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五十二章 你是做皇帝的命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承德没有理解都城在哪儿你要要去哪儿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没有看懂徐世绩嘴角上的笑意。他心中不安到了极致,深怕这一趟长安城走的是一条不归路。燕王的人马攻克河东郡,掳了自己后大军开拔直奔长安,燕王要做什么已经昭然若揭,这种事李承德一千个一万个不想参与进去。

    如果花钱可以让徐世绩改变心意,他愿意将自己全部的钱财都献出来。如果美人可以让徐世绩放他一次,当然,因为年纪还小他没有王妃,也没有侧室,但他愿意将王府里所有的侍女都送给徐世绩。

    但很显然,徐世绩似乎什么都不缺。

    当李承德不得不踏上往长安的行程,回身看墙河东城的时候心里想到的竟然是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看到王府里那一棵腊梅花开。

    大军在河东休整三日便即刻开拔,河东城中的粮草全都补充了军用。徐世绩留下刘满率军两万镇守河东城,他带着其他将领率领十一万大军分作水陆两路,其中五万走水路直奔长安,他亲自率领六万人马先是渡过黄河直扑冯翊郡郡治冯翊城,冯翊郡郡守李师道在看见燕云军军旗的时候就果断下令打开了城门,燕云军不费一兵一卒便又拿下一座大城。

    在冯翊城休整两日,徐世绩留下侯君集率军一万镇守城池,自己率领大军渡过洛水,然后风一样卷到了渭南城下。徐世绩让河东王李承德以进城暂时休息的名义骗开了渭南城门,大军随即涌入,只一日便又将长安东北屏障渭南攻克。

    河东,冯翊,渭南尽克,大唐北方军队被隔绝在外,李闲的布局也终于完成,此时徐世绩也没有必要再隐藏什么行迹,渭南距离长安城近在咫尺,大军若是全力行军用不了三日便能到达长安城下。

    即便消息泄露出去,长安城东北两个方向的官道水路都被封锁,李渊调兵的命令只怕根本就出不去三百里。就算他能调来太原兵马,甚至将雁门,马邑的守军也调来,千里迢迢南下,等唐军到了之后长安城在谁手里已经说不定了。

    就在徐世绩率军抵达渭南的同时,宇文士及率军在东郡击溃了窦建德麾下大将曹旦的人马,从济北郡绕过苏胜才水师渡过黄河的夏军没敢招惹东平郡的燕云军,而是顺着黄河一路急匆匆往东都方向赶路救援王世充。却在东郡被宇文士及截住,双方厮杀一场,夏军千里奔行本就疲惫,而燕云军以逸待劳,血战两日之后曹旦损兵四万余,不得不率军撤退。

    窦建德大怒,尽起河北诸郡兵马四十几万南下,强渡黄河,苏胜才率领水军硬生生将四十万夏军挡了半个月才撤回巨野泽,宇文士及率军在黄河南岸与窦建德激战数日,双方各有胜负,宇文士及且战且退,派人往东都城外李道宗处求援。

    李道宗已经围攻东都多日不克,听闻窦建德率军总兵力近五十万南下大惊失色。留下三万人马继续围困东都,他自带十万唐军东进迎击窦建德。李道宗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若是宇文士及兵败,他的十几万唐军就有可能被窦建德的人马围死在东都城外。若是王世充再自城内杀出,腹背受敌的唐军必败无疑。

    所以,无论与燕云军的关系何其复杂,他也只能率军接应宇文士及。两人合兵之后兵力达到二十万,在偃师以北三十里外搭建连营,阻挡窦建德大军继续支援东都。

    窦建德自恃兵力雄厚,分兵十万以曹旦为帅进攻东平郡,半个月之内连克雷泽等三城,夏军直抵水泊之外。奈何没有战船根本无法攻入巨野泽,附近的渔船又早就被燕云军收入寨中,曹旦只得调集夏军渡河所用的船只进入水泽。

    只是夏军的水军才进入水泊就遭到了燕云军水师的迎头痛击,苏胜才率领水师在水泊上大败曹旦,击沉夏军战船二百余艘,阵斩上万人,曹旦败退。第二日夜,以燕云寨演武堂五百学员为主力的燕云军突袭夏军大营,五百虎雏带着四千余燕云军精锐杀入夏军大营中,一夜厮杀,夏军大败,一溃千里。

    达溪长儒趁机率军一万六千人追杀,双方十三日大战十六场,燕云军屡战屡胜,以演武堂学员为先锋的精锐势如破竹,连胜十六场,十万夏军逃回大营的时候已经不足两万人,燕云军尽复失地。

    窦建德将曹旦大骂了一顿,不得不第三次启用大将王伏宝,率军三万抵挡达溪长儒,双方战于雷泽城外,夏军结阵固守,达溪长儒屡攻不克遂退回雷泽城内。王伏宝进兵围困雷泽城,达溪长儒坚守不出,厮杀十余日依然难分胜负。

    窦建德亲自指挥大军进攻宇文士及和李道宗的联军,战于野。宇文士及以轻骑三千在夏军列阵未成之时突袭,夏军阵脚大乱,窦建德急忙掉骑兵迎战,却被李道宗亲自率领唐军冲杀击溃了左翼,夏军败退三十里安营。

    李道宗与宇文士及互为犄角,窦建德若攻李道宗,宇文士及则出兵策应。攻宇文士及,李道宗必出兵袭扰夏军后路,窦建德被这两个人搞的焦头烂额,来回奔波而不得结果。

    ……

    ……

    七月初,江都留守张亮率领杜伏威的降兵,还有自江都诸郡招募的新兵总计二十万江南兵北上,迅速渡过沂水进入鲁郡,经鲁郡,齐郡,济北郡,在八月时候堵住了窦建德后路。这二十万人虽然声势浩大,但以新兵为主战力有限,可这样一支庞大的人马到来,窦建德哪里还有心思恋战,只得缓缓退回河北。

    这是之后的事,在张亮率军出江都的时候,徐世绩的人马也到了长安城外,与李闲汇合。

    燕云军各路精兵十六万汇聚长安,大唐都城岌岌可危。

    长安城

    太极宫

    暴怒的李渊啪的一声将李闲通告天下清君侧的檄文摔在地上,一脚踩了上去:“朕这段日子竟然养了一只狼!”

    李闲以河东王李承德的名义,发清君侧檄文。李承德是太子李建成的儿子,李渊的嫡孙,这个檄文一出来李渊就险些被气死。其实自二十几天前李渊便发现了有些不妥,各地自三月初就有请示放粮救灾的奏折上来,河东郡请示赈灾的奏折是四月末到的,李渊批复之后特意吩咐河东郡官员将赈灾的详情再写奏折呈递上来。

    李世民造反,太子遇刺,皇后病死这几件事接二连三的发生,李渊没什么心思关注河东郡的事,但诸事平复下来之后,河东郡赈灾的奏折却迟迟没来,五月末的时候,李渊特意问过尚书左仆射萧瑀,萧瑀仔细清查确实没有河东郡的奏折,李渊随即派人往河东郡查看,但派出去的官员还没有回来,燕云军十几万大军倒是先到了。

    “李承德!”

    李渊眼睛赤红的盯着地上那檄文,牙齿咬得极紧。

    “朕的好孙儿,朕的好孙儿!”

    他恨恨的重复着这几个字,骤然想起导演这一幕的是自己那个好儿子,脸色随即变得更加阴沉难看起来。

    “裴寂,你出城去问问李承德,朕这个好孙儿要清君侧,他到底是要清侧还是清君!朕身边没有一个奸佞小人!告诉他,若是不退兵回去的话,朕就下旨定他一个谋逆造反的大罪!若不是念及太子……朕现在就派人去除了这个败类!”

    “臣……遵旨?!?br />
    裴寂脸色一变,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陛下这是真的气糊涂了,河东王李承德不过是个傀儡罢了,陛下派我去问河东王,只怕问来问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燕王李闲的手段当真了不得,攻克河东郡,冯翊郡这么大的事竟然能将朝廷瞒??!有这样一个主公,再有徐世绩这样一个奇才,燕云寨真是让人不敢小看啊。

    可是转念再一想,包括陛下在内什么时候轻视过燕云寨?

    即便小心提防着,却还是上了燕王李闲的当。谁也不会想到,他孤身入长安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竟是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赌陛下不敢拿他怎么样。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一局他赌对了。

    秦王造反,太子遇刺,这些事都被燕王李闲利用,他借尽了天下之势,为的就是今日兵围长安,为的就是如此轻易简单的兵围长安。大唐的都城啊,就这样简单至极的被人围了。甚至燕云军近了长安城百里之内朝廷才发现,更可悲的是,如今长安城中没有几个能用的将领!

    “传刘弘基进宫来见朕!”

    李渊有些急促的摆了摆手大声说道:“现在就去!”

    门外站着的高莲生哪里敢耽搁,立刻派人赶往刘弘基家里。

    ……

    ……

    燕云军大营

    河东王李承德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李闲,随即谄媚的笑了笑道:“皇叔,这件事……侄儿还是不要参与的吧?”

    “你父乃是大唐之太子,才过而立之年正是春秋鼎盛的年纪,不出意外再用不了几年他便是大唐的第二位皇帝!”

    李闲看着李承德声音清冷的说道:“可他却被人谋害在长安,而谋害大唐太子的人此时竟然还逍遥法外。李世民派人刺杀了你父亲,皇帝听信谗言非但没有治李世民的罪,现在居然还要将李世民招回来封为太子,身为人子,这样的奇耻大辱你怎么能忍得了?难道你就不怕夜夜噩梦?!”

    李闲指着大帐外的长安城一字一句的说道:“孤现在是在帮你,帮你讨要一个公道回来?!?br />
    李承德讪讪的笑了笑,心说我哪里请你来主持公道了?

    就在他忐忑不安的时候,李闲忽然问了他一个让他措手不及的问题:“你可知道,你父亲五子中为何孤觉得你必能成其大事吗?长安城中你的兄弟俱在,孤为何千里迢迢派人将你接来?”

    “侄儿……不知?!?br />
    李承德谦卑道。

    “因为孤使人推算过,你有九五之命?!?br />
    李闲叹了口气道:“终究是要坐上那把椅子的?!?br />
    扑通!

    李承德竟是被他这句话吓得跌倒在地,两腿酸软竟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