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章 谁欲跃龙门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莫离死了。

    力战而死。

    以一人之力杀了三十七名裂虎营精锐骑兵之后,身披十一箭,中四十六刀,几乎体无完肤。他坐下战马几乎被马槊捅成了一滩血肉,连同他的双腿都自膝盖之下也不知道断成了几段,战马扑倒在地他也随之跌落,拖着两条残腿,他硬是又杀了三人,最后被李顺从背后一槊戳进后心里,几个骑兵跳下战马乱刀将其剁死。

    当一个骑兵高高举起横刀斩向他咽喉的时候,莫离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恐惧。有的只是遗憾和不解,他临死也没想明白万玉楼到底是谁的人。自长安归来之后他三次下手想杀了万玉楼,可总是被万玉楼找到机会逃脱。最后一次被他逼在角落里再无路可逃的时候,万玉楼无奈摆了摆手说了八个字,这八个字让莫离没办法将刀子捅过去。

    麒麟,玄武,朱雀,白泽。

    八个字,莫离自然知道万玉楼是太子殿下的人??赡胧前自笪赖耐沉?,在秦王李世民身边打探消息的人都是他安排的,别人不认识他,不知道他是白泽卫统领,但他却清楚的知道每一个手下。

    万玉楼不是白泽卫的人,以他那个身手也绝不可能是朱雀玄武麒麟三卫的人。

    所以莫离临死前最大的遗憾就是,万玉楼到底是不是太子殿下的人?如果是,那今日万玉楼将他推进绝地然后借机遁走,莫离不恨。毕竟这消息自己传回长安也好,万玉楼传回长安也好,都是为了太子殿下做事??扇绻蛴衤ゲ皇翘拥娜恕?br />
    后面的事莫离没办法再去想,因为他的头颅飞上了半空。

    李顺将长槊从莫离的后背里抽出来,走过去一脚将脖颈里喷着血的尸体踹翻在地。

    “啐!”

    李顺啐了一口带血的涂抹,环视了一下自己身边躺着的尸体,三十几个,都是大唐裂虎营的精锐骑兵,竟然被莫离一个人杀了。想起不久之前莫离那疯子一般没有套路的刀法,想起他杀人时候的狠辣劲李顺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是大唐骑兵的校尉,自参军至今也打了不少恶仗,杀过的人最起码两只手数不过来,可他却发现自己和莫离一比简直不知道什么叫杀人!

    如果太子身边都是这种疯子……

    李顺后面的事没敢想,只是稍微一动念心里就骤然涌出来一股恐惧。

    “找船过河,万玉楼必须杀!”

    李顺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即转身对身边亲信道:“你带两个人回大营面见秦王,就说莫离已经诛杀,但万玉楼逃了,我亲自带人追过去,请殿下放心……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将万玉楼的人头站下来献给殿下!”

    “喏!”

    几个亲信应了一声,跃上战马往唐军大队人马的方向飞驰了出去。

    河对岸,万玉楼吃力的将渡船拉上岸,然后一屁股坐下来大口穿着粗气。他穿了三层皮甲,里面的一身肥肉说不得已经捂得发白,如果脱下来只怕那汗臭味能熏死一头牛。他看着河对岸那场厮杀,一边喘息一边叹气。

    “是个汉子……可惜跟错了人?!?br />
    他感慨了一句,然后挣扎着站起来走向远处。他没看到莫离身首分离场面,他也不想看。他是个乐观的胖子,不喜欢看那种让人心里发紧的死人场面。虽然莫离的死是他一手造成的,但他却没有一点骄傲得意。

    一边走,他一边低声说道:“回头如果我记得住的话就给你烧些纸钱,你要是觉着自己死的冤枉也别来找我,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李世民才对?!?br />
    一抬头,恰好看见一个放牛的小孩看着河对岸的厮杀傻了眼。明明吓得脸色发白却还是忍不住去看,咧着嘴,眼睛一会儿睁开一会儿闭上。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身子还在不住的打着颤。样子十一二岁大小,尚未束发,看起来还难脱稚气。

    “少年郎,你叫什么名字?”

    “干嘛?”

    “你这青牛真不错,最起码能驮二百斤重物!”

    “二百斤?你小看我家青牛了。阿爷就是一百七八十斤,还抱着我骑着牛走不比二百斤重?”

    万玉楼走过去对着牛屁股吹了口气轻蔑道:“吹?!?!咦?这是公牛?”

    “你才吹牛!”

    “我比你阿爷胖不胖?”

    “胖多了!”

    “你家老牛绝对驮不动我!”

    “不可能!”

    “试试?”

    “试试!”

    “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抢我家青?!匚亍?!死骗子!”

    ……

    ……

    “只希望万玉楼不是大哥的人?!?br />
    李世民皱着眉头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回身吩咐殷开山道:“带五千精骑先行,为孤打开沿路通道,但凡有人阻拦者格杀勿论?!?br />
    殷开山应了一声,心里却很难平静。

    “殿下……臣以为,若是事真有泄密的可能,不如……不如返回大营,有近二十万大军在,便是长安那边知道了什么也会有所顾忌。殿下再和李闲联盟,打下东都以做根基。即便打不下东都,殿下也可领兵下江南。杜伏威挡不住燕云寨徐世绩,江南地广富庶,也是可以自足的地方?!?br />
    殷开山压低声音说了自己的看法。

    “孤知道你说的没错?!?br />
    李世民拍了拍殷开山的肩膀,然后环视了一周微笑说道:“你们之所以跟着孤,都是因为当初孤给你们的承诺。你们于大唐虽说皆是重臣,但如果是我大哥登基,你们这些一直跟着孤的武将就算能留在朝廷里,也再无进取一步的机会?!?br />
    他顿了一下说道:“或许连你们都觉着孤是在孤注一掷,到了今日有些事孤也应该对你们说明白。父皇身边……有孤的人,大哥身边,也有孤的人。父皇和大哥派人盯着孤,难道孤就是个笨蛋?”

    他回身吩咐房玄龄道:“通知孤在长安的人,一旦发现万玉楼格杀勿论。若他真是大哥的人必然要回去,可难道他回去就能见着他想见的人?孤在军中的威信岂是大哥可以比的?长安城守军四个将军,三个是孤帐下出去的!东宫出过几个在军中拿得出手的人?刘文静算一个,可惜早早就被父皇斩了!”

    他自信道:“孤既然回去,就不允许出差错。万玉楼不过是个小人物,他成不了大事?!?br />
    房玄龄点了点头道:“臣这就派人去办?!?br />
    李世民嗯了一声道:“大军十日之内赶回长安的计划不变,长安城中守军没有多少人,别说守城的将军不会阻拦孤,就算他们吃了豹子胆敢拦着孤,难道孤就打不进长安?”

    这话说的听起来极自信,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秦王不过是在给大家吃一颗定心丸罢了。至于这定心丸到底管不管用……谁心里都没底??沙先缋罹傅背跞袄钍烂竦氖焙?,李世民说过的话那样。这条路一旦开始走,就再也回不了头。

    长安城

    御书房

    李渊自听到李元吉死讯的那日,似乎便一下子苍老了十岁一般。两鬓上本就花白的头发,竟是一夜之间全都白了??吭诳泶蟮淖笞卫?,他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茶杯怔怔出神。刚才李建成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脑子里全都是在怀远镇督粮的时候,还是孩子的李元吉每日缠在他膝头撒娇的画面。

    “父皇,世民自缚囚笼,五万人马尽皆白衣白甲护着元吉的尸首已经过了弘农郡,消息一来一回日子就耗去大半个月,这会只怕已经距离长安并不远了?!?br />
    李建成看了一眼李渊,语气中透着悲哀。

    “知道了……”

    李渊无力的摆了摆手道:“你去让礼部的人商议下怎么将元吉接回来就是了,朕乏了,你去做事吧?!?br />
    “父皇……报回来的消息说,世民还在铁笼中囚着,如此寒冷的天气这一路回来,就算扛得住只怕回来也就没了人形,儿臣请父皇下旨让世民出囚笼……”

    “让他在里面呆着吧!”

    李渊眉头微微挑了挑,忽然想起什么:“你刚才说,全军缟素?”

    李建成点了点头道:“正是!”

    李渊嘴角抽搐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世民……倒是有心!”

    李建成一怔,总觉着这话里有些不一样的意思。

    ……

    ……

    走水路可直达长安,远比走陆路要顺畅快捷。按照日程来算,李闲应该是要比李世民还要快些到长安的。但李闲要等叶怀袖,要等陈雀儿的水师,所以在路上耽搁了几日。等陈雀儿的舰队追上他的时候,李世民的队伍距离长安已经不足百里了。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李闲似乎倒是没了急切。

    站在燕云巨舰的船头,李闲看着被大船破开的河水怔怔出神。一尾看起来足有十几斤难得一见的金鲤从水中跃出,啪的一声撞在船头又掉了下去。李闲笑了笑自语道:“莫非你以为孤这大船是你要跃的那龙门?还不是撞一个头破血流?”

    他身边站着的青鸢和凰鸾没听懂李闲话里的意思,只以为主公又在感慨。她们跟着李闲的时间久了,对他一些奇怪的习惯也习以为常。比如李闲经?;岷叱恍┧歉久惶那?,好听的不得了?;够崴狄恍┢婀值幕?,比如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比如指着月亮说那上面没有嫦娥,没有桂树,在月亮背后有一个大坑,是博派的飞船撞出来的……

    她们哪里想到,李闲说的鲤鱼跃龙门另有所指。

    “主公”

    谢映登快步走过来,垂首说道:“叶大家已经到了,老甄……也到了?!?br />
    李闲点了点头道:“派人送平阳公主回长安,令水师靠岸,所有人马就在岸边驻扎……不许骚扰百姓,若是有唐军前来也不要理会。当然,若是唐军滋事的话,来多少杀多少?!?br />
    “主公不进长安?”

    李闲转过身,看着谢映登道:“孤先去听故事,听完了之后再考虑进不进长安,如果进,该怎么进?!?br />
    长安城城中距离无颜庵不远有家包子店,这家店铺的包子味道鲜美,馅料十足,老板又和气所以生意不错。老板据说从江南来,只是身材倒是破强壮??此哪Q兴氖曜笥?,眉宇间有些沧桑。

    天黑之后正要关门,忽然有人极蛮横的从外面闯进来,一边迈脚进门一边骂骂咧咧的喊:“你们掌柜呢,叫出来,就说他爹来了!”

    这蛮不讲理的家伙是个胖子,很离谱的胖子,很狼狈的胖子。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