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四十三章 长安城里果然有的是傻子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前御史宋宇半路遇刺,御史方正然在家中遇刺,这两个人虽然都是朝廷官员,但相对来说影响并不大,和萧瑀家中进了刺客相比相差的太远太远。而萧瑀家中进了刺客和燕王李闲遇刺这件事比起来,也就显不出有多令人震撼了。

    李渊被接二连三的消息先是气得几乎暴跳然后震惊到无以复加,说实话他心中也隐隐猜着宋宇和方正然的死跟李闲有关系,毕竟这两个人是先后上书弹劾李闲的御史。当然他也知道这两个人之所有这个胆子,是因为有萧瑀在后面支持。萧瑀似乎对李闲的成见很大,他是坚决反对重用李闲的朝廷重臣代表。

    当皇甫无奇有些惊慌失措的赶到太极宫说萧瑀家中进了杀手的时候,李渊的第一反应就是李闲太过分了!

    他本想说这是朕的长安城,不是某些人的山野村寨!

    可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纳言裴寂急匆匆的进宫来告诉他,燕王李闲也遇刺了。

    李渊心里顿时乱的一塌糊涂,如果说李闲有理由对萧瑀下手,那么谁会李闲下手?李闲只带着二十几个护卫进入长安城,进入大唐的都城,这是全长安城的百姓都知道的事,进城的时候甚至有很多人亲眼看见。李闲在长安城里闲来无事的时候又喜欢大街小巷的走,几乎半个长安城的人都见过他带着护卫漫步街头。

    他敢带着这么一点护卫进城,敢带着这么几个护卫四处行走,其表现出来的态度是对大唐皇帝陛下的信任,是对大唐朝廷的信任,也是对长安城中百姓的信任??上衷诶钕杏龃?,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那么城外那近五万燕云军暴怒起来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如果燕云军攻城,凭借长安城中的人马守住不是问题,问题是,燕云寨里还有二十几万大军!

    城外燕云军距离长安城已经不足三十里,旦夕可至。领兵的是燕云军大将秦琼,还有猛将程知节,还有两个绝世杀神,一个被誉为马上无敌罗士信,一个被誉为步战无敌雄阔海。那数万燕云军也是精锐中的精锐,真要是暴动起来就算打不下长安城,也足以让大唐都城颤抖起来。

    如今大唐已经经不起风吹雨打了,长安万一出了什么闪失整个国家也会跟着风雨飘??!第一时间李渊想到的就是该如何补救,这个对李闲下手的人绝不能留下,无论是谁,哪怕是朝廷中屈指可数的重臣也不能留!

    “是谁!”

    李渊脸色煞白的怒问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裴寂的脸色也极难看,犹豫了一下说道:“臣不知道,目前还没有查出刺客的身份。但幸好燕王殿下受的伤应该并不是太重,听说是被刺客刺中了左肩,倒是凶险之极,若不是燕王反应足够快闪了一下的话,这一刀就正好刺进心脏里?!?br />
    “受伤了?!”

    李渊听到这番话心里顿时又紧了一下。

    “伤口虽然很大但没伤着要害,流了不少血,燕王自己的侍卫已经给他敷了药。京兆尹,长安府,城防军,还有刑部当值的官员都已经赶过去了?!?br />
    “刺客呢?”

    李渊追问。

    “事情败露,自杀身亡?!?br />
    “独孤学,你现在就去!”

    李渊指着外面急切说道:“去,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大唐的都城试图谋杀国之重臣!”

    他想了想又吩咐道:“裴寂,你也去……绝不要让李闲出齐王府,如果他出了府门朕就只能让他到宫里来,否则…”

    “臣明白!臣这就去!”

    独孤学和裴寂连忙应了一声,转身就往外面走。李渊紧跟着吩咐皇甫无奇道:“你去萧瑀的府里看看,让萧瑀立刻进宫半路不要耽搁!等下……让刘政会和你一起去?!?br />
    等皇甫无奇也急匆匆走了之后,李渊忽然发现心里许久不曾有过的恐惧竟然不可抑制的冒了出来。自从登基之后,这个世界上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事能吓到他了。即便李世民带兵返回长安,他也没有丝毫的担心。但这次不同,他忽然觉着,原来皇帝也不是真的能掌控一切的至尊。

    长安城里不能乱,绝不能乱。

    李渊告诉自己,才刚刚建立的大唐更不能乱。

    ……

    ……

    刘政会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脸色大变的萧瑀,忍不住摇了摇头,撩开车窗的帘子看了看外面压低声音问道:“你给我个实话,这件事你到底知道不知道?”

    刚才还因为自己府里进了刺客而暴怒的萧瑀此时脸色白的像纸一样,他实在想不到才半个时辰,事情竟然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本来他还在后怕和庆幸,庆幸于自己不在府里所以免于一死,同时也庆幸于自己可以用这件事来做文章,无论这件事是不是李闲派人做的,他都有机会利用这件事来促使陛下下决心。

    可就在他脑子里酝酿着稍后进宫如何对陛下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刘政会就急匆匆的找到了他带给他一个足够震撼的消息。

    就在他府里进了刺客之后半个时辰,燕王李闲遇刺受了伤。刺客下手极狠辣,险些要了燕王的性命。

    这件事将萧瑀的打算彻底打乱,他现在脑子里乱的好像浆糊一样。自己府里进了刺客,紧跟着燕王遇刺,这件事难道真的是巧合?如果真是的话,那只能说自己的运气简直差到了极致!先不说自己这边的事必然要靠后一些处理,毕竟李闲的身份有些特殊,萧瑀担心的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只怕绝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宋宇的死和方正然的死,萧瑀也认为和李闲脱不了干系。而且他颇多微词,毕竟宋宇和方正然都是他的人。他是尚书左仆射,统管六部,他若是有这个想法,随之附和的人自然不在少数。宋宇死了,方正然死了,紧跟着他的府里进了刺客,李闲是幕后主使的这件事看起来越来越清晰。

    李闲和萧瑀之间的矛盾,在这段日子以来也一直是朝臣们津津乐道的事。

    有人打算刺杀萧瑀,紧跟着燕王遇刺。

    心里阴暗一些的人立刻就会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刺杀李闲的人会不会是萧瑀派去的?他的府里才出现了刺客,然后派人报复这种事似乎说起来也合情合理。有人说萧瑀怎么可能做这样的傻事,但人在暴怒中做出来的事也确实没有什么理智可讲。

    萧瑀不怕任何人这样认为,他只怕皇帝也这样想。

    刘政会急匆匆赶过来找他,让他立刻进宫面见陛下。萧瑀也正打算去太极宫,只是没想到突然之间会出这么大的变故。他愣了好大一会,竟似有些呆傻了一般表情都凝固在了脸上。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醒悟过来,今天这件事看来陛下也确实怀疑是自己派人做的了。

    如果李闲也认为是自己派人对他下手,那么会出什么样的事谁又控制的???

    脑子里乱的很,以至于他竟是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刘政会问的话。

    “你说什么?”

    他反应过来后问了一句。

    “我说这件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刘政会微恼道:“现在满朝文武,甚至全长安城的百姓都知道你针对燕王。这件事无论怎么想都应该和你有关系,现在你还是想想一会儿陛下若是问起来你该如何作答。陛下震怒,摔了杯子,将刑部,京兆尹,城防军的官员骂了个无地自容。这件事如果没有个交待的话,天晓得长安城里又要掉多少颗脑袋!”

    “为什么是我?”

    萧瑀怔住随即反问:“你为什么会觉得跟我有关系?”

    刘政会似乎没想到他会这样问,所以想了想认真的说道:“既然你府里进了刺客,很多人都立刻觉着是燕王派人下的手,为什么燕王遇刺人们就不能想是不是和你有关系?当然,我相信你和这件事没关系,但你能阻止别人这么想吗?宋宇的死,方正然的死,你险些遇刺,这些事被人引导着都往燕王身上指过去,所以现在燕王遇刺,人们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你!”

    萧瑀听刘政会说完之后再次陷入沉默,想了很久之后忽然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这件事真的和李闲有关系,我现在才知道他的心机有多可怕?!?br />
    “他只带二十几个护卫进城,然后每日闲来无事就到大街上去转,是为表现一个姿态,让百姓们,朝臣们,甚至让陛下都看到他的没有戒备,他的信任。然后他派人杀了宋宇,杀了方正然,再派人假意行刺我,都是为了让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所有人都看着他,他随即设计一次自己遇刺的事……然后人们自然而然想到了我?!?br />
    萧瑀叹了口气,满嘴苦涩的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无话可说了?!?br />
    刘政会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极认真的问道:“怎么到了现在,你还固执的认为是燕王策划了这一切?”

    萧瑀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在车厢中闭上眼似乎筋疲力尽了一般。马车摇晃中距离宫城越来越近,他似乎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的睁开眼,眼睛里都是掩饰不住的惊恐和担忧。因为他才想明白,为什么皇帝这么急着让他进宫了。

    ……

    ……

    御医想将李闲左肩上已经包扎好的伤口拆开来看一下,可才往前走了几步就被李闲身边背负巨刀的护卫一脚踹翻了出去。那护卫将背后的巨刀解了下来握在手里,遥遥指着跌倒在地的御医冷声道:“再敢靠近一步,立斩不赦!”

    裴寂苦笑着摇头,心说这下真的是捅了马蜂窝了。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护卫手里的环首刀,心说就是这柄大刀引起了很多人的怀疑啊。

    “御医只是想为燕王检查伤势?!?br />
    裴寂上前一步解释道。

    斜靠在椅子上支着下颌闭目养神的李闲缓缓睁开眼,摆了摆手示意聂夺不要冲动。

    “孤的伤口已经处理过,没必要再拆开来。如果仅仅是为了给孤治疗伤势,那就免了吧。如果是皇帝派你们来检查我是不是装作受伤的样子,那么孤倒是不介意让他看看?!?br />
    “臣不敢!”

    御医惶恐的说道。

    “殿下”

    裴寂轻声道:“您知道的,陛下绝不会有这个意思?!?br />
    李闲忽然笑了笑,指了指不远处躺着的几具尸体问道:“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那几具尸体不是密谍假扮的,而是真正的刺客。

    所以李闲现在其实很开心,他本可以轻易的躲过刺过来的那一刀,但他没有,而是故意让刀子在自己肩膀上划出一道口子。五个刺客配合出手,显然在一起训练了不止一天。而久经战阵的李闲怎么会看不出来,那五个人的配合正是大隋府兵临兵作战的时候经常使用的五人梅花小阵。

    长安城里果然有的是傻子。

    他在心里笑了笑,格外畅然。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