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一个一个去问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闲的脸色很平静,和裴寂说话的时候语气也淡然若水,甚至眸子里也看不到一点愤怒,可他越是这样平静,裴寂心里的担忧就越是强烈。他心里总有一种感觉,这平静下面有一团爆裂炽热的火焰生在逐渐升腾。

    “伍云召,你来向裴寂大人说一下?!?br />
    李闲指了指那五具刺客的尸体说道。

    伍云召应了一声,缓步走到那些尸体旁边说道:“这五个人,百姓装束,包裹里藏了刀子,不是军队的制式横刀,我查看了下,也不是大唐三大工坊做的兵器。他们身上的衣服普通至极,便是里面的衣衫也看不出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br />
    裴寂嗯了一声,心里踏实了一些。只要证据不足以引向大唐的军方,不足以引向朝中某位大人物就好办。

    “但是他们出手的时候的配合,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只有真正在沙场上经历过无数次血战的人,才会做到如他们那样娴熟狠辣。他们的手上都有厚厚的刀茧,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五个人都是军武出身?!?br />
    伍云召继续说道:“当然,常年用刀的人未必就是军人?!?br />
    他蹲下来将其中一个士兵的裤子扒下来,指着那死尸的两条腿说道:“这是常年骑马的人才会有的痕迹,这人的身上最少有四五处伤势,其中有三处箭伤。如果他不是军武出身,我很难想到为什么身上会有这样多军人才有的痕迹?!?br />
    “虽然他们的服饰,兵器都没有留下马脚,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出身军方的事不可否认?!?br />
    裴寂只觉得一阵头大,忍不住出言说道:“说不定是军队里遣散回去的老兵,不一定现在还是军人。也有可能是叛军的漏网之鱼,当然,也可能是常年劫掠的马贼?!?br />
    伍云召点头道:“大人分析的有道理,但凭借他们五个人的身手和配合,如果没有犯过重罪的话任何一支军队都不会舍得将他们遣返回家。至于马贼……长安城里如果出现马贼,那么我觉得有必要问问,方圆二百里之内大唐官军最少清剿过四次,为什么还有漏网之鱼?大人的第二个假设倒是很有道理,他们极有可能是叛军的漏网之鱼?!?br />
    “这些不重要?!?br />
    李闲摆了摆手道:“孤现在只是在想,长安城里是谁容不下孤?”

    “长安城是陛下的长安城,陛下倚重殿下您,这长安城中怎么可能有人敢容不得殿下?”

    裴寂语气认真的说道:“我知道这件事太恶劣卑劣了些,陛下已经严令刑部的人追查。殿下请放心,用不了多少时日便能捕获真凶。陛下自然会给您一个公道,绝不会让你在长安城里受了委屈?!?br />
    “刑部的人?”

    李闲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独孤学问道:“你既然是刑部尚书,想来断案定然是一流的。那么孤问你,你觉得这些刺客的身份是否有可疑的地方?!?br />
    独孤学沉吟了片刻说道:“下官以为,刚才伍将军分析的极有道理。长安城里不可能有马贼,军队中更不会也更不敢有人对您有这样大的仇恨。所以,下官也觉着这些人极有可能是叛军余孽,至于他们为什么行刺殿下您,下官一定会尽快查清楚?!?br />
    “那你告诉孤,你查清楚需要多久?”

    李闲声音平静的问道。

    “下官不敢保证……”

    独孤学肃然道:“但下官可以保证的是,务必尽心尽力的侦破此案还殿下您一个公道。下官虽然才刚刚接任刑部尚书,但对刑名上的事也还算擅长。若是殿下信得过下官,给下官半个月的时间?!?br />
    “半个月?”

    李闲微微皱眉道:“你用半个月的时间去追查,先不说成功与否。孤只想问你,这半个月间长安城十几座城门会不会关闭不开?如果不会,那么幕后的主使之人会不会逃出城去?孤没时间在长安城里再待上半个月,所以这件事就不劳动刑部的人了?!?br />
    他缓缓起身,缓步走向门外:“孤不会嫌麻烦,孤打算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问过去?!?br />
    “殿下!”

    裴寂大惊,连忙上前拦在李闲面前道:“陛下还请您入宫一趟的?!?br />
    “等孤问完了事情,自然会进宫里去见皇帝?!?br />
    他回身看了一眼然后极认真的说道:“孤身边只有这些侍卫,太少了些,所以孤需要快一点,需要去问的地方又太多了些,所以孤必须抓紧点时间?!?br />
    “刀可在?”

    他问。

    抱着黑刀的青鸢回答道:“刀在”

    “??稍??”

    凰鸾立刻回答道:“剑在!”

    李闲点了点头道:“那好,孤便用刀剑去问?!?br />
    ……

    ……

    “陛下!陛下!”

    长安城戍卫将军,谯国公柴绍和郯国公张公谨快步走进御书房,两个人几乎同时躬身行礼,性子稍显急躁的柴绍语速很快的说道:“城北三十几里外的燕云军忽然全军开拔,马步人马不下五万直奔长安而来。其中大约五千精锐轻骑脱离大队人马,全速往西内苑城门方向冲了过来?!?br />
    郯国公张公谨道:“臣已经调集城防守军,从各门抽调精锐赶赴西内苑城门助防?!?br />
    “臣也抽调了万余人马赶赴西内苑?!?br />
    柴绍垂首道。

    “怎么会这么快!”

    李渊脸色一变,猛的站起来问道:“是谁出城去向燕云军报信的!”

    柴绍道:“燕王遇刺之后,他手下十八个青衫刀客立刻便有四人分别从四个城门出去,因为事情太突然,所以城门守的军兵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臣奉了陛下的旨意火速下令不许任何人出城,但还是慢了些许?!?br />
    “臣倒是拦住了两个……”

    张公谨叹了口气道:“但于事无补?!?br />
    “让燕王立刻进宫来,就说朕有要事要找他商议……等下,朕亲自去找他?!?br />
    张公谨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如果陛下打算亲自前去的话,倒是应该快些……裴寂大人派人送来急报,燕王带着护卫,让人捧着陛下赐给他的免死金牌,直接往萧瑀大人的府邸去了?!?br />
    刚刚猜到御书房里没多久的萧瑀脸色大变,下意识的看向皇帝。

    “担心什么来什么!”

    李渊咬了咬牙问道:“刺客的身份查明了没有?独孤学怎么说?”

    柴绍的脸色极不自然,有些担忧的说道:“独孤大人查看过尸体,可以确定刺客都是军武出身。他怀疑,刺客是藏匿起来的叛军余孽?!?br />
    “余孽?”

    李渊忍不住大骂道:“三万多颗人头在西内苑城门外砍了足足有六七个时辰,哪里还来的叛军余孽!朕只是想不明白,朝中怎么就那么多白痴!”

    “臣请陛下做主?!?br />
    萧瑀看了李渊一眼后垂首说道:“这件事,属实与臣没有一丝关系。臣虽然愚钝,却不敢蔑视国法,不敢无视天威,而且臣除了家中护院之外没权利调动一兵一卒。臣请陛下做主,护佑臣家宅安宁?!?br />
    “朕知道不关你的事,但朕更想知道是谁惹的事。若是查出来,朕必将其碎尸万段!”

    这句话太狠了些,御书房中的几个人都是脸上变色。也不知道怎么了,张公谨忽然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柴绍,随即发现柴绍的脸色似乎显得尤为惨白。他以为自己发现了什么,但又注意到了柴绍的眼神一直看着御书房门外,张公谨顺着柴绍的视线看过去,便看到了脸色憔悴依然还穿着素服的平阳公主李慧宁。

    “父皇,是不是有人要杀安之!”

    李慧宁跑进来急切的问道。

    “朕正在与朝廷重臣商议国事,谁让你随意闯进来的?!出去!”

    李渊皱着眉头说道。

    “父皇……”

    “出去!”

    李渊手指着门外低声嘶吼了一句。

    李慧宁咬了咬嘴唇,转身往门外跑了出去。

    “成何体统!”

    李渊看着她的背影骂了四个字,然后看向张公谨道:“你亲自带兵出城,将燕云军的人马拦住。若是他们敢硬闯,那就下令放箭!就算李闲被人行刺,国法家规,也轮不到他们来出头!柴绍,你带兵守住玄武门,但凡有人没有旨意进宫的,杀无赦!”

    “这样……”

    张公谨犹豫了一下,本想劝说几句见李渊的脸色实在吓人,所以便没有说出口。他心中担忧,这样会不会将燕王李闲的怒火彻底激发出来?

    ……

    ……

    “萧瑀可在?”

    萧瑀府邸门口,李闲脸色平静的看着守在门前的几个萧家仆从问道。

    “我家大人不在?!?br />
    虽然不认识李闲,但那几个仆从也知道来的是大人物不敢怠慢,看起来这人极没有礼貌,他们却也不敢轻易得罪。虽说宰相管家,天子近侍,这样的人比起身上有功名的人还要跋扈些,可那要看他们面对的是谁。李闲虽然没有穿王服,但他身边可站着一个穿紫衣的朝廷大员!而且这穿紫衣的几个仆从还都认识,分明就是纳言大人裴寂!

    “萧大人在宫里,我已经跟您说过了?!?br />
    裴寂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总要亲眼看过?!?br />
    李闲举步往上走,几个仆从连忙拦住客气的说道:“府里出了事,不方便见客?!?br />
    “孤不是客?!?br />
    李闲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那几个仆从就都往两边飞了出去。聂夺出手如电,三两下便将那几人全都击倒在地?;矢ξ奁嬲谠鹤永?,听见响动急忙往外赶,才到门口就看见李闲硬闯,连忙迎上去施礼道:“下官皇甫无奇见过殿下?!?br />
    “原来你便是皇甫无奇?”

    “下官是?!?br />
    “萧瑀可在家里?!?br />
    “不在?!?br />
    “嗯……斩了?!?br />
    李闲丢下两个字,扭头就走。

    “不要!”

    裴寂急切大喊,哪里还来得及。以皇甫无奇的身手竟然没做出反应,被聂夺手起刀落斩了头颅!若是真要交手,聂夺虽然稍胜一筹,但绝不会如此轻易简单的杀了他,奈何皇甫无奇根本没有想到李闲会明目张胆的下令杀人!

    李闲看都没看一眼,缓步走向远处:“去兵部?!?/div>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