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八十章 给我两颗人头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慧宁在唐军大营的时候对李世民说过,如果你自认为有实力去捅破那层禁忌那么你便可以去试试,但毫无疑问的是李闲绝对不会反感你想去试试,因为他似乎比你还要想试试去捅破那层东西。她所说的那层禁忌便是李闲和李家之间的关系,这绝不是威胁,因为李慧宁确定如果李世民率先挑起燕云寨和大唐之间战争的话,李闲绝对不会生气相反还会开怀大笑。

    李慧宁的意思是,如果李世民觉得可以杀了李闲的话你可以试试,李世民确实想试试,但他也知道现在绝不是为了颜面而大动干戈的时候。所以他立刻派人回长安去请示大唐皇帝,这仗打到现在似乎和王世充没了关系,而是谁来占那座东都大城。东都城现在的主人王世充在李世民和李闲眼里,似乎已经变成了毫无意义的空气。

    在燕云军大营中最高大的那座大帐中还缭绕着烤肉的香气,炭火也依然烧的很旺,大帐中和外面简直是两个世界,温暖而舒适。外面冷冽如刀的北风撕不开厚厚的毡帐,只是凄厉的在林间草丛中嚎叫着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李慧宁此时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李闲的问话让她哑口无言,甚至心中充满了愧疚。

    她垂下头,看着自己手里捧着的茶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大帐中实在太暖和了些,又或是刚才大半壶老酒都被她喝了的缘故,她的脸色显得有些发红,看起来就好像盛开在严冬中的一朵山桃花。只有她自己知道,脸红,是因为她觉得有些羞,只有羞,没有愤,更没有恼。

    是啊……我凭什么要求他去做那样的事?换过来说,我为什么对他说而不是对李世民说起?是自己偏心于李世民么?害怕担心李世民会死在李闲手里所以提前替他求下一个人情来保命?不是……李慧宁确定自己绝不是偏心于李世民。

    李慧宁在心里问自己,但很遗憾的事她自己也给不了自己答案。

    “父亲的意思是……”

    过了好一会儿,李慧宁才从尴尬中缓过神来想起自己这次是来做什么的。她抬起头看向李闲,整理了一下措辞后用最温和的语气说话,她看起来就好像在耐心的哄着一个顽童的大姐姐,又像是为了避免激怒一头雄狮而尽量展现出笑容的兔子??雌鹄?,她好像真有点担心李闲会暴怒之下撕碎了自己似的。刚才话题不过才涉及到了李世民李闲就已经尖锐的好像刀子一样,现在要说的可是父亲……李慧宁虽然知道李闲绝不会真的对自己亮出刀锋,但还是担忧自己会适得其反的将李闲逼到另一边去。

    “因为这件事实在有些不好拿到明处来说,所以父亲的意思是暂时不与你相认。但父亲承认你是他的儿子,而且父亲愿意为你做些什么来补偿你这些年所受的颠沛流离之苦。他说如果你不愿意回长安那就在外边做个领兵的王,大唐也需要一位强势的领兵王镇守边疆,不管你有什么要求,只要不伤及国体父亲都会答应你?!?br />
    “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啊”

    李闲冷笑着赞叹道:“大唐的皇帝就是大度,如此慷慨实在让人挑不出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了。只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他打算让我做个镇守边疆的领兵王,那么镇守边疆何处?好吧,我换一个问的方式……不管我镇守在何处,以我麾下三十万大军的实力,难道他能睡的着觉?”

    “你也是父亲的儿子……父亲怎么会不信任你?”

    “我可怜而又白痴的姐姐!”

    李闲叹了口气,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李慧宁问道:“当初他为什么要抛弃那个孩子?因为那个孩子威胁到了李家的安危。李浑被灭门的事只怕把他刺激的不行,所以他才会如吃了春药的老猫一般心急火燎的弄死自己的孩子?!?br />
    李闲说完这句话之后发现这比喻并不恰当,但他知道意思李慧宁应该明白。

    “那个时候李家还是家,他为了保住自己就能狠下心将那个孩子弄死,现在的李家可是变成了大唐帝国啊……为了他的帝国难道他就会真的放心让我分疆裂土?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我手里三十万大军!”

    李闲将语气提高:“如果我没有三十万大军,如果我手里没控制二十几个郡,近千万百姓,难道他会放下大唐皇帝的身份派你来和谈这些?只怕早就随便遣一个太监拿着一张所谓的圣旨假惺惺的安慰几句,然后将我带回长安去找个空置的房子往里面一塞。说不得还会派禁军侍卫严加看管,唯恐我做出什么给他丢脸的事情来!”

    “你难道能否认我说的事?”

    李闲看着李慧宁问。

    ……

    ……

    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李闲每说一次那个孩子李慧宁就感觉自己的心口上被刺了一刀,疼的她有些窒息。刚刚吃进肚子里那些美味的烤肉和小炒还有那壶陈年老酒此时开始在胃里翻腾,让她有一种忍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李闲说等吃饱了肚子之后再提这件事,这种感觉真的让人无法承受。若是换做吃饭之前来说,她绝对不可能有好胃口将那些东西吃进肚子里。

    可现在她却宁愿自己没有吃那些东西,因为不吃,现在她也不会如此难受。

    “为什么你一直要用那个孩子来说这件事,为什么你现在还不肯承认那个孩子就是你?”

    她低着头声音极低的问道。

    李闲冷冷笑了笑道:“谁知道呢……如果我用我而不是用那个孩子来说,只怕你现在会觉得更加难受吧。我无意刺痛你,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虽然这事实太冷了些也太没有人情了些,可难道你能否认这本身就是个冷酷无情残忍凶恶的故事?你觉得现在我很残忍,可你为什么就要逃避着不愿意看到当初他的残忍!”

    这话如锤子砸在李慧宁心口,让她一阵窒息。

    “我……当初看见了的……大哥和我,都是看见了的。你被老甄带走的时候是个风雪天,大哥牵着我的手站在咱们李家大门口看着披了一层雪的老甄抱着你离去。那个时候我才三岁,本来无论如何也是不应该记住这些事的,可连我自己都感觉很奇怪,为什么我那么早就拥有了记忆而且忘记了那么多事偏偏忘不了那个风雪漫天的日子?”

    “两年后也是冬天,也是一个风雪都很大的日子,也是大哥牵着我的手站在门口看着老甄抱着世民离开,坐上了回陇西老宅的马车,自此之后便是十几年再也没有见过老甄和世民,我甚至有一段日子怀疑老甄被父亲杀了,老甄带走的世民也和你一样不知所踪,或是死于风雪饥寒,或是被送了别人家?!?br />
    “你被丢弃是一种痛苦,世民被无端送回陇西老宅也是一种痛苦??晌沂蔷饬街滞纯嗟?,或许你会认为我这么说有些矫情做作,毕竟一个三岁的孩子能知道什么是痛苦,什么是难受?但我告诉你……”

    李慧宁站起来指着自己的心口说道:“我这里真的很痛!”

    “你痛于别人的痛,还真是个菩萨心肠的?!?br />
    李闲的话里没有一点安慰的意思,相反倒是有些冰冷的讽刺。这让李慧宁的心里变得更疼,以至于她的脸色也变得惨白无比??醋潘蟛〕跤话愕牧?,看着她微微颤抖着的身子,李闲没有变得温和下来也没有安抚什么,而是依然冰冷的说道:“我记得很久之前就说过,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生在李家?以你这样的白痴心智怎么还活的如此好?难道都只不过因为你是个女人就可以免受被抛弃?”

    “我是个女人,我也被抛弃过!”

    李慧宁猛的抬起头看着李闲,声音极尖锐的吼道。

    门外的几个侍卫以为出了什么事,下意识的撩开帘子想要进来,可看到李闲阴沉的脸又连忙退了回去,下意识的离开大帐更远一些。

    “是啊……”

    李闲的语气终于不再强硬,她看着李慧宁的脸叹了口气道:“你也是被抛弃过的人……早知道当日在鄱阳湖的时候我就不应该打他一顿……”

    这话让李慧宁有些诧异,然后是心寒??赏6倭艘幌碌睦钕屑绦盗艘痪浠?,让她的心瞬间就解冻变暖。

    “那日我故意将他打成个猪头是错的……我应该直接杀了他?!?br />
    ……

    ……

    “你真的不肯原谅父亲?我临行之前父亲对我说,是他对不起你,愿意补偿你,愿意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br />
    李慧宁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问道。

    “原谅?”

    李闲从怀里掏出一块洁白柔软的手帕递给李慧宁,笑了笑说道:“刚才一连骂了你几句白痴还是没有骂错啊,如果这世界上所有的错误都可以用一句对不起来解决,那杨广的天下难道会被你们李家抢走?不管杨广做错了什么,他只需说一句对不起就能换回一句没关系,这是多和谐的社会怎么可能会有反叛发生?”

    “如果你觉得对不起管用的话,那我是不是带兵打到长安城去将他从那把椅子上揪下来抽十七八个耳光,然后对他说一句对不起他就可以喜笑颜开春风和煦的说一声没关系?”

    “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么?”

    李慧宁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问道。

    “商量自然可以商量,不然我根本就不会见你。想让我原谅他什么这不可能,但如果他愿意付出些什么来灭了我心里的怒火我也不会拒绝。我的三十万大军自然还是我的,一直到我死也是我的,这一点无需去商议,没有这一点做前提那就什么都不要谈。当然,仅仅是这样还远远不够啊……他二十年后才承认自己错了,难道不应该在偿还本金之前先付一点点利息?”

    “什么?”

    李慧宁问。

    李闲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语气平淡的说道:“先少要一些……给我两颗人头?!?/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