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六十五章 破门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唐武德三年六月二十,天气开始转阴,从早晨开始就闷热的让人想要骂娘,但雨就是没有下来。吴记包子铺里的白脸吴不善和瘦子王启年眉头紧锁,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发现彼此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希望到了晚上不要下雨……”

    王启年咬了一口平时最爱吃的灌汤包,发现今天这包子也变得一点诱惑力都没了,索然无味,吃进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

    “就怕下雨持续几天,到时候大军冒雨攻城,对兄弟们来说困难更大,雨浇得抬不起头,城墙上的唐军低着头射箭倒是影响不大……如果再找不到机会,主公就算不怪罪咱们,咱们还有什么脸面见主公?”

    吴不善摇头叹了口气,咬了咬牙说道:“如果胖子还不能找到机会靠近西内苑,那我便带着手下兄弟硬闯,再这么等下去只能说是咱们的无能!就算把我手下几百个兄弟的命都搭上,也好过攻城时候多损失数千乃至上万的士兵?!?br />
    他看了王启年一眼,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在老家还有个婆娘……”

    “滚你的蛋!”

    王启年脸色骤然一变,忍不住骂道:“老子最烦的就是这种事,你有个婆娘关老子屁事,你难道是想让我去接管了她?别**扯淡了,以老子的身份就算找十个八个黄花大闺女难道还他娘的难了?你自己的婆娘你自己想办法照顾去,别跟老子说这些话……有本事你就死,你倒是看看老子管不管你这破事!”

    “老王……”

    挨了骂的吴不善却没有生气,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事我说了不算,谁也不想死,但咱们真的不能再等下去了,一会儿我就去召集弟兄们,如果运气好的话冲到西内苑不是什么难事。死胖子现在被张公谨盯着太紧,他未见得有机会下手。不能等到晚上了,等一会儿让兄弟们吃一顿饱饭,我们就上路……说什么也不能让兄弟们做饿死鬼?!?br />
    “我……”

    王启年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我去帮忙和面?!?br />
    他站起来,背过身子的时候揉了揉发酸的鼻子,感觉自己眼眶是里湿乎乎的,这种感觉让他有一种骂娘的冲动。他走向厨房,却发现厨房里的几个小伙计已经在忙活了,和面的和面,剁肉馅的剁肉馅,但几个人的脸色倒是平静的让人不敢相信。

    “老王,你还欠我三两银子,上次赌钱你输了赖账一直不肯给!”

    一个小伙计嘟嘟囔囔的说道。

    王启年鼻子酸着从袖口里将钱袋子摸出来,塞进那小伙计手里强作欢笑的说道:“你个怂货,老子还能欠你那几两碎银子?老子是帮你拿出去放贷,你看看,这才几天连本带利变成几十两了,你就偷着乐去吧?!?br />
    小伙计从钱袋子里数出三两银子攥在手心里,嘿嘿笑了笑然后又递给王启年:“给我娘!巨野泽水寨边上渔村,进去之后第二户人家就是我家……这些年其实档头没少给银子,但我心想着反正也不知道哪天死,娶了媳妇也是祸害人所以没攒下钱……现在想想竟是没给我老娘留下什么,这三两银子少了点,但好歹是个念想?!?br />
    他看着王启年,想了想又说道:“如果有空,老王你多去我家坐坐……我娘保过媒,都成了的?!?br />
    王启年忍不住,眼泪还是流了下来。心说自己还真是窝囊啊,这些年看了这么多生离死别的事,怎么还这样没出息,已经这么大岁数了还他娘的哭!

    正要说句什么安慰一下那小伙计,忽然外面的房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一个身穿唐军服饰的汉子跌跌撞撞的冲进来,因为着急,他的脸色白的吓人。

    “吴大哥在不在!”

    吴不善认的这汉子是万玉楼手下的人,曾经跟万玉楼一块来过几次。

    这汉子进门后一边大口喘气一边说道:“我们档头带着兄弟们往西内苑冲过去了,档头让我来告诉你,准备接应。我们档头没找到机会,让几个兄弟假扮逃犯往西内苑那边跑,他带着人在后面追,这会只怕快要到了!”

    “万玉楼我**娘,这样仓促这不是送死吗!”

    吴不善骂了一句,但也知道是因为这阴沉沉的天逼得万玉楼不得不冒险行事。

    “发信号,召集弟兄们去接应那个王八蛋!”

    王启年从厨房冲出来,一边跑一边说道:“我也去!”

    “你去能干嘛!”

    吴不善怒道。

    “我一直以为那胖子比我怕死……”

    王启年笑了笑,将围裙丢在一边抬起下颌骄傲的说道:“老子要是死在他后面,下去见了他还不得被他嘲笑?我可丢不起这个人,给我把刀!”

    他挺直了腰板,在众人眼中竟是显得高大了起来。

    ……

    ……

    万玉楼虽然能出太极宫但进入兵备府衙门之后本以为可以趁机行事,但从昨日开始便再难自由行动。从城南和城东调集来的精锐人马进入兵备府,张公谨从昨日夜里便下令所有人不得随意出入,便是万玉楼也没办法将手下密谍都拉出来。

    今天一早天气逐渐转阴,万玉楼的心情比天气还阴。他焦躁的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实在没有办法咬了咬牙将几个心腹找了来。安排了一番之后便去找张公谨,说手下人抓住了几个燕云军的密谍,必须尽快带着那几个人去抓捕其他同伙。张公谨倒是没怀疑他什么,只去看了看那几个打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人之后便让他速去速回。

    出了兵备府的大门,万玉楼一边走一边语气歉疚的说道:“几位兄弟,别怪做哥哥的手狠,不把你们打一顿怎么取信张公谨?那家伙太谨慎,临死之前还让你们几个受苦是做哥哥的无能,等一会儿冲到西内苑之后,你们躲在哥哥身后,我块大……还能替你们几只箭!”

    “死相难看和死相好看都是死?!?br />
    挨了打的亲信笑着说道:“档头我可不敢站在你身后,万一你倒下来的时候一屁股坐我身上,我死相还不得更难看……”

    数百名混进玄武卫的密谍出了门之后在城中兜了几个圈子,然后便直奔西内苑。十几个背上背着火药包的密谍每个人都穿了两层皮甲,被众人护在中间,他们这十几个人是今天最重要的人,在冲到西内苑城门前谁都能倒下,唯独他们不能倒下。

    因为身上的官军号衣,一路上他们并没有受到阻拦,等到了西内苑城门不远处到时候被巡防的城防军截住,万玉楼解释说自己是奉了皇命稽查侵犯的,但那当值的校尉就是不肯让他靠近城门,要想过去可以,他自己先过去找刘弘基大将军说清楚,大将军让他过再放行。

    万玉楼大怒说我有皇命在身。

    那校尉大声道:“非常时期,除非你拿出圣旨来,不然谁也不能违抗大将军军令?!?br />
    万玉楼抽刀一刀劈了那校尉,回身喊了一句:“抓钦犯!”

    他手下武艺高强的密谍一拥而上,不多时便将二十几个唐军士兵砍翻在地。众人加速冲向西内苑城门,才跑出去没多久城墙上的号角声就响了起来。

    “生同生!”

    万玉楼高呼一声,脚下一点冲在最前面。

    “死同死!”

    他手下密谍大声喊着,紧紧护着那十几个背负了火药包的密谍紧跟在万玉楼身后。城墙上有人喊话,至于喊了什么谁也没有在意。因为他们身上还穿着禁军服饰,所以城墙上的守军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万玉楼已经往前冲出去几十步。

    “大将军有令,再靠近一步杀无赦!”

    守城门的别将大声喊了一句,随即下令弓箭手拉开硬弓。距离还有七八十步的时候,那别将咬了咬牙手猛的往下一压。羽箭骤然间射了出去,瞬息而至。万玉楼挥刀斩落了几只羽箭,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用连弩!”

    紧跟在他后面的密谍被射翻了二十几个,后面的迅速递补上来,近了五十步之后密谍手中的连弩开始发威,堵在城门前的唐军被连弩射中立刻就倒下去一层。城墙上的唐军也开始发箭,羽箭越来越密集,几百人的队伍顺着大街往城门冲,完全暴露在了守军弓箭手的视线之内。

    密谍一个接着一个的被射死,但却没有一个人退缩。从燕云寨建立开始,密谍的挑选便极为严苛,他们不但是最精锐的士兵,还是最忠心的部下,在需要他们送死的时候,他们毫无例外的选择了履行自己的职责。

    尤其是,档头万玉楼一直冲在最前面。

    在损失了至少一百多名密谍之后,万玉楼终于冲到了城门口,大批的唐军士兵蜂拥而至,万玉楼这个时候如天神下凡一般,手里的横刀泼出一片血光,进一步杀一人,当后面的密谍追上去的时候,死在万玉楼手里的唐军士兵已经不下十人。

    “拦住他们!”

    被惊动了的刘弘基站在城墙上俯身往下看着大声喊了几句,不少唐军士兵顺着马道冲下去试图将密谍拦住。

    从一开始,厮杀便格外惨烈。

    万玉楼一刀劈飞了面前唐军士兵的半边脑壳,回头大喊道:“有火药包的冲进去,老子照看着你们背后!”

    ……

    ……

    整整两个团的密谍,近六百人,冲到城门口之后已经损失了近一半。后面的人护着有火药包的密谍杀到城门下,万玉楼随即转身,带着密谍组成了一道人墙将唐军挡住,一开始是他们往里冲唐军阻拦,现在变成了他们阻拦唐军往里冲。

    刀刀见血,拳拳打实。

    人头在脚下乱滚,残肢断臂在半空飞舞。

    十几个有火药包的密谍冲到城门下,然后迅速的掏出火折子将火药包上的引信点燃。十几个火药包堆在城门下面,点燃之后他们有人立刻朝着万玉楼大喊:“档头!速走!”

    “走?!”

    万玉楼看了一眼密密麻麻冲过来的唐军士兵,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回身喊道:“贴着墙角趴下,要是你们不死,老子跟你们拜把子做兄弟!”

    十几个密谍在门洞内顺着墙根趴了下来,刚卧倒火药包的引信就燃烧到了尽头。

    轰的一声巨响,一大团火球顺着门洞疯狂的涌了出来。守在门口的密谍犹如被飓风吹倒的麦子似的,齐刷刷的被巨大的冲击力吹的向前扑倒。一声巨响之后,余下的火药包纷纷爆炸,火光在门洞里一次一次闪耀。

    二部配置的火药威力就算不足以炸坍塌了城墙,但接二连三的爆炸还是将城门轰开了一个巨大的破洞。城门发出一声极难听的呻吟,随即缓缓的倒了下来。

    伏倒在门洞里的十几个密谍,全部殒命。

    就在这个时候,城外响起了嘹亮的号角声。

    燕云军,攻城了。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