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六百八十九章 以茶代酒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收藏,为您提供。

    下了一夜半日的雨,外面的天气凉的有些像是深秋。御书房的窗子关着,外面潮湿清凉的空气进不去,但毫无疑问,屋子里没有一丝烦闷炎热的气息。

    李渊问了李承德一句话,难道你就想这么窝窝囊囊的过一辈子?

    这句话一出口,屋子里何止是清凉,空气都为之一僵,李承德的心里就如同坠进一大块寒冰一样让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无论如何,在这个时期,他又是这个身份,这句话确实太吓人了些。

    “孙儿……”

    李承德张了张嘴,却是满嘴的苦涩再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虽然怯懦,但绝对不是一个白痴。李渊话里的意思并不隐晦,不需要太聪明的人也能从中察觉出几分异样味道。李承德听的一清二楚,也明白的一清二楚……但他此时反而宁愿自己是个白痴笨蛋,宁愿自己一个字都没有听到。

    “你父亲何等的英雄气概!”

    李渊瞪了他一眼,恨其不争的说道:“咱们李家的人,在化家为国之前行事虽然谨慎小心,但根骨里没有一个懦弱胆怯的,也不知道你性子里这畏首畏尾都是从哪里来的!”

    “孙儿知错!”

    李承德恭敬的垂首,不敢辩驳。只是心中却忍不住一声苦笑,如今他所处的这个位置,哪里还有什么胆魄可言?每日里无所事事和宫女**打闹便是一天,虽然显得窝囊但好歹风流快活。真要是有什么大胆的念头,他可是知道自己那位皇叔手里的黑刀杀起人来有多锋利。

    怯懦……他恨不得自己再怯懦一些才好。他只盼着等到了燕王要将皇位要回去的那天,自己不至于和大隋的皇泰帝义宁帝那两兄弟落得一般下场就谢天谢地。杨炯和杨侗那两个人,可都是被一杯毒酒送去阴曹地府和杨广祖孙相会的。

    可现在看这架势,自己这位祖父更像是逼着自己比他早死。

    “你知错?”

    李渊冷冷的笑了笑问道:“那你告诉我,你错在何处?”

    “错在……”

    李承德怔了一下,哪里能想得到什么话来回答。

    见他不敢说话,李渊眼神凛然的看着他说道:“你错就错在,如蜀后主刘禅一般,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男儿血性可言,我知道你处在现在的位置,每日都如履薄冰……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今日才会来找你?!?br />
    李渊看了看空无一物的桌案,随即叹了口气道:“便是没多少日子前,这张桌子上也是堆满了奏折的。朕……”

    他顿了一下,对于自然而然从口中说出来的这个朕字他有些懊恼。这个字一出口,他便觉得自己脸上又被李闲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我若是稍微懈怠惫懒一分,第二日的奏折就能摞起来半人高!再看看你,整日在做些什么!”

    “孙儿……孙儿多福,有燕王分忧,朝政大权交给燕王也是极稳妥的,如今大唐的天下,雄兵百万,现在倒是有一大半是燕王的燕云军……”

    李承德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李渊微微一怔,心里的火气差一点就烧出来。

    “他是臣,终究只是臣!”

    李渊看着李承德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今日来,便是没打算隐瞒试探什么。好歹你也是建成的子嗣,是我的嫡孙,皇位传给了你也不算什么难以接受的事。但如果你再这么浑浑噩噩下去,难保我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落在旁人手里!”

    李渊站起来,走到李承德身边说道:“今日这些话,若是你害怕胆怯的话,可以在我离开之后立刻去告诉李闲,你以这样的方式自保我也怪不得你。但你却要想清楚,我……你的祖父,大唐的开国皇帝,现在是唯一能帮你坐稳皇位的人。不是像现在这样名不符实的傀儡,而是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帝王!”

    “孙儿不敢!”

    李承德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不敢抬头看李渊的眼睛。

    “不敢什么?”

    李渊上前一步,依然紧盯着李承德的眼睛问:“是不敢出卖我,还是不敢去想做一位真正站在权力巅峰的帝王?不敢去想做一位名垂青史的明君?不敢去想将这个庞大的帝国牢牢抓在你自己手里?”

    问出这句话之后,屋子里的气氛几乎都为之冻结。

    站在门口守着的倪花田回头看了那祖孙两人一眼视线便快速的离开,他带着几个禁卫站在御书房门口,其他人根本就不能靠近,而且这个大雨滂沱的天气里,也没有人会到御书房这边来。

    “我不会要求你现在就做出回答,若是你想好了,可以找个心腹之人去和倪花田说,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你是我的孙子,是大唐的皇帝,不要辱没了你骨子里流着的血?!?br />
    说完这句话,李渊转身走出了御书房。倪花田连忙撑开油纸伞,恭敬的跟在李渊身后。李承德见过高莲生,也见过吴英海,这两个宦官在李渊身边的时候,他曾经都生出过一种错觉。那就是这前后两任内侍总管,跟在李渊身边的时候都好像是一条忠心耿耿的狗。

    只不过,高莲生是一条忠犬,被燕王没有丝毫怜悯之心的打死了。

    吴英海是条恶犬,不过却终究没有下决心反咬一口。

    现在的倪花田,就是李渊的一条狗。

    当李渊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的时候,李承德竟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后背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衣服,浑身上下没了一分力气。

    ……

    ……

    松柏楼

    还是三楼最里面的那个雅间里。

    李闲看了看面前满满当当的一桌子菜,忍不住笑了笑对裴寂说道:“这楼子没人知道是你的之前,在座的无论是谁都不会赖账。便是孤来,也不曾欠过一顿饭钱……可现在满朝文武,还有几人不知道这松柏楼是你的产业?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再来吃饭,你便是要客气一番,或是免了钱,或是少收钱,也不知道长此以往会少赚多少银子?!?br />
    裴寂笑了笑洒脱道:“其实算起来,臣还是赚到了?!?br />
    “为何?”

    李闲问道。

    “若是臣将主公您经常在松柏楼宴请臣等的消息散出去,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挤进来只为了能远远的看您一眼。到时候松柏楼的生意就算想不好都不行……财源滚滚啊?!?br />
    “哈哈!”

    李闲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第一次发现裴寂这个人不严肃说话的时候,竟然也是个妙人。

    “如此说来,孤倒是要抽红利了!”

    李闲笑着说道。

    “若不算贿赂,臣倒是极乐意的?!?br />
    反正松柏楼的事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了,放开了的裴寂说话反而越发的自然起来。而且他已经打算好了,再过一段日子做好了那件大事他便告老隐退,就算不去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做田舍郎,做一个富家翁总是可以的。

    而且这段日子以来,他对燕王李闲的性情也算有了新的了解。以往不熟悉的时候,觉着两个人之间隔着一座冰山。现在他倒是觉着,这个帝国新的主人比起开国皇帝来,还要好相处一些。

    说起来,李渊登基之后和登基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既然是跟下面人都说了今日中午不准饮酒,咱们自然也不能坏了规矩?!?br />
    李闲微笑着说道:“把酒都撤下去吧?!?br />
    一直坐在旁边不曾言语的萧瑀本打算冷眼旁观,上次燕王在松柏楼言情裴寂等人的事他不是不知道,燕王将众人都请了唯独丢下他,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所以他对于李闲的反感和厌恶更浓了些,今日本不打算说话,听到李闲让把酒撤下去,他语气略带讥讽的说道:“我等不说,自然不会有人知道。有好菜而无好酒,岂不无趣?”

    李闲看了他一眼道:“这和掩耳盗铃有何区别?”

    “上不正而下斜,下面做官的看着上面的脸色行事。今日你我坐在这里饮酒,明日就会有人效仿。今日你对孤说这话,明日席间以你为尊之时自然有人对你说这些话。长此以往,吏治必烂?!?br />
    “臣惶恐”

    萧瑀微微垂首说道,他没想到李闲竟然会如此认真的对待这样一件小事,刚才他劝,只是为了看李闲的笑话罢了。若是李闲听他一劝而饮酒,那么在座的众人心里自然会有些想法。

    “你不需要惶恐?!?br />
    李闲看着萧瑀认真的说道:“孤在前些日子,就在这里请过许多人吃酒,皆是朝廷里的老臣,在座众人十之**当日都在,唯独缺了你……你可知为何?”

    不等萧瑀说话,李闲继续说道:“因为孤不喜你?!?br />
    这句话一出口,席间的气氛骤然一变。

    但是紧接着李闲的一番话,却让所有人都肃然起敬。

    “孤那日请他们饮酒,不谈国事,不谈朝政,只谈私交……孤不必装什么样子,实事求是说来,孤与你没有私交。孤不喜的,是你为人严苛死板。若是你在席间,孤或许饮酒都不畅快……但孤敬重你的,也是你的严苛死板。朝中百官皆知,论才学你是一流,论官声你更是一流,私下里饮酒作乐,孤不请你,但朝中诸事,孤必然是要请你的?!?br />
    “饮酒相伴可以没有萧瑀,但国策决断断然不能没有萧瑀!”

    李闲端起茶杯说道:“今日以茶代酒,孤敬你一杯?!?br />
    萧瑀即便心中再对李闲有所成见,这一番话语却足以让他心中触动。

    “臣……谢殿下!”

    萧瑀端起茶杯,一饮而??!

    席间众人都是心有所感,有人几乎忍不住要喝一声彩!

    如此坦率直言,古往今来能有几人?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