭手的攒射掩护下,呐喊着冲了过来。而此时,天边已经泛出了鱼肚白。

    “是自己人?”

    长孙无忌手下的唐军士兵有人这才看清楚,随即一脸的惊诧。

    “这怎么可能?”

    他们面面相觑。

    “不是唐军,他们肯定是王世充的人假扮的!”

    长孙无忌大声喊了一句,随即大声命令道:“别傻愣着,弓箭手,放箭,快放箭!”

    喊完了之后他回头对长孙六奇急促命令道:“走!带上小姐快走!”

    噗的一声,一柄横刀切进了长孙勇的脖子里,长孙勇啊的惊叫了一声,脖子里的血如一大团梅花怒放般炸开,他的右臂骤然抬起,一把攥住了横刀的刀锋。刀子卡在他脖子不能再进一丝,也深深的割进了他的手掌中。

    “公子,走??!”

    长孙勇拼尽全利的吼了一声,一股血从嘴里溢了出来。一边大喊,他猛的松开手,横刀在他的颈骨上擦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向后刺了过去,他抱着面前那裂虎营的士兵往前扑倒了下去。那士兵被他的疯狂吓了一跳,但很快反应过来,一脚将长孙勇蹬开,还没挣扎着站起来,却被长孙无忌一刀削掉了半边脑壳。

    “公子快走!”

    长孙浩拉着长孙无忌的胳膊,用力往后扯:“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噗!

    一柄横刀从侧面砍过来,将长孙勇拉着长孙无忌的手切了下来。失去了连接,两个人的身子一个向后一个向前跌倒。眼看着那士兵再一刀砍向长孙无忌的后颈,长孙浩啊的叫了一声,硬生生的错步止住身子倾倒,狠狠的撞向那挥刀的士兵。

    那挥刀的士兵被撞开,他身后五六个身穿精制铁甲的士兵涌上来,围住长孙浩一阵乱砍,刀子斩断骨头的声音格外的清晰。不多时,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被分尸成了无数块,刀子起落间溅起来的碎肉飞的到处都是,黏糊糊的内脏全都糊在了那些精甲裂虎营士兵的脚上。

    “哥!”

    远处传来一声焦急的呼喊,声音中透着无尽的惊慌和恐惧。

    长孙无忌艰难的抬起头,回身看了一眼大怒道:“你怎么还不走!”

    长孙无垢跌跌撞撞的跑过来,身上竟然带着血迹。在她身后,大队的裂虎营士兵从院子后面翻-墙冲了过来,浑身是血的长孙六奇还在奋力的挥着刀,就好像一块拦在浪潮前面的顽石,可很快就被人群淹没,有残肢断臂在人群中飞出来,血光映红了初升的太阳。

    一个裂虎营士兵从后面一脚将长孙无垢踹翻,高高的举起横刀刺了下来。

    噗!

    心口上绽放的血花,在朝阳下显得那么鲜艳。血溅在长孙无垢的脸上,她的眼神随即变得空白。那团血雾就在她面前散开,她能感觉到脸上血的温度??醋判乜谏夏歉鼍薮蟮拇瓷?,冷静如她也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一杆大的离谱的大铁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了过来,精准的戳进了那裂虎营士兵的心口里。这抢太沉重了些,飞来的力度太大了些,竟然戳穿了那士兵的心口后,撞着那士兵的身子向后倒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挂着尸体的铁枪戳碎了一块青石板钉在地上。尸体震的摇晃着,缓缓的顺着枪杆滑落。

    铁枪,碎石,屹立不倒!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