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万玉楼的烦恼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渊将所有下人都赶出了御书房,包括内侍总管高莲生。他独自一个人坐在御书房里整整一夜没有出门,甚至没有点起烛火。在浓郁的黑暗中大唐的开国皇帝也不知道想了什么,一动不动的样子就好像一尊没了生机的石像。

    第二天一大早,纳言裴寂,中书令刘政会,尚书左仆射萧瑀,右仆射虞世南,郯国公张公谨,夔国公刘弘基,申国公兵部尚书高士廉,刑部尚书独孤学等朝廷重臣就站在御书房门口等着陛下传见。内侍总管高莲生在门口熬了一夜,实在不放心,硬是一会儿眼都没敢合,带着侍卫在门卫一直听着动静。

    在外面等了很久也没见房门打开,众人面面相觑随即将视线都注视在裴寂脸上。朝廷众人都知道皇帝对裴寂的信任,到了这会儿他们自然而然的希望裴寂能出面。裴寂在心里苦笑了一声,整理了一下冠袍走到御书房门口,小心翼翼的说道:“臣裴寂及众位朝臣,求见陛下?!?br />
    说完之后他往后退了一步,等着皇帝的回话??捎值攘艘换岫故敲挥猩?,裴寂的脸色也忍不住一变。他猛的站直了身子阔步走过去,使劲将御书房的房门推开。吱呀一声,外面的光线洒进屋子里,顿时变得明亮了不少。裴寂适应了一下屋子里的光线,转身往里面看去随即心里一紧。

    皇帝靠在椅子上,眼睛闭着一动不动。

    “陛下!”

    裴寂惊叫了一声,快步跑了过去。听到他的惊呼声,外面的一种文武重臣全都吓了一跳,纷纷挤进房门,一瞬间,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雪白起来?;实劭菽疽谎谝巫永?,因为屋子里光线比较暗看不出来脸色,但毫无疑问这种场面足够吓人了。大唐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皇帝如果心力交瘁……

    “朕没事!”

    就在众人惊慌失措的时候,李渊缓缓睁开了眼睛,自嘲笑了笑道:“竟是坐着睡着了?!?br />
    皇帝还能睡着,这似乎在说明他想通了什么?

    裴寂有些不敬的仔细看了皇帝两眼,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什么来。但很可惜的是,皇帝的脸上除了憔悴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李渊坐直了身子揉了揉眼,看了看朝中几位重臣都在随即点了点头道:“想来已经过了早朝的时辰了吧?那索性朕今日就懒惰一回不去上朝了,你们几个自己找椅子都坐下,朕本来还是想着将你们都找来的?!?br />
    “高莲生”

    李渊看向最外面站着的人,清了清嗓子吩咐道:“去给朕做一碗粳米粥来,朕觉着饿了……等一下,想来你们也都没吃早饭呢吧,多做一些,再弄些点心来,上次的那碟莲心酥饼是新想出来的花样?味道不错,捡着清淡可口都送一些上来?!?br />
    “臣等谢陛下?!?br />
    裴寂等人垂首道。

    “开国之前,朕没少和你们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你们当中有从怀远镇之前就跟着朕的,也有是自太原起兵之后跟着朕的,但行军之际在一个铁锅里抢肉吃的日子朕还记得,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会的肉比现在好吃了,进了长安城后反倒很久没有觉着肉香诱人。朕称帝之后到现在已历三年,想想跟你们一块吃饭的日子就跟还在眼前似的?!?br />
    李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到门口迎着阳光往外看了看。

    “记得朕自太原起兵的时候跟你们说过,富贵不相忘……你们每一个人的功劳朕都记着不敢忘,你们都是朕的肱骨之臣,是大唐的支柱,朕总是在想着能多赏赐给你们一些东西就多给你们一些,可又怕你们骄纵放肆起来,毁了来之不易的名声地位……是朕想的太多了,没有你们朕登不上龙椅,若是对你们再不亲近些……朕还能去亲近谁?”

    “朝事先不要提,好好吃一顿早饭?!?br />
    李渊摆了摆手,然后让高莲生打了水洗漱。

    裴寂等人就站在一边等着,他们这些人都是成了精的,自然知道皇帝忽然说出这番话来是什么意思,如今燕云军兵临城下,十六万大军顷刻间就要攻城,皇帝这会再不拉拢下人心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过话说起来,李渊登基之后确实有些薄情。一系列的动作也触及到了这些臣子们的利益,但因为大唐才刚刚立国,不仅仅是皇帝的地位不稳,便是他们这些臣子的地位也不稳,所以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和皇帝作对。

    早饭其实极简单,熬得很粘稠的粳米粥,还有几大盘精致的点心,味道都很不错。甜而不腻,配上粳米粥让人吃着很舒服。但事实上每个人吃着都不舒服,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思品尝点心的味道如何?

    但李渊的胃口似乎极好,一口气喝了两碗粳米粥,吃了四五块点心才停下来,擦了擦放下筷子,众人连忙都放下碗筷,正襟危坐。

    “吃饱了?”

    李渊问。

    “吃饱了?!?br />
    众人回答。

    “那好!”

    李渊站起来,大步走到书桌后面墙壁上挂着的舆图跟前,指了指长安城的位置大声道:“朕吃饱了,你们也都吃饱了,那你们就准备好随朕去厮杀吧!”

    他豪迈一笑道:“江山是朕的江山,长安城是朕的长安城,朕还在城里,那没有朕的允许就谁也别想进来!”

    这一夜,皇帝想明白了一件事。

    他前半生之所以郁郁不得志,便是因为太过优柔寡断了些。而称帝之后诸多烦心事,也是因为自己的优柔寡断。再这样下去大唐的江山真的就?;?,即便今日的李闲不成事,那日后难?;够嵊型跸姓畔姓韵谐隼醋髀?,既然已经到了无可避免的时候,何必再去想什么两全之策?

    打就是了,要么城破,要么杀出去摘了那些反贼的脑袋。

    ……

    ……

    谢映登快步走进李闲的大帐,见叶怀袖等人也在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对李闲抱拳道:“城墙上的守军有所调动,增了不少兵,从半个时辰前有不少唐军在城墙上来回走动,臣靠近用千里眼仔细看了看,他们应该是在调试床子弩……看样子,李渊是打算死守长安城了?!?br />
    李闲点了点头道:“不死战,便不是李渊??銮摇?br />
    想起裴寂昨日来的时候,李闲笑了笑道:“裴寂这个人是个聪明到极致的人,明明心思已经动了,他知道孤势在必得,也确实对李渊信心不足。但他却绝不是个轻易草率就阵前倒戈的人,他需要观望,不到势头明朗的时候他是不会下决心的。说不得……说不得他回去之后在李渊面前替孤提了不少苛刻条件,就是为了逼李渊下决心。只有打起来,裴寂他们那些人才能看准形势?!?br />
    “李渊这个人是个优柔寡断的,如果不有人逼一逼他,他下不了决心死战,应该是还想拖一拖看看是否有援兵能及时赶过来,又或是看看孤到底是什么打算。裴寂回去之后显然是说了什么刺激到了李渊,一夜之间,李渊便下了决心,无论孤跟他提什么条件他也不会再谈?!?br />
    他走到大帐边上有些感慨的说道:“扯皮的时间过去了啊?!?br />
    “速战速决,对咱们也有利?!?br />
    徐世绩站起来说道:“虽然太原的唐军被咱们挡住,两个月之内也不可能驰援长安城。李孝恭和李道宗又从长安城里分出去一部分精锐,说起来李渊平定李世民叛乱时候调集来的**万人马,现在长安城里最多不超过六万人?!?br />
    “但长安城城防坚固,床子弩也足够犀利。而且长安城中那些世家大户不知道主公什么态度,只怕这一次也会站在李渊那边?!?br />
    “孤之所以等几天……”

    李闲指着对面长安城说道:“就是因为长安城城墙上的重弩太多了些,几乎每隔二十步就有一架,确实是太麻烦的事,而且箭楼也多,再加上长安城中不缺粮食,靠着城防坚固,五万人马坚守一年半载也不是没有可能?!?br />
    “孤让人水师将抛石车所用的巨石搜集运来,这几日也有千余块了。只猛攻北城,一日之内便能将长安城墙上的床子弩都砸个稀巴烂。城中的谍子如果能里应外合最好,但李渊必然是防范极严密的,孤也不能将希望都寄托在谍子身上,他们未见得就能找到下手的机会?!?br />
    “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李渊将孤埋的最深的那人调离了太极宫,不然以他的身份地位倒是恰好行事,咱们的火药虽然储备了不少,但威力上来说震慑的效果远大于实际作用,说到用火药攻破城门,还是太难了些……”

    徐世绩道:“水师带来的攻城楼车已经组装完毕,比长安城城墙还要高些,只要清理了城墙上的床子弩,从各营中抽调出一万弓箭手,再从水师调一万弓箭手,两万人的箭阵,应该是足够让城墙上的守军抬不起头了?!?br />
    “现在担心的是,李渊下令将城门都堵死。长安城的城墙太高,云梯搭上去只要人往上爬就会打颤。硬攻的话,伤亡不会太小?!?br />
    “伍云召”

    李闲回身吩咐道:“你的锐金营今天一日一夜不要卸甲,如果城中谍子发出了信号的话,你的人马立刻攻城,如果到明早谍子没有发出信号,明早伍天锡你的青木营轮值,后日程名振厚土营轮值,大后日若是城中依然没有信号传出来,那就全力攻城!”

    李闲走回椅子边坐下来道:“懋功为行军大元帅,攻城事宜你们皆听懋功号令!”

    “喏!”

    众将抱拳,脸色肃然。

    ……

    ……

    太极宫禁卫营驻地

    太子李建成遇刺身亡之后,玄武卫便被撤销归入禁卫营。万玉楼的地位也算得上是一落千丈,若是太子不死的话,说起来他这样的身份等到太子登基,最不济也要封个从三品的将军,说不得还能捞到戍卫宫城的差事。

    因为刚刚被划分到禁卫,他这几百人的队伍被原来的禁卫军排斥在外。便是连营房也在最角落处,看起来寒酸的厉害。独孤学被调任刑部尚书之后,监门卫将军的职位李渊硬是给了内侍总管高莲生。一个太监,能领禁军,这恐怕比起大隋大业年间的龙庭卫都尉文刖还要显赫不少。

    说起来李渊也是无奈之举,朝中武将他尽数调拨给了张公谨和刘弘基两个,尤其是镇守北城的刘弘基,手下得力的将领极少。宫廷戍卫他又信不过别人,倒是高莲生的忠心李渊一直深信不疑。

    “玄武门不入夜就会关闭,咱们出不去宫城!”

    万玉楼有些头疼的说道:“靠近不了西内苑城门,主公交待这差事怎么办?”

    他揉了揉发酸的眉角说道:“要是硬攻的话,咱们这几百人还不够城防军当靶子射的??扇绻挥补?,怎么打得开玄武门?”

    “要不……抓高莲生,逼着他下令打开玄武门?”

    万玉楼的亲信试探着说道。

    “刘弘基坐镇北城!”

    万玉楼皱眉道:“只要玄武门这边一出事,他立刻就能调集人马反扑过来?!?br />
    “如果城门是禁军自己打开的该多好?!?br />
    有人叹道。

    “对??!”

    万玉楼眼前一亮,随即拍了一下大腿兴奋到:“如果城中到处出乱子,城防军不能乱动,必然是禁军出城平乱!到时候咱们就能出太极宫,然后直扑西内苑,想办法将城门炸开!”

    “白脸子,瘦子,那两个人也不能太清闲了!”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