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七十二章 不过瘾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有些不对劲啊”

    行军长史徐亮看了段达一眼,随即视线盯着舆图有些不解的说道:“军报来的那般急切,说是燕云寨的大军已经过了河昼夜兼程往南杀了过来,可咱们一路往北迎上来怎么鬼影子都没遇到一个?!?br />
    他指了指舆图说道:“咱们现在在这,距离黄河也就还有两三天的路程,可斥候已经搜索了方圆二三十里也没遇到燕云军,这绝不正常!李闲用兵向来诡异,咱们不能不小心谨慎些。燕云寨的那些鬼一样的骑兵来去如风,不得不防!”

    “我知道!”

    段达应了一声,烦躁的在大帐中来回踱着步子,脑子里却乱七八糟的根本理不清一点头绪,燕云寨李闲用兵向来诡诈,就拿去年时候他领兵袭扰窦建德的地盘,连续打下来几座城池,可他用兵之初却摆出一副攻打李密的样子。窦建德南下被他几乎困死,好不容易回去调集人马再想寻李闲的踪迹,人家早就到了太原和突厥蛮子干上了,飘忽的没有一点踪??裳?,没有一点道理可讲。

    “先停下来!”

    犹豫了一会儿段达下定决心道:“派几队骑兵顺着官道一路往北找,一直找到黄河岸边去。大军原地休整,等几天再说。如果实在找不到燕云寨的兵……咱们就立刻返回东都去,若是陛下问起来,你可知道怎么说?”

    他看着徐亮问道。

    “下官明白!”

    徐亮嘿嘿笑了笑道:“若是陛下问起这次大胜斩敌多少,俘虏多少,追杀敌军多少里,这些细节大人还得明示,万一说岔了陛下怀疑起来可不好。依下官看,这次是不是可以大胜?陛下可是需要一场大胜来提升士气啊……”

    “太大了也不好?!?br />
    段达笑了笑道:“杀敌五万,俘虏敌兵三万皆斩首这还是可以有的。来的时候路过那几个县倒是人口不少,凑十万八万颗人头可没什么问题。关键就是要杀的够快够绝,不能留下什么把柄在人手里?!?br />
    “下官明白!”

    徐亮笑了笑道:“大人您已经官拜太尉,爵封国公……这一场大胜之后,说不得是要封郡王了。下官今后的路子还要您照顾着,若是大人您不嫌弃的话,下官倒是极愿意拜在您门下的,有您提点,下官心里踏实啊?!?br />
    “这怎么行!”

    段达义正词严的拒绝道:“你已经是朝廷正二品的大员,再拜在我门下岂不让人笑话。倒是不如……我痴长两岁……”

    他话还没说完,徐亮连忙接过来说道:“下官的母亲姓段,算起来倒是和您一个辈分,按照族谱来看,我应该唤您做舅父。这可不是胡乱攀关系啊,出兵之前母亲大人还特意让我看过族谱的?!?br />
    段达哑然,心说莫说你母亲不是姓段的,便是姓段的族谱怎么会在一个妇人手里拿着?可盛情难却,他再拒绝就显得不近人情了。

    “那好那好……回去之后我也该去拜访一下老姐姐了?!?br />
    段达笑着说道。

    正说着,忽然听见外面一阵大乱,号角声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很快士兵们嘈杂的呼喊声就如海洋浪潮一般越来越猛烈。

    “敌袭!”

    “敌袭!”

    “快去请大元帅来!敌袭!”

    “是燕云精骑!我看到他们血一样的旗子了!”

    段达脸色大变,急急忙忙的抓起桌案上的铁盔快步往大帐外面走去,徐亮也是脸色惨白,紧跟在他身后往外跑。他本是个文官,第一次随军出征,还没有看到厮杀只听外面的呼喊声就吓得他腿发软。

    “不可能是燕云精骑,斥候明明搜索了方圆二三十里的!”

    他一边走一边大声说道,像是在安慰段达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当他撩开帘子出去的时候,立刻被眼前的场面吓得身子颤抖起来。就这短短的光景,一条火龙已经硬生生的撕裂了大营的防御突了进来,那火龙笔直的往中军大帐这边杀来,速度快得真如在飞一样!

    ……

    ……

    罗士信一马当先,将手中的长槊稍稍放低一些,他坐下特勒骠也是久经战阵了,知道主人的意图啾啾的叫了两声,撒开四蹄再次加速。两千精骑紧紧跟在罗士信身后,如同一根巨大的楔子一样狠狠的楔进了郑军大营中。

    前面一个身穿皮甲的郑军士兵一边哀嚎着一边不?;赝房?,他跑起来的样子难看到了极致,也不知道天生还是后来受过伤,他跑起来就好像一只笨拙的鸭子似的。两条腿快速的轮动着,却偏偏跑不快!

    罗士信自他背后追上,长槊稍微调整又压低了一些,三尺长槊锋映着火光狠狠的刺进那士兵的后心,巨大的撞击力下,精制的复合槊杆立刻弯曲,罗士信借势身子向后一仰手臂往上抬起,那挂在槊锋上的郑军士兵便被呼的一下子弹了出去。槊锋轻而易举的撕开了他背后的皮甲,然后又从他心口出钻了出来。这士兵还没落地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心脏位置上被直接穿出来一个血洞。

    罗士信回身看了一眼紧跟在自己身后的精骑,忍不住在心里赞叹了一声。都说燕云精骑来去如风,他身后这两千骑兵简直比风还要快。他们身上只有一层轻甲,装备几乎和弓箭手相差无几,在放弃了大部分防御的同时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对于骑兵来说,速度就是攻击力最强大的体现。这样一支骑兵,若是全速奔驰起来根本就撵不上拦不??!

    好使!

    罗士信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这样一支骑兵做部下,太他娘的好使了?;㈥谥丶渍搅思懦宸娴氖焙蚓秃孟褚蛔贫拇笊饺萌肆粑技枘?。硬碰硬,这世间绝没有虎贲重甲的对手??杀暇瓜缘锰孔玖诵?,罗士信还是喜欢轻骑狂风卷地一般的速度。

    他一边放声大笑,一槊将一个侧面杀过来的郑军校尉眼窝戳穿。槊锋借着惯性向前一扫,那郑军校尉的半边脑壳就被卸了下来。罗士信的战马擦着他身子冲了出去,跟在他身后的骑兵被喷出来的血溅了一身。燕云精骑的锥形阵越往后宽度越大,最前面是罗士信一人,后面是两名亲兵护卫,再后面人数越来越多,所以那没了半边脑壳的郑军校尉很快就被后面的骑兵撞翻,没多久就被踏成了一滩肉泥。马蹄子踏在肉馅一样的躯体和内脏上,发出吧唧吧唧令人恶心的声音。

    一队自发组织起来的郑军盾牌手和长矛手快速的跑了过来,前面的巨盾手持着人高的巨盾站成两排,在他们后面是数百名长矛手。

    “整队!下蹲!”

    一名别将大声的下达着命令。

    大概一百名巨盾步兵分成前后两排,然后快速的左右对齐,随着那别将的号令声,持巨盾的士兵立刻下蹲,用肩膀将戳在地上的巨盾顶住。后面的长矛手在巨盾后面列阵,刷拉一下子,长矛如林般斜着指向前方。

    郑军别将站在队伍最中间,他的眼神中虽然有着恐惧,更多的则是建功立业的渴望,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地面也随即颤抖了起来。别将猛的抽出横刀向前一指,沙哑着嗓子大声呼喊道:“功名但在马上取,大丈夫立世自当建功立业!阻住燕云寨的骑兵,咱们就是大郑的功臣!”

    “大郑军无敌!”

    他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吼了一声。

    “无敌你****??!”

    罗士信左翼策应的薛万彻心里来气,大声的骂了一句。无敌,当初大隋百战百胜的府兵都不敢喊无敌,幽州五千虎贲重骑不敢喊无敌,一群乡下人拿了扇破门板白蜡杆的烂长矛就敢喊无敌!

    “让他们看看什么叫无敌!”

    薛万彻带着三百余轻骑笔直的朝着那个盾阵撞了过去,罗士信侧头看了一眼知道他是想将敌军隔开让自己率军冲阵,也不担心薛万彻,带着一千多人的骑兵朝着营地中最高大的那座大帐冲了过去。

    “换刀!”

    薛万彻回身喊了一句,率先将长槊挂在一旁的得胜勾上。从腰畔将横刀抽出来,看着前面那些郑军士兵咧嘴狞笑。

    眼看着薛万彻的三百精骑就要撞上那刺猬一样的盾阵,薛万彻忽然大声喊了一句:“分!”

    以他为中心,三百骑兵如同激流撞上了石头一样立刻一分为二,两队骑兵擦着盾阵从两侧杀了过去。擦着盾阵而过的骑兵们用横刀一阵乱劈,没有反应过来的郑军步兵立刻就被狠狠的撕下来两层。骑兵绕过前面的巨盾之后往里面一收,趁着郑军长矛手没反应过来已经杀了进去。

    几百长矛手组成的抢阵还是太单薄了些,根本就挡不住精骑透阵而过!

    ……

    ……

    “弓箭手!弓箭手列阵!”

    徐亮大声的喊着,他感觉自己嗓子里疼的要命,好像有一股火要从嗓子里冒出来似的,可他知道,要从嗓子里出来的绝不是火而是那颗狂跳着的心。

    “来不及了!”

    段达曾经是东都禁军将军,掌握皇城安全的重要人物,早年间也是在战场上厮杀过无数次的人,所以他远比徐亮要镇静也看的透彻。燕云寨的骑兵来的太快,弓箭手还没集结起来燕云骑兵就已经杀到大帐这边了。

    “往左右撤!”

    段达大声喊了一句:“敌军人马不多,最多只有两千人!他们不敢在大营中多纠缠,让开他们的前路让他们杀出去。来人,去看看骑兵营那边乱了没有,老子手里还有八千骑兵,让燕云寨的人从大营杀出去,让栾平整顿骑兵准备追击!”

    他跳上自己的战马挥动马鞭,催马往骑兵营那边跑。

    “舅父,带上我??!”

    徐亮下意识的大声哀求道。

    段达回头看了一眼,低声骂了句废物。

    “元帅!”

    骑兵统领栾平带着仓促集结起来的数百骑兵赶来救他,借着段达之后说道:“估摸着是燕云寨的先锋骑兵,不是有意来的而是恰巧遇到。咱们防备的松懈着了道,不过敌军人少翻不出大风浪来,只要立刻整顿人马还能反败为胜!”

    “败个屁!”

    段达大怒道:“老子还不信了,靠着两千骑兵李闲就想杀溃我五万大军!快去整顿骑兵营,只要骑兵营不乱就能把那些燕云寨的骑兵追上剁成泥!”

    “喏!”

    与此同时,罗士信一槊将徐亮的半边肩膀卸了去,顺手挑翻了大帐前面的火盆,没多久,大帐上的火苗就蹿了起来。罗士信舞槊将靠过来的郑军士兵逐个戳死,看了看场面也差不多了大声吩咐道:“吹角,让薛万均和薛万彻收回来,杀穿出去!”

    呜呜的号角声响起,分在左右的薛氏兄弟立刻收拢骑兵朝着罗士信这边飞驰过来,汇合之后,以罗士信为锋矢阵的箭头从郑军大营的另一侧杀穿了出去。太快了,从燕云精骑杀入大营到将大营杀了一个通透都不到半个时辰,郑军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想跑?”

    段达大怒:“咬一口就跑,狼崽子么!”

    他从亲兵手里夺了一条长槊,吆喝一声带着集结起来的郑军骑兵追了出去。

    “不过瘾!”

    罗士信一边纵马一边有些不甘的说道:“真他娘的想再杀一个对穿过去!”

    “想过瘾……”

    薛万彻从后面大笑着应道:“明日就能!”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