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零二章 女子名无垢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收藏,为您提供。

    夜晚的晴空看起来比白天更加透彻,也更美。天空上的星星并不多,倒是月亮显得极为皎洁明亮。八月末的天气已经透着一股子清爽-劲,尤其是到了晚上微风从脸颊上轻轻拂过让人觉着更加舒服惬意。

    闷热的夏天终于到了尾声,这让人心里总会莫名其妙毫无道理的觉着畅快。

    长安的宫城叫做太极宫,太极宫正殿叫做太极殿,在太极殿靠北两侧还有两仪殿,意寓出自周易。太极宫中之所以显得太过肃杀,其一在于少了树木,最主要的其实在于,缺水。宫城里没有湖,千篇一律的青砖灰瓦,终归看起来有些视觉疲劳。

    所以宇文恺在大明宫里让工匠开出来两个湖,虽然都算不得很大但看起来给大明宫添了不少风采。

    这两个湖的名字极有意思,大明宫里的湖……肯定不叫大明湖。

    比较大的那片湖就在含元殿后边不远处,名字叫离。

    比较小的在大明宫后面,名字叫做定。位于龙首塬六坡第二高的位置上,据说在风水上加上这个湖,便是给龙首塬点了睛,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反正因为有这两座湖的存在大明宫增色不少。

    夜色下的离湖显得格外漂亮,水平如镜。皎洁圆润的月倒映在水面上,不时有鱼儿露头的时候将这月儿顶碎。

    一条石板路一直延伸到离湖湖心,湖心里有一座凉亭。

    凉亭里有个人,竟然在月色中垂钓。

    这个时辰,能在大明宫里这样安乐自在的除了燕王殿下还能是谁?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李闲办完了公事之后便提了钓竿进了大明宫,自傍晚便在这离湖湖心凉亭里垂钓,吩咐了谁也不许打扰,如此一坐便是三个时辰。

    远处的侍卫不时回头看一眼,发现燕王殿下如老僧入定一般。

    李闲的钓竿今日一次都没有起过钩,鱼钩上的蚯蚓早就被离湖中的锦鲤啄了一个一干二净。钩儿上没了饵,却还是不时有鱼儿来碰碰?;蛐硎钦馓扯诤锎棺诺氖奔渥愎痪昧?,连鱼儿都觉得没了危险。

    当皎月居中的时候,李闲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睁开了眼。

    站在远处的侍卫都在猜测,燕王殿下在湖心亭里坐了这许久,肯定是又在天下这个大棋盘里要布什么局,在侍卫们眼里,燕王是个算无遗策的人。甚至有人说过,未曾见过武侯谋划天下,但见过燕王勾勒江山也是不虚此生。但今日却不同,在湖心亭里坐了这么久,李闲仅仅是想一个人静静。

    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鱼漂竟然在上下沉浮。索性一抬手将钓竿提了起来,鱼钩上竟是挂着一条近两尺长的锦鲤。铁钩勾住了嘴,这锦鲤来回挣扎摆动,晃得钓竿如风中的芦苇一样飘摆。

    李闲收杆,动作娴熟自然的将那锦鲤摘了下来,看着在手中奋力挣扎的鱼,李闲忍不住笑了笑。

    原来还真有自己上钩的鱼。

    李闲没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虽然他长相比女子还要漂亮,但绝不似林妹妹那样娇弱,更不会郑重的去葬花。所以他自然也就没有那个意境钓了鱼再放掉,对于他来说不想钓的时候便不钓,既然钓上来了那么便吃进肚子里,如此简单。

    李闲回身招了招手,叫过来两个侍卫吩咐了几句,那两个侍卫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才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每个人怀里都抱着一些干柴。要在这大明宫里找干柴,似乎不是件太容易的事。

    亲自动手,去鳞,洗净,然后李闲又唤过来一个藏身在暗中的军稽卫,在那人有些尴尬的目光中,把他的铁钎要了过来穿鱼用架在火堆上烤。李闲摆了摆手示意侍卫和密谍离去,他自然而然的从随身的鹿皮囊里取出烤鱼的调料,自然而然的将调料均匀的涂抹在那一尾锦鲤上。

    “我是有好口福的人?!?br />
    离着很远传过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稍微沙哑,但极有韵味。

    这个声音李闲很熟悉,当初也是在一座湖边,也是烤鱼,也是这个女子从远处缓步而来。而今天的湖远不如鄱阳湖大,她身边也没了那个高傲的柴郡公,换做了一个纱裙白衫的女子,婀娜多姿。

    李闲回头看过去,随即笑了笑。

    李慧宁的心情似乎不错,看来那个白衣衫的女子是个很会安慰人的。长孙无忌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他的聪明之处就在于,能够用一些小事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比如……他让自己的妹妹长孙无垢和平阳公主李慧宁成了朋友,对于一个心思灵动的女子来说,劝慰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陪着她做任何一件她想做的事。

    对于长孙无忌的心思,李闲有些欣赏。

    月夜中漫步大明宫,这两个女子似乎都是雅人。

    “难得遇到你?!?br />
    李闲笑了笑,将手里烤着的鱼递给李慧宁然后再次拿起钓竿:“似乎一尾不够吃了?!?br />
    长孙无垢俯身行礼:“见过殿下?!?br />
    “坐吧”

    李闲指了指火堆旁边说道。

    哪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青石板的地面。

    长孙无垢没有丝毫犹豫,就如李慧宁一样盘膝在火堆旁边坐了下来。不矫情做作,丝毫也没有心疼自己这一身雪白的长裙。

    “不是难得遇到我,而是你好像一直在避着我?!?br />
    李慧宁翻烤着那一尾锦鲤说了一句,但似乎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我听说这些鱼儿都是宇文恺派人从各地精选来的,就这么吃了岂不可惜?”

    “吃了就不可惜?!?br />
    李闲淡淡的回应了一句,然后将视线专注的盯着鱼漂上。

    长孙无垢看着李闲的侧脸,眼神明亮。

    ……

    ……

    “刚才侍卫说,你在这里已经枯坐了三个时辰?”

    李慧宁看着手里已经逐渐变成金黄色的烤鱼,貌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但这句话才问出来,李闲就立刻猜到这两个女子此时出现在这里绝不是偶然。而李慧宁虽然足够灵慧,但以她这段日子来的精神状态,显然不会考虑这么多事。所以,听到李慧宁这句问话之后,李闲微微侧头看了长孙无垢一眼。

    长孙无垢被李闲这一眼惊着了,连忙垂首躲避。她不敢看李闲的眼睛不是故作羞涩,而是因为她的眼神之前一直盯着李闲的侧脸。就好像被人撞破了心事似的,难免慌张。

    “也不是枯坐,只是突然想一个人放下所有事偷懒?!?br />
    李闲将视线从长孙无垢的脸上收回来,一抬手将第二尾鱼钓了上来。这条鱼比之前那一尾还要大些,李闲摘下来之后便娴熟的去鳞洗净,这让长孙无垢有些微微吃惊。

    “朝中的事那么多,你竟是还有心思跑来这里闲坐着……不是有什么解不开的事,就是有什么布不了的局?!?br />
    李慧宁将烤好的鱼递给长孙无垢:“天下一绝,你先吃?!?br />
    听到天下一绝四个字的评语,李闲忍不住笑了笑。

    想起鄱阳湖畔那一日,吃得嘴角都是油渍的李慧宁。再想到站在玄武门城墙上缓缓跌坐在地的李慧宁,李闲心里就忍不住为之一震。

    “我哪有那么高深莫测,整日都想着布局天下勾勒江山。我也不过是个俗人罢了,也有想独坐一会儿偷懒垂钓的时候。也有心烦不想理会政务的时候,甚至还有索性就此离去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建一座篱笆小院,养花养鸟钓鱼打柴偷闲一生的念头?!?br />
    这话说的不矫情,也不做作。

    一直没说话的长孙无垢听到这里忍不住说道:“只看殿下眼里的篱笆小院有多大?!?br />
    “哦?”

    李闲看了长孙无垢一眼说道:“说说看?!?br />
    长孙无垢吸了一口气缓缓坐直了身子,语气肃然的说道:“如果殿下身处篱笆小院里,心中装的仍然是整个天下,那么篱笆小院再小再安静,也如沙场一般嘈杂烦乱,殿下根本静不得心?!?br />
    “如果殿下身处宫阙之中,心中却想的是天下人人皆有一个安静祥和的篱笆小院,那么这个天下,这江山,这周边万国都是殿下心中的篱笆院。江南小溪大河,河北良田遍野,辽东皑皑白雪,漠北无尽草原都是这篱笆院里的一物一景?!?br />
    “这话说的有点意思?!?br />
    李闲笑了笑,将鱼烤上:“一个女子,能有这份心性思维殊为不易了?!?br />
    “殿下看不起女子!”

    长孙无垢忽然抬起头,看着李闲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看不起女子?”

    李闲微微一怔,想到自己从小到大这二十年间所遇到的女子,哪一个是让人小看的角色,张婉承的凶悍即便是到了现在李闲依然心生胆寒,后来在渔阳郡遇到了叶怀袖,那个时候在李闲心里叶怀袖便是女神一般的存在。再之后遇到了欧思青青是个天然白的家伙,然后就是心机似乎比叶怀袖还要深沉些,行事也要果决些的阿史那朵朵。

    “若是这话被我姑姑听到,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她一定会想办法打我一顿,而我偏偏除了逃之外别无他法,你说我是不是看不起女子?”

    长孙无垢一怔,想到那个也经常到平阳公主府里的女子,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张婉承在平阳公主府里可是没少说过燕王殿下小时候的事,被丢进山洞里和野狗搏斗,偷看寡妇洗澡被抓住暴揍,这些事在张婉承嘴里娓娓道来,勾勒出一个不一样的燕王。

    “红佛姑姑……确实是个异人?!?br />
    长孙无垢低下头说道。

    “你也叫她姑姑?”

    李闲微微皱眉问道。

    “她是被逼的?!?br />
    李慧宁看了李闲一眼淡淡的说道:“红佛姑姑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想做的事谁能拦得???上次姑姑提起来这件事,观音婢倒是不敢应的,结果红佛姑姑直接去将长孙无忌打了一顿,偏生说是长孙无忌阻止所以观音婢才不敢,长孙无忌挨的真是冤枉了……可这事也只能这么定了?!?br />
    李闲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脑子里出现红佛按住长孙无忌暴揍的场面,忽然间觉得心里畅快的无与伦比啊。

    “姑姑还是姑姑”

    他收住笑容,若有深意的说了一句:“希望你也还是你?!?br />
    李慧宁一怔,随即缓缓点了点头。

    她本来还是有话要说的,可现在却不好开口。她们两个今夜出现在李闲面前,便是被红佛张婉承逼着来的。有句话李慧宁没敢说,当日张婉承逼着长孙无垢做的可不是什么侄女,而是侄儿媳妇……今日她也是被张婉承逼着带着长孙无垢来的,为的就是让长孙无垢多和李闲亲近亲近……

    远处含元殿的屋顶上,一身红衣的张婉承灌了一口酒,看着远处那隐隐可见的身影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老娘得多给你找几个媳妇,多生几个娃……小狄一个人可不行,多不热闹,以后老娘没事就哄一群孙子玩,多他娘的来劲!”

    她没有察觉,就在含元殿屋顶的另一角上,魁梧如山的张仲坚也灌了一口酒,看着张婉承的背影怔怔出神。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