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七十七章 你我之间哪里会有美好?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收藏,为您提供。

    南漳城南北临河,这河却不与筑水相通,所以秦王李世民的人马不可能再现攻克永清城这一幕,打永清城太过痛快了些,借大自然之威,堪比十万雄兵,甚至可以说十万雄兵也别想如此简单轻易的摧毁一座城池。

    洪水漫过,城随之而破。

    在永清休整了五日,秦军自方圆数百里内搜集来了足够支撑大军十五日所需的粮草,其中不乏耕牛驽马和鸡羊猪鹅之类的禽畜,按照大隋律例耕牛是严禁宰杀的,犯者要收监重罚。但大隋已经没了,别说隋律,便是唐律李世民也不会放在眼里,更何况这里是梁国,梁国之法无论如何也管不到李世民头上。

    杀耕牛吃肉能让士兵们保持体力,那么便杀了。驱赶难民去冲击襄阳城对灭梁有利,那么便驱赶过去。李世民现在的思维和行事便是如此简单,只要对自己有利的事那么便多多益善,能壮大己身损伤敌人的事更是多多益善。

    李世民将密报烧掉的之后走出自己的军帐,沿着一片树林信步而行。走出去百多步远忽然站住,看着树林中一棵歪脖树下怔怔发呆的女子他表情变了变,随即缓步走了过去。

    一身红色长裙的独孤一柔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中坐着,显得格外醒目。

    她垂着头盯着面前一朵不知名的野花出神,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眉头微微皱着,似乎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李世民知道她为什么悲哀,前几日得来的消息,独孤一柔的哥哥独孤鼎一家被李渊下旨杀了个干净,独孤鼎独自逃出了长安去下落不明,十有**也死于朝廷追杀人马的手里。

    自隋大业皇帝杨广登基之后,高祖皇后一族的独孤氏其实便逐渐式微。独孤家在朝为官者寥寥无几,能称为重臣者更是只有那么一二人罢了。到了大业末年,随着李家的崛起,独孤家也没有盼来重新站在世家巅峰的机会。

    经历连番灾难之后,如今的独孤家甚至可以说支离破碎。

    独孤一柔这一支,本来和李家关系极近。独孤一柔的祖父,和李渊的母亲乃是姐弟。只是到了她这一代更加不堪,她大哥独孤鼎本来在大隋不过是个从五品的闲职,本以为随李家起事从龙有功,可惜并没有得到李渊的重用,只不过由大隋的从五品闲职变成了大唐的从四品闲职,对于一心想重振家门的独孤鼎来说,这显然不够。

    她大哥的愁苦,也是她的愁苦。

    所以她才鬼使神差的和李世民做了交易,这交易非但没有帮助她重现独孤家的辉煌,反而害了他们这一支脉上的人,如今她才算真的成了孤家寡人。想到这些年种种不甘之事,她眉宇间的愁苦便更浓了几分。

    “你大哥的事,我不知道该如何帮你?!?br />
    李世民走到独孤一柔身边,垂着头看着她,在这个角度上来看,正好可以看见她额头上那一块指甲大的疤痕。她的脸色有些过分的苍白,也不知道怎么了,自大山中千辛万苦的走了出来,调理了这么多日子一直没有恢复过来,或是在山中吃了太多不该吃不能吃的东西,又或是留下了太多不该有的回忆。

    自大山出来之后,她脸上便很少有笑容展现。

    李世民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独孤一柔的头发,语气有些怅然的说道:“说起来,大哥算是你的仇人,但大哥却被你手刃。父皇算是你的仇人,但这仇恨却是你建立起来的……归根结底,你的仇人倒是我最适合一些,若没有我,你便没有今日之凄凉?!?br />
    独孤一柔没有抬头,只是嘴角上撇出一抹冷笑:“是啊,说来说去,真要算起来你才是我仇人,若不是你引诱我,我怎么会杀了太子?若我不杀太子,我家怎么会被灭门?”

    她顿了一下,语气有些发寒的说道:“如果这样说起来,我的仇人是我自己才对?!?br />
    李世民无声的叹了口气,挨着独孤一柔在半截倒了的枯树上坐下来:“其实你没有仇人,所以你也不必为此愁苦。这一切不过是要达到目而必然经历的事罢了,正如我落魄逃出长安城一样?!?br />
    他看了看屁股下坐着的枯树,忽然瞥见这枯树根部有新绿钻出来,虽然只是几根嫩芽,但如果不被人折断早晚还会长成一棵大树。

    “你看这嫩芽?!?br />
    李世民指了指那几片新绿,微笑着说道:“这枯树,便是你我之前经历的厄难。以至于整棵大树都倾覆下来,看起来死的不能再死??梢怀〈笥曛?,竟是又冒出几片绿叶。说不得几十年后,这树又能擎天?!?br />
    “你是想告诉我,我可以重新来过?”

    独孤一柔看着那几片新绿问道。

    “关键在于……”

    李世民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除了重新来过,你还有别的路走么?”

    独孤一柔苦笑了一声,抬起头目光迎向李世民认真的问道:“可现在的我,除了希望你能击败所有的敌人然后坐上那个位子之外,还有别的重新来过的方向吗?更何况,我知道你自始至终就没有想过让我做你的妻子。所以你的重新来过不是我的,我现在活着只是因为贪生罢了,而不是想重新来过。

    “如果我说我会让你做我的妻子,然后最终坐上皇后的位子呢?独孤家出了三个皇后,谁知道会不会有第四个?”

    独孤一柔眼神一亮,但很快有黯然了下去:“何必骗我?你娶我对你有用吗?你是一个疯狂的人,但绝不会做无意义的疯狂之事?!?br />
    “是啊……”

    李世民叹了口气,似乎有些难过:“我确实是个这样的人?!?br />
    ……

    ……

    两个人相伴无言,就这么有些沉闷的坐在枯木上。

    “我想要离开了?!?br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独孤一柔将视线从那几根嫩芽上离开,有些依依不舍:“你的队伍里有我这样一个女人,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我在你的身边久了,难免会舍不得。越是舍不得,将来说不定争的就会越厉害。如果争不来,对我自己的伤害也就越大?!?br />
    “还是不要走了?!?br />
    李世民想了想认真的说道:“你没地方可去?!?br />
    “这是怜悯?”

    独孤一柔问。

    “你我之间哪里有谁怜悯谁?”

    李世民摇头苦笑道:“不过是两个遍体鳞伤的野狼互相寻找安慰罢了,只是到了现在你的野性也已经没了,而我还在为了能成为狼王而不停拼争。说来说去,你我其实是一个类型的人,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不同的是……你经受不住打击,而我还能再一次站起来,即便这一次还败了,只要我不死还是要再拼争的。而你……”

    “我已经没了争的必要?!?br />
    独孤一柔道:“家都没了,争来还有什么用?”

    “家没了,再建一个就是?!?br />
    李世民忽然抬起头,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的舒了口气:“你除了是我的妻子之外还能做什么?我给你一个争的目标,那就是如果我真的成功了,那么你就不要让任何女人试图靠近我,无论是谁,来一个你就咬死一个。这样我就只能娶你,这便是你拼争的目的?!?br />
    “来一个咬死一个?”

    独孤一柔重复了一遍,随即点了点头道:“好,来一个咬死一个?!?br />
    李世民揽住她的肩膀,微笑着说道:“你知道,我这个人做事总是太冷静了些,所以即便将来娶妻也要娶一个对我有用的,比如世家出身的女子,若我将来真的能抢回那把椅子,一个世家出身的女子对我来说帮助要更大?!?br />
    “但我又舍不得一个从大山里一路追着我跑出来的女子,那么只好将这权利交给你,你若是觉得有谁威胁到了你,你就如母狼一样去撕咬她就是了?!?br />
    独孤一柔笑了起来,眼神越发的明亮起来:“我从没有想到,你也会有如此不理智的时候?!?br />
    “人总有些事舍不得?!?br />
    李世民叹了口气,带着些不易觉察的失望:“很难取舍?!?br />
    有些高兴过头的独孤一柔没有察觉到李世民语气中的失望,她嘴角上的笑意越来越灿烂,眼神也变得有了生机:“我在你心里真的如此重要?”

    “很重要?!?br />
    李世民喃喃道:“真的很重要,你是第一个让我动心的女子。从第一次看你的天籁梵舞我就为你着迷,那影子深深映入我的心里挥之不去。所以现在即便我想挥去,也很艰难?!?br />
    “我以为你会赶我走?!?br />
    独孤一柔揽着李世民的胳膊,额头贴在他的肩膀上摩挲:“所以我一直很害怕,我甚至想过杀了你,这样你就不会抛弃我,然后我再自杀,反正已经生无可恋。我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在意我,甚至还愿意娶我?!?br />
    她的语气越来越兴奋,眼神越来越明亮:“若你真的成功了,我便做你的皇后。独孤家的辉煌变能重铸,我也会做个贤良淑德的妻子?!?br />
    “是啊……你会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妻子?!?br />
    “嗯!我会的,谁也不能和我抢,谁也不许和我抢,谁抢我就杀了谁。而且你也不能对我负心,若是将来你对其他女子动了心思,我便杀了她?!?br />
    “你为什么不拒绝我?”

    李世民忽然问了一句。

    独孤一柔怔住,有些不解的问道:“拒绝你什么?”

    “我刚才说,不管我将来要娶谁你就扑上去撕咬谁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拒绝我?”

    独孤一柔忽然明白了什么,随即脸色变得极为惨白。

    她低下头去看,发现自己心口上多了一柄匕首。

    “你知道我很难下得去手,如果你拒绝我,愿意就这么陪在我身边,我或许不会杀你……可我嘴里已经有了人肉味道,你嘴里也有,这是一件多恶心的事?越是去想越是恶心,一个吃人的女人,我怎么敢放心自己的让你躺在我的枕边?我刚才说,咱们是一个类型的人,我是一只为了活下去可以吃人肉的狼,你也是。我的心肠足够狠,你也是……”

    李世民叹了口气,眼神不舍的看着独孤一柔的脸认真的说道:“你对我有杀心,对吧?!?br />
    “我其实早知道是这样的?!?br />
    独孤一柔忽然笑了笑,看起来竟是格外的释然:“所以我打算等着你来杀我,我本来就生无可恋,死了便死了。而你杀了我,就算你是个没良心的人,难道你就能心安?后半生,无论你身边睡着的女子是谁,你闭上眼的时候都会变成我?!?br />
    “你会痛苦的很久很久,我会很开心?!?br />
    她笑着,得意而骄傲:“李世民,知道为什么我不杀你么?因为我杀了你,你们李家就太平安稳了,我不杀你,你们李家就还要自相残杀下去,这才是我报仇的办法。从一开始,从我逃出长安追进大山开始,我就这样打算。我本来是想看着你们李家的人杀下去斗下去的……”

    “我知道?!?br />
    李世民点了点头,语气淡然的说道:“所以即便再不舍,我还是要杀你。我本以为你我这样的人,会有一段很长的美好日子可以留着以后回想用……”

    “你我这样的人……”

    独孤一柔视线逐渐模糊,嘴角挑出冷笑:“怎么可能美好?”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