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八十七章 入了关的狼骑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收藏,为您提供。

    东郡的雨下了三日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冒雨连撤五十里的夏军整顿休息,各营报上来的损失数字呈递上来之后,看着纸张那触目惊心的数字,独孤少看了看王薄,王薄看了看莫愁,莫愁又看了看李敢当,四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沉默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薄叹了口气道:“这损失也确实太大了些……陛下才用过药躺下,我看这件事还是压一压再报上去吧,若是陛下问及就说,若是陛下不问……就等到陛下伤好了之后再说?!?br />
    李敢当摇了摇头道:“陛下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会不问?”

    “我只是担心……”

    王薄叹道:“陛下这次伤的极重,若是知道损失竟然如此之巨,万一生气动怒再触及伤势……”

    “还是如实报上去吧?!?br />
    莫愁想了想说道:“其实陛下心里应该也差不多有一个估算,这次若不是王将军和独孤将军你们两个力挽狂澜,只怕损失比这个数字还要吓人?!?br />
    “倒也不是这么严重?!?br />
    独孤少想了想说道:“损失的兵力虽然有十万之巨,可据我估计,战死的士兵连一半都没有,这十万人的损失有大部分是慌乱中溃逃走了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几日便会回来一大批人。只要将不追究逃兵罪行的消息散出去,逃走的士兵终究还是要回来的……他们没有粮食,这东郡也抢不到粮食?!?br />
    “这件事还是要请示陛下?!?br />
    王薄犹豫了一下说道:“临阵脱逃者乃是重罪,按照大夏的军律,不管出于什么缘故,临阵脱逃者皆杀不赦?!?br />
    “现在军心如此不稳……”

    莫愁摇头道:“总是要有个特例的,不然士兵们的惶恐之心更巨。如今大军士气低迷,不宜重罚?!?br />
    正说着,忽然一个亲兵跑过来对四人行礼后说道:“陛下已经醒了,传四位将军进大帐中说话?!?br />
    四个人对视了一眼,不敢耽搁连忙往大帐那边走去。进了门,借着有些昏黄的灯火能看到盖了一层厚被子的窦建德躺在床上,闭着眼,也不知道又睡着了还是在沉思什么问题。只是看他的脸色倒是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四个人紧绷着的心稍微松下来一些。

    “有十万人?”

    窦建德也不睁开眼,声音低沉的问道。

    “应该没有这么多……各营正在收拢人马,这十万人包括战死人数还有失踪人数,而且据臣来看,失踪的人数要远多于战死者。所以臣请陛下下一道旨意,赦免了那些溃兵临阵脱逃之罪……”

    王薄垂首说道。

    “朕不会追究他们的罪责,这样吧,你们回头派人下面的将领,校尉将这消息传下去,就说朕答应了的,但凡赶回大营报备的人,不管是逃走还是装死的,朕都既往不咎?!?br />
    “王薄”

    “臣在”

    窦建德咳嗽了两声,牵动了伤口疼的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件事交给你去做吧,你做事谨慎认真,又老成持重,安抚军心这种事还是你最合适。另外……大败之后,军心浮动,光是安抚也不够的。独孤少,你安排执法队巡营,如果有人鼓动叛逃的,发现一个处死一个,决不可心慈手软。

    “臣明白!”

    独孤少垂首应道。

    “这次大败,也算给咱们每人一个教训……”

    窦建德自嘲的笑了笑说道:“说起来朕才是导致大败的关键,若不是朕派人出营迎敌,只需谨守不出,燕云军就算想要突袭也找不到机会。李道宗和宇文士及显然是商议好了的,这两个人都是狡诈之徒,想来也是筹谋许久?!?br />
    “辎重营那边查点了损失了吗?”

    窦建德问道。

    王薄点了点头道:“粮草损失了三成,但仍足够大军一个月所需。只要尽快打到东都城下,有王世充接应的话,粮草也不会成问题。曹旦将军率军突袭兴洛仓,料来应该不会出什么差池的。只要兴洛仓拿下,粮草就更不必担忧了?!?br />
    他将损失的粮草少报了两成,薛万彻那胡乱的一把火烧的太旺,若不是因为天还下着雨,只怕损失会更大。

    “朕现在最庆幸的,便是派了人马去突袭兴洛仓。

    窦建德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朕打算将王伏宝调回军中听命,你们几个有什么意见么?”

    “臣等谨遵圣命?!?br />
    王薄等人垂首道。

    窦建德点了点头道:“说到带兵打仗,你们几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人才。但仔细起来,除了王薄之外你们三个都不如王伏宝阅历深厚,他大大小小打了上百仗,自朕起兵之初他便跟着朕,少有败绩?!?br />
    “只是……”

    窦建德犹豫了一下问道:“王伏宝率军挡着达溪长儒,这也是极重要的事,关乎大军退路,不得不小心谨慎……你们四个,谁愿意换他回来?”

    四个人一怔,面面相觑谁也不想应下来。要知道达溪长儒的名气着实太大了些,当初以两千精骑就敢和突厥可汗的四十万狼骑交锋,血战三日,斩敌万余人。仅凭着这一战,当世几乎无人可以超越。

    “臣愿往……”

    沉默了一会儿,王薄抬起头说道:“只要陛下信得过,臣愿意接替王将军?!?br />
    “就这么定了吧”

    窦建德有些无力的摆了摆手道:“你们都退下吧,朕想歇歇?!?br />
    ……

    ……

    雷泽城

    县衙大堂如今已经改为达溪长儒的行军元帅府,在大堂的正中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沙盘。上面用各种颜色的小旗子标示出了各军如今的所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在大海寺附近的夏军。而达溪长儒的视线,则盯着雷泽城外的夏军驻地。

    “王伏宝是个将才?!?br />
    达溪长儒看着沙盘摇了摇头说道:“最起码他知道自己该干的正事是什么。诱敌攻城,他不上钩,只是堵住雷泽往西的道路按兵不动。他知道只需拖住咱们即可,说起来,或许他根本就没有打算攻打雷泽城?!?br />
    “要不属下带着人冲一冲?”

    铁獠狼看着达溪长儒问道。

    “没必要拼命?!?br />
    达溪长儒笑了笑说道:“王伏宝按兵不动,对咱们来说不算什么坏事。将他这一支人马拖住,对宇文士及来说也是好事一件。如今泽里差不多已经空了,咱们这支人马的主要任务还是固守东平郡,王伏宝不想打,我也正好不急着去打?!?br />
    “主公在长安这会儿应该分不出身来,但主公必然是要派兵赶回来的?!?br />
    洛傅语气平淡的说道。

    达溪长儒看着沙盘,指了指河北地面上说道:“安之若是能派一支奇兵突入河北地面上,比派过来十万大军还要管用!只要河北地面上大乱,窦建德哪里还有心思再恋战下去!东都不过是座孤城,王世充手下连两万人都没有,窦建德的这个盟友,现在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块鸡肋!”

    “不过也不能就这么被王伏宝堵着,该打的仗还是要打?!?br />
    “铁獠狼,东方烈火,朝求歌,洛傅……”

    达溪长儒顿了一下问道:“如今铁浮屠和血骑的老人,只剩下你们几个了。按照安之的意思,他是不愿意你们再行险的,踏踏实实安安稳稳的活着,多享受,多安乐,可现在既然东平空虚,自然也由不得咱们再懒惰懈怠下去。说来你们四个都是演武院的教习,这次也正好借着机会练练那些学生?!?br />
    “大将军的意思是,出城突袭?”

    铁獠狼试探着问了一句。

    “没那个必要,刚才我不是说了么,王伏宝不急,我更不急……宇文士及那边我插不上手,只需守住东平就算没有拖累了他。安之已经稳定了长安那边的局势,用不了多久援军就会赶回来?!?br />
    “王伏宝这支人马是窦建德的后路屏障,到时候安之派回来的人马与宇文士及汇合,对窦建德决战的话,王伏宝便是窦建德的救命稻草。所以,不能让他在这养精蓄锐……”

    “我明白了!”

    洛傅笑了笑说道:“就是要他吃不踏实饭,睡不踏实觉!”

    “从明天晚上开始,你们四个轮流出城袭扰夏军的营地,也不要有什么规律,想什么时候去便什么时候去,夏军吃饭的时候要去,睡觉的时候也要去,就这样拖上半个月,这几万夏军只怕早就疲乏不堪了,窦建德还怎么指望得上他们?”

    “属下遵命!”

    铁獠狼等人抱拳领命,每个人的眼神都格外的明亮。说起来,他们这几个人终究还是清闲不住的。演武院的教习这差事虽然安逸,而且地位也高,但对于他们来说,还是战场厮杀来的爽快畅然。

    ……

    ……

    涿郡

    幽州城

    一身郡王服饰的罗艺站在幽州高大的城墙上,看着外面连绵不尽的骑兵队伍忍不住摇头笑了笑,他的眼睛里也都是笑意,嘴角上勾勒出来的弧线却若有深意。城外顺着官道缓缓向南开拔的骑兵不下五万人,清一色的草原精骑,罗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五万人的队伍里都是真正经历过浴血杀伐的士兵。

    “大将军,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

    他帐下幕僚许公锦犹豫了一下问道:“毕竟放狼骑入关,对于大将军的名声……”

    “无妨!”

    罗艺摆了摆手笑道:“长安城已经被燕王握在了手里,只要他不说话,天下间谁还敢说话?窦建德数次攻我幽州,奈何我手中兵力不足,也正好借着草原人的骑兵去报一报仇,反正死的也不是我的部下!”

    “不过……”

    罗艺顿了一下说道:“那个女子倒是燕王极在意的人,不能有什么闪失。我打算让锦江带一万轻骑从后面跟着,若是出什么意外,最起码要将那女子救出来?!?br />
    “士信已经封了国公,我总不能让他在燕王面前不好做?!?br />
    罗艺淡淡的笑着,之前因为无奈退出争霸天下的悲伤早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满足,到了他这个年纪,有些事已经看的越发淡了起来。倒是儿子对他来说越来越重要,没有什么比看着自己儿子出人头地更让他满足的事了。

    城外数万轻骑中,那辆装饰豪华的马车上。

    欧思青青低头看着舆图,指了指一个地方说道:“据说这家人很有钱,曾经花了三十万贯肉好从杨广手里买来几个乡侯爵位……既然这样,那么便从这里开始吧,反正这些世家是被我屠的,和安之没什么关系?!?br />
    她笑了笑,狡猾的如同一只成了精的小狐狸。

    曲率楚和柯查沁也跟着笑了笑,眼神中都是希冀。

    博陵

    狼骑兵锋所指。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