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六十八章 目中无人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收藏,为您提供。

    张公谨赶到西内苑城门的时候,燕云军的精骑已经杀到了城门口,上千名大唐官军堵在城门洞里,组成了一道厚重而坚固的城墙。要想冲进城门,就必须从这上千名将门洞严严实实堵住的唐军士兵们身上碾过去。但毫无疑问的是,轻骑兵没有这样的战力。

    当轻骑兵失去了速度优势的时候,面对钢铁刺猬一样的步兵枪阵他们没有丝毫办法。而坐在马背上的骑士,即便训练有素也挡不住接二连三刺过来的长矛,冲在最前面的骑兵在被逼停之后就陷入了泥潭一样,一层一层的被唐军长矛手戳死。相对来说门洞太狭小,骑兵占据的空间又大,所以一排横列上七八个骑兵要面对的就是数十个唐军长矛手。

    这样的厮杀毫无优势可言,损失了数十名精锐骑兵之后,燕云军还是被唐军步兵一点一点的顶了出来,而这个时候城墙上的唐军弓箭手在在惊慌失措中恢复过来,他们快速的爬起来冲到城墙边上,俯身向下射箭。

    淤积在城门处的燕云军骑兵身上的铠甲太单薄了些,根本就挡不住锋利的箭簇。随着越来越多的弓箭手加入战斗,燕云军的骑兵完全被克制住。

    伍云召身上中了两箭,小腿上也被长矛戳出来一个血洞。自从领兵以来,他还从不曾如此狼狈过。战于野,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如此憋屈窝囊。但骑兵冲城全在速度,一旦速度上的优势化为灰烬,那么坚固的城墙和比城墙更坚固的枪阵便是他们万难愉悦的障碍。

    看着自己麾下的精骑一个一个的从马背上被戳翻下来,伍云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守城的唐军足够精锐,同样训练有素。如果换做是一支没有经历过真正大战的队伍守城,城门被炸开之后只怕已经丧失了抵抗下去的意志。当初伍云召率军攻占济北郡的时候,所克诸城基本上都是这样一触即溃的,王薄的济北军和唐军比起来,相差的可不仅仅是战力上的不足,在战斗意志上更是天差地别。

    帝国都城里的这支军队显然不是那些绿林道上的草莽之徒可以比的,想要让他们溃败下去,除非优势呈压倒性。

    可现在优势在唐军这边,燕云军的精骑只怕再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完全逼退出去。

    之前王伯超率领的骑兵虽然失去了主将德纳很快又自发的组织起来,朝着燕云军精骑的后队发动了进攻。他们的人数虽然不多,但这却是一支完全效忠于大唐皇帝的军队。所以进攻起来格外的狠辣,完全不顾自身安危一般。

    任何一个上位者,都会拥有一批忠心耿耿的属下。比如窦建德,比如杜伏威,比如李闲。

    可以说唐军的反抗意志之坚定,超乎了伍云召的预计。诚如李闲曾经说过的那样,燕云军的将领们打了太多的胜仗,所以面对敌人的时候往往会生出轻慢之心,李闲曾经在召集将领们开会的时候也不止一次提过这件事,有这种思想,一旦遇到真正强硬的敌人,说不定就会导致吃亏。

    李闲是一个从不肯吃亏的人,所以他安排了雄阔海带着陌刀重甲赶上来。但陌刀营的速度太慢,如果他们再迟一些赶来的话,燕云军就会被逼离城门。

    “宁死不退!”

    伍云召大声吼了一句,带着亲兵疯了一样往前顶??稍绞钦庋送鲈酱?,唐军将门洞堵的严严实实根本就不可能挤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员大将单人独骑将城外的唐军骑兵杀了一个通透,上千名唐军骑兵竟是拦不住他一人,骑兵阵营被他一人一马一槊冲开了一条血路,转瞬之间就到了城门外。

    “这个时候还拘泥于自己是骑兵而不肯下马作战的,都是白痴!”

    那人大声呼喊了一句,随即率先从自己那匹高大强健的特勒骠上跃了下来。

    “全都下马!”

    他大声喊了一句:“马是骑兵的半条命,但马也是你们手里的兵器!”

    他忽然一槊刺在那匹价值千金的特勒骠马屁股上,巨大的刺痛下那骄傲的突厥名种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疯了一样往前冲了出去,聚拢在城门口的燕云军骑兵立刻就醒悟过来,纷纷下马刺伤自己的坐骑。数十匹惊疯了的战马涌进门洞里,立刻就将里面淤积着的唐军长矛手撞的七零八落。

    唐军长矛手顿时变得有些不知失措,他们惊恐慌乱的用长矛乱戳,那涌进城门洞里的几十匹战马后面被堵住,前面是如林般的长矛,绝望中不断的冲撞着眼前看到的一切东西,不少唐军士兵被战马撞到踏死,唐军的阵型随即变得混乱起来。

    当几十匹战马终于被唐军胡乱戳死之后,那个手持长槊的黑脸大将骤然间苍鹰一般跃过战马的死尸冲了过来。

    在他身后,百余名下马持槊的燕云军骑兵紧紧跟着。这群疯虎一样的汉子全都杀红了眼,之前太多袍泽的死将他们心中的怒意和斗志全都点燃了起来。

    “某乃罗士信!挡我者死!”

    那黑脸大将手里的长槊出手速度之快令人震撼,毒龙一般刺出去的槊锋每一击必然收割走一条生命。他一个人杀入唐军枪阵之中,犹如猛虎扑进了羊群一样。槊锋或扫,或刺,或劈,顷刻间面前十几个唐军士兵就被他放翻在地。

    “挡我者死!”

    他大步向前,竟是以一人之威逼得堵在门洞里的数百大唐官军连连后退。

    罗士信之名,盛于猛虎!

    ……

    ……

    伍云召看着那孤傲霸气的身影脸上微微一红,曾经他对罗士信也有过不服气,甚至在与聂夺私下里曾经说过,如果有机会一定要与罗士信过招比试一番。但是今天他才知道,自己和罗士信相比差的还是太远了。不仅仅是武艺上的差距,还有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自信和霸气!

    他回身看了一眼仍在试图攻击燕云军的唐军骑兵,大声命令道:“我的亲兵全都下马去策应罗将军,分一千骑兵出来随我将那队唐军骑兵杀??!”

    随着他的命令,百余名武艺精湛训练有素的亲兵从马背上跃了下去,迅速的冲进城门洞里支援罗士信,伍云召自己带着千余骑兵朝着那支唐军骑兵杀了过去。一旦让伍云召的战马提速,这世间当真没有几个人能拦得住他。王伯超或许可以,但他却极窝囊憋屈的被罗士信一槊戳碎了心脏。

    到死王伯超都不知道,杀了他的那人便是他曾经自比过的幽州猛虎罗士信。如果他知道的话,只怕会羞愤难当。

    伍云召率军只一个冲锋就将那队唐骑再次杀穿,骑兵分散开来,靶子一样来回梳理了两遍,那支孤军就被屠戮殆尽。而这个时候,罗士信已经带着二百多名悍不畏死的燕云军骑兵将唐军顶出了门洞。

    “近身厮杀,这般好不痛快!”

    杀得兴起的罗士信随手将自己的长槊掷了出去,将三名唐军士兵戳成了一串。他俯身捡起一柄横刀,大步向前挤进了唐军士兵的人群中。近身厮杀,长槊不好运用,辗转腾挪间太多掣肘,所以他果断的弃了长槊换刀。

    人都知道罗士信善使长槊,秦琼也曾经说过使槊者罗士信天下第一。

    谁也不知道,罗士信手里有刀的时候竟然也如此凶猛。这个时候人们才骤然醒悟,想起来罗士信的父亲虎贲大将军罗艺便是以刀成名的。当年对突厥人一战,楚公杨素以几万步卒大破突厥可汗二十万狼骑,那一战也成就了罗艺的赫赫威名。当日年轻气盛的罗艺,便是以手中一柄陌刀杀入敌阵,身披数十箭,一刀劈伤了团团护卫下的突厥可汗!

    罗士信的刀同样可怕,其可怕之处还在于根本就没有什么套路。

    这种刀势,源自李闲!

    罗士信是私下里和李闲交手最多的人,所以对如何用刀比大部分人都多了一层领悟。没有刀法可言,完全随着战局而出刀,看似杂乱,但刀刀致命。

    二百多名燕云军骑兵学着罗士信的样子将手中长槊掷了出去,立刻就将面前的唐军长矛手戳翻了好几层。那些被戳死的唐军士兵就好像被镰刀放倒下的麦子,齐刷刷的翻倒在地。越杀士气越旺盛的燕云军终于顶进了城门里面,迎接他们的是大街上密密麻麻的唐军士兵。

    罗士信看了一眼不远处还有几个战团,显然有人被唐军困住还在厮杀。他以横刀往前一指,大声问道:“燕云儿郎,你们可还有力气杀人?!”

    “有!”

    他手下二百余精锐整齐高呼,斗志亢奋。

    “那就杀过去,让那些唐军士兵们看看,什么叫杀人!”

    “向前!”

    “向前!”

    “向前!”

    随着整齐的呐喊,二百多名燕云军士兵跟着罗士信极其悍勇的扑了出去。在他们面前,是兵力比他们多数十倍的唐军,可在他们眼里,那是数千头待宰杀的羔羊罢了。人的特质就在于,当恐惧蔓延的时候,数万人聚集在一起也没有安全感甚至会迅速崩溃。当勇气冲上了头脑的时候,即便面对数万人他们也没有恐惧。

    张公谨看着那势不可挡的几百个燕云军,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弓箭手!攒射!”

    他大声的命令道。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城门外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了进来。当看清楚了眼前场景的时候,张公谨甚至错觉有一道山梁撞进了长安城。就在这一瞬间,他心里一阵痛楚传遍全身。因为在看到那些人的时候,他就知道守不住西内苑了。

    那不是山梁,那是雄阔海的陌刀营。

    “罗将军暂且休息一会儿!”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雄阔海手持陌刀大步而行:“换我来为你开路!”

    罗士信劈落了几支羽箭,回头看了一眼大笑道:“傻子才和你抢!”

    他转头看了看,见陪伴自己几年的坐骑倒在血泊里忍不住嘴角抽搐了几下。

    “上城墙!”

    他大声吆喝一句,避开了唐军的箭阵带着后续杀进来的大队燕云军步兵往城墙上面冲了上去。

    雄阔??醋怕奘啃诺谋秤?,心里不由得也跟着一热。

    既从军杀敌,自当如此目中无人!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