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九十六章 面纱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孤问你,你可知道秦王回长安所为何事?你可又知道,为什么秦王让你堵住河道?为什么唐军数万忽然返回长安?如果你说你想不到这其中的缘故,那么孤也就没有必要再和你说什么?!?br />
    李闲连续问了三个问题,但苏胜才却一个也回答不上来。这些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但却又下意识的阻止自己去想。他是个寒门出身之人靠军功升迁至郎将,虽然一直没能真正的融入那些世家之中,但他却深知无论是大隋还是大唐,最高的那个层面上才是真的冷酷无情。

    大业皇帝的帝位如何得来一直存疑,虽然人们根本就找不到什么证据,但依然有人津津乐道着各种传言,在他们看来皇位的继承只有这样才足够精彩。苏胜才虽然才投降了大唐,但他却也不是个山村野人不知世事。关于两位皇子争夺帝位的事如今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可这种层面的事他如何敢去参与?

    “卑职……不敢想?!?br />
    苏胜才垂首道。他不说没想到,而是不敢想。

    李闲微笑着问道:“为什么不敢想?”

    “那不是卑职能去想层面,不是卑职敢踏足的地方,卑职只是奉了军令做事,至于其他的任何事卑职都不清楚。卑职做的只是本分事,只是……本分事?!?br />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满嘴的苦涩。

    李闲道:“你现在应该去尝试清楚一些了,因为你已经涉及进了这个层次。虽然你只不过是李世民摆布的一颗最无用的棋子,甚至可以说是一颗没有丝毫可惜之处的弃子,但毫无疑问,今日你的战船横陈河中,你就已经参与进来,进来了就是进来了,不是你自欺欺人就能隐藏的,想挣脱都挣脱不开?!?br />
    苏胜才一怔,立刻冒出来一身的冷汗。

    燕王说的没错,他一直自欺欺人的以为自己只是奉命行事,不去想那些事,本分做事的话不管日后是谁坐上那把椅子都不会难为他??勺约盒闹心训啦皇且媪硕囊话训男乃??既然率军堵住了河道,那么便是站在了秦王这一边。为的不就是日后秦王若成大事,那么自己也换来一份好前程?

    可这想法他又一直在抗拒,自欺欺人的抗拒。

    “孤不杀你?!?br />
    李闲摆了摆手道:“因为你确实太弱了些,太渺小了些,孤杀你与不杀都没有意义,今日死的人不少孤也不想再添一个冤魂。但你回去之后自己好好思虑,江山博弈这种事本身就不是你这种小人物玩得起的。对你来说这是铤而走险,可你连走险的资格都没有?!?br />
    “卑职……明白了?!?br />
    苏胜才抬起头道:“卑职回去之后便写一份请罪的奏折,请殿下仁慈替卑职呈递陛下?!?br />
    李闲摇头道:“你自己的事还是自己去做的好,这折子孤不会帮你带过去。至于为什么你自己心里自然明白,但你能有这份心思说明你不是个笨蛋。知道借孤之手来保命……但孤不杀你不等于就会救你?!?br />
    “卑职……明白了?!?br />
    前后两句相同的话,却是绝不相同的意味。前一句明白了,他隐隐看到了希望。后一句明白了,却是看到了绝望。

    “你的水师你还领着,如果能立些功劳就算换不来一个前程似锦,换一个平安保命或许也不是没有可能,至于怎么立功……”

    李闲想了想说道:“孤终究还是不忍看着你这样一个将才送死,来渊说过来护儿老将军对你的评语,守成有余而进取不足,领五千人马守一城便可挡十万雄兵1,。今日孤指一条路给你,你要记住不是孤怜悯你,而是孤尊重来护儿老将军?!?br />
    “卑职明白!”

    还是这几个字,却带着难以掩饰的绝处逢生的喜悦激动。

    “孤虽然要亲赴长安,但不日孤麾下大军就要进攻东都。王世充如今哪里还能挡得住孤之兵锋?孤问你,他依然负隅顽抗你可知道他依仗什么?”

    李闲语气平淡的问道。

    苏胜才想了想,随即认真的回答道:“东都之坚固,河北之援兵?!?br />
    李闲赞许的看了他一眼道:“今日一战之后,你以为孤破不破得开东都之坚固?”

    想起之前河道上接二连三的轰鸣,那腾空而起的火球,苏胜才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垂首道:“殿下兵威,东都城防再坚固十倍也挡不住?!?br />
    “那么王世充便只剩下河北之援兵了?!?br />
    李闲微笑着说了一句,随即摆手道:“去吧,你不是个白痴,自然明白孤跟你说这话的意思?!?br />
    “卑职多谢殿下!”

    苏胜才诚挚的施了一个大礼,然后心怀感激的离开了燕云巨舰。他确实不是个白痴,既然能想到有些恬不知耻的请求燕王救自己,那么他自然也知道燕王已经点明的事是什么,而且他也深知,除了这一条路之外自己似乎真的没有路可走了。以军功换命……下了大船的苏胜才苦笑一声,心说这命保的将会何其辛苦血腥?

    诚如李闲所说,苏胜才在李闲眼里只是个渺小的小人物,他这个级别的人触碰到了那层禁忌只有死路一条,不管是李世民赢了还是李建成赢了,他都没资格再活下去。李世民若是赢了,苏胜才非但不会得到重用反而还会被灭口。而如果李建成赢了,那么必然会杀了他泄愤。

    如果他不按照李闲指出来的路去走,真的就只剩下了死路一条。李闲指给他的路虽然艰难坎坷凶险了些,但却最起码还有一二成的机会保住命。这世间没几个人能淡看生死,最起码苏胜才绝不是这样的人,否则他就不会出来领兵,而是找个地方修行去了。

    既然他想活着,就要拼。

    李闲之所以跟他这样一个小人物说这么多话,自然是因为有这个必要。宇文士及即将围攻东都,王世充根本就挡不住。段志玄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装傻,若是他拖燕云军的后腿他知道绝没有什么好下场。只需按兵不动,到时候攻克东都洛阳的功劳自然也有他一份。这道理浅显至极,他不会不懂。

    李闲担心的便是河北窦建德的援军,如今徐世绩领兵战杜伏威虽然节节胜利但还需时日,十几万大军在徐世绩麾下,如今燕云军的兵力差不多全都布置在东都外围,窦建德若是倾力南下,这一战就不好打。但窦建德南下就要先过黄河,他不可能飞过来,既然如此,苏胜才这个小人物就有成为大人物的机会。

    李闲指给他的险路,也可以说是李闲在利用他。从李闲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开始,就是在逼着他去挡窦建德。

    苏胜才手下还有三百条战船,还有一万多水师官兵。相对于窦建德的兵力来说确实单薄了些,但只要在河道上,他的水师就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城!李闲用他,正是因为来护儿的评语。

    走出船楼,李闲看着苏胜才那小船远去嘴角挑了挑。

    如果说这是李闲利用苏胜才的水师,其实倒不如说是一场交易。苏胜才挡窦建德,李闲保他的命1,。

    河面上倒映残阳如血,之前激战洒进河里的热血早就不知道被河水冲出去多少里。难得的能看到黄河上也有如此平静的一幕,也不知道是不是掩饰着河面下的波涛暗涌。李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着河风中的腥味和潮湿。

    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注定都会流血。

    他摇头笑了笑,心说自己今日怎么会生出这样孱弱妇仁的念头来。毫无疑问,他所选择的手段虽然略微阴暗了些,也凶险,也难料,但绝对是流血最少的一种选择。如果真就刀兵相向,拼来拼去两败俱伤,就算侥幸胜了……会损失多大?

    这大地会满目疮痍,死多少百姓,毁多少良田?

    他看着夕阳如血,喃喃道:“想来想去明着去抢还是损耗太大啊,虽然看起来那样壮阔豪迈些,可三十万大军就能必胜?就算必胜,敌我加起来会死多少人?五十万?一百万?两百万?会毁多少良田?死多少百姓?失去的毁灭的需要多少年才能恢复?这些真伤脑筋啊……我要的不是壮阔豪迈,而是最后的结局?!?br />
    有人说无论什么事结局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精彩好看。说这话的人一脸自得还以为很有哲理,若是李闲听到一定啐他一脸浓痰。扯他娘的淡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最起码拼过争过失败了也无所谓的论调跟狗屎一样恶心。在李闲看来过程比结果重要论者,其实都是**。结果,想要的结果,这才是重要的。

    他自语道:“都是我的,所以我自己得心疼些?!?br />
    谢映登乘坐的小船靠过来,水手拉着船让他登上来,他脚步很快的上了燕云巨舰,等爬到最高处的时候显得有些气喘吁吁。当看到李闲转过身来看着他的视线有些诧异和挪揄,谢映登讪讪的笑了笑道:“臣这段日子确实疏于练武,身子骨委实越来越差了些?!?br />
    “手头的事能交给下面人的,就放一些下去。事事亲力亲为是好的,但孤绝不会给你加俸禄?!?br />
    李闲看起来很认真的说道。

    谢映登失笑,随即快步向前道:“军稽卫才送过来的密报,叶大家已经登船,估摸着再有三四日便能到黎阳,她请示您是直接回巨野泽,还是在黎阳等您?”

    李闲将密报接过来看了看道:“孤正要说这件事,派人回巨野泽,调陈雀儿领全部水师出泽来与孤汇合,雄阔海的陌刀营,再加上伍云召的锐金营都要登船,过黎阳的时候让叶大家随水师一起来。再从黎阳选精兵一万登船……既然是要去长安赌一场,本钱自然要带得足一些?!?br />
    他看了看叶怀袖密信中说老甄实在太老了些,有些受不了颠簸劳顿所以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孤才不相信你会死,等了这么多年眼看着就有机会说出你守了二十年的秘密,你怎么舍得去死?”

    他喃喃着说了一句,随即吩咐谢映登道:“请小狄也随行上船,总不能让他真的死在半路?!?br />
    谢映登虽然主掌军稽处,却不知道那老甄到底知道些什么。他甚至以为那是主公要挟李渊的一个手段,如果用的好了能顶十万大军。如果他说出来这想法的话,李闲一定会好好的讥笑他一番。

    如果李闲知道他这样想的话,一定会如此回答他:“一个知道些秘密的老头就能顶的上十万大军,你让美国海军次长金布尔那五个师情何以堪?”

    老甄不是什么秘密武器,如果是那么也没有抵万军的威力,他的作用,仅仅是解开最后那一层无情的面纱。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