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七十八章 好自为之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铁皮筒里封存了一个二十年前的秘密,这秘密出自李家老宅那个风烛残年的老甄嘴里。连李闲都有些不解,如老甄这样一个知道太多秘密的人李渊怎么可能让他活下来?李闲想了很久没有得到一个答案,于是猜测或许李渊只是为了有一个人分享心中的憋闷?

    这感觉李闲倒是也有,正如他心里一直深藏着的秘密,他能和谁说?说自己从后世而来,谁信?可一件事憋在心里太久了,人都会难受,总想找个人来分享这秘密,或许李渊留下老甄只是为了记住那一段回忆?

    对于想不通的问题李闲向来不会往死里钻去想,这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与其有这个时间来考虑这些,还不如考虑一下接下来的方向。

    李闲下令宇文士及带兵向南突进,大隋水师大将军来护儿的儿子来渊如今便在燕云寨中,来护儿死于宇文化及之手他便带兵投了燕云寨,李闲对他颇为重用。他带着数百条战船已经在黄河南岸靠岸,一万水师精锐弓箭手也已经补充到了宇文士及军中,不了解战争的人对一万弓箭手的理解或许仅仅是个数字,但只有亲历过战争的人才知道,万箭齐发是一件多恐怖的事。

    本来因为他父亲的事,他与宇文家的人是有深仇大恨的。但对宇文士及他却没办法去发泄恨意,宇文化及在李密手里兵败的时候曾经求助于宇文士及。宇文士及按兵不动,这已经表明了态度。来渊知道父亲的死和宇文士及也确实没有一丝关联,他不是莽夫,所以两个人之间也没有什么敌对。

    军稽处二部的人和军方一直在协同研制火器,李闲并不是神,他只不过是个有些现代知识的普通人,他造不出大炮,更造不出飞机,甚至便是连发火器也别想造出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配置出威力更大些的火药,至于这火药如何将威力释放出来,就要看二部那些工匠了。

    如果说军稽处还有一个不让军方警惕甚至厌恶的地方,那么便是二部。二部为军方提供武器,装备,甚至战术支持,这些东西都是军方必须的,而直接装备了二部最新火器的正是宇文士及的人马,还有徐世绩的齐鲁营,和五行大营中的烈火营。

    所谓的最新火器也不是火枪,更不会是火炮,只是用于攻城适合的威力巨大的**包。当然,这**也绝不可能炸坍了东都那高大雄伟的城墙,但如果冲到城下之后将城门轰开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宇文士及率军南下,就是要和李世民的人马抢东都的。

    王世充不过是时代的配角,东都城是他这个配角最大的依仗,因为城防实在太坚固了些,所以东都历经大战却依然屹立不倒。那么高的城墙,云梯太长的话会变得发颤,士兵们攀登也极不方便。更别提造那么高大的攻城箭楼了,至于城门,总之到现在还没有一架冲城锤将城门撞开过。

    王世充之所以派出段达率军北上,就是担心李闲的燕云军和李世民的唐军连成一片,可他哪里猜得到,李闲根本就没打算和李世民-联手,对于东都李闲的渴望一点也不比李渊少,燕云寨现在缺少的就是一座雄城。以前不打东都是因为没有把握,李密在东都城外丢下了数十万具尸体也没将东都打下来,之后谁打东都谁被磕一个头破血流。

    但这不代表李闲不想打,自始至终,李闲也希望燕云寨能有一座雄伟的大城来做根基之地,巨野泽虽好却怎么也显得不够大气,只有占了东都这样的大城,才能显示出燕云寨如今的地位。

    也只有占了东都,才会让李唐王朝更加的忌惮。燕云寨如果将烈红色军旗插在东都的城墙上,就如同在李渊心里插进来一根刺。

    而李闲要做的可不仅仅是在李渊心里刺一下那么简单,当然,如果一下刺的足够狠也不必再刺第二下。

    将段达的人马击溃之后,李闲下令在黎阳的大军留下一营兵马镇守,裴行俨率领烈火营赶来汇合后大军向南压,同时李闲的亲卫营精骑和雄阔海的陌刀营也已经调来,接下来他要做的不是阴李世民,而是正面和李唐王朝争夺东都。

    李世民吃了一个闷亏,三千精骑和段达的八千骑兵狠狠的厮杀了一阵,虽然不至于被击败,但这样突兀的遭遇他的兵少本就颇为艰难,再加上侧翼程知节和罗士信带兵撤走,被栾平带着三千余骑兵合围过来,裂虎营精骑死伤了一千多人才从围困中杀出来,负伤的尉迟恭依然大发神威将栾平一槊戳死,可死伤了如此多精锐部下李世民还是心里疼的要命。

    李世民有些狼狈的一路南撤,知道自己麾下步兵已经全军覆没的段达明白如果要想在王世充面前脱罪,生擒或是杀了李世民才是唯一的办法。所以他带着五千多骑兵一路追杀,死死的咬在李世民的后面,完全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两军一路上厮杀了也不知道有多少次,等李世民千辛万苦的回到唐军大营的时候,他手下裂虎营亲兵只剩下不足六百人,而段达的郑军骑兵也损失了近五千。到了唐军大营外,段达也只能死心,担心李世民报复,他带着骑兵立刻往东都方向逃。憋屈了一路的李世民哪里能放的他回去,调集了骑兵让王须拔和段志玄各领五千精骑一路狂追。

    追逐双方的位置互换,段达之狼狈比起李世民来加上一倍不止。

    他手下三千骑兵一边跑一边厮杀,还没到东都的时候就已经不足三百人。

    当他看到东都城外出现一座连营的时候立刻变得绝望。

    腊月二十五,因为今年小进的缘故没有大年三十,腊月二十九便是三十,所以距离过年也只剩下了四天。燕云军雷泽营和水师共计六万多人马,伍天锡烈火营三万多人,伍云召锐金营三万多人,再加上李闲的亲卫营两万人马将东都围住,段达想进城竟是没了机会。

    ……

    ……

    王世充让段达领兵五万以抗燕云军,亲自领兵七万余人抗李唐大军。却在东都城外被李靖率军击溃,郑军主力皆溃,李靖趁机率军进逼东都,王世充狼狈退回城内派人往河北窦建德处求援。就在李靖的十五万大军眼看着就要抵达东都城外的时候,却被一支斜刺里杀来的人马拦住前路,正是宇文士及的雷泽营。

    李靖眼看着就要围住东都城却被挡住,心里的不满和怒火可想而知。但因为燕云寨和大唐帝国的关系实在暧昧,李靖也不敢直接进攻。再说宇文士及乃是当世名将,若是只坚守防线他就算突破损失也必然惨重。等李世民归来的这短短几天,燕云军竟是接连增兵,将东都城完全挡在了身后,看起来就好像是为王世充做帮手似的。

    李靖派人去质问宇文士及,大唐使者进燕云军大营中找到宇文士及,以征东大元帅秦王李世民的口吻质问宇文士及,为何挡住大唐东征大军。宇文士及的嘴巴就好像毒蛇一般,只三言两语便将那使者问了个哑口无言。

    “大唐皇帝陛下请我家主公会猎于东都共剿王世充,怎么皇帝没和秦王殿下说么?如果秦王知道,那你来问我做什么?难道我燕云寨出兵还犯了错不成?若这样的话燕王面前我看便是你家主子秦王也不好解释吧?!?br />
    这般无耻的话说出来,偏偏让那大唐的使者无法辩驳。只好带着这话回去找李靖复命,李靖若是这次东征的大元帅只怕真就下令大军打过去了。但他不是,这次领兵的是秦王李世民,他只不过是行军长史,虽然权力极大,却不敢轻易和燕云寨挑起战端。

    他是李世民心腹之人,关于李闲身世的事他自然也是知道的。正因为这样他才会觉得无奈,十五万大军屯驻此地,已经能遥??吹侥亲畚暗亩汲侨淳褪敲话旆ǔ霰?。幸好秦王无恙归来,这愁人的事也就该秦王去发愁了。

    燕云军十几万云集东都,与李唐大军兵力相当。为了形成这种相持的局面,李闲甚至将徐世绩所领兵马之外的绝大部分人马都调集了来。摆出一副对东都势在必得的架势,莫说李靖,李世民,便是李渊来了也要头疼不已。

    可恰在这个时候,李慧宁来了。

    李慧宁见双方剑拔弩张,知道李世民那冷傲阴沉的性子生怕他下令进攻,所以先到了唐军大营去寻李世民,将李渊的话对他说了一遍。李世民正懊恼着,听说皇帝要与李闲说明白那件事,心里更加烦恼。他杀长孙顺德的把柄在李闲手里攥着,如何让他放心?一旦李闲的身份被大唐皇帝确定下来,那他无疑将被逼入绝境。

    而李闲要逼他的绝不仅仅是这步棋,连李世民都不曾想到,自己会被他逼得不得不走上那条最直接血腥的路,当然,这是之后的事。

    李慧宁看着脸色难看之极的李世民,看着他脸上那种震惊之中夹着的愤怒轻轻叹了口气。

    “父亲以为你是知道的?!?br />
    李慧宁看着他说道。

    对李世民,李慧宁竟然能保持着平静冷淡已经殊为不易。毕竟在娘子关时候李世民想出来那制敌的办法不怎么光明,有可能将她这个亲姐姐置于死地。事实上,若不是李闲的精骑救援及时,阿史那朵朵的狼骑来的足够快,娘子关绝挡不住阿史那埃里佛近二十万狼骑的猛攻。

    “我是知道,我只是没想到父亲竟然会这么傻!”

    李世民猛的站起来,有些愤怒的说道:“这件事难道光彩?若是传扬出去的话大唐的威仪,咱们李家皇族的威仪都会被人拿来耻笑!父亲确实是老了,不然怎么会做这样糊涂的事?”

    “闭嘴!”

    李慧宁脸色一寒冷声道:“父亲如何决断,难道还需要向你问清楚?”

    “姐姐……”

    被李慧宁一声叱问叫醒了心神,李世民有些颓然的在椅子上坐下来说道:“这件事父亲确实考虑的有些欠妥,莫说李闲的身份还有可疑之处,便真是我……哥哥,这事涉及到了皇族的颜面和国体,也不是能如此草率去说的。以我之见,姐姐不如先回长安去,待此战结束之后我回去也劝劝父亲?!?br />
    “我说了”

    李慧宁站起来看着李世民一字一句说道:“我来这里只是向你知会一声,免得你做出什么让父亲震怒的事情来。父亲的话是什么难道你忘了?是旨意!既然是旨意,岂有你说收回去就收回去的道理?还是你以为……你有让皇帝收回圣旨的资本?”

    这冷冷的三问,让李世民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缓步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住回头说道:“世民,虽然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但我还是强迫自己认为你真的是为大唐考虑,为父子考虑,所以请你不要再逼我。如果连我自己都劝不了自己的时候,我怕到时候不容于李家的不是安之……而是你。大哥宽厚,我性子随意,由着你去闹的是父亲,但若是你连父亲的话都要违背,连父亲的决定都可以置于不顾,若是父亲也不再由着你做事,你还有什么?”

    “好自为之,安之的事父亲早有决断?!?br />
    李慧宁临走前最后的一句话让李世民震得当场僵硬住,随即身子颤抖起来怒火濒临于爆发的边缘。

    “如果你认为现在自己有实力去试试捅破那层禁忌那么你便去试试,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安之绝不介意你去试试,他甚至比你还想试试?!?/div>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