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六十七 章无论是谁都要颤几颤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来人,去将皇甫无奇请来,就说孤有要事商议?!?br />
    李建成吩咐了一句,然后重新将书册拿起来。

    不多时,他手下亲卫营将军皇甫无奇急匆匆的赶了来,躬身走进了太子殿下的书房,行了礼之后便垂首站在一边。

    “智善……孤心里总是不宁静,你帮孤想想,是不是孤遗漏了什么事没做,或是有什么事没有想到?!?br />
    这话问的很模糊,很笼统,但皇甫无奇却明白的太子殿下的意思。

    “陛下其实没有旁的意思,只是为了让您不敢懈怠?!?br />
    “孤知道,孤是在想,陛下将长孙顺德送到孤这边来,是想压一压世民,还是想帮世民……毕竟长孙顺德这个人孤不敢相信,可既然陛下送过来,孤就不能什么事都瞒着他,万一他心还在世民那边……”

    “如果殿下您不放心,属下可以……”

    “不要”

    李建成摇了摇头道:“长孙顺德是对我李家有大功劳的,李家的人对仇人从来不会心慈手软,对功臣自然也不会斩尽杀绝。这件事不要再提,只是……陛下将长孙顺德调去世民军中做行军长史,那边还是要盯的紧一些?!?br />
    “属下明白?!?br />
    皇甫无奇点头说了一句,忽然李建成身后的书架咔咔的响了几声,李建成微微皱眉,随即对皇甫无奇点了点头,皇甫无奇走过去,将书架第二层上的一本书抽出来,咔嚓一声响,书架缓缓打开,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躬身走了出来。

    “殿下,急事?!?br />
    那黑衣汉子语气略微有些急迫。

    “说!”

    “秦王……杀了长孙顺德叔侄三人?!?br />
    “???!”

    李建成猛的站起来,脸色骤然变的极难看:“世民他怎么能……他怎么敢?皇甫无奇,你现在就去麒麟卫里挑人,尽带精锐赶去……仔细的查,孤……要证据!证据!”

    “殿下放心!”

    皇甫无奇躬身道:“只要流了血,就会有腥味,秦王就算想瞒也瞒不住,这种事,属下最拿手?!?br />
    “黑石”

    李建成吩咐那黑衣人道:“从朱雀卫中挑一百个高手,你也跟着去!”

    “喏!”

    ……

    ……

    洛阳

    大隋曾经的东都,如今大郑国的都城洛阳,连年战乱让这座雄城看起来满目疮痍,大隋大业皇帝杨广曾经站在东都洛阳的城头上骄傲的说过,这世间如果有一座百万雄兵也无法攻克的城池,那么便是朕的东都。只是这话说过没两年,他才终于明白,这天下百万大军无法攻克的城池绝对不仅仅是一座东都城,最起码还有辽水东岸的那座比洛阳差远了的辽东城。

    自杨玄感起兵反隋之后,东都洛阳城几乎就没太平过一年,无论是杨玄感,徐元朗,还是李密几乎就没间断过对洛阳的攻势,不说别人,便是李密自己前前后后便在洛阳城下丢下了数十万具尸体。若是杨广泉下有知也该自豪,他的东都城果然不是轻易能攻破的。

    王世充是个好运气的,他不过是个西域蛮子,现在却能建国称帝,不得不说是大隋的乱世给了他莫大的机缘。

    只是相对于李唐王朝来说,他的大郑国显得小了些落魄了些。便是和河北窦建德的大夏比起来,也要差了不少。

    他本来有机会将瓦岗寨的地盘一口气全吞过来,奈何燕云寨那个叫李闲的家伙下手比他早比他狠,那个李闲似乎是早就预料到李密会败似的,早早安排了宇文士及带着五万精兵在雷泽屯着,瓦岗寨才溃,燕云寨的精兵就涌入了东郡接收溃兵。

    被燕云寨硬生生的抢去了十五万大军,这让王世充很愤怒??煞吲榉吲?,他拿燕云寨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燕云寨如今拥兵三十万,实力远强于他。

    已经入了夜,王世充却依然还在大殿上没有回寝宫。他有个习惯,他不喜欢在书房处理国事,而是喜欢坐在金銮大殿中做事,而且他还规定大郑官员,一日三朝会,也不似大隋那样,官运分为三朝官,五朝官,九朝官…从五品以上官员,每日都要上朝,而且一天三次朝会谁如果迟到或者没来,王世充必然严加惩办,这可是让那些官员们苦不堪言,也不敢言。

    其实王世充之所以这样,不是因为他勤勉,仅仅是因为他实在喜欢做皇帝的感觉,每日让那些大臣们叩首三次他都嫌少了,如果有可能的话,让那些大臣们整日整日的叩首然后山呼万岁他也绝对听不腻。

    让内侍将灯火挑的旺盛一些,王世充揉了揉发酸的额头将最后一份奏折放在桌案上。

    “今日的奏折怎么才这么点?”

    他有些不满的嘟囔了一句,站在他身边小心翼翼的整理着奏折的内侍安远立刻垂首道:“陛下治国有方,大人们做事尽心,朝廷里的事越来越规矩,民间的事越来越清明,所以奏折少一些也正常,陛下应该觉着高兴才对?!?br />
    王世充哈哈笑了笑道:“你倒是个机灵的。今天早,难得歇歇……你去将太尉段达请进宫里来,让他陪朕下下棋?!?br />
    “喏”

    安远应了一声,抱着一摞奏折往外退,这些东西明儿一早都要发还给各部各衙门上折子的那些大人,他得先都抱着送回录事处去。他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叹了口气,心说大郑的疆域还不及大隋的一个边角大,你还想要多少奏折?要知道当年大业皇帝在位的时候,一天不看奏折,就能攒下来几箩筐!

    正想着,忽然一个人从外面冲进来,两个人砰地一声撞在一起,安远怀里抱着的奏折落了一地,他抬头见正是太尉段达,连忙惶恐的道歉赔不是,可段达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快步的走进大殿躬身道:“陛下,北边来了紧急军情,黎阳城里李闲的人马前几日忽然过了河,水师也在黄河南岸靠岸,大约有六七万人马向南进发?!?br />
    “什么!”

    王世充脸色大变,随即怒骂道:“李闲这个无耻之徒,趁着朕要应付李世民他却来添乱!段达,你今夜就整顿人马,从朕的禁军中抽调两万人,再从新兵营拨给你三万,尽快往北边赶,绝不能让李闲的人马和李世民的人马连成一片!”

    “臣遵旨!”

    段达应了一声,心里却满是惶恐不安。

    和燕云寨李闲正面交锋,这天下间无论是谁都会心里颤几颤。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