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六十二章 布置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两支突围求援的人马全军覆没,这件事李渊得知的时候他甚至脸色都没有变一下,也不知道今天皇帝是怎么了,竟是一点怒意都没有。他只是面如表情的吩咐兵部尚书将抚恤加倍发下去,无论是逃回来被张公谨下令射死的,还是投降了燕云军的,一律按战死论,抚恤必须在两日之内发到那些士兵家中。

    吩咐完了之后他起身走出御书房,一路缓步走出太极宫,出了玄武门直接登上了西内苑城门,已经三四天没有下过城墙的刘弘基连忙来迎。李渊看到头发凌乱衣衫满是脏污的刘弘基显然怔了一下,随即拍了拍刘弘基的肩膀走到城墙边上。

    他看着城外燕云军连绵不尽的营帐,沉默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刘弘基不知道皇帝的意思是什么,也只是站在一边不言不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渊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回头看了刘弘基一眼问道:“弘基,如果要你来看,李闲什么时候会开始攻城?”

    “不会太久,臣推测,三五日之内?!?br />
    刘弘基想了想回答道。

    “是啊……”

    李渊有些感慨的说道:“他总是要忍几天的,得做个样子给城中百姓看,给满朝文武看,甚至是给天下臣民看……他是来清君侧的,不是来造反夺位的。他提了条件,虽然明知道朕不会答应但还是要等上几日,因为他要彰显他师出有名?!?br />
    “朕听说……”

    李渊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燕云军中有一种威力极大的火器,投入人群中可在瞬间杀死数十人,若是投到城门前,便是厚重城门也挡不住几次焚烧。朕没有见过,弘基……你可见过?”

    “臣也不曾见过?!?br />
    刘弘基如实回答道。

    “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又是谁想出来的这逆天手段?!?br />
    “据说是李闲自己想出来的?!?br />
    听到这个回答李渊明显怔了一下,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朕有二十三个儿子?!?br />
    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刘弘基心里已经咯噔一下震颤起来?;实鬯邓卸龆?,但谁都知道,皇帝陛下只有二十二个儿子。

    “陛下!”

    他试图阻止皇帝不要再说下去,但李渊却摆了摆手道:“此间又没有外人,弘基,当初你到辽西怀远镇投靠朕的时候,朕就把你当自家人看待。你与建成世民关系都极好,便是宁儿也把你当大哥看待。今日这话朕只是对你说,便是裴寂刘政会也没机会听到朕唠叨这些?!?br />
    他看着外面的燕云军连营继续说道:“朕有二十三个儿子,四个嫡子?!?br />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顿了一下,留给了刘弘基一段反应时间。刘弘基不是笨蛋,甚至比一般人要聪明的多。当皇帝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立刻就反应过来,马上就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手竟是忍不住剧烈的颤抖着,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

    “燕王……燕王……不是?”

    刘弘基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嗓音发颤。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问出了这句话,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后背上一阵冰冷。

    “他不是?!?br />
    皇帝点了点头,嘴角上的笑意显得格外苦涩:“到了现在这会儿,朕倒是希望他是!朕有二十三个儿子,长子建成老成持重,自十几年前府里的大小事务就都交给他处理,事事都能办的很谨慎顺畅。朕又让他领兵,临阵作战虽然稍显青涩但还是让朕满意的。朕有意培养他,就是为了让他继承朕的家业?!?br />
    “次子世民,自幼在陇西老宅里独自长大,虽然疏于管教但学识武艺都还算过得去,是个自律的人。但朕现在才明白这自律只是表象,他一个人生活的时间久了难免会变得性子粗野,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他就想着抢过来,想尽办法的抢过来,其实这性子……倒是极适合做皇帝?!?br />
    “三子玄霸自幼多病,皇后求佛多年佛祖也没有眷顾他,身子才好转一些以为灾厄过去的时候,终究还是坠马死了?!?br />
    “老四元吉性子比世民还要野,朕记得在辽西怀远镇的时候他小小年纪,便嘴里挂着人不为我所用便应杀之这样的混账话,朕怒极问他哪里学来的这些话,他还振振有词说出自后汉书。他性子如此而且不止自律,朕说过他早晚要吃亏在这上面,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吃了这么大的亏,竟是连性命也丢了……”

    李渊语气平缓的说道:“可是说起来,他们四个竟然都不如李闲。如果李闲他也是……朕曾经真的想过要把皇位传给他的??呻薜谝谎劭吹剿氖焙螂蘧椭?,他不是……陇西老宅里的下人都死了,刑部查来的消息说是被刘武周的残兵杀的,现在想想……料来也是李闲做的,想来他在进长安城之前便也知道他不是了。所以进了城之后他所有的表现,都是在演戏?!?br />
    不管是刘弘基还是皇帝,两个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点名李闲不是什么。

    可就是这个不是,让刘弘基震撼的无以复加。

    ……

    ……

    “朕很后悔当年做下的那件错事,但事情既然已经做了后悔自然也没有用处。刚刚得知李闲便是朕当年丢了的那个孩子的时候,朕心里真的很欢喜。说给皇后知道,她竟是开心的嚎啕大哭,便是病也好了几分。朕便一直盼着他回来,皇后也盼着他回来,终于盼回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个让人无语的笑话!”

    “玄霸,元吉,建成相继离朕而去,朕这个白发人竟是接连送走了三个黑发人。只剩下一个世民,还是有大过错的。朕当时真的动了心思,如果建成的子嗣中没有人适合接过这个担子的,朕就把皇位给他!”

    “所以朕将他召回长安城,朕是真的很想看看他。朕看到了,心也冷了。他不是……他竟然不是……”

    李渊有些神经质的笑了起来,透着无尽的苍凉悲哀。

    “朕知道皇后是怎么死的,她早就病入膏肓只盼着临死前还有机会能再见一次自己的骨肉。朕是想满足她,但想不到是朕害死了她?!?br />
    “太像了……皇后纵然神智偶有不清的时候,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见到自己盼了很久的儿子回来,却发现根本就不是……皇后是想不开憋住了气而死?!?br />
    “他就是个孽障!”

    李渊的语气骤然拔高,甚至变得尖锐起来:“朕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便跟他说过,朕能给他的不会少了他,但朕不能给他的他想都不要去想??伤床宦?,紧盯着朕的位子不放。这样的人……朕还有什么必要念着骨肉亲情吗?”

    说完这句话,李渊猛的回头看向刘弘基一字一句的说道:“所以……弘基,你不要有什么顾忌,如果有机会杀了他就不要手下留情。朕要这样的逆子无用,世民若是回不来,朕就把皇位传给建成的子嗣!”

    刘弘基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吞下一嘴的苦涩。

    “臣明白!”

    他终于明白了皇帝说这番话的意思。

    如今城里城外的人,不仅是文武百官,便是百姓们也都差不多知道燕王便是皇帝嫡子的事。所以领兵守城的几个将军,无论是谁都会心存顾忌。即便燕王就是在造反,即便这样的大罪足够凌迟处死的,但依然不敢有人动杀了他心思,因为他是皇帝的嫡子,除了皇帝之外谁也不敢也不能有这个心思!

    当李渊说出这番话之后,刘弘基便明白了。

    皇帝现在想要燕王去死。他甚至可以想象的到,皇帝现在一定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当初请燕王回来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想到会是今日这般局面。

    皇帝绝不会无缘无故和自己说这样隐秘震撼的事,所以刘弘基一开始就加着小心。他明白如果燕王没有造反的话,这件事便是烂在皇帝肚子里他也不会对任何人说起,如果燕王自己也不知道的话,毫无疑问皇帝连他也会瞒着,让燕王整日活在自己是皇帝嫡子的美丽幻想中。但现在,这个秘密到了不得不说出来的时候。

    “李闲是个草莽出身的,逢战喜欢自己站在最前面。若是燕云贼攻城,他必然临阵亲自指挥,若是有机会你就想办法率军反冲杀一阵,不惜一切代价给朕杀了他?!?br />
    李渊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下城墙。

    刘弘基躬着身子送他下去,临下城之际皇帝忽然站住,也不回头声音有些清冷的说道:“朕听说这两日你说了不少乱七八糟的话,颇多不敬不实之处,但朕不想和你计较这些,你好自为之?!?br />
    如果说之前皇帝是在示之以诚,那么现在便是震之以威。

    刘弘基知道,皇帝是要自己绝对的效忠。

    “臣明白!”

    他垂首,心中激荡不安。

    ……

    ……

    李渊离开西内苑城门之后便回了太极宫御书房,然后派人将张公谨招来。张公谨以为皇帝要责备自己用人不当之错,一路上心怀忐忑。一直到进了御书房他都没没敢抬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释。

    “昨日夜里的事,朕知道不是你的错?!?br />
    李渊看了张公谨一眼,将手里的奏折放下后指了指面前的椅子说道:“坐下说话?!?br />
    “臣不敢?!?br />
    “让你坐就坐?!?br />
    李渊语气加重了几分说道。

    张公谨惴惴不安的欠着身子坐下来,等着皇帝说话。

    “从今日起你就不要在去城南了?!?br />
    皇帝接下来的话吓了张公谨一跳,他以为皇帝要解除自己的兵权,连忙站起来还没来得及解释,李渊接下来的话让他惊讶的无以复加。

    “你从城南,城东的守军中抽调一万精锐,你就坐镇兵备府衙门盯着西内苑那边……若是刘弘基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你便率军接替西内苑的城防!必要时候……杀几个人也是无妨的?!?br />
    李渊走到张公谨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朕信得过你,如今长安城里你是朕唯一信得过的人了。玄武门乃重中之重,绝不能有一点闪失!”

    “臣遵旨!”

    张公谨抬起头,眼神格外明亮。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