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二十五章 何谓天子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夜晚安静的出奇,顺着平坦的砖路一直前行,两个人依然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不紧不慢的走着,之前短暂的交谈之后似乎就没有了话题?;蛐砝钤ū纠词怯胁簧倩耙档?,所以随行的仆从都隔着很远跟着。但之前李闲语气有些冷硬的回答让他失去了谈话的兴致,脸色也变得越发阴寒起来。

    李闲看不到他的脸,但也猜得到前面走着的那个头发全白的老人脸色必然好看不到哪儿去??醋徘懊娌椒セ郝谋秤?,李闲的嘴角微微上扬。他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夜色灯火中的太极宫,忽然发现夜晚中的宫城显得格外落寞。想了一会儿他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空旷,这宫城中本来就没有一丝烟火气,晚上更加显得冷清。

    巡逻的侍卫经过的时候对皇帝行礼,然后都有些好奇的偷偷看一眼跟在皇帝后面的这个年轻男子。他们知道这个便是燕王,也知道燕王对于大唐来说有多重要。燕云军归入大唐帝国,就为帝国增加了四十个郡万里疆土,这份功劳说起来,满朝文武没有一个及得上的。便是战功赫赫的秦王与其相比,似乎也要差了一些。

    留宿宫城,这份荣耀自大唐立国之后似乎只有这个燕王一个人享受过。秦王,齐王,包括皇帝那些庶出的孩子,自大唐立国之后没有一人在宫城中留宿过。这偌大的宫城似乎永远只属于皇帝一个人,但今天却破了例。

    李渊在前面走,李闲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不是个白痴,自然知道李渊要带自己去见谁。对于那个女人,李闲也有些好奇。听说从年前开始就已经时常失去神智,迷迷糊糊的认不得身边的人是谁。也不知道这女人心里还有什么执念放不下,竟是硬撑着活了这么久。

    想到要见那个女人,李闲看风景的好心情都没了。他轻轻叹了口气,视线从那些宏伟的建筑上收了回来。

    快要走到承天门的时候,李渊再次停住脚步等待李闲。

    “刚才你在叹气?”

    他问。

    李闲点了点头回答了一个字:“是”

    “为什么叹气?”

    “这宫城太大了些,所以看起来有些荒凉?!?br />
    “荒凉?”

    李渊微微皱眉,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荒凉来形容大唐的宫城。这片皇宫可以说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庞大的建筑,每日在这宫城中轮值的侍卫就有六百多人,宫女,宦官一千二百多人,如果算上禁军每日在这宫里的人数就要超过四千人,他竟然说这片皇宫太荒凉!

    “夜里静,你第一次进宫难免会觉着冷清了些?!?br />
    他做出了纠正,是冷清,而不是荒凉。

    李闲摇了摇头没有言语,心中却道前世好歹看了不少宫廷剧,这皇宫对于我来说哪里有什么神秘的地方。说起来无非就是房子大一些,院子大一些罢了。这皇宫中的荒凉意味,你这个做皇帝的自然感觉不到。

    “告诉朕,你护送平阳公主回长安,为什么不跟着她一块进宫来见朕?!?br />
    李渊站在石桥上问道。

    李闲想了想认真的回答道:“不是时候?!?br />
    “哦?”

    虽然这个回答依然很简单,但李渊的脸色却缓和下来不少。他似乎对不是时候这四个字极满意,所以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如果不是朕早有察觉,世民当日便能攻破玄武门。若是这样的话,哪里还有今日朕站在这里平静的和你说话?你难道就没想过,当时有可能救朕的或许只有你手里的人马?”

    “想过”

    “为什么还是不来?”

    “因为不需要?!?br />
    李闲语气平淡的说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如果,如果都是存在于事情过去之后的感慨中罢了?;蛐硎呛蠡?,或许是庆幸,或许是追忆,事情发生之后的如果再多没有什么意思,之所以会有如果,是因为说如果的人心里都有不甘不满?!?br />
    这是今天李闲说的字数最多的一段话,无疑勾起了李渊的兴趣。

    “有些意思?!?br />
    李渊嘴角挑了挑,回头看着李闲问道:“你为什么对朕这么自信?”

    李闲淡然道:“因为你是皇帝?!?br />
    这就是理由,这就是全部理由?

    李渊微微诧异,随即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所以才刚刚缓和下来的心情又变得森寒起来,无论如何,因为你是皇帝这六个字中都没有什么和善赞美的意思。因为他是皇帝,所以他不允许别人来抢属于他的权利。无论是谁都不许,谁来抢他就要灭掉谁。哪怕他事先知道了李世民的打算却还是没有提前点破,而是利用这件事将朝中那些不安稳的因素一股脑都抹去。

    无论如何,若是没有一颗足够冷硬的心,也不可能在儿子叛逆的时候竟然还有心思借机铲除掉一些隐患。

    “你在讽刺朕?”

    李渊寒声问道。

    “不是讽刺?!?br />
    李闲看着宫城建筑房檐上的那些瑞兽有些出神,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是恐惧?!?br />
    他在心中却笑了笑,心说这话你一定很爱听对吧。

    ……

    ……

    他表现的再冷硬强势,在朕这个父亲面前终究还是弱势的。听到是恐惧这三个字,李渊心中生出这样的想法来。他理解是恐惧这三个字其中的含义,也知道他为什么恐惧。

    “这便是你一直不肯回到朕身边的原因?”

    他问。

    “我是个怕死的人,从小到大一直都很怕死,长大之后发现能活这些年实在不容易,所以更怕死了些?!?br />
    李闲的回答似乎有些不对题。

    李渊微微一怔,脸色再次缓和下来:“朕知道你少年时候经历过太多苦难折磨,自长安到江南,自江南到河北,自河北到辽西,自辽西到塞北……你能从那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拼争到有了今日之成就……很不错,朕……很欣慰。朕偶尔念及你也会忍不住去想,若是朕有你这样的经历会不会比你做的更好?”

    他语气放缓道:“朕不知道,但朕能体会其中的辛苦?!?br />
    他看着李闲极认真的说道:“既然朕能体会到你的辛苦,又怎么可能对你如何?你知道,朕自从找到你之后便一直希望你回来。但朕不能把事情说的太清楚,长孙无忌前后三次去见你,朕的心意你应该能明白。所以你无需惧怕什么,朕如果视你如外人那样何须一直耐心的等你?大唐虽然才立国,但依然不是一些江湖草莽就能左右朕的想法的?!?br />
    这话说的傲然自负,但这个大唐皇帝似乎有这个底气。

    这话让李闲听了有些不舒服,但他却没有反驳:“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从我开始会走路起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活着,比什么都重要的就是活着。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手段,小手段,大手段,光明的,阴暗的,甚至龌龊无耻的手段,只要能保证我活下去,我都紧紧的攥在自己手里。只有手里攥着的手段多到让我不再担心自己能不能活着,我才能睡的安稳踏实些?!?br />
    李渊看着他,想了想说道:“你的东西是你的,朕不会拿走。但你也应该知道……朕信得过你,朝中那些不知道你身份的臣子未必都能信你。你手里的手段已经不少了,如果你能用这些手段再为大唐立些功劳,那些臣子们再大放厥词的时候,朕也有话堵住他们的嘴?!?br />
    “比如?”

    李闲很不敬的问了两个字。

    “东都有些太特殊,你能放手就放手吧……朕派了李道宗过去,拿下东都灭了王世充不是什么难事。你应该知道,东都若是落在你手里朝臣都会有些不安心。他们会说什么,朕想你也能猜到……朕可以回护你,但你自己也要谨慎些才是?!?br />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打窦建德?”

    “朕说过你不是个笨蛋?!?br />
    李渊看着天空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朕还没有建立大唐之前,从来不曾想过皇帝竟然会如此辛苦。你的事本是家事,但朕既然做了皇帝那就没了家事,事无巨细,全都是国事……如今天下只有窦建德未平,罗艺手里的兵太少了些,而且涿郡要地,他的人马也不能轻易离开。若是能剿灭了窦建德就能和涿郡甚至辽西练成一片,大唐才是名符其实的大唐。若是你剿灭了窦建德,为大唐统一天下除去这最后一个障碍,这份功劳谁敢轻视?”

    他将视线从苍穹上收回来看着李闲说道:“有这功劳在,你留下你手里的东西,那些臣子们也就无话好说,朕也有借口帮你?!?br />
    李闲心里一叹,心说李渊果然不是一般的不要脸。你想拿我做刀子去打窦建德,却找出一堆理由听起来倒是为我着想似的。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会信你的话,等灭了窦建德之后你会将所有的东西都给我留着?外无强敌,刀就要入鞘。真要灭了窦建德下次我再到长安城,只怕就再也别想出这座城了。

    李渊的心情好转了不少,所以话也变得多了起来:“你应该知道,朕当初在辽西督粮。杨广倾百万大军三征高句丽却三次无果,杨家的天下乱了,反而让高句丽趁机打过了辽水。辽水一线失守,渔阳等郡也就危险了。若是不能尽快结束中原的内乱,用不了两三年整个辽西都会落入高句丽人手里?!?br />
    “朕现在身边能用的人虽然不少,比你善用兵的人也不少,但朕对你和对他们的态度自然是不同的,这件事能交给你去做朕就不会交给别人。等你平定了河北灭了窦建德,朕还要亲征高句丽,到时候就以你为先锋……你曾在辽东留下了赫赫威名,想不想替朕守好那数千里疆土?”

    他竟是许下了这样一个承诺,只要灭了高句丽,就让李闲率军坐镇辽东!

    李闲心里想笑,看着李渊肃然中不失慈爱的表情总觉得他生错了时代,若是李渊生在现代的话,拿奥斯卡小金人一定不费吹灰之力。

    “朕平日里对子女确实太严苛了些,但你不一样……朕知道还是亏欠了你不少的,所以能多给你一些就多给你一些。但朕不给你的……你连想都不要去想。你的身份暂时还是这样的好,我希望你能理解?!?br />
    他看着李闲一字一句的说道:“朕有二十三个儿子,但现在朕还允许掌兵的只有你一个。若是你身份明朗起来,朕也只好收回你的兵权。这不是你想看到的,也不是朕想看到的……你好好带兵,有朕给你撑腰就什么都不要怕?!?br />
    李闲看着那张和蔼可亲的脸,忽然发现自己对皇帝的理解还是太浅薄简单了??吹嚼钤ㄋ兔靼孜裁椿实垡怀浦熳印蛭皇侨?。

    “如何?”

    李渊问。

    “听起来很美”

    李闲做沉思状回答。

    李渊嗯了一声心里随即轻松下来,只是有些不明白他的回答为什么不是很好,而是很美?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