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九十二章 没战术的打法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伏路把关有鲁肃,临江水战有周郎。站在一个当权者的角度来看,手下人才济济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当来渊看着对面那数百条战船横陈河道堵住去路的时候,说了一句臣想打败仗也不行,因为臣不会。李闲的心中便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鲁肃周郎的那句话,然后自豪的笑了笑。

    冲锋陷阵,燕云寨从来不缺帅才虎将。

    徐世绩,宇文士及,秦琼,程名振,张亮,牛进达,皆有帅才,是挥十万雄狮便能将天下捅一个乱七八糟的人物。罗士信,程知节,雄阔海,裴行俨,伍云召,伍天锡这些人皆是当世不可多得的虎将,战阵冲杀极少会遇到对手。甚至李闲自己也是那种在万军中可往来冲杀的变态,是一群变态中最变态的那一个。

    民治朝政,燕云寨现在也不缺贤臣。杜如晦,长孙无忌,裴操之,虞忧,侯君集,房言藻,这些人皆是治世良臣,李闲治下二十几个郡如今百姓安居,田粮丰收,于大争之世中已有大安之象。

    今日水战,李闲手下还有来渊。

    陈雀儿是个半路出家的,靠着李闲送他的一册贺若弼的兵法钻研领悟,但毫无疑问,陈雀儿是个合格的水师统领。现在水师又有了来渊,深得来护儿兵法真传的将门之子。不管谁手下有如此良将名臣只怕半夜都会笑醒,而事实上李闲确实有过半夜笑醒的经历。

    人生苦尽甘来之时,怎么能不得意些?

    来渊看了看对面唐军水师摆出来那中规中矩的阵型,嘴角挑了挑道:“对面领兵之人十有**便是家父手下旧将苏胜才,当日宇文化及作乱,江都城中乱得一塌糊涂,他竟是没想起尽快收服水师,只顾着在宫城里看着大业皇帝的尸体猖狂得意。大隋水师四分五裂,苏胜才带着一支逃去了东都降了王世充??赏跏莱浔欢略诙汲侵谐霾焕?,他的水师也靠不过去,进退无路只好投降了唐军?!?br />
    “此人领兵如何?”

    李闲问。

    来渊想了想道:“谨慎有余,进取不足。家父曾说过,苏胜才统百万雄兵也无攻城掠地之能,但给他五千人马守城便能挡得住十万大军。主公您看,他手下船只并不比咱们少太多,黄龙快船数量相当,五牙大船少了一半左右,可他却从不曾想过趁着咱们远来水手劳乏主动攻过来,而是摆出了所有战法中最牢靠的防御阵型?!?br />
    “各船前后呼应,横竖阵列皆可策应,说白了就是以楼船在水面上建了一座高城一般,试图阻住咱们的前路?!?br />
    李闲微微皱眉,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善守的将军。

    “何策破之?”

    李闲又问。

    来渊笑了笑道:“臣以为,但凡时间善守之人其实对战争皆是心有畏惧,正因为心有畏惧之心才会只守不攻,越是为人严谨,越是小心持重之人,其实畏惧之心便越浓烈一些。说好听些是见招拆招,其实不外乎没有必胜之心。他无非是想示人以弱再寻机破敌,既然他示弱,那么臣便示强好了?!?br />
    “不管他是抱脸曲身,还是护胸缩臂,只需一拳砸过去就是了?!?br />
    李闲很喜欢这句话,所以他笑了笑点头道:“那孤就看你砸过去?!?br />
    来渊大步走上船楼,从传令兵手里接过令旗挥舞了几下。各船旗手逐次传递,燕云军水师数百条战船随即阵型一变。以八艘五牙大船为锋锐,两侧各有三十条黄龙快船为锋刃,呈尖刀之阵狠狠的朝着唐军水师的防御阵型撞了过去。

    在这尖刀之后,所有战船依次而行。

    来渊站在楼船之上,脸色肃然。

    眼看着距离对方船阵距离只有两箭之地,来渊猛的将手里的令旗挥舞了几下。顷刻间,数百条战船上的牛皮大鼓同时擂响,轰隆隆的战鼓之声如同在河面上炸向了的冬雷,燕云水师的士气也为之一振。最前面八艘五牙大船开始调整航向,船头的水师士兵也开始忙碌起来将巨大的重弩装填进去。

    “弩车,放!”

    来渊猛的将令旗一挥,随即八架弩车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轰鸣。小腿粗细丈余长短的重弩呼啸而出,带着破空之风笔直的砸向正对面的唐军战船。在战船上安装弩车,这虽在技术上不算什么难事,可要在摇晃的水面上瞄准敌舰,这就变得极难??纱铀ψ榻ㄒ豢?,李闲便定下了水师大船上必须装备远程武器的方针,所以操控弩车的水手都极老练,动作简洁迅速而不失准确。

    八支重弩瞄准的是同一艘唐军五牙大船,其中五支狠狠的撞在战船上。

    嘭嘭的声音中,碎木激荡而起!唐军士兵在惊呼声中纷纷伏倒在甲板上不敢抬头,有一名士兵躲闪的慢了直接被一支重弩将头颅轰掉,身子完好无损头颅却被砸成了碎肉,血在脖颈上面爆开,身子被撞得猛的向后摔倒狠狠的撞在甲板上。

    ……

    ……

    从一开始来渊就没打算试探,而且他的打法简单到可以称之为野蛮??雌鹄此故谴蛩阋韵陌怂椅逖来蟠塾泊车姓?,在弩车一轮齐射之后,竟是没有下令大船上的弓箭手覆盖射击,而是以安装了撞角的大船笔直的朝着唐军横陈在水面上的五牙大船撞了过去。

    “疯子!”

    苏胜才低声骂了一句,随即大声下令战船移动。

    他手下的五牙大船本就不多,如果来渊真打算用这种一换一的方式来结束战斗的话,苏胜才和他拼不起。唐军的弓箭手疯了一样的将羽箭倾泻-出去,只片刻功夫为首的燕云军水师五牙大船上就铺了一层白羽,可五牙大船是轮浆划浆混合驱动,水手都在船舱底部,羽箭根本无法阻止战船前进。

    而燕云军水师战船最让苏胜才心惊的则是改装过的撞角,调整了角度,而且在巨木上包了厚厚的一层铁皮,唐军战船横陈,而燕云军战舰笔直冲来,若是躲闪不开的话,苏胜才丝毫都不怀疑自己手下的大船会被燕云军的五牙大船直接顶穿。

    “转舵!快转舵!”

    他不断的下令旗手挥舞着令旗,可因为唐军战船排列的过于紧密,顶在最前面充当城墙的大船根本就来不及做出避闪动作。

    轰!

    燕云军的五牙大船狠狠的撞在唐军战舰上,就如同一条巨大的剑鱼狠狠的刺穿了一条同类。

    坚固粗-大的撞角直接撞进了唐军大船的船舱里,大船的一侧被撞出来一个极恐怖的大洞,碎裂的木板掉进水里,而那撞角则在船舱中继续往前顶,但前一下的撞击将大船的速度降了下来,已经很难再将唐军大船的另一侧撞穿。

    “不要停住,把你们吃奶的劲儿都给老子拿出来!”

    站在甲板上藏身于一面巨盾后面的别将韩奎山嘶哑着嗓子喊道,他身后就是旋道可通船舱,船舱底部两侧各有八十名水手在奋力的踏动轮浆,战舰后面的船舱两侧的水浆也在整齐而奋力的滑动,看样子,韩奎山竟是打算硬生生的将拦住前路的唐军战舰顶翻过去。这种粗野不讲理的打法让苏胜才愤怒,身为一名水师统领自然知道五牙大船的珍贵,谁又会像来渊这样如牺牲自己的孩子一样用五牙大船直接撞过来?

    如同两条巨鲸在水中搏斗,其中一条显然占了上风。

    “继续!将唐军的大船顶翻过去,只要今日一战后咱们都他娘的还活着,老子和你们拜把子!”

    韩奎山疯狂的吼着,然后回身对船楼上喊道:“弓箭手,没老子的命令谁也不许露头。唐军愿意放箭就随他们放,老子顶翻了他的大船,我倒是要看看他的弓箭手还有什么用,全都缩回去!被箭射死了老子不给你们发抚恤!”

    “燕云军水师的弓箭手都躲在掩体后面,外面羽箭刺入战船的声音就如暴雨砸在荷叶上一样密集,唐军弓箭手也疯了,羽箭一层一层的铺过来,韩奎山战船的前半截竟然覆盖上了一层白色。

    两艘大船紧紧的咬在一起,战船和战船摩擦发出来的声音让人听了牙酸。而随着韩奎山战舰的持续向前硬顶,唐军的五牙大船渐渐的发生了倾斜,甲板上的弓箭手站立不稳不得不寻找东西扶住,随着船身倾斜的角度越来越惊悚,他们再也无法站立,全都丢弃了手里的硬弓双手紧紧的抱着能抱着的东西。

    “弓箭手!”

    韩奎山猛的从巨盾后面站起来,抽出横刀向前一指大声喊道:“放箭!别他娘的给老子省着,每人射空一个箭壶,谁少射一支老子就把谁丢进黄河里喂鱼!”

    憋屈了很久的燕云军水师弓箭手嗷嗷叫了起来,他们从船楼中冲出来居高临下的开始发箭,二百多人的弓箭手集中在了船头,羽箭如飞蝗一般密密麻麻的砸了过去。因为船身倾斜站立不稳,唐军的弓箭手哪里还有还手的余地。随着燕云军弓箭手的羽箭倾斜过来,哀嚎声立刻响成了一片。这种情况下的,燕云军的弓箭手根本就是在屠杀

    噗噗的声音中,羽箭狠狠的钻进了唐军弓箭手的身体中。弓箭手是所有兵种中防御力最低的,甚至比起造价相对来说更便宜的长矛手还要低。他们身上那层薄薄的皮甲根本当不出锋利的箭簇,一股一股的血被羽箭从身体掏出来飘洒在甲板上,士兵们的尸体顺着倾斜的甲板滚向一侧,下饺子一样落入水中。

    就在这个时候,第二声巨响传来。

    第二艘燕云军的五牙大船狠狠的撞在了一艘唐军大船上,两条巨舰同时发出了一声咆哮,那是战船碎裂的痛苦呻吟。

    随着惊慌失措的喊声响彻云际,第三艘,第四艘燕云军的大船疯狂的撞击在唐军战船组成的船阵上,苏胜才为了保证船阵如城堡一般坚固,第一排横陈在河道上的战船都是五牙大船,各船之间留出了足够黄龙快船穿行的空隙,可连番撞击之后,他布置的防御阵型立刻坍塌了下来,留下的船道被撞歪了的大船堵住,黄龙快船根本就过不来!

    >苏胜才脸色大变,打了这么多年仗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野蛮的打法。

    没有战术,什么都没有,只有野蛮之极的一撞!

    “放船!”

    眼看着唐军船阵大乱,后面的战船根本就上不来来渊兴奋的吼了一声。因为疯狂和激动,他的嗓音沙哑无比。

    “放船!”

    随着旗手将他的命令传达出去,各船的指挥将校纷纷发出命令。

    喊声穿过碎裂的战船传到了苏胜才的耳朵里,他的神经立刻绷紧。

    “放船?”

    他喃喃的重复了一遍,却不解来渊是要放什么船?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