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二十六章 策乱(一)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收藏,为您提供。

    上次长安城里军稽卫大举出动的时候,给人们造成的震撼实在太大了些。燕王遇刺,皇帝遇刺,太上皇身亡,这些消息每一条都能让长安城中的所有人惊惧难安,甚至可以让整个天下都为之震动。

    那天军稽处的人在城中缉拿捕杀的人数虽然是个迷,但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个推测。而这次军稽处再次几乎全员出动,让城中百官一个个都变得有些胆颤心惊。幸好,这次军稽处的行动不是抓人杀人,而是?;?。

    当刺客之首在军稽处伏法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布置在全城各处的军稽卫也开始收网抓人。

    在大理寺,刑部,长安府,甚至是军方的配合下,搜捕在全城展开。只是这次的搜捕不似上次那样大张旗鼓,基本上都是在暗中进行,普通百姓们或许根本就没有闻到城中那股紧张的味道。

    李飘峰身死,他带进长安城里的数百名刺客即便有人能躲得过搜捕,谁还敢再冒出来?

    而就在李飘峰身死的当天,襄阳城外的秦王军大营里也发生了一起刺杀事件。

    遇刺的是秦王军行军总管韩世萼。

    刺客身手极好,而且悍不畏死,但韩世萼身边的护卫太多,刺客在军营靠近韩世萼暴起伤人。虽然一刀斩伤了韩世萼,但来不及斩出第二刀就被一拥而上的士兵乱刀剁死。尸体都成了肉泥,连身份都没有办法确定。以至于是谁派人刺杀韩世萼的推测在军中出现了几个版本,甚至有人隐晦的提到,会不会是秦王殿下派人下的手?

    最近这两日,韩世萼和秦王的矛盾似乎逐渐凸显了出来。

    韩世萼主张撤兵,而秦王殿下却主张继续猛攻襄阳城。两个人甚至在秦王的大帐中吵了起来,秦王一怒摔了杯子,韩世萼则气得拂袖而去。这之后不到半日便发生了刺杀的事,不得不让人有所揣测。

    国家可以是统一的,但任何一个政权内部都没有统一。同理,任何一支军队中也没有绝对的统一。即便有强力的元帅坐镇,但依然难以杜绝下面的将领们拉帮结派。韩世萼于李世民有大功劳,可以说,没有韩世萼就没有李世民的今日。也正是因为如此,有不少人站在韩世萼这边。

    韩世萼拥有一部分嫡系将领,毫不夸张的说,这些将领心中韩世萼的位置,绝对比李世民要重。相反,拥护李世民的部下除了最初那残余的唐军士兵之外,多是后来见他势大而投靠过来的。

    拥护李世民的人,是在赌李世民能成就大业。

    而拥护韩世萼的人,皆是韩世萼的亲信。所以便产生了矛盾,虽然平日里看不出什么,但私底下却是激流暗涌。李派的人和韩派的人表面上相安无事,其实谁看谁都不顺眼。韩世萼居功至伟,李世民不敢动他,不然秦王军必然哗变。而韩世萼一直表现的很忠诚,直到前日和李世民吵了一架都以恭谦之态行事,可即便是吵架,韩世萼也没有用一个字的不敬之语。

    那些世家派过来的人,都在等待着机会。他们都想取代韩世萼的地位,想见韩世萼排挤出去。只有这样,他们这些人才能在军中霸占更多的权利。

    所以,秦王和韩将军出现隔阂的消息,很快就在军中蔓延开来,阻止都阻止不住。毫无疑问,这对于李世民来说不是件好事。

    尤其是,韩世萼遇刺之后。

    在韩世萼的军帐中,韩派的十几个将领聚集一堂。他们看着躺在床榻上休息的韩世萼,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大将军!”

    郎将崔默压制着怒火道:“这件事绝对没那么简单,军中重地,怎么可能有刺客轻易混的进来?燕王派人去查,可查了两天什么结果都没有。最后没办法将刺客往燕云军那边一推了事……这算什么?”

    “是??!”

    郎将李希也怒道:“大将军处处忍让,以臣下之道奉秦王,可秦王呢?大将军受伤两日,秦王竟是都没有过来看看!”

    “你们不要胡乱说话?!?br />
    韩世萼摆了摆手,牵动了肩膀上的伤口随即皱紧了眉头:“我受了伤,军中诸事都要秦王殿下亲自决断,如今攻打襄阳也正是紧要的时候,你们不要以小人之心胡乱揣测什么?!?br />
    “不是我们小人!”

    李希道:“是有些人太小人了!”

    “闭嘴!”

    韩世萼微怒道:“这件事不要再说下去,影响了军心难道你们不知道后果?”

    “大将军……这仗不能再打下去了?!?br />
    韩遂看了众人一眼,压低声音说道:“斥候刚才报来的消息,虽然前日一场大风耽搁了进程,但萧铣的援军距离襄阳已经不足百里!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只怕后日梁军就能赶回来!以如今军中的士气,怎么可能打得赢那近二十万梁军?”

    “我再去找燕王说说吧?!?br />
    韩世萼叹了口气,挣扎着起身道:“我好不容易拉起来的队伍,总不能就这么都葬送在这里。攻打襄阳没有错,只是谁也没有料到梁军竟然那么难打。秦王无错,你们以后不要出去乱说话。若是被秦王知道……我也保不了你们?!?br />
    “大军是大将军您拉起来的,凭什么事事都是他姓李的做主?”

    站在门口的郎将裴净平忽然冷声说了一句,声音并不低,立刻就让屋子里的人都变了脸色,但是很快,所有人都变得激动起来。

    “就是,人马是大将军您的人马,凭什么让别人坐享其成?”

    “不过是个连番失败的废物罢了,若没有大将军能有他今日?现在恩将仇报,什么东西!还以为他姓李的是真命天子?长安城里现在做主的都不是他陇西李家的人了,还在这里装什么天潢贵胄!”

    “都闭嘴!”

    韩世萼气得颤抖着说道:“裴净平,你自己去领二十军棍!再有妄论秦王是非者,军法处置!”

    “大将军!”

    众人抱拳要为裴净平求饶,韩世萼却摆了摆手将脸转向别处。众人无奈,只好施礼告辞。

    ……

    ……

    秦王李世民大帐

    虽然夜夜有尉迟恭在门口守着,但这两日李世民依然睡的不好。那些噩梦中的人倒是没有再出现过,可心里的事太多太烦躁,他怎么可能睡的踏实?此时的李世民脸色很难看,透着一股疲惫憔悴。

    “主公……您还是休息一会儿吧?!?br />
    他手下亲信将领张顺轻声道:“军务事再多再重,也没您的身子重?!?br />
    “孤知道,处理了手头上这几件事,孤要去看看韩世萼……已经两日,孤一直不得空?!?br />
    李世民放下手里的笔,眉宇间的忧色越来越重。

    “尉迟……刺客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刺客是老兵……当初跟随主公进入大山的那三百老兵之一……臣想来想去,也只能推测,这个人本身就是燕云军安插在主公身边的细作,应该是出自燕云军军稽处。他要刺杀韩世萼,显然是为了那些军稽处的人报仇?!?br />
    “不会!”

    李世民摆了摆手道:“他若真是燕云军的密谍……已经隐藏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轻易的冒出来?当初孤拿下李飘峰的时候他没有暴露,更没用必要在这个时候暴露出来。要说他是为了那些密谍报仇……这理由太牵强了些?!?br />
    “臣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理由?!?br />
    尉迟恭垂首道。

    “或许……”

    李世民帐下谋士赵毋看了一眼李世民的脸色,压低了声音道:“或许……这刺客要杀韩世萼,和燕云军其实没有一点瓜葛……臣觉着,这刺客的目的,就是为了挑拨离间?!?br />
    见李世民没有斥责,他继续说道:“主公才和韩将军争执,下午立刻就有刺客刺杀韩将军,这岂不是太巧合了些?”

    李世民脸色微微一变,随即站起来说道:“孤现在就去看看韩将军?!?br />
    因为那日韩世萼和他争执的实在太过激烈,韩世萼甚至说出了他刚愎这样的话,他如何能不生气?所以这两日一直没有去看韩世萼,此时听赵毋分析到了这里,他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如果那刺客的用意真的是在挑拨离间的话,那么自己两日不去探望韩世萼,无疑是又帮了那刺客一把。

    糊涂!

    李世民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主公……不但要看,还要做足了姿态去看?!?br />
    赵毋垂首道:“要让下面人都知道,您和韩将军之间……没有什么隔阂误会?!?br />
    “孤明白了!”

    李世民点了点头,脸色深沉。

    ……

    ……

    在去看望韩世萼之前,李世民特意召集众将开了个会议。当着众人的面唏嘘了一番,说什么自己疏忽以至于让韩世萼受了伤,实在是他的过错。又说自己听到韩世萼遇刺,一时心急火气冲了头,两日不得下床……

    只是这话虽然说得冠冕堂皇,下面诸将谁又是傻子?

    真若是那么在意韩世萼,李世民怎么可能先召集众将而不是先去探望伤者?

    但毫无疑问,李世民做出来姿态还是让部分人收起了揣测之心。最起码,李世民告诉了众人,他和韩世萼之间没有什么矛盾。

    会议很简短,李世民便带着众将去探望韩世萼。在韩世萼的帐中,当着众人之面李世民居然落泪自责。

    韩世萼惶恐,从床榻上爬起来说道:“臣让主公心忧,臣惶恐?!?br />
    李世民连忙扶着他说道:“此事是孤的疏忽,孤麾下亲卫中竟然藏着燕云贼的人,这事说来太荒唐了些,若孤多留心,你也不会受伤。你且安心,军中诸事孤都已经安排妥当?!?br />
    “主公……”

    韩世萼犹豫了一下说道:“臣以为……还是应该尽快退兵。梁军的援兵已经不足百里,虽然大风暴雨耽搁了梁军的行程,可这两日也无法攻城……若是天气放晴,梁军加紧赶路,大军将陷入重围?!?br />
    “此事再议?!?br />
    李世民笑了笑道:“你且安心养好身子,军中的事就不要太过担心了?!?br />
    这话一出,韩世萼手下众将立刻就变了脸色。

    韩遂眼神一凛,看向李世民的视线中都是恨意。尉迟恭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心中都是担忧。

    秦王一力主张继续攻城,甚至准备在襄阳城下和梁军决战。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李世民竟然如此笃定的认为可以击溃梁军。但毫无疑问的是,韩世萼主张撤军,才是军中诸将乃至于全军士兵们都更愿意做的事。

    “主公……三思!臣辅佐主公,好不容易才为主公聚集了精兵强将……主公,不能将全军将士们都赌上啊?!?br />
    韩世萼在床上跪伏垂首,语气悲凉。

    这句话触痛了李世民的自尊,他眉头一皱,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军队是韩世萼拉起来的军队,李世民最厌烦的就是这样的话。

    “你且好生休息,孤明日再来看你?!?br />
    他忍着怒火,转身离去。

    等众人全都离去之后,韩世萼缓缓的坐直了身子,脸上哪里还有什么悲戚之情,嘴角上甚至还挂着一丝得意。

    “韩遂……还不够??!”

    韩世萼看了韩遂一眼缓声道:“要让军心在我这边,一次刺杀显然不够……你派人去军中散布传言,就说李世民……要以三万士兵为诱饵,伏击梁军援兵!”

    “喏!”

    韩遂点了点头,眼神阴寒。

    韩世萼笑了笑:“谁都不愿意做那三万人之一……谁也不愿意做弃子?!?/div>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