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零四章 你的槊可磨的锋利?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万玉楼走上城墙的时候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他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自嘲的笑了笑,心说刚刚去爬了次尼姑庵的院墙,现在又来爬东宫的城墙这不是要了我的命么。老子好不容易长到这么胖若是瘦下去,岂不冤枉了以前吃进肚子里那么多山珍海味?

    也真难得他要做那么大一件事还有心情胡思乱想,以至于到了城墙上竟然还在纠结于一会儿下去是不是找个人背着?当他就看到了恭敬站在一边的黑石,于是这个胖子心情顿时便得开心起来。

    “黑石,在啊?!?br />
    黑石看到万玉楼的时候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眼神中都是说不出来的痛苦。他连忙行礼道:“卑职见过玄武大人?!?br />
    “一会儿你有事么?”

    万玉楼问。

    黑石心里一颤,想起第一次见这个胖子时候自己那凄凉的下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本想说有事,可一想到这胖子那阴损狠毒的手段又不敢说谎。所以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有事还是没事。

    正这个时候,那个一身大红色长裙的女子回身冷冷的看了万玉楼一眼,忍不住冷哼一声道:“殿下就在这里等着你来回报消息,你却在那和我手下说个没完没了。你眼里可还有殿下?”

    她说到我的手下四个字的时候语气稍微加重了些,这让黑石顿时松了口气。心说这天下间除了太子殿下只怕也就朱雀大人还能让这胖子顾忌些,既然朱雀大人张了嘴想必这胖子应该会识趣一些吧。

    “我眼里心里都是殿下,肯定没有你?!?br />
    万玉楼对这个冷冰冰石头一样的女子显然没什么好感,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然后换上和蔼可亲的笑脸,拍了拍黑石的肩膀说道:“上城墙的时候走的太快了些不小心崴了脚,钻心的疼的……一会儿你要是没事背我下去?”

    黑石身子猛的一震,随即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卑职遵命?!?br />
    “万玉楼!”

    李建成回头看了胖子一眼微怒道:“你还要让孤等你多久?”

    万玉楼谄媚的笑了笑,随即小跑着过去一边跑一边弯腰施礼道:“属下万玉楼拜见殿下,您吩咐的事属下刚才都已经办完了。红拂属下已经先带去了地牢那边候着,殿下可以随时传见。燕云寨那些谍子属下没动,只是驱离了事?!?br />
    黑石看着那胖子极轻盈的跑了过去,心里顿时升腾起一股怒火。崴脚……崴脚了你这个几百斤的胖子怎么还跑这么快?

    “一个做的好,一个做的不好?!?br />
    李建成微微皱眉道:“让你去请红拂便是要尽地主之谊,孤与燕王乃是莫逆之交怎么能让她在那个破庵子里受苦?以后燕王若是问起来孤也没办法解释,所以是让你去请而不是去抓,你却把人带去了地牢……万玉楼,近来你的脑子越来越愚笨了。至于驱离了燕云寨的谍子这事做的不错,没伤人,被杀人,燕王的面子上最起码给他留了?;姑坏剿浩屏车氖焙?,凡事自然要留几分余地?!?br />
    李建成顿了一下说道:“孤诚心以待燕王,他必然也不会冷眼看孤。之所以将红拂请来完全是不得已而为之,待过明日那件大事尘埃落定之后,孤便会亲自将红拂给燕王送回去,就算让孤赔礼道歉也不无不可。他的人马离着长安太近了……孤不得不戒备些?!?br />
    他顿了一下说道:“你们几人皆是孤之心腹,孤说话也不避讳什么。世民的人马已经距离长安不足五十里,最迟明日午后就能到长安。父皇已经派了礼部,吏部,兵部还有刑部的人赶去迎接,便是吴英海今日也带着父皇的旨意赶去军中,那个阉人可是轻易不出宫,父皇那旨意必然是极重要才让他去?!?br />
    “五万大军啊……一旦进了城那还得了?孤今日进宫去见父皇,万玉楼你拼死带回来消息孤很欣慰,这是大功,所以今日这小错孤也不会追究什么?;赝犯蒙湍阋谎采俨涣?,孤让你自己想了这么久,你可想好了要什么?”

    万玉楼沉默着没回答,李建成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就见这个胖子色迷迷的盯着朱雀,更无耻的是还舔了一下嘴唇。朱雀的脸则变的煞白,眼神中的杀意几乎都能溢出来??吹某隼?,如果不是李建成在场的话她现在就会出手跟万玉楼拼了。

    “换一个!”

    李建成皱着眉头说道。

    万玉楼讪讪的笑了笑道:“殿下您误会我了,属下只是听说朱雀的天籁梵舞天下一绝,所以就想一睹为快,既然殿下不许那属下就换一个……属下想要一块免死金牌?!?br />
    李建成微微一怔,随即点了点头道:“孤以后会给你?!?br />
    “谢殿下!”

    万玉楼屈膝跪倒认认真真的行了一个大礼。

    “你们两个都去吧,明日世民就要进城了……事成还是不成,只在明日。父皇那边我已经去说过,咱们这边该如何准备不能懈怠了,父皇自然会有所安排?!?br />
    万玉楼看了朱雀一眼,随即点头道:“属下遵命”

    朱雀对李建成行礼告退,走过万玉楼身边的时候声音压低语气森寒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早晚会亲手杀了你,你信不信?”

    万玉楼笑了笑,用只能让朱雀勉强听清的极低的声音说道:“我早晚会操了你,你信不信?”

    ……

    ……

    御书房

    李渊靠在椅子上还在发呆,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似乎还沉浸在丧子之痛中?;蚴橇约憾加行┎唤?,怎么如今已经坐上了那把椅子反而比自己隐忍的时候心还要软了?面前的桌案上摆着厚厚的一摞奏折,但他却一份都还没有看过。这段日子绝大部分奏折他都让人送去了东宫给太子处理,下面官员们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似的最近往东宫去的人越来越多起来。

    想到那些官员们这么早就开始表忠心,他的眉头就忍不住挑了挑。

    御书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今日中午出宫去往李世民那里传旨的太监吴英海脚步极轻的走了进来。他躬着身子,竟是如一只猫一般脚步没有一点声音发出来。走到李渊身前之后,吴英海垂首恭敬的说道:“陛下……奴婢已经将旨意传给秦王了?!?br />
    “元吉如何?”

    李渊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齐王殿下的尸身?;さ募?,天气又冷着所以闻不到有什么味道?!?br />
    “你没亲眼看看?”

    “奴婢不敢,那是大不敬的事?!?br />
    “世民如何?”

    “奴婢到了的时候,秦王依然自囚于铁笼中。那铁笼足足有九十八根手腕粗的铁棍组成,绑了铁链,上了三把铁锁。天气委实太冷了些,秦王殿下的双手双脚都冻坏了,裂了口子渗着血,看着让人心酸……”

    “你是在替世民说话?”

    李渊脸色平静但声音微冷的说道。

    “奴婢不敢,只是看见什么说什么?!?br />
    李渊沉默了一会儿,指了指面前的茶杯说道:“煮些茶来喝?!?br />
    吴英海应了一声,找出煮茶的器具便在矮几上烧水煮茶,他的动作看起来极轻柔,竟是比一般女子还要妩媚妖娆些。李渊看着他的动作,脸色稍微缓和下来一些问道:“吴英海,你可知道为什么朕什么事都不瞒着你?”

    吴英海身子微微一僵,随即笑着回答道:“因为奴婢只是个奴婢,永远都只是个奴婢?!?br />
    李渊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道:“那你就如实说,看到什么说什么。刚才你就是如此回答朕的,但朕知道你肯定没有把需要说的都说清楚?!?br />
    “陛下……”

    吴英海站起来,将一杯茶递给李渊道:“奴婢不是不说,是奴婢……怕死?!?br />
    “你还承认自己怕死?”

    李渊将茶杯放在桌案上冷笑道:“你让人在河东郡置办下一大片土地,还有一座大宅子以为朕不知道?朕不说,只是等着你自己来对朕说。但你让朕很失望……你放心吧,朕不会杀你,无论今天你看到了什么说了什么朕都不杀你。河东郡你买下的那片土地,朕已经让户部的人取了款项去办……你跟着朕这么多年,就当朕赏给你一个养老地方,你自己的钱就自己留着吧?!?br />
    “奴婢……谢陛下?!?br />
    吴英海跪倒在地,磕头不止。

    “说!”

    李渊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的说道。

    “秦王全军缟素,白衣白旗兵器甲仗都交在辎重营,士兵们手里只有白幡而没有兵器……”

    李渊一怔,喃喃道:“莫非是朕想错了,莫非是太子冤枉他?”

    “可是……”

    吴英海抬起头看着李渊道:“奴婢回来的时候,跟着奴婢去宣旨的侍卫说……辎重营的人都在磨刀?!?br />
    “都在磨刀……”

    李渊重复了一变,随即冷冷笑了笑。

    ……

    ……

    唐军大营中灯火辉煌,一百零八白衣甲士守着李元吉的灵柩肃然而立。距离长安三百里之后整个唐军大营中只有他们这一百零八人手里有兵器,除了他们之外所有人的兵器都被李世民下令送到了辎重营中。便是他麾下亲兵裂虎营,各大将军手下的亲兵也一样。这样做,是为了向李渊表态。

    但是今日夜里,辎重营却在磨刀。

    洗了一个热水澡之后,李世民就躺在水里闭着眼小睡了一会儿。感觉到水有些变凉了才起身,然后换了一身全新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是新的,那是一套秦王的常服,但与往日不同的是,他王服里面的是一套明黄色的衬衣。

    站在铜镜前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自己,李世民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出大帐。在十八名已经领回了自己兵器的校尉护卫下,李世民走进了大营中那座最大的营帐之中。他撩开帘子进门,大帐中数十名披甲将军刷的一下站直了身子,整齐行礼道:“臣,拜见殿下!”

    李世民摆了摆手,缓步走到帅位上坐下来。他扫视了一眼手下诸将,刻意表现的很平静的脸色下却是一颗已经几乎要跳出嗓子来的心,他不是担忧,不是害怕,而是因为激动和紧张。

    没错,他紧张。

    无论是谁,要做这样一件大事都会紧张。

    “吴英海今日来传旨……大军明日护送到城门之后便原地驻扎不可进城,由孤亲自护送灵柩进城去,到时候百官都会在城门迎着,礼部的人已经按规制准备好了丧礼仪架,父皇因为身子不适不会亲自出城来接……”

    他说话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嗓子竟是有些沙哑。

    “殷开山,屈突通你们两个尽带骑兵,明日到了城门口无需理会其他事,直接冲进城里去,玄武门乃是重中之重,只要拿下玄武门便能直冲皇宫?!?br />
    “喏!”

    “房玄龄,唐俭,你们两个带兵围住城门口所有官员,不许走脱了一个,若是有人反抗……杀无赦?!?br />
    “独孤怀恩,你带五千精兵直接进城围了东宫,没有孤的命令不许杀人但也不许放人出来!”

    “喏!”

    “尉迟恭!”

    李世民叫了一声,看向尉迟恭一字一句的说道:“明日你便紧跟在孤身边,寸步不离……大哥是要代父皇在门口迎接灵柩的,你……你的长槊可是磨的锋利了?”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