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三十三章 怎敢不尽心做事?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长安城太极宫御书房

    这几日来明显苍老了许多的李渊心烦意乱的将奏折甩在一边,似乎是觉着不解气,又将桌案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扫了下去。一方上好的砚台崩碎了一块,一个白玉笔筒裂了一道缝隙,一只瓷杯碎成了无数片。

    十几份看过的没看过的奏折散乱在地,内侍总管高莲生吓得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吹去洒在奏折上的墨汁,用袖口不断的擦拭着,惶恐而不安。

    “不许捡!”

    李渊大步走过去从高莲生手里将奏折夺过来再次甩在地上,然后抬起脚狠狠的踩了几下。他此时的样子哪里像是一个帝王,更像是一个受了气正在发泄的孩子。高莲生从来没有见过李渊生气摔东西,也不知道怎么了,皇帝脾气最近越来越暴躁,曾经温和宽厚的性子竟似全都消失不见了。

    “陛下息怒?!?br />
    高莲生垂着头劝道:“国事再重,也不如陛下的身子重?!?br />
    李渊看了他一眼,摆了摆手道:“你也出去,朕想静一静。没有朕的旨意谁都不许进御书房里来,无论是谁!”

    高莲生张了张嘴却不敢再劝,躬着身子退出了门外。轻手轻脚的出去之后将房门带上,他挺直了身子忍不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想起自己刚才捡起来那份奏折上写的字,心里不由的一叹。都说皇帝是高高在上的人间至尊,要什么有什么,说什么是什么??伤种阑实燮涫凳翘煜录渥钚量嗟哪歉??

    秦王进了大山,没有补给只怕会凶多吉少。高莲生虽然常年在晋阳宫中做事,但西南那片连绵不尽的山脉有多凶险他也知道的清清楚楚。传说中那座大山里面住着神仙,凡人不可以随便进入否则必然有杀身之祸。

    百姓们口口相传着一个故事,大业初年的时候有一伙强盗为了躲避官府的捉拿逃进了那座大山。

    衙门里的差役人手不足所以请动长安府兵协助捉拿,上千名官军进入大山中绕了几天也没找到那些强盗。那些强盗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无奈之下领队的将军只得下令退出去??缮酵饷娴娜说攘苏杖谷疵患桓鍪勘隼?,再组织人手进山搜寻的时候,在一条小溪边发现了数百具尸体

    三分之一的人死在这里,其他人也凭空消失。

    后来人们都说,这些士兵和强盗触怒了山中的神仙,都被处死在山中了。高莲生不相信有什么神仙,但他却坚信那片大山太凶恶,即便准备充足的上千人马进山到现在依然没有人发现他们,只能说明他们在山中迷路后找不到回来的方向,被活活困死在山林中。

    秦王殿下竟是宁愿钻进大山里送死,也不愿意回来认个错。

    怪不得陛下如此气愤,严令李孝恭将秦王带回来的旨意才发出去没多久,秦王消失在茫茫大山中的消息就到了太极宫里,对于一个刚刚失去了妻子和两个儿子的人来说,另一个儿子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想到秦王,高莲生就想到了燕王。

    他嘴角挑了挑缓缓摇头,心说连自己这个阉人都看得出来皇帝不可能认下这个儿子,真不知道朝中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挤破头的往燕王身边靠,就连纳言裴寂大人,光禄大夫刘政会大人似乎都和燕王走的颇亲近。这些人难道看不出来,皇帝对燕王的态度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李渊在御书房中生闷气,但李闲这几日却过的很快活。他就好像一个没事的闲人似的,整日带着几个随从在长安城中闲逛。就好像皇后的死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似的,李渊甚至怀疑,若不是皇后太子大丧期间长安城里的青楼酒楼都不许营业,他甚至会一家一家全都逛一遍。

    李渊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皱起眉头,心里的烦躁越来越浓烈了些。

    “陛下……”

    门外响起高莲生的声音。

    “朕刚刚说过的话你就忘了?!滚!”

    李渊想抓起一件东西砸到门那边去,却发现桌案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

    “监门卫将军独孤学求见,陛下您之前吩咐的让他赶紧过来……”

    高莲生在外面小心翼翼的说道。

    “让他进来吧”

    李渊微微愕然,随即懊恼的摇了摇头。

    独孤学推开门走进来,看着一地的狼藉心里一紧。

    “臣独孤学叩见陛下?!?br />
    “免了吧!”

    李渊摆了摆手道:“现在你就去,将囚在东宫的那个叫张婉承的女人带进宫里来,随意安排个地方,你亲自看守。不要怠慢也不准她出去,她需要什么能满足的就给她,但绝不许有外人探视,现在就去!”

    “喏!”

    独孤学连忙应了一声转身就走,走出御书房的门口与高莲生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随即都摇头苦笑,独孤学叹了口气快步离去。只是谁也不曾看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出了太极宫之后忽然嘴角挑了挑,似乎是很开心的笑了一下。

    ……

    ……

    李闲带着青鸢和凰鸾还有四五个护卫漫步在长安街头,似乎对两边的店铺都极有兴趣似的。但说句实话,长安城的布局太单调了些,每一条街道几乎全都相同,若不是店面不同甚至会给人一种原地打转的错觉。

    他没有穿王服,而是穿了一件月牙白的长衫。腰间束一条玉带,上面还挂了一个做工极精美的玉佩却去了红色的穗子。本就是极标志清秀的模样,这一身衣衫装扮更显得风流倜傥。一路上走过来,也不知道让多少妇人少女忍不住追着看。

    长安城中民风开放,四月间,女子们已经换上了纱裙展露自己妙曼的身姿。只是非常时期,纱裙也皆是素色。这段日子青楼不许营业,难得休息的女子们倚着窗口闲谈,也不知道是谁眼尖先看到了李闲忍不住发出一声低低的赞叹,随即这一扇窗口就被几颗小脑袋挤满。

    “好标致的公子……若是和这样的人春风一度,姑奶奶我不收他钱!”

    “你想得倒是很美呢,你没见人家一身锦衣?显然是有功名在身的,岂会看的上咱们这残花败柳?”

    “我呸!”

    之前说话的女子白了她一眼道:“有功名在身的……六部九卿那些个做官的,姑奶奶我几乎睡了个遍!”

    走在大街上的李闲没有注意到窗口那莺莺燕燕的美人,他的视线时而扫过路边那些小摊,就好像真的对长安城中一人一物都感兴趣似的。他的步伐走的极缓慢,不时停下脚步和身后的随从低声交谈几句。

    转眼到了正午时候,李闲看了看不远处有个小吃摊子便走了过去。随意选了个桌子坐下来,吩咐老板来几碗热面。眼神扫过大街,那些一路上跟着他们的人立刻装作停下来选购东西。

    李闲笑了笑,心说宫里派出来的这些人真不够专业。

    “呦……这不是吴掌柜么?怎么自家店里的包子不吃来关顾我生意了?!?br />
    卖热面的老板看到了个熟人,微笑着打招呼。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卖什么的,现在什么时候,老子还敢杀生?万一让京兆尹和长安府的人知道了,皇后太子大丧期间动刀见血,老子有几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姓吴的老板坐下来,有意无意的看了李闲一眼视线随即离开。

    “给我来一大碗面条……哎呀我说老孙你竟然敢在面条里放青菜,难道不知道大丧期间不许出现红绿这样鲜艳的东西?满大街都是素服百姓,就连青楼的红灯笼都摘了,你竟然还敢放青菜!”

    “吴掌柜啊,你这样大喊大叫的我这小本生意还做不做?”

    “不跟你开玩笑了,老子肚子都饿瘪了。你手脚麻利点,老子吃完了还得回去关门睡大觉呢。没机会参军上阵厮杀,我得赶紧做个攻城拔寨的好梦去。变作一个率领千军万马的大将军,打下一座城再打下一座城……”

    他喋喋不休的说着,越说越是兴奋。

    李闲听到这番话后笑了笑,眼神变得明亮起来。

    ……

    ……

    绛郡垣县

    垣县紧邻黄河,是绛郡最南面的一个县治所在,这里之所以显得特别重要,是因为此地是黄河上船只的一个中途补给站,从东面而来的船只在这里进行最后一次补给,就能直达都城长安。而从长安方向往东面去的船只,到了垣县基本上携带的补给也已经消耗了大部分,必须在这里补充,否则下一站便要到千里之外的河阳才有比较大的码头靠岸。

    自从大唐立国之后,知道此地的重要所以安置了两个折冲营两千四百府卫精兵镇守。守城的将军是从五品游击将军方通,此人是当初李渊在太原起兵时候招募来的江湖草莽,但极有头脑,作战又勇敢,只短短一年间便从一个普通士兵升为从六品振威校尉,大唐立国后晋升为游击将军,奉命驻守垣县。

    垣县县城紧挨着码头,也可以说县城的南门就是码头的一部分。方通将两个折冲营的人马分别置于垣县南门和东门外,他自己就亲自带着一营兵马驻扎在南门码头。

    四月二十三这天,一艘从江南来的大船??吭诼胪飞?。船上载着的都是今年的新茶,要送到长安皇宫里去。码头主事不敢怠慢,特意找了个好船位让大船停泊。这船上打着的标识是大唐官船,船上负责押运茶叶的官员印信和通关文碟俱全所以没有什么可怀疑的。驻扎在码头的官军例行公事检查一番后便下了船,每个人手里都多了一小包新茶所以都心情不错。

    到了深夜时候,这艘运新茶的官船上忽然冲出去几十个黑衣汉子,手里无一例外的拎着一个脸盆大小的包裹迅速的分散出去,不多时,码头便被一片爆炸声掩埋?;鸸馍掌鹬?,数不清的蜈蚣快船从下游飞一般而来,趁着大火,蜈蚣快船上的黑甲武士迅速登岸,不多时便控制了码头。

    一个身材稍显矮了些但极壮实的黑脸汉子拎着一对格外吓人的铜锤,嘿嘿怪笑了几声带着大队精锐士兵直扑折冲营的驻地!

    据此三十里外,数百艘大船缓缓而行。在一艘巨大的五牙大船的船头,站着一个一袭儒衫的年轻男子。他负手而立,看着远处隐隐可见的火光平静说道:“主公不惜将自己押在长安城里以松懈李唐戒备之心,你我怎么敢不尽心做事?此次出征务求一个快字,长安城中被李世民折腾乱了,李渊手下几个善战的将军要么被处死要么逃亡要么分派出去镇压叛乱,李孝恭带人追杀李世民,李道宗率军接管段志玄的人马,刘弘基被去了官职赋闲在家,屈突通不知所终,殷开山被砍了脑袋,河东郡精兵都被调走,如此大好时机如不把握……你我如何对得起主公这般妙算?”

    他身后数十大将整齐答道:“请军师吩咐!”

    儒衫男子看向远处,指了指前方说道:“先平河东,直捣长安!”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