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五百九十九章 天高任鸟飞啊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万玉楼寻踪觅迹的本事被李世民极为推崇,说起来他能在李世民手下做事也算机缘巧合,当初在霍邑激战宋老生的时候,大胜之后李世民率军清剿隋军残兵,经过一片树林李世民内急便下马去树林中方便,在草丛中看到了穿了一身破烂隋军号衣的胖子还在呼呼大睡,也不知道这个家伙逃命逃得有多辛苦,身上衣衫几乎没有巴掌大完好的地方,身上也染了很多血迹,偏偏他身上一处伤痕都没有。

    李世民当时便极为诧异,如果这个胖子是前几日那场激烈大战的幸存者,身上竟然没带着一点伤势简直就是个奇迹,所以李世民以为他是个武艺不俗之辈便下令亲兵一拥而上将其绑了,结果这家伙当场差一点吓尿了裤子。李世民顿觉无趣,下令将其割了脑袋,但万玉楼的一句话让李世民改变了主意。

    “别人善战我善逃,将军早晚有用得到我的时候?!?br />
    这话颇为不敬,按照李世民的性子早就让人一刀卸了他的脑袋??梢患庋桓龅ㄐ∪缡蟮呐肿铀祷熬尤煌缸乓还傻蛔孕?,李世民又起了好奇之心。于是让万玉楼去逃,一盏茶的时间之后他派一百名亲兵去追,并且与万玉楼赌了两贯肉好。结果一直到了天黑也没再把万玉楼抓回来,李世民顿感懊恼。谁知第二天早晨,这胖子又自己出现在大军营门前,说是来领赌注的。

    李世民对这贪财的胖子大感兴趣,见他是个机灵的便留在身边伺候。后来才逐渐发觉,这个胆小如鼠武艺稀松平常的胖子竟然是个寻踪觅迹的高手。

    自此之后,万玉楼多次立下功劳。

    在葫芦口唐军被隋军前后堵住,眼看着隋军两面弓箭手无穷无尽的倾泻羽箭,唐军有全军覆没?;?,又是这胖子竟然带着大军走一条羊肠小道绕了出来,出现在隋军身后,李世民率军大杀一场夺了山谷,后又乘胜追击三百余里,阵斩隋军虎贲郎将裴武正。

    李世民率军大战薛举的时候,有一次微服探查敌情,却被薛举的斥候发现,大队骑兵追来,又是这胖子故布迷阵将薛举的骑兵引走,半日之后引走敌人的胖子竟然骑着一匹抢来的战马追上了李世民的队伍,令人大为赞叹。

    这之后李世民便将其收为亲兵,并且给了个队副陪戎校尉的职位。

    所以李世民才有鸡鸣狗盗皆是人才的评语,对这个贪生怕死却偏偏怎么都死不了的胖子,李世民时而恨其不争时而大为欣赏。若不是这家伙实在没有领兵的才能,李世民真想给他一支人马领着。

    但是这次,万玉楼真的陷入绝境了。

    李世民让他追莫离,若是他追不上李世民必然杀他。若是他追杀了,李世民还是要杀了他。就算李世民不认为他是太子的人,只因为他是随从莫离往长安的三十八人之一,李世民就绝不可能留下隐患。那三十八人已经死了三十三人,除了万玉楼之外还有四人便是今日在李世民身边伺候的亲兵,正是房玄龄劝李世民尽皆杀了的那数十亲兵其中四个。

    万玉楼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才带着三百精骑离开大营。唐军辎重营中便起了一把势头不大的火,烧毁了两车粮草。秦王大怒,下令将当时在那附近的唐军尽皆斩首。死了的,都是他不久前罚去辎重营做苦力的亲兵。

    李世民的性子是个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既然知道了自己身边亲兵中有不少太子派来的人,他怎么可能留着?

    李顺看着前面万玉楼的身影,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动手将这胖子宰了。他已经带着大家一路往西北奔驰了最少一百五十里,一夜没有停下来休息。眼看着再走半个时辰就要到渡口,万玉楼却还是一点莫离的踪迹都没有发现。

    李顺追上万玉楼,纵马贴过去问道:“你怎么确定莫离必然是要到渡口的,如果他不到渡口而是走别的路怎么办?”

    或许是被莫离耍了一次万玉楼的心情也不好,他回头没好气的对李顺说道:“秦王殿下让你跟着我你就老实跟着,如果你觉得自己能找到莫离那你现在就杀了我。哪里有那么多问题,如果你不耐烦可以现在就回去,你以为老子轻松?”

    李顺一窒,手扶着刀柄真想抽出来砍一刀。

    “找不到莫离,你我都脱不了干系。秦王面前大家都不好交差,所以我只是提醒你尽心尽力些?!?br />
    “用得着你提醒?”

    万玉楼撇了撇嘴道:“别以为你姓李就可以趾高气昂的教训老子,要不是我三番五次的拒绝,秦王早就指派我到裂虎营中做一任别将了,你都是老子手下的兵!”

    “你!”

    李顺气得几乎吐血,却只能咬着牙忍了下来。

    看着万玉楼的背影,李顺冷哼一声心中暗道等找到了莫离老子先一刀宰了你。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万玉楼回头看了他一眼也冷哼了一声,心里想的却是老子除了拿那个姓吴的**没办法,什么时候看得起过你们这等怂人!

    ……

    ……

    难得是个好天气,没有风,晴空万里,甚至连云都只有零零散散飘着的那几片,看起来天空透彻的好像刚被洗过一样,可如此好的天气渡口却没有几条船,也不知道是都渡到河对岸去了,还是昨夜船夫们集体在婆娘肚皮上中了风。

    万玉楼靠在栈桥上看了看装扮成船夫的那些唐军士兵,心里不由得觉着好笑。今日一早到了渡口的时候,他让李顺将船夫都抓起来,李顺那个心狠手辣的却将三十几个船夫一口气全都斩了,便是渡船也凿沉了大部分,只留下三四条,然后让唐军士兵扮作船夫坐在船上等着。

    李顺杀人,万玉楼没阻止,却对李顺这样自以为是的做法嗤之以鼻,杀了那么多人,就算尸首都抛进黄河里冲走了,但冲不走的是唐军士兵们身上的杀气和空气里的血腥味,莫离那样善于逃匿的家伙,只怕立刻就能分辨出这里的危险。

    但万玉楼不说,只是冷眼看着。<

    远远的传来一阵马蹄声,万玉楼抬眼看过去就看到一队马车缓缓的驶了过来,马车四周跟着几个骑马的武士护卫,看样子是大户人家出门。万玉楼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阵,随即嘴角挑了挑。

    他在三层皮甲外面又批了一件蓑衣,还带着一个大斗笠,看起来就好像一头笨拙的熊瞎子似的惹人注目。

    走到装扮成船夫的李顺跟前,万玉楼低声说了几句话,李顺眼前一亮,随即点了点头兴奋的神情在眼睛中一闪即逝。

    “船家!”

    那车队为首的护卫骑马过来,也不下马带着些趾高气昂的问道:“你可找得到大船,将我们这马车也一并渡过河去,若是你能找来,我家老爷开心必然厚赏你?!?br />
    李顺连忙道:“没问题,小的能不能先清点一下您的人数,马车,货物,小的大概估算一下,也好去找合适的大船?!?br />
    “车里是我家老爷和夫人,不要惊扰!”

    骑马的汉子吩咐道:“我家老爷可是要去长安城吏部领差事的,你小心点!”

    李顺点头哈腰的笑了笑,然后装作清点人数和马车辎重往后面走了过去。等走到最后面那辆马车旁边,看了看车上拉着的都是些马匹食用的草料随即停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那个带着大斗笠遮住半边脸的马夫问道:“这车上没有别的东西吧?”

    马夫声音沙哑着回答道:“除了草料没别的了?!?br />
    李顺嗯了一声转头就走,才走了两步忽然从怀里拽出刀子捅进了马车上的草料堆里,草料中立刻传来一声闷哼,紧跟着一股血顺着车底淌了下来。李顺嘿嘿笑了几声,抽刀,再刺入,抽刀,再刺入。

    这时埋伏在四周的裂虎营骑兵冲出来百十个,将那最后一辆马车围了个水泄不通。

    那几个护卫大惊失色,下意识的抽刀护住最前面那辆马车,一见冲出来的全都是大唐的精甲骑兵,又都将刀子丢在地上。马车里那个肥肥胖胖和万玉楼几乎不相上下的老爷露出个头,有些愤怒的问道:“孙六!怎么回事!”

    为首的护卫愣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老爷……咱们好像被大唐的骑兵围了,您是不是犯了什么事?”

    ……

    ……

    那胖老爷自然没犯事,相反,他是弘农郡一个有名的富户,大唐皇帝李渊登基的时候他献上了五万贯肉好做贺礼,本以为能买个一官半职结果李渊根本没理会。前阵子听说皇后病重,这人又重金打造了一个一尺多高的玉观音配上一柄翡翠如意送到了宫里,李渊念其忠心便随意封了个忠武校尉的从六品虚职,放他到一个小县做候补县丞。

    这人大喜过望,立刻带着妻儿往长安吏部去领公文。

    谁知道半路上却遇到这么件头疼的事,这次他去长安就好像搬家似的,光是大车就有三十几辆,除去自家的之外还雇了六七辆,最后面那辆拉草料的车夫他甚至都没记住长什么样!

    >几个唐军士兵冲上去用马槊一顿乱戳,血瀑布一样顺着车底往下淌。估摸着草料中藏着的人再没有反抗的可能,李顺让人将草料扒开随即露出一具已经死透了的尸体。只是这死人有些怪异,手脚都被捆了,嘴巴也被一块破布勒住,怎么看也不像是莫离。

    李顺一怔,立刻就明白了什么转头去看那马夫,却见那人已经悄悄到了一个骑兵身侧,李顺大喝一声小心,那人一刀将马背上的骑兵戳死,然后拽下来尸体他自己翻身上马,打马往远处冲了出去。

    只是才向前奔驰了不足百米,前面埋伏的骑兵全都涌了出来将其挡住。那人又拨转战马往另一边逃,李顺带着骑兵迎了过去。三百骑兵组成了个包围圈,将那左冲右突的汉子渐渐逼住。

    眼见着自己再也逃不了,那汉子似乎是长叹了一声随即将斗笠摘了丢在一边。李顺仔细看了看随即大笑起来,那人正是秦王殿下原来的亲兵队正莫离。

    “还笑?”

    莫离轻蔑的看了李顺一眼冷声道:“是万玉楼那个家伙带你们找到我的吧,你们难道就没想到他也有可能是个奸细?”

    李顺笑道:“这个不劳你费心,你死……他自然也活不了?!?br />
    莫离长叹一声,看向远处道:“就算你们都死了,只怕他也死不了。一群白痴……想不到我倒是成全了他……无妨!”

    莫离大笑起来抽出横刀朗声道:“那便痛痛快快杀一场,男儿自当沙场死!”

    李顺瞬间就明白了什么,立刻回头去看,却见一个异常肥胖的身影划着一条小船,摇摇摆摆的已经过了河中心,在他身后,几条被凿穿了的渡船还在缓缓下沉。

    “天高任鸟飞??!”

    河中传来一声狼嚎般的吼声,显得那么畅快猖狂。只是他那背影哪里像什么飞鸟,看起来倒像是一只背着厚壳的乌龟。

    莫离看着背影,眼神复杂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