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二十七章 快来人??!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太极宫中其实并不如何黑暗,砖路两侧的气死风灯要到天明的时候才会熄灭,值夜的宦官每隔半个时辰就要在太极宫里跑一圈,若是有灯火灭了被内侍总管发现说不得就是狠狠的一顿板子。大唐才立国的时候太监的权位还不是很重,李渊立下的内侍不得干政的法令还没有人敢违背。但是在宫中,内侍总管的权利已经不小了。对于那些发犯了错误的小宦官,甚至无需请示可以直接杖死。

    李闲站在皇后寝宫门口闲极无聊的看着远处十几个一路小跑着检查灯火的宦官,心里想着这些年纪大不的阉人到底有个什么样凄惨的身世,需要割掉那个东西来换饭吃?又想起历史上似乎从来都不缺太监专权的故事,所以对这些出身应该都有些寒苦的阉人他说什么也提不起同情之心。

    或许是因为前世影视剧中所有的太监就没一个好东西,这一世遇到的最难缠的一个对手也是阉人,所以李闲潜意识中对这种存在一点好感都没有,他一直有一件事不解,既然皇帝是为了防止后宫妃嫔与人偷情所以才诞生了宦官,难道宫里缺了宦官就不行?难道有许多事都是宫女不能做,只能太监做的?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恶寒了一下,心说自己确实有些邪恶。

    皇后寝宫伺候着的宫女和宦官都是新换的,几日之前李渊愤怒之余将一百多个仆从全都杀了,剁碎成了肉泥喂猪,由此可见割了换前程其实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谁知道哪天大祸临头,因为些许小事就成了猪狗的饭食?

    作为一个身边从不缺乏美女的男人,李闲难以想象做一个阉人会是多痛苦的事。

    正在想着这些无聊事,忽然从寝宫中传出一声惊呼:“他在哪儿?快让他进来见我!”

    声音中透着一股急切,然后就是一声茶杯掉落在地摔碎了的声音。李闲嘴角挑了挑,忽然生出一种这个情节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为什么会有这感觉,进门之前忽然醒悟这种场景电影电视剧中似乎都演烂了。

    “安之,你进来?!?br />
    寝宫中传出李渊的声音,有些疲惫。

    李闲吸了口气,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冲动。老甄对他说的那些往事现在想起来,能很清晰的在脑海中形成画面。他内心中其实极不平静,所以刚才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去观察那些宦官。曾经很多个夜晚,老甄讲述的那些往事都化作了梦境清晰的呈现出来。清晰到李闲虽然没有经历过,但却真的能感觉到心疼。

    不要冲动,不要误事。

    李闲给了自己八个字的劝告,然后缓步走了进去。

    或许是为了让皇后窦氏休息的好一些,寝宫中的灯火显得很暗。屋子里伺候着的宫女和宦官垂着头站在外间,李闲进门的时候有几个胆子大的偷看了他一眼?;勾徘嗌墓诳吹嚼钕械氖焙蛎飨糟读艘幌?,然后红着脸垂下了头。说起来她们都是这宫中地位最低的人,如果皇后不是病重到如此地步随时有可能一命呜呼,其实伺候皇后是一件很不错的事,说什么也不会轮到她们这些新人来做。

    要知道后宫之权皆在皇后手里,巴结上了皇后也就意味着在宫里某个圈子中足以肆无忌惮。但大唐的这个皇后太特殊了些,从住进这座寝宫之后几乎就没有出去走动过。整日昏昏沉沉度日,大部分时候迷糊的连谁是谁都分辨不出来。

    走进寝宫之后李闲看了一眼里间,随即摆了摆手轻声道:“你们都出去吧,走得远一些没有关系,如果不叫你们别进来……”

    几个宫女和宦官面面相觑,心说这个年轻俊美的男子是谁,怎么就敢在皇后的寝宫对皇后的人发号施令?但是看到那男子和善的笑容,几个宫女竟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之前这寝宫中伺候皇后的人就是因为听了不该听的话,再加上轻慢懈怠所以被杀了个干净,她们立刻明白李闲这是好意,所以看向李闲的眼神中都带着些感激。

    里间屋子里的灯火刚刚挑过显得明亮了一些,李闲进门之后看到的就是一个瘦如枯木的老妇人趴在李渊怀里,正在试图挣扎着站起来。

    李渊看了看李闲,又看了看妻子轻声道:“他来了……他就是安之?!?br />
    “到我身前来……快到我身前来!”

    窦氏语气急切激动的说道,抬起手臂不住的招手。

    ……

    ……

    李闲缓步走到距离床边大概两米左右的位置站住,借着灯光打量着面前这个已经半人半鬼一般的妇人。他不知道窦氏之前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刚才李渊说过她的时日无多,看模样也能看得出来确实病入膏肓。但让李闲印象深刻的是,此时的窦氏哪里有一点神志不清的样子,一双眼睛亮的有些吓人。

    “安……安之?”

    窦氏声音沙哑的叫了一声,语气中似乎透着一种恐惧。她似乎是在害怕什么,但更强烈的是想得到什么。

    “陛下说……你叫安之?!?br />
    窦氏似乎是要哭泣,但她的眼睛里早已经没了泪水,干眨了几下,终究还是没有泪水流下来。

    “当年你走的时候……竟是还来不及给你取名字。陛下总说太忙太忙,我竟是前些时候才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你快过来,到我这边来……让我好好看看你?!?br />
    她的嗓音沙哑的就好像拉风箱一般的声音,听着让人极别扭。

    李闲没有向前,而是微微欠了欠身子说道:“见过皇后?!?br />
    “皇后?”

    窦氏怔了一下,随即凄苦道:“你竟是不肯叫我一声娘亲……我知道当日是娘亲对不起你,我求了你父亲,我哭喊着求他却终究没有留下你。这些年我吃斋念佛一直乞求佛祖保佑你,上天垂怜,让我临死前还能再见你一面……那日我拉着你父亲的衣袖哭求他不要送走你,吴雪琪那个贱人生的孩子弄死也就罢了,你是我的亲骨肉,是你父亲的嫡子,怎么能和那贱人的孩子一样处置?”

    李闲脸色微微一变,依然没有说话。

    “够了!”

    李渊的脸色却变得极难看,他松开扶着窦氏的手道:“已经过去那么久的事还提她做什么?安之现在不是好好的出现在你面前了?”

    他似乎心情不好,站起来对李闲说道:“陪你母亲好好说说话,当年的事都是朕的错和你母亲没有一丝关系。她这些年想你几乎哭瞎了眼睛,你不该对她如此冷淡……朕还有国事要处理,等你母亲睡了你到御书房来见朕?!?br />
    李闲点了点头,微微侧身让开路。李渊看着他,叹了口气缓步走了出去。

    “你难道不肯走得近一些让我看清楚模样?”

    窦氏哀求道。

    走到门口的李渊脚步顿住,回头看了李闲一眼道:“即便你心中没有什么亲情,但念及她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当做行善难道也不成?朕说过,当初的事你可以怪朕,但不能怪你的母亲?!?br />
    “我明白了?!?br />
    李闲点了点头,然后往前走了几步。

    李渊缓缓摇了摇头,举步走了出去。

    “来人,快来人!”

    窦氏见李闲靠近自己,连忙大声叫道:“将灯火挑亮一些,我要仔细看看,我要仔细看看!”

    “下人们都出去了,我来吧?!?br />
    李闲轻声说了一句,然后转身走到桌案边将油灯取了过来放在床头,然后他搬了一把椅子,就挨着油灯坐下来??醋拍敲嫒葶俱踩缈菽疽话愕母救?,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情竟然会如此平静。

    “和你大哥有两分相似,倒是世民和你有三分相似?!?br />
    窦氏想伸出手去触摸李闲的脸颊,但手才伸出来就又颤抖着缩了回去。

    “陛下说你这些年吃了好些苦,受了好些罪,这都是我做的孽,是我不好,当初若是我再坚持一些,说不得你父亲不会做出那般残忍的事。想不到当日一别,竟是二十年后才能再见你一面。能不能跟我说说,这些年你到底在哪儿?”

    李闲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如果过往的经历是一段可以与人分享的开心事,我不会吝啬于让别人分享我的开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的过往无论如何也称不上有多开心惬意。六岁开始杀人,之后的经历便是重复着杀人然后不被杀这样无聊的事,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br />
    李闲看着窦氏认真的说道:“如果你真的想听,我也不会说?!?br />
    这话太突兀了些,以至于让窦氏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但她却只是以为李闲心中的怨恨太深,所以柔声说道:“都过去了,既然你回来了,我就不会再让你受苦……你告诉我是谁欺负过你,我去让陛下杀了他们?!?br />
    “没那个必要……我拿手的事不多,杀人刚好是一件?!?br />
    李闲将灯火靠得更近一些,似乎是也想看清楚窦氏的样貌。

    “你年轻的时候应该很漂亮吧?!?br />
    他问了一句不太尊敬的话,窦氏难得的脸色微微发红:“早就忘记了年轻时候的样子,倒是你们兄妹的样貌都是……”

    她说到这里忽然顿了一下,下意识的凑近李闲的脸去看。

    “怎么,觉着有些眼熟?”

    李闲微笑着问。

    “??!”

    窦氏忽然惊叫了一声,如见了鬼一样吓得使劲往床里缩了回去。她的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眼神中的惊恐是那么的浓烈。

    “你不是……你不是……”

    她指着李闲的脸急促的说了几个字,下面的话却一时说不出来。嗓子里发出咕咕的声音显然是卡了一口痰,脸色随即变得发青。她挣扎着伸出手,似乎是想乞求李闲救她。李闲只是微微叹了口气,然后缓步往后退了一下。

    “我进门的时候告诉自己不要冲动的,但还是忍不住……老甄说我有七分像,看你的反应我就知道想来七分还是说少了的??次乙谎勰惚阆懦闪苏庋?,你心里的鬼真的很厉害啊……”

    他微微叹了口气道:“李渊一直说当初的事你没有错,你怎么会没有错?进门之前我就在想,若是你看清了我的模样,会不会被吓死?”

    窦氏嗓子里发出几声急促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眼皮一翻竟是软软的倒了下去。李闲微笑着静静的看着她,大概过了三五分钟后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鼻息,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缓步走到门口,吸了口气后喊了一声:“快来人??!皇后不行了!”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