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六十九章 是您的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收藏,为您提供。

    第六百六十九章是您的

    雄阔海的重甲陌刀营迈着整齐的步伐前进,形成阵势之后陌刀营真的如同一座厚重的大山似的给人一种难以承受的压迫感。张公谨下令弓箭手放箭,羽箭密集如飞蝗一般朝着重甲陌刀营笼罩了过去。但羽箭即便再锋利,也钻不透那厚重的链甲。

    箭簇被卡在链甲上再难寸进,最多也只是将里面的皮甲射穿一个小洞罢了,即便能伤到人,也没有什么影响。陌刀营的队形依然严整,从上面往下看就如同一大块刀子切出来的四四方方的豆腐。但很显然他们不是豆腐,他们是一辆令人窒息的钢铁装甲。漫天白羽笼罩下,钢铁装甲依然稳步向前。

    唐军轻甲步兵根本就挡不住陌刀营前进的步伐,一排一排的陌刀之下,那些唐军士兵毫无还手之力。即便有人能砍中那些重甲士兵,但横刀再锋利也切不开那厚重坚固的甲胄。

    虽然推进的速度不快,但却没有丝毫停顿。

    雄阔海走在队伍最前面一排的中间,他左右还有他后面所有陌刀手的步伐都与他保持着一致。他进则进,他停则停。这种默契不仅仅是长期在一起训练的结果,还是数十次浴血厮杀之后才能达到的配合。

    刀起,刀落。

    前面的一排唐军士兵被整齐的砍翻,沉重而锋利的陌刀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人的身子劈开。陌刀营每向前一步,都要留下一地的残肢断臂,而当陌刀营的阵型整体踏过去之后,地上只会留下一层肉泥。

    唐军被压制的节节败退,眼看着再退就要顶到玄武门的城门了。

    而此时,在城外燕云军的大队人马已经涌了上来,比城墙还要略高些的巨大楼车缓缓移动过来,楼车上的燕云军弓箭手开始覆盖性的打击城墙上的守军。李闲从各营抽调出来了一万弓箭手,从水师抽调一万弓箭手,仗着抛石车将城墙上的床子弩全都砸成了碎片,这两万人的箭阵移动到城墙外面之后开始发威。

    两万人的箭阵,如果不亲眼所见无法理解那种令人震颤的场面。

    白羽漫天,遮天蔽日。

    羽箭密集的甚至在半空中相撞!

    几十架楼车,还有城墙外的箭阵在很短的时间内往城墙上倾泻出去十几万支羽箭,城墙上的尸体和木楼上铺满了一层白色!

    如果没有抛石车发威将城墙上的床子弩清理掉,没有将唐军城防军的弓箭手砸了个七零八落,燕云军的弓箭手难以形成这样规模的压制,毕竟守城一方的弓箭手要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最起码射程要比城下的燕云军要远。

    随着三轮齐射之后,城墙上的唐军已经再难形成反击。大队的步兵抬起云梯架上了城墙,巨大的楼车继续向前移动最终靠在了城墙上,铺上木板,楼车上的燕云军步兵潮水一样杀上了城头。上了城墙的燕云军开始清理唐军残兵,投降者一律不杀。

    在靠近城门口附近,数十名唐军士兵守着一个额头上包裹着纱布的大唐将领。

    “大将军,撤下城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一个唐军士兵急促的劝道。

    刘弘基脸上被火烤的爆了皮,显得格外的难看。额头上的纱布还在往外渗着血,但他的眼神里却没有一丝绝望。

    他心中有愧疚,但更多的则是释然。

    燕云军之所以如此迅速的攻上城墙,不仅仅是因为抛石车的巨大威力和箭阵的覆盖打击,还有他的一道军令。就在罗士信杀入城门的时候,他下令城墙上的守军撤下去,除了军令传达不到的地方,数千名唐军已经撤到了城内。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下决心以死抗敌。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但他却没有后悔。他这样做只是想多挽救一些人的生命,对于这场战争从一开始他就没有丝毫的斗志。即便燕王不是皇帝的嫡子,可这也是李家人之间的争斗。长安城是守不住的,即便没有城内燕云军密谍炸开了城门也是守不住的。燕王有备而来,若不是同样心疼士兵他怎么可能等这么久才开始攻城?

    那么多犀利的攻城器械,损失再大攻克长安也已经是注定了的事。正因为他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如此消极。

    士兵们为了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丧命,不值。

    他的愧疚是对皇帝的,也是对自己身为人臣却不想尽忠的愧疚。其实人们很多时候认为愧对某件事某些人,说起来都只是愧对自己的心。刘弘基现在的痛苦,除了他自己之外没人可以理解。

    “扶我起来?!?br />
    刘弘基语气平淡的说道:“我要回家?!?br />
    ……

    ……

    雄阔海的重甲陌刀营每向前踏出一步,地上就会多出一层血泥。刀锋砍断骨头,将活生生一个人劈成两片时候那种声音,如果真的听清楚的话那么无论是谁也不会平静如常,那是一种能让人瞬间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声音。

    呐喊声,哀嚎声,骨头断裂的声,都是死亡的声音。而最让人无法承受的不是死亡的声音,而是死亡的味道。

    空气中弥漫着的不仅仅是血腥味,还有一种钻进人鼻子里就很久不能散去的臭味。人在临死前基本上都会大小便失禁,就在陌刀临身的那一刹那,往往裤裆里都会不由自主的溢出屎尿。

    血液的味道和粪便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这种味道让人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战靴踏着地前行,踏过去的时候踩碎的不仅仅是死尸,还有那些粪便。所以在李世民身边的尉迟恭靴子里钻进水的时候,他会被种感觉恶心的想吐。水不恶心,恶心的是血肉和粪便混合在一起的那种湿腻。尉迟恭就是因为靴子里进了水,不由自主的想起战场上的感觉……这种感觉,只要上过战场活下来的人,只怕谁都不会轻易简单的忘记掉。

    战靴踏地,踩着整齐的节奏。

    唐军节节败退,眼看着就退到了玄武门前面。而此时的燕云军已经攻陷了整个西内苑,西内苑东北方向永安宫中埋伏的一万多名唐军也被伍天锡压制住,根本就冲不出来。当西内苑攻克之后,李闲又调了五千弓箭手赶去永安宫里支援,在箭阵的压制下,永安宫内的唐军将领不得不举旗投降。

    只短短半日的时间,西内苑告破。

    这种速度令人咋舌,要知道当初李渊攻打长安城的时候,隋军可没这么轻易的就放他进门,李渊是踩着上万具尸体才走进了这座大城。

    现在拦在李闲面前的,就只有一座玄武门。

    玄武门后面有一座太极宫。

    太极宫里有一张龙椅。

    龙椅上坐着一个皇帝。

    “陛下…….”

    高莲生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脸色出奇平静的皇帝,犹豫了一下还是劝说道:“如果不让任何人进太极宫的话,张公谨和刘弘基也进不来,若是城破……他们两个又进不了宫,难免会做出什么有失臣礼的事情来。而且……前面西内苑的人马若是退入太极宫整顿后再用来守宫城,兵力上就不至于显得单薄?!?br />
    “太极宫城防坚固,守军如果足够多的话,坚持到其他各门的援兵赶来,贼兵未必就能占了便宜去?!?br />
    李渊看了高莲生一眼,脸色平静如古井不波。高莲生一直到现在都无法理解皇帝陛下,为什么往日那么容易发脾气,而现在到了这种时候却能平静的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皇帝自登基之后,除了朝会就没有坐到过那张龙椅上,今天他却离开了御书房,进了大殿,坐在高大的龙椅上看着空荡荡的大殿沉默了很久。

    “高莲生”

    “奴婢在”

    “你若不是个阉人,朕一定会重用你?!?br />
    “奴婢只求能在陛下身边伺候着?!?br />
    “高莲生”

    “奴婢在”

    “你可知道朕输在什么地方?”

    “陛下没有输,只要两位国公召集全城军民,燕云贼未必就能得逞?!?br />
    “朕输了,输了就是输了?!?br />
    李渊的手掌在龙椅的扶手上轻轻的来回摩挲着,感受着触手的温度,他手掌上的力度如此轻柔,就好像抚摸的不是冰冷坚硬的椅子,而是美人娇嫩的脸颊。

    “朕输在于……朕从来不敢面对事实,而当不得不面对的时候,朕往往会变得犹豫不决。朕想做一个千古圣君,想开创一个万世基业……可现在看来,只怕这个理想要留给朕的后人去做了。结果还不是最坏的……最起码他也是朕的种?!?br />
    李渊自嘲的笑了笑道:“朕总以为,所有人都在朕的算计中,无论谁也别想瞒着朕,无论谁也别想让朕认输!或许是朕心里想的太多太多,以至于没了果决,反而不如李闲想的简单直接,他从一开始就想取代朕做大唐的皇帝,但朕却一直没有想好该怎么对待他?!?br />
    “若是燕云军进了太极宫……高莲生你就出去迎接李闲,朕不怪你……”

    “奴婢不会,奴婢坚信陛下是战无不胜的?!?br />
    “战无不胜?”

    李渊笑了笑,摆了摆手道:“现在朕可没心思听你讲笑话……你去传朕的旨意,后宫所有嫔妃,下人,禁卫在燕王攻入太极宫之后,列队在大殿门口迎接他。朕倒是想看看,作为一个胜利者,他用一种什么样的嘴脸出现在朕面前?!?br />
    “陛下……”

    高莲生哀鸣了一声,缓缓的跪了下来。

    “哭什么!大唐还是大唐,没什么可哭的?!?br />
    李渊缓缓的站起来,离开那张他坐的温热了的龙椅。他缓步走下台阶,仔仔细细的看着大殿中每一根柱子,每一块地砖,看的极认真,似乎是想记住每一个地方的摸样。他的步伐虽然缓慢,但却并不稳定。每走一步,他的身子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朕是皇帝!”

    走到门口的李渊抬起头看着无尽的苍穹喃喃道:“就算你赢了又能怎么样?史书上朕依然还是大唐的开国皇帝?!?br />
    西内苑城门,精甲武士站立在街道两侧迎接燕王进城。已经投降了的唐军士兵密密麻麻的跪在后面,他们手里已经没有了兵器,他们低下了曾经高昂着的头颅。匍匐在地上的唐军士兵,每个人心里都充满了忐忑。

    骑着大黑马身穿黑甲走进长安城的李闲视线缓缓扫过那些跪伏在地上的唐军降兵,看着不远处那座宫门,他的视线平静如水,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自始至终他都知道,自己是要进入这座大城的。

    “河东王”

    李闲侧头看着和自己并肩而行的李承德,微笑着说道:“你要仔细看看,这是你的都城?!?br />
    “是您的?!?br />
    李承德低下头谦卑的说道:“永远都是您的?!?/div>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