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一十二章 他本来就是个马贼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收藏,为您提供。

    张小狄抬起手擦去额头上的汗珠,眉宇间的担忧之色却没有一点减轻??戳艘谎垡丫霉┲蠡杷サ囊痘承?,她转过身缓缓的摇了摇头语气伤感的说道:“这一刀太重了些,虽然安之哥哥已经处理过伤口,但我担心还是会有很不好的影响?!?br />
    “你的意思是?”

    李闲的心里一紧,感觉嗓子里有一股火辣辣的疼。

    “先观察一下吧,我刚才给叶姐姐用了解毒药?!?br />
    “刀上有毒?”

    李闲一震,心里一阵恼火。

    自己处理伤口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发现叶怀袖中了毒?现在他才明白,什么叫关心则乱。当时他让自己静下心来仔细的检查伤口,可心怎么可能说静下来就静下来?

    “因为叶姐姐的流的血太多了,毒并没有进入身体多少,所以血也没有太明显的变色,而且安之哥哥之前你清理伤口时候用的药也有清理毒性的作用,又缓解了一下……但我现在不知道伤了叶姐姐那人刀上用的什么毒,所以不敢胡乱用药。稍后独孤大哥回来之后,我再请他一起看看?!?br />
    “有没有性命危险?”

    李闲哑着嗓子问。

    “暂时还没有,但即便毒性都清理掉,可伤口的位置特殊……叶姐姐……叶姐姐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再生育了?!?br />
    张小狄轻声说出自己的担忧,她已经尽力在控制自己的语气,但这句话依然如重锤一样狠狠的砸在李闲的心口上,他感觉自己心里面猛的一紧,似乎有一只手狠狠的攥住了心脏一样,让他的胸口里有一种被钻透了一样的疼。

    “她不能死?!?br />
    李闲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叶怀袖当初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我向独孤求了一些药,我不能……不能比小狄先有你的孩子。我的性子你知道,不愿意被拘束在一个地方终老,更不愿意自己的孩子牵扯到一些血腥惨烈的事情中去,我不争,也不能让我的孩子去争?!?br />
    “再等等吧,等到你和小狄大婚之后,等到小狄有了你的骨肉,我就把独孤的药停了,我答应你,但现在不行?!?br />
    “深宫独处,苦守空房,这样的苦楚我可受不来。与其每日凭栏依窗盼着你来看我一眼,还不如让你想起我的时候赶去找我一次。只是让我来想着你念着你,而你却不能想着我念着我,这多不公平?”

    “我早晚是要回江南草庐去的,总好过在宫里除了凄凉望月无所事事。闲暇时候种菜养鸟,在篱笆墙外再种两排蔷薇,若是兴致好了便出去走走,或是去小河泛舟,或是去草原上找怀苏相聚?!?br />
    这些话,还在李闲的耳朵里回想。

    “安之哥哥,我会尽力的?!?br />
    张小狄握着李闲的手,发现他的手格外的凉。

    “她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伤口会很疼,所以用的药稍微重了些,估计应该要到明日才会醒过来,安之哥哥你先回去吧,城中现在还乱着,你放心,稍后独孤大哥就会赶回来,有我们两个在,叶姐姐不会有事的?!?br />
    “城中的事自然有下面的人去解决,我……”

    李闲的话还没说完,张小狄便继续劝道:“安之哥哥,你不放心叶姐姐,可若是你留在这里,只怕隔不了多大一会儿便会有一批人来向你请示,城中乱子没平,有许多事下面的人不敢擅专,还是要安之哥哥拿主意才行。一批一批的来人,对叶姐姐也不好,会影响了她休息?!?br />
    “那好?!?br />
    李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起身道:“一个时辰之后我再来?!?br />
    他站起来,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叶怀袖心里又是一疼。

    转身离开了独孤锐志的药房,李闲出门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北衙里灯火通明,一队一队的黑袍来回走过,雄阔?;拐驹诿趴?,身边多了罗士信,聂夺,叶翻云等人。不远处,数百名青衫刀客静静的站着,看起来格外的肃穆。

    “朝臣还在含元殿门前等着您?!?br />
    “军稽处今日一共处决了四百一十六人,包括萧瑀在内。这些人的家眷全都收监,刑部,大理寺,长安府的囚牢不够用,剩下的人都在原地收押,被杀众人的宅子已经都封了,派了军兵驻守?!?br />
    罗士信看见李闲出来,垂首将情况说了一遍。

    “把人名单给我?!?br />
    李闲缓步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半个时辰之内,列出犯人主次,还有这些人家中有多少人口,有多少家产……这种事不需要去查,军稽处里都有存档,调出来就是?!?br />
    “喏!”

    站在远处的胜屠小花应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胜屠”

    李闲顿住叫住站住,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在叶大家醒过来之前,你先代理军稽卫大档头的职务。告诉谍子们……让他们不要担心?!?br />
    “喏!”

    胜屠小花用力的点了点头,心中忍不住翻腾起一片波澜。

    ……

    ……

    前后被请到含元殿门前的朝臣一共二十六人,其中绝大部分是李渊朝的旧臣。当然,之所以他们还活着不是因为他们地位高,而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中立派,后来逐渐倒向了李闲这边,没有在暗地里做过什么针对燕王的事。军稽处今日杀人不看地位,只看谁心怀叵测。连尚书左仆射萧瑀都被斩了,还有谁是军稽卫们不敢杀的?

    这些人自中午时候便在含元殿门前站着,一直到天黑燕王也没有出现。累,饿,还有担忧恐惧,更何况,他们这些人没有一个年轻的。站了这大半日下来,腰也酸了,腿也酸了,可没有一个人说一个字的怨言。

    虽然他们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可那四百一十六颗人头还整整齐齐的在含元殿门口摆着。一排一排,有的闭着眼,有的则依然还在怒目而视。这些人头在灯火下显得格外狰狞,让每一个人都不敢直视。

    已经上了年纪的裴寂实在忍不住,弯下腰垂了垂腿却不敢抱怨。

    “燕王怎么还不来?”

    刘政会借着搀扶他的机会低声说道。

    “到了现在还不来……要么是出了什么差池,要么是燕王真的受了伤?!?br />
    “怎么可能!”

    刘政会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可又会出什么差池?难道是宫里那位……”

    “叶怀袖怎么可能放过那位?”

    裴寂低声道:“不要去想了,站一夜虽然辛苦,但远比被稀里糊涂的割了脑袋要强的多。现在我才算明白-军稽处的权势有多大,竟是掌握了这么多秘密?!?br />
    “有军稽处,长安城里便没有秘密?!?br />
    “今日这般血腥杀戮,倒是会吓住不少人吧?”

    刘政会感叹了一句。

    “若是燕王想震慑住那些暗地里还在支持太上皇,支持秦王的世家……杀这些人还是不够,毕竟死了的大部分是些小鱼小虾,那些没浮出水面的大鱼还都在看着呢。若是燕王明睿,就应该趁着这乱子再杀一番才是?!?br />
    “还要杀?”

    刘政会一惊,忍不住说道:“再杀,就是要屠族了?!?br />
    “几百年的世家不倒,怎么可能是杀个把人就能吓得住的?人杀的少了,那些人反而会心存恨意,说不定会倾尽家族之力去支持李世民。反正军稽处叶怀袖已经挑起了这杀戮,索性一口气杀到底,杀几个人吓不住人,屠几个族终归还是能吓得住他们的?!?br />
    裴寂竟然还能笑了笑,忍不住庆幸道:“你我都是幸运的?!?br />
    刘政会摇头道:“难道燕王就不怕伤及国体?”

    “怕什么?屠几个族,将财产收归朝廷,田产,房屋,还有商铺全都变卖或是赏赐给有功之臣,燕王没损失什么,反而会平添一大笔厚重的银子,再用这钱来装备人马,谁不服气再杀过去就是了……叶怀袖这一手最妙之处就在于,燕王还没称帝,现在国家乱成什么样也比燕王称帝之后再乱要强,叶怀袖这样做就是让燕王回到了进长安城之前的那种无所顾忌的境地,经她挑起这一番杀戮,现在的燕王已经没有必要瞻前顾后了,已经踏出了第一步,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把脚步缩回去……趁着天下未定,多杀几个人,其实没多大坏处?!?br />
    刘政会叹了口气,忽然眼神一变:“来了?!?br />
    远处,一串灯笼往这边飘了过来,那是几十名提着灯笼在前面开路的青衫刀客,后面那负手而行的不是燕王又是谁?

    “城中大乱,诸卿辛苦!”

    李闲对众人抱了抱拳,指了指含元殿说道:“今日就在这里开个晚朝,请诸位随孤进含元殿!”

    ……

    ……

    在朝臣进入含元殿之后,不多时就有不少内侍宫女端着食物陆陆续续的走进去。已经饿了将近一日的朝臣们顿时松了口气,一来感叹终于不用挨饿了,二来庆幸,既然燕王令人准备了食物,那么最起码含元殿里的人都安全了。

    半个时辰之后,有不下十几道旨意从含元殿里发了出去。

    这十几分旨意能带来多大的震撼,只怕只有大殿里的那些人才能感受到。喝了一碗粳米粥吃了两块点心的刘政会,听到这一连串十几道旨意竟是吓得差一点噎住,看向裴寂,却发现那个家伙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果然,裴寂猜对了。

    今日是个杀人的日子,长安城里流的血不少,死的人不少,但和燕王那十几道旨意比起来,就显得完全不算什么了。这十几道旨意,都是杀人的军令!

    萧瑀一族,心怀诡逆,试图杀君谋乱,国法不容。

    诛族。

    这第一道军令,就吓出了众人一身冷汗。

    紧跟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家族都领到了这个命运。这些家族都是背后支持李渊,支持李世民的。但他们对燕王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敌对,两面站队对于世家之人来说稀松平常,从来不会有得胜的一方来追究什么,这就是他们的依仗??墒钦獯?,他们见识到了什么叫蛮不讲理,什么叫土匪。

    “你们或许都再想,军稽处的人瞒着孤做出这么大一件事情来,孤知道之后,会对军稽处有什么样的惩?!?br />
    李闲看着下面那些大臣,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孤要说的是,军稽处这件事做的虽然太过于偏激,太过于狠了些,但军稽卫对孤之忠诚可见一斑。既然他们是以忠心行事,孤为什么要以最严厉的惩?;乇??”

    “军稽处不会倒!”

    李闲站起来,沉声说道:“他们做错了的事,孤会责罚,会严惩,但绝不会将军稽处裁撤……北衙才建好,南衙还在建,军稽卫便是孤手里一柄会杀人能杀人的刀子,要留下!”

    “孤初到东平郡的时候,灭门的事也不是没有下令做过。那是为了孤能在东平郡立足,时至今日……灭门的事孤不介意再做几次,你们都是国之重臣,应该明白……乱世当用重典,若是你们有什么异议,都说出来吧?!?br />
    “臣等无异议!”

    忠臣俯身,这才惊醒,燕王不是杨家的人,也和李家的人不同……他不是世家出身,他从来就看不起什么礼法道义,他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土匪马贼,只是身份地位高了之后,人们已经忘了这件事。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