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八十二章 知尽天下事的东西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腊月二十六,早晨的时候太阳露了一下脸随即拉过来一片阴沉的云朵遮挡住自己,这一下拉扯似乎扯动了一整块幕布似的,没多久整个天空就变得越来越黑。云层压的很低,给人一种天就要掉下来一样的错觉。没吃午饭的时候雪花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不多时就将地上铺了一层银白。

    东都城墙上的郑国守军见到雪花落下来后随即爆发出一阵欢呼,脸色疲惫身体更疲惫的他们甚至高兴的在城墙上手舞足蹈?;逗羯恢来幽母鼋锹浯隼幢阋环⒉豢墒帐?,逐渐如烧开的水一样在城墙上逐渐沸腾起来。下了雪,外面围着的燕云军和唐军也就不会攻城,所以他们高兴的好像领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

    站在城墙上当值的将军正是曾经的瓦岗寨二当家单雄信,他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看着它在手心里融化,视线从手心里离开缓缓的移到城外,远处便是连绵不尽的营寨,里面这一层是燕云军的,外面那一层是唐军的,一眼望不到边际,厚重的就如同天空上压下来的乌云一样。

    士兵们的欢呼声让他心里没来由的烦了起来,他回身吩咐亲兵道:“谁再敢胡乱呼喊,每个人打二十军棍!”

    不知道将军怎么了,亲兵诧异了一下还是立刻转身将单雄信的命令传达了下去。但是出乎预料的是,士兵们完全就没理会这完全没道理的军令?;逗粽咭廊辉诨逗?,声音依然在城墙上此起彼伏随着被风飘荡出去很远。单雄信大怒,可看着满城墙都是开心呼喊着的士兵们,他也只能苦笑一声。

    几乎所有的守军都在喊都在笑,他难道还能每个人都打二十军棍?

    “这群白痴……下一场雪而已,倒好像是打了一场打胜仗!”

    他身边的副将低声骂了一句,显然心情也不好到了极点。单雄信侧头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是和自己一样想起了以往辉煌时,所以见到郑军因为可以放松一天就开心欢呼有些不顺眼,其实说起来这哪里是看郑军士兵不顺眼,分明是看着自己都不顺眼。他的副将之所以和他有一样的心情感触,因为他们两个都是曾经瓦岗寨的人。

    这人正是王当仁,在兵败之前李密派他到黎阳镇守??珊罄蠢钕写永柩衾账髯吡舜笈覆?,这件事终究是纸里包不住火被李密知道,李密念及他是自己的亲信也没惩罚什么,只是将他调回了瓦岗寨,派王伯当领兵守黎阳。王当仁本来委屈到了极致,可后来知道王伯当在黎阳被李闲杀了之后心里反而生出几分庆幸。

    瓦岗寨兵败之后,他与单雄信一道投降了王世充。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王当仁看了单雄信一眼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单雄信脸色一变,随即苦笑一声:“还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当初魏王大败的时候我本以为咱们都得死,可陛下既然不计前嫌收留了咱们,咱们就总得拿出点做臣子的样子来。这东都城高大坚固,便是燕云军有抛石车也绝打不开。所以固守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陛下不是已经派人往河北窦建德处去求援了吗。窦建德应该知道,大郑国破他的大夏便是下一个,所以不会坐视不理。唇亡齿寒……他就算不为陛下考虑也要为他自己考虑?!?br />
    “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这本来就不是一件让人踏实的事?!蓖醯比侍玖丝谄档?。

    “都怪段达!”单雄信啐了一口骂道:“若不是他将五万精锐葬送在北边,防守东都根本不会在兵力上捉襟见肘。东都连年恶战,城中的壮年男子现在满城去搜也搜不出几个了。甚至强壮些的妇女都被要求上城协助守城,如果段达那五万兵还在何至于如此?”

    “太快了……”王当仁摇了摇头道:“本来我也没觉得他能打得赢李闲,可也绝没有想到他会败的如此快。听逃回来的溃兵讲,从扎营到兵败只有三天!”

    “溃兵……就不该放他们进城!”

    单雄信狠狠的骂道:“放他们进来,结果却传什么唐军不收战俘,要么早降,要么不降死战,闹得士兵们人心惶惶!”

    “也未必不是好事?!?br />
    王当仁道:“有这流言在,士兵们也就死了心。到时候除了拼命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路可选,想出城投降是万万不可能的。等唐军打过来,他们就算想投降也晚了。既然知道必死,他们说不得会在守城的时候将骨子里的狠辣都使出来?!?br />
    “希望?!?br />
    单雄信看了看城外道:“翟大哥带我不薄,我欲报之,翟大哥死了。魏王待我不薄,我欲报之,魏王败了。陛下待我不薄……我怎么也再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陛下败亡。手中长槊只要还能撕开人的咽喉,我便站在这城墙上不下去?!?br />
    就在他咬着牙说话的时候,在城外二十几外的一条干枯了的小河沟里,段达紧了紧身上的毡毯靠进草堆里,可依然挡不住风雪对身体的侵袭。他颤抖着看向四外,蜷缩着身子挤在一起取暖的手下亲兵已经不足五十人。幸好这河沟里的荒草足够深,所以他们才能躲过唐军骑兵连续两次的搜索。

    堂堂大郑国的太尉竟然落魄狼狈到了这个地步,说起来真有几分心酸苦楚。

    “元帅……咱们还能回城里去么?卑职……卑职快冻死了?!?br />
    他的一个亲兵缩着身子颤声问。

    “回去?”

    段达苦笑着摇了摇头:“想回去也不是不行,就看是以什么身份回去了?!?br />
    说到这里他眼神忽然凛了一下,脸色决然道:“点火,取暖!”

    那亲兵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段达被冻糊涂了:“元帅,点火?那还不把燕云军招来?这里距离燕云军的大营可没多远,骑兵用不了小半个时辰就能冲过来!”

    “点火!”

    段达猛的坐起来大声道:“死也不能如此落魄,死也要死出个样子来?!崩钍烂竦奶凭笥写堆趟匙疟环缭谘┗ㄖ型掀鋈?,士兵们已经在埋锅做饭。粮草充足,棉甲也够厚实,说起来唐军士兵比起东都城里的郑军要舒服的多,除了憋屈些似乎也没什么不如意的。<

    亲兵们端着热乎乎的饭菜走进大帐中,将桌案上的东西清理了一下逐盘将饭菜放好。李世民擦了手在桌案边坐下来,看了看颇丰盛的饭菜有些感慨的说道:“这大雪漫天的日子也没什么军务要操心,来人,取一壶酒来,孤要与药师饮几杯?!?br />
    亲兵连忙应了一声转身去取酒,李靖知道李世民心里豁然开朗所以显得有些高兴。他在李世民对面屈膝坐下来道:“这天气,确实应该痛痛快快的喝些酒暖暖身子?!?br />
    “酒今日你想怎么喝就怎么喝,但有一样……酒醒了之后不管雪有没有停,你立刻带人返回长安城去。孤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将你说的那人拿下便是。如果真能用此人让李闲为我所用,药师,你便是孤的韩信……”

    李靖听到这句话怔住,心里有些不喜。心说殿下这是高兴糊涂了还是怎么的,怎么就想起用这样个人来打比方。孤之韩信说起来多大的信任,可李靖心里就是越想越别扭,怎么都觉着有些一言定生死的味道,带着极大的不祥??伤床缓帽硐殖鍪裁?,只是垂首道:“臣明白……臣无才无德怎么敢做韩信,只是一樊哙尔,愿为主公以效死力?!?br />
    或许李世民真是有些开心,所以没在意自己话里的不妥:“你是行军长史,私自离营乃是重罪,行事千万小心些莫让陛下知道了,不然孤也没办法保你?!?br />
    “臣明白?!?br />
    李靖在心里叹了口气,心说若不是将我一生前程都压在了你身上,我何苦要犯这凶险事?说起来如今官位爵位都有了,再去冒险着实有些不值??梢幌氲郊热恍挠兄问乐?,怎么能不追求治世之位?

    “另外,你回去之后想办法打探一下陛下是否知道了长孙顺德的事。虽然奏折已经呈了回去,但陛下毕竟对长孙顺德念旧难保不会着人查实。你看看陛下派谁来军中,孤好准备好应对之策。爱财者予财,爱色者予色,爱权者予权,总不能因为这些许小事让陛下对孤动怒?!?br />
    “臣明白!”

    李靖又应了一声。

    “孤身边的亲卫,裂虎营的兵士,军中能信得过的将领你可以随便挑选,孤一并允了你便是?!?br />
    李世民说完这句,回头看了看门外当值的尉迟恭笑了笑道:“除了敬德之外,谁都随你要去?!?br />
    “莫离!”

    李靖垂首道:“长安城里那人虽然是个女子,但武艺极强,臣需要一个能打的,若是臣不能劝她来那只能抓她来。军中武将善战者比比皆是,但论近身搏斗的武艺谁也不及殿下的亲卫队正?!?br />
    “行,孤一会儿让他选些得力的人手?!?br />
    李世民转头对外面大声吩咐道:“将莫离叫进来!”

    不多时,一个面貌普通身材也不甚魁梧的男子躬身走了进来,先是对李世民行礼,然后对李靖也行了礼??雌鹄蠢钍烂裾馇孜蓝诱歉銎胀ǖ讲荒茉倨胀ǖ娜?,无论如何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样的人,似乎放在大街上人群里就会被淹没绝不会被人记住。无论怎么看也没有什么高手风范,若是换上普通百姓的服饰谁也不会怀疑他就是个农夫。

    李世民吩咐了他几句,莫离垂首应了一声随即出门去挑选人手。

    走出大帐的莫离看着满天洒落的雪花,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癖┑谋狈缃砗蟮呐绱灯鹄?,露出衣衫后背上绣着的一个颇为奇怪的图案。似乎是一头野兽,羊角,纯白,四蹄,却还肋生双翅。

    李靖回身的时候恰好看到莫离衣服上的图案,觉着有些奇怪便问道:“殿下,莫离衣服上绣着的那图案是什么?”

    “是白泽”

    李世民笑了笑道:“孤也曾问过他,他说那便是传说中知尽天下事的神奇东西。绣的太粗糙了些,便是孤一眼也没能认得出来。莫离说之所以绣在身上便是图个吉祥,趋吉避凶?!?br />
    李靖点了点头,心说莫离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竟然也会惧怕鬼神,竟是绣了个神兽来辟邪。他却没多想,心里更在意的是这次回长安该如何去对张婉承说。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