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九十七章 出樊笼 可还有枷锁能困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九十八根黑黝黝的铁棍组成了一个囚笼,看起来坚固的就算用重弩连番去轰也不一定能砸开。每一根铁棍都有手腕粗细,便是军中最彪悍强壮的武士也很难将其折弯,在铁门上绑了一道铁链,但铁链上却并未挂锁。铁笼的顶部竟是一整张铁皮,就算是破甲锥也射不穿。

    这囚笼很大,无需太费力十个囚徒也能装进去。

    但这囚笼中关着的只有一个人,这个人的分量莫说十个囚徒,便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全天下所有的囚徒加起来也不如他重。就因为他分量太重了些,所以赶车的马夫觉得自己拉了一座大山。四匹强健的战马拉车,很平稳,车子走的速度也不慢,那战马都是训练已久的,根本无需马夫驱赶走的就十分整齐,但马夫在这寒冷的天气中却汗流浃背。

    他不敢回头去看那个披了一件貂绒大氅靠在囚车里安静看书的年轻男子,甚至不敢大声呼吸恐怕影响了那男子的安静。曾经他跪求了数次,希望那男子先移步到前面宽敞舒适的马车中去,等快到长安之后再进这冷冰冰的囚笼??刹唤鼋鍪撬?,便是那群身穿铁甲的大将军们轮番来劝,那男子只是摇头不依。

    囚笼里虽然铺了好几层棉被,坐上去不会觉着冷硬。但铁笼是通透的,卷着残雪的北风从铁笼缝隙中呼啸而过。他那等尊贵之人,怎么能受得这苦?

    可他却不在意,丝毫都不觉得辛苦也不认为这是一种折磨。

    屈突通来劝,殷开山来劝,尉迟恭来劝,唐俭来劝,房玄龄也来劝,他只是淡然笑笑说:“孤现在乃是囚徒,沿途个州县有得是管不住嘴巴的人,所以孤就要有个囚徒的样子,哪怕是做样子也要做的像一些?!?br />
    这理由说不得极好,但却让人无法再劝。

    在这拉着囚笼的马车后面便是一辆全白的马车,之所以全白,是因为车中拉着的是一具尸体,无头却尊贵,正是齐王李元吉。在这辆马车四周是一百零八名白衣护卫,全身素白,就连横刀都用白布裹了。

    不止是这马车,这一百零八精骑。

    整支五万人的精锐大军也尽是白衣,旌旗也是白色的。所以行走在官道上的队伍远远看过去,就如同一条巨大的白龙。白幡白衣白甲白车,将这寒冷的初春衬托的更加肃杀。虽然已经进了二月,但今年的冬天却迟迟不肯离去。也不知道是贪恋人间的景色还是在冷笑着世间这诸多虚伪无情事。

    李世民手里拿着的书卷也不知道是什么,是竹简古本,能隐隐看到上面的篆书,这种字体让人看了就有些头疼。但是他却似乎看得很沉醉,不时哈一口热气暖暖冻僵了的手,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那些文字。

    穿了一身厚厚棉服的房玄龄和唐俭两个人一块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员武将捧着食盒。三人到了囚笼不远处随即俯身行礼,唐俭本是东征大军行军长史司马,长孙顺德死后便接替了其职位,此人多奇谋,李世民对其很看重。

    “殿下,前面就要进弘农郡地界了?!?br />
    房玄龄看了看铁笼中的手炉竟然熄了,随即脸色大变:“谁在伺候秦王,滚过来!”

    那马夫和几十个亲兵连忙过来,弓着身子不敢言语。

    房玄龄将手炉拿起来摸了摸见已经凉透,他眼神中的寒意比这手炉还要冷。将那手炉放下,他转过身子看着那些亲兵声音很低但冰冷刺骨的说道:“你们莫不是以为殿下坐在这囚笼中,便真的是囚徒?如此寒冷的天气竟然让殿下暖手的手炉熄了,是你们疏忽懈怠还是起了轻慢之心?”

    那些士兵噤若寒蝉,垂着头不敢看房玄龄。

    李世民将竹简放下笑了笑道:“是孤看书入了神,他们不敢吵了孤?!?br />
    “主辱而臣死,更何况这些人乃是辱主?”

    房玄龄垂首对李世民说道:“无上下尊卑之心,失了最起码的敬畏还留着这些人何用?臣下当做的事却不敢做,便是失职。臣请殿下,将这些人都拖出去斩了吧?!?br />
    李世民微笑着摇头道:“算了,他们昼夜守护着孤也殊为不易……罪不至死,罚去辎重营做一个月的苦力,折了罪再调回来就是?!?br />
    “谢殿下不杀之恩!”

    数十名亲兵垂首齐声说道。

    李世民摆了摆手道:“去吧?!?br />
    那些亲兵如蒙大赦,连忙转身离去。

    李世民看着房玄龄,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乔松……你今日为何如此心焦?你说那些亲兵没有上下尊卑之心,却逼着孤责罚他们难道就是抱了尊卑之心?”

    房玄龄脸色一变,忽然跪倒在地道:“臣请殿下出樊笼,骑骏马,全军加速……齐王的事,只怕太子是知道了。臣请杀这些亲兵,也是不得已而为之?!?br />
    李世民皱眉,看了看房玄龄,又看了看唐俭问道:“怎么回事?”

    唐俭回身看了一眼那捧着食盒的武将道:“殿下可详问此人!”

    李世民看了看那捧着食盒的武将,肃然问道:“独孤怀恩,你告诉孤,到底出了什么事!”

    ……

    ……

    独孤怀恩跪在地上,捧着食盒的双手不住的颤抖着。他的脸色极难看,如大病初愈一般的白无血色。他使劲低着头额头几乎触碰到了地面,双手却还要举着食盒,所以样子看起来有些滑稽??衫钍烂袢疵恍那樾?,脸色肃然的如挂满了寒霜。

    “臣死罪!”

    独孤怀恩声音颤抖着说道。

    “你无罪?!?br />
    李世民终究只是叹了口气道:“孤只是想不到,为了盯着孤父皇和大哥竟是做出这样细致严密的安排……独孤怀恩,你是从太原起兵之初便跟着孤的,孤一直对你很信任,想不到你竟然也是父皇派了监视孤的。但你今日能将此事说明,证明你对孤还有忠心,孤不会治你的罪,你也无罪,起来说话吧?!?br />
    独孤怀恩连忙道谢,却不敢站起来只是挺直了上半身说道:“陛下在武德元年六月,让太子殿下自宫中禁卫,娘子军和各路人马中挑选人手加入麒麟,玄武,朱雀,白泽四卫。臣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这四卫的具体职责如何,还道是陛下信任?!?br />
    “麒麟,玄武,朱雀,白泽……”

    李世民沉吟了一会儿问道:“各司何职?”

    “麒麟卫专管刺杀,乃是陛下送给太子的一柄利刃,每个人都是自军中精锐中挑选出来的,大部分出自平阳公主的娘子军中,娘子军皆是江湖草莽之人,但其中颇多武艺高强之辈?!?br />
    “玄武,朱雀两卫,司职护卫。算是陛下送给太子的亲兵,这两卫的士兵同样精锐,据臣所知,朱雀卫统领黑石,麒麟卫统领皇甫无奇,这两个人身手都极强,虽不是万军中往来冲杀的虎将,可真要是打起来一对一厮杀,军中诸将只怕无人能杀得了他们?!?br />
    李世民嗯了一声问道:“玄武卫,白泽卫的统领是谁?”

    “玄武卫不知,但臣知道白泽卫的统领是谁。臣……隶属白泽卫?!?br />
    “是谁”

    “是……莫离?!?br />
    李世民这次终于变了脸色,眼神中有一种深切的愤怒和惊惧溢了出来。莫离,是他的亲兵队正,自太原起兵之后,曾经在战场无数次以自己的身体为李世民挡住敌人的攻击,李世民记得的,莫离为他挡过的刀枪就不下十数次。李世民曾经说过,孤若亲自上阵厮杀,身边若是不带莫离,孤不敢轻动。

    对莫离,他是真的信任。所以,他也理解了为什么房玄龄刚才借一件小事,就要斩尽他身边的亲兵。

    “你若敢胡言乱语,孤就让人撕碎了你?!?br />
    李世民没察觉,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坐直了身子。非但如此,他的后背上肌肉绷紧到有些发酸的地步。两臂微微颤抖,这是忍不住想要杀人的征兆。

    “臣不敢!”

    独孤怀恩道:“臣也是刚才才知道的,白泽卫只管打探情报,便是一个卫属的人也互不相识互不相知,臣虽是白泽卫副统领,却从不知道原来莫离就是统领。若不是刚才他找了我,逼我找机会离队赶回长安报信,臣还不知道实情?!?br />
    “不算太坏!”

    李世民皱眉道:“莫离带着人跟着李靖回长安,李靖事先回来,莫离说那无颜庵周围遍布禁卫无法下手也回来了,那些人孤杀了大半,想来莫离身边的属下也死的差不多,否则他也不会威逼着你逃回长安报信。他没有帮手,消息未必已经走漏?!?br />
    “莫离呢?”

    他忽然想起,自早晨到现在都没见莫离的身影。

    “他逃了!”

    房玄龄垂首道:“他应该是将所有手下都散出去分开逃走,今日有十三人出大营,独孤怀恩惧怕所以先来见臣,屈突通和殷开山已经亲自带兵追了出去,刚才传回来消息,已经斩了十二个,只剩下莫离还没有找到?!?br />
    “把万玉楼找来!”

    李世民冷声吩咐道:“寻踪觅迹,无人比得上他!”

    “殿下!”

    房玄龄道:“万玉楼也是随莫离往长安的三十八人之一,如今已经斩了三十三人,臣担心他也是太子的人?!?br />
    “若他是,只怕他也已经逃了?!?br />
    李世民想了想摇头道:“孤了解他,万玉楼太怕死了些,若他是太子的人,只怕元吉死了那日他便逃了,而且以他的本事若是逃出大营,谁也找不到他。再者……莫离的本事孤也了解,若是还有人能将他追上,便是万玉楼?!?br />
    唐俭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br />
    “让他去追莫离,追上之后……都杀了就是?!?br />
    李世民摆了摆手道,他将身上的貂绒大氅紧了紧,随即将囚笼上的铁链拽了去,推开铁门弯腰钻了出来。接过唐俭递过来的鹿皮手套,李世民跃下囚车吩咐道:“将孤的照夜玉狮子牵来,大军加速,十日内必须赶到长安!”

    囚笼虽坚固,却没有挂锁。

    他本来就是自己将自己关进去的,若是想出来,何其简单?出了囚笼的李世民,这世间可还有枷锁能困得住他?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