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六十六章 怜悯同情的眼神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韩世萼离开李世民军帐的时候,李世民对李靖说过一段话。他对韩世萼使出的手段,不是引君入瓮而是逼君入瓮,他事事都不瞒着韩世萼,事事都将韩世萼叫上一同来说,就算韩世萼不说话,小心谨慎的好像一只缩成一团的刺猬,但他依然被李世民逼得不得不加入李世民的阵营。因为他知道的太多,而他无法将这些秘密宣泄出去,一边是大唐皇帝,一边是太子殿下,另一边是李世民,无论哪一个都不是他能抗衡得了的。

    如果他投到李建成那边,作为一个出卖李世民的人,即便将来太子顺利继位也容不得他,若是太子和李世民斗了个两败俱伤,大唐的皇帝陛下容不得他。

    在长孙无忌的马车里,李闲的办法也如是。他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长孙无忌和长孙无垢都知道他在说什么。正因为这样长孙无忌才会懊恼愤闷,不是生李闲的气,而是生自己的。

    “为什么我就不能笨一些?”

    他看了长孙无垢一眼,然后轻叹道:“为什么你就不能笨一些?”

    长孙无垢轻轻的缓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哥哥,如果你我都是笨蛋,尤其是你,燕王可还会对你说这番话?既然他说了,而且时机恰到好处的说了,你便不能拒绝,也没有退路,秦王军中你不能回,回去之后他如何面对你?依着秦王的性子若是对你有愧疚,那么便杀了算了,省的愧疚。而且他要杀你,绝不会再亲自动手,随便指派你去领兵和王世充打一场,岂不简单?”

    “长安城里哥哥你也回不去,陛下问起来,长孙无忌,你不在秦王军中效力,跑回长安来做什么?哥哥你怎么说?难道说秦王要杀臣,臣不得不回来?且不说陛下不信,只说陛下信了,然后发人去问秦王是否有此事,哥哥说结果会怎样?”

    “所以,咱们哪儿也回不了了?!?br />
    长孙无忌靠在马车上,肩膀上的伤口一疼让他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燕王这个时候跟咱们说这些话,无论如何算不得阴谋诡计,这是堂堂正正的在逼我啊……”

    “他既然将事情说得差不多透彻了,便是没给你一分回旋的余地?!?br />
    长孙无垢道。

    长孙无忌苦笑了一声说道:“这算不算才离开了狼窝,又进了虎穴?”

    “狼窝……虎穴”

    长孙无垢喃喃的重复了一遍,随即笑了笑道:“那就看哥哥如何应对了,可哥哥你想想,不管哥哥辅佐的是谁,难道不一样么?古人语伴君如伴虎,其中多少战战兢兢多少小心谨慎,哥哥应该比我要明白透彻?!?br />
    “是啊……”

    长孙无忌轻叹,摇了摇头道:“幸好你我都在这里,若是你在长安今日我要面对的选择更会两难?!?br />
    他们兄妹在马车中说话入了神,竟是没有发现队伍竟然停了下来。李闲催马到了马车旁边,吩咐聂夺道:“你带三百骑兵先把长孙先生兄妹送回黎阳去,孤还有事要留下,回到大营之后,调程知节带五千精骑立刻来与孤汇合。此事甚重,不可贻误?!?br />
    聂夺见燕王说的郑重,不敢耽搁,带上三百军稽卫的缇骑就要启程,这时马车的车窗帘子忽然撩开,露出长孙无忌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格外苍白的脸。

    “我还是留下吧?!?br />
    长孙无忌看着李闲认真道:“不然怎么让人信服?”

    他这话说的模糊,但李闲明白。他点了点头吩咐聂夺道:“回黎阳之后,将小狄也接来,带上药箱……另外,让牛进达带兵过河往南压一压,来渊的舰队也在南岸靠岸,水师登陆即可,不要南进?!?br />
    “臣遵命!”

    聂夺应了一声,带上人马护着长孙无垢返回黎阳。

    长孙无忌被人搀扶着下了马车,听到李闲的军令后眉头皱起,立刻就明白了李闲的意思,脸色随即便得更加难看起来。李闲看了他一眼,知道自己的安排肯定是瞒不过他,所以笑着问道:“怎么,觉着孤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没有!”

    长孙无忌摇了摇头,忽然笑了笑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殿下妙计?!?br />
    李闲摆了摆手道:“哪里妙了?不过是小道耳?!?br />
    长孙无忌心道,燕王您这小道,只怕即便阴不死秦王也会让他吓老大一跳。

    李闲笑着说道:“我记得之前和你说过,既然你不得不留在黎阳,那你便是我的人,既然是我的人,那么被人欺负了孤怎么能坐视不理?他怎么欺负的你,孤便怎么欺负回去就是了。孤建立燕云寨之初便说过,燕云寨只一个规矩,咱们不去欺负别人,别人也不要来欺负燕云寨。就算是咱们欺负了别人,别人也不能欺负回来?!?br />
    长孙无忌一怔,随即极畅快的笑了起来:“这真是个不错的规矩?!?br />
    ……

    ……

    三千精骑歇马不歇人,自离开唐军大营之后便一路顺着官道飞驰,韩世萼在大队骑兵左右分派了游骑斥候,路上遇到的所有人尽皆斩杀,无论是百姓还是王世充郑军的斥候探子,一个不留。

    骑兵所过的村子,但凡还有人居住的也一并夷为平地。他率军一路往黎阳方向赶路,带着的人马又不多,万一被王世充的斥候探听到了消息,他这些人马被堵住的话,就算这三千人再善战,只怕也只有被活活困死的命。所以他不得不小心,人杀的是多了些,但在隐藏行迹这件必须要做的事面前,死在多人似乎也不值得愧疚。

    他自少年便领兵,心早已经硬的如铁一样。论做人做官,现在的韩世萼是个小心谨慎的??梢坏┱票?,便是个心狠手辣的将军。

    队伍连续奔驰了三日,骑兵已经人困马乏实在不能再赶路。韩世萼下令人马在一个被屠掉了百姓的小村子里休整半日,等入夜之后继续往着北方赶。

    靠着一堵残缺的土墙坐下来,韩世萼就着冷水吃了些干粮。他下令大军不许点火做饭,便是他也一样,只能吃些冷硬的干粮果腹。如今靠近王世充的地盘,一路上遇到的斥候不在少数,若是引来郑军麻烦就大了。

    看着不远处坐在土坡上的长孙顺德,韩世萼眼神中的同情越发的浓烈起来。他将腰畔的酒囊解下来,让亲兵去给长孙顺德送过去。亲兵将酒囊接过,快步跑过去递给正在怔怔出神的长孙顺德。他本来就显得比同龄人要老些,这几日连续的赶路再加上心中悲愤急躁,所以更加显得苍老起来。

    将酒囊接过来,长孙顺德将视线转向韩世萼这边。他扶着亲兵缓缓起身,有些颤抖着走到韩世萼身边坐下来。

    “多谢”

    他声音很轻的说了一句,然后拔开酒囊的塞子灌了一大口。已经快入冬,晚上的天气已经颇凉,这几口烈酒下去,身子倒是暖和了一些??沙に锼车碌男囊丫懒艘话?,似乎还是忍不住夜风的寒冷而在颤抖着。

    “别太担心,未见得就救不回来?!?br />
    韩世萼看了他一眼,歉然道:“这件事……我知道。长孙先生,请您恕罪,虽然我知道,但我却绝不会告诉您?!?br />
    “我知道?!?br />
    长孙顺德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怎么会怪你?我甚至连秦王都不怪。怪只怪我处在这样一个位置上……”

    “那你就是在怪陛下?!?br />
    韩世萼接过酒囊喝了一口道:“能有今天,还不是因为陛下一时兴起?”

    长孙顺德虽然心里难受的要命,虽然酒劲很大,但还是保持着戒备之心:“身为人臣怎么敢怎么能怪陛下?再说,陛下这样安排也是极有道理的。只是没想到会到今天这一步,他们兄妹是我一手带大的,若是这样冤枉的死了,待我死之后怎么向他们爹娘交待?”

    韩世萼摇了摇头,忽然语气认真的问道:“你真的不恨秦王?”

    “恨?”

    长孙顺德摇头道:“恨有用?”

    “秦王其实还念着你的情分,当日定下这计策的时候,李药师可是劝着秦王殿下,要杀长孙无忌,先杀了你。当然,可以将长孙无忌的死推到王世充身上,甚至可以推到燕王李闲身上?!?br />
    “李靖!是个没人心的家伙!”

    长孙顺德咬着牙骂了一句,然后看着韩世萼请求道:“稍微休息下就继续赶路吧,我怕来不及?!?br />
    “士兵们太乏了,就算可以不体恤士兵,也要让战马歇一歇。长孙先生,你也是领兵打仗的,自然明白我这样做不是故意拖延?!?br />
    “我……知道,只是心中太急迫?!?br />
    “秦王本来是亲自来的?!?br />
    韩世萼突然说了一句。

    “秦王?他来做什么?看看辅机他们兄妹是不是没死,没死再补一刀?”

    韩世萼刚要说话,忽然听到外面戒备的士兵大声喊道:“敌袭!敌袭!”

    长孙顺德和他脸色都是一变,韩世萼猛的抽出横刀道:“长孙先生,你带你的亲兵往侧翼迂回过去,我带人正面迎敌,若是敌军兵力太多,你便撤回来一路往北,我来殿后!”

    “多谢!”

    长孙顺德感激的看了韩世萼一眼,大步往远处走去。他招呼自己的亲兵二百余人,其中还包括长孙家的二十几个死士就要上马往侧翼迂回,可就在这个时候,站在土坡上的韩世萼忽然大声喊了一句。

    “长孙顺德勾结王世充,意欲叛逃,奉陛下旨意杀无赦!”

    这一声暴喝之后,早就埋伏在四周的弓箭手一拥而上,长孙顺德等人毫无反应,顷刻间就被箭雨覆盖了一层。上千名骑兵用连弩和硬弓不间断的发箭,直到将长孙顺德和他麾下二百余亲兵全都射成了刺猬。

    “孤没看错人,药师说将此事交给你做,必然不会出什么差池,只是想不到你竟是如此果决,好,很好!”

    站在韩世萼身边的一个亲兵将头盔摘下来笑了笑说道,正是秦王李世民。

    “殿下……臣不敢被看错?!?br />
    韩世萼如实道。

    也不知道,长孙顺德临死前有没有读懂韩世萼怜悯同情的眼神。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