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零七章 杀人之日进皇城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收藏,为您提供。

    客胜居这几日的生意确实很好,所以老板任劳特意吩咐早开门了半个时辰,他坐在柜台后面计算着前几日的账目,越看心里越欢喜。因为开门太早所以没有客人,趁着这会吩咐了伙计出去买菜,他算好了账目后泡了一壶茶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算计着快到饭点,任劳站起来准备吩咐后厨将常用的菜预备出来,才转身,从门外就走进来六七个普通百姓服饰的汉子,都背着大包裹,进门就嚷嚷着有什么好酒好菜,听口音都不是长安本地人。

    “几位老客,你们这是要到什么地方去?”

    任劳一边吩咐伙计伺候着,一边亲自迎过来引着几个人进屋。

    “回家!”

    走在最前面的黑脸汉子嘿嘿笑了笑道:“我们是工部尚书大人手下的工匠,征召前来建造大明宫,如今差不多的活计都做完了,今儿一早结算了工钱准备回家去。我们兄弟几个意气相投,这一别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所以今日寻了你这地方喝几杯,算是散伙酒!”

    “快请快请!”

    任劳微笑着请众人坐下,然后亲自接待着今天的第一桌客人。不多时,便又有几批人先后进门,不大的客胜居立刻变得热闹起来。任劳忙前忙后,不亦乐乎。大堂里人多本就热闹,再多喝几杯话更多,尤其是最先来的那七八个人,越喝似乎情绪越好,嗓门越来越大。

    有些客人不耐烦,将任劳叫了过来让他出面去说。任劳连忙道歉,然后过去陪着笑脸请那几个工匠小声些。

    那黑脸汉子或是喝多了酒破口大骂,任劳忍了几句也就忍不住了,也不知道是谁先站起来给了他一拳,任劳随即招呼伙计将这些粗俗之人赶出去。谁也没看清是谁冲进厨房抢了刀子,谁也没看清,那刀子怎么就斩在任劳的脖子上。

    当血瀑布一样喷出来的时候,打的热闹的众人立刻就啊的一声大叫作鸟兽散??褪ぞ拥幕锛瓶醋诺乖谘蠢锏睦习迦忌盗?,不知道如何是好。人才跑光,没多久就从外面冲进来不少身穿黑袍的军稽卫,看了看便将以有刺客混进长安城为名,将所有伙计都绑了带出了客胜居。

    转过一条小巷子,那几个活计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还没容得问清楚,那些黑袍军稽卫忽然将铁钎抽了出来,围着那几个活计乱刺了过去,没多久,地上就多了几具被刺穿了咽喉和心脏的死尸。

    兵部衙门

    下朝从宫里回来的张公谨整理了几分奏折,都是大军出征所需的,才将手头上的事做完,忽然从门外闯进来百十名黑袍军稽卫,兵部门口当值衙役根本就拦不住,冲进来的军稽卫打翻了衙役直接冲进了衙门里。

    “你们军稽处的人越来越放肆了!”

    张公谨出门之后冷哼了一声,几个员外郎,主事站在身后也是指指点点。为首的军稽卫走到张公谨面前抱拳道:“奉大档头令,请尚书大人去含元殿前等候主公召见!”

    “你们的大档头可以代主公下令?”

    兵部员外郎石崇冷笑着问道。

    “你是哪个?”

    为首的军稽卫团率问道。

    “兵部员外郎石崇!”

    “你品级不够,不能去含元殿?!?br />
    军稽卫团率翻看了一下手里的名册,忽然笑了笑道:“不过你在另一份名单上,可以去别的地方报到?!?br />
    “哪儿?”

    “阎罗殿?!?br />
    噗的一声,那军稽卫团率竟是突然发难,手里的铁钎精准无比刺入了石崇的咽喉。锋利的铁钎在脖子里一闪而出,石崇惊的退后一步却发现自己竟是喊不出来,他下意识的抬手捂着喉咙,一滴血从他指缝里溢了出来缓缓滑落。

    “李修,宋春来,崔万,崔梅开……”

    这团率念了一串名字,然后冷声吩咐道:“经查实,以上人等勾结叛臣,意图刺杀燕王殿下,无需审问,立斩不赦……杀!”

    随着这团率一声令下,黑袍军稽卫一拥而上开始按人名单拿人,查证之后立刻处死,手段狠辣的竟是丝毫不给人辩驳的机会。仅仅是兵部一个衙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就被处死了六七个人,还有二十几人被拿下。

    同样的事,在户部,礼部,工部,吏部,刑部都在上演。

    尚书左仆射萧瑀府邸

    刑部尚书独孤学带着二百多名刑部官差,一百多名黑袍军稽卫一拥而入。萧府里所有人一个不剩全都拿下押入囚车,但凡敢反抗之人一律格杀。

    ……

    ……

    午时开始,黑色的浪潮开始席卷整个长安城。从北城开始向南蔓延,而直到这个时候人们才忽然发现,长安城的十几座城门居然都关了!据说是值守宫城皇城的雄阔海大将军和值守长安城的大将军罗士信亲自下令,重甲陌刀营和罗士信麾下的修罗营全都动了起来,封了十几座城门,在各城门布防,严阵以待。

    黑色的浪潮从大明宫涌出来之后先是席卷了各部府,据说一个时辰之内就将三十多位权贵请去了大明宫韩元大殿前面候着,请人的同时,杀了二百三十三人。各部府衙门里都在流血,今日的军稽卫显得粗暴无比,根本就不问罪,点名之后即刻杀人,下手丝毫不留情面。

    金紫光禄大夫汪存乃是出身陇右世家,被斩,家眷被拘捕。

    散骑常侍王道出身陇右世家,被斩,家眷被拘捕。

    左光禄大夫刘仁辉,被斩,从其家中搜出数十封和叛臣李世民的书信往来,所有家眷皆被拿下送往刑部大牢。

    云麾将军管茂林,归德将军李潇,鹰扬郎将杜理,鹰扬郎将李存刀,果毅郎将郑太穗,禁军副都统李正兰等军中将领也是如此,大队的黑袍军稽卫一拥而入,按名单杀人,从午时开始,三部档头叶翻云的剑上就开始滴血,到了申时这血就没有停止过。

    才升任的左都御史魏征前脚刚离开御史台,五六十名黑袍就冲了进去。不多时,提着四五颗人头扬长而去。

    礼部尚书杜如晦早就被军稽卫的人请到了含元殿外,礼部侍郎长孙无忌有公事出长安不在,除去他们两个人之外,礼部的几个员外郎,主事竟是一个都不剩,全都被砍了脑袋。

    工部尚书宇文恺在大明宫中,侍郎空缺,倒是只有一个员外郎被杀,其余人战战兢兢的等了很久,也没见黑袍再登门。

    就在黑袍开始疯狂杀人的时候,巡城将军程名振飞骑到了天策上将军府??苫姑唤?,就被门口的一排青衫刀客拦了下来。为首的青衫刀客神色肃然,只说燕王殿下此时不便召见臣下,明日再来就是。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长安城里关于燕王遇刺的消息已经传播了出去。

    叛臣李世民,勾结城中不少官员试图刺杀燕王图谋造反。燕王受伤,闭门不出。李世民派来的刺客在东城被抓,据说军稽卫战死了数十人才抓住几个。很快,另一个消息又穿了出来……当朝重臣,尚书左仆射萧瑀就是叛臣李世民最大的同谋!

    尚书省值房

    萧瑀放下手里的公文,看着面前的燕尾型站着的十几个黑袍军稽卫,他的表情似乎没有一点变化,竟然还微微的笑了笑。

    “想不到……”

    萧瑀摇了摇头说道:“燕王还是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山野村夫出身,果然没有一点气度仪态,只是我却不相信,他敢杀我?要知道满朝文武中,旧臣占去十之六七……杀了我,就不怕引起朝中巨变?”

    军稽处五部档头冷亦微笑着说道:“前朝旧臣确实有十之六七,可肯跟着你作乱的不过十之一二……当然,若你死了,说不得有十之三四会跳出来咋呼,不过你放心,今日之后这十之三四就没了,一半会死,一半会变成丧家之犬?!?br />
    “你在吓我?”

    萧瑀忽然放声大笑,指着冷亦笑道:“你这样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竟是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除非燕王得了失心疯,否则怎么会做出这样有伤国体根本的事?再说,他就不怕激起众怒?无缘无故杀死这么多人,这些人背后的力量足够让燕王无法平复下来!”

    “我确实是个小人物”

    冷亦也笑了笑说道:“或许你还不知道,今日长安城里,有两千多个我这样穿着黑袍的小人物在杀人,不是天策上将军府的精兵,不是城防军的人马,而是我们军稽处在杀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已经到了申时,你的党羽,还有和李世民有所勾结的人这会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br />
    “军稽处!”

    萧瑀的脸色猛然一变,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燕王竟是要以舍弃了军稽处为代价,也要杀死这么多人?!”

    “军稽处还在不在这个谁也说不好,当然,除了燕王殿下。至于我们这些人日后有什么结局,你却看不到了?!?br />
    “杀朝廷重臣,便是当今陛下也不能如此草率!”

    萧瑀怒道:“我要去见燕王!”

    “燕王殿下被你和叛臣李世民勾结派来的刺客刺伤,正在天策上将军府休养?!?br />
    冷亦微笑着说道:“估摸着满城百姓现在都在骂你,你可死心了?”

    “我……”

    萧瑀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忽然从冷亦背后射过来一只弩箭正中萧瑀的心口,他后面的话被硬生生憋了回去,下意识的低头看时,却见那支弩箭有一大半都刺了进去。他缓缓的抬起头想看看是谁下的杀手,于是就看到一个嘴角上挂着笑而眼神冷冽的男子缓步走了过来。

    “干嘛这么啰嗦?”

    胜屠小花一脚将萧瑀踹到在地,抽出铁钎精准的刺进了萧瑀的咽喉里。

    “和一个必死之人讲道理,你倒是真有耐心?!?br />
    胜屠小花撇了撇嘴,将铁钎丢给一边的手下说道:“去皇城吧,大档头身边没什么人了……据说那个死阉人是个高手?!?br />
    皇城

    特意换了一身紫色长裙的叶怀袖负着手缓步走进了城门,她抬起头看了看微微偏西的太阳,眉角微微动了动,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紫色长裙。

    眼神不舍。

    也不知道不舍的是那阳光,还是自己的衣衫。

    在她身后,跟着十二名手持铁钎的黑袍侍卫。

    进皇城,她只带了十二个人。

    而在她正对面,站着一个微微垂着身子,脸上带着谦卑微笑的阉人,年纪不是很大,怀里抱着一柄刀。

    他叫倪花田。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