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三十一章 你我无仇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再次真诚的感谢开拖拉机飙车的打赏

    ps:特么的这一章是十二点之前就写好了的,三承诺紧赶慢赶完成,可特么的居然没发出来怒

    第七百三十一章你我无仇

    李世民走在那七八百人的组成的锥形阵最中间的位置上,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混乱的厮杀已经过半个时辰,往日里那些宣誓对他效忠的将领们没有一个带兵过来支援的不可否认,其中一部分人肯定被韩世萼的人马拦住,但绝大部分在这个时候都选择了观望

    从一开始,李世民便清楚的知道那些世家中人的嘴脸因为他本身就出自世家,虽然自幼便被遗弃在陇右老宅里但是从小到大,他便深知世家为了利益可以牺牲任何人的根性,那些跟在他身边的世家子弟,都是家族派过来两边站队的筹码而已

    这些人,在他得势的时候会让他得势,但在他处于败势的时候,没有几个人会义无反顾的冲过来

    所以,尉迟恭的忠勇显得弥足珍贵

    看到尉迟恭中箭,李世民心里一股血随即沸腾了起来他将腰畔的横刀抽了出来,夺了身边一个亲兵的步兵盾大步冲到了前面

    “尉迟”

    他持盾站在尉迟恭身边,看着已经拼到几乎脱力的尉迟恭说道:“若今日你我必将一死,孤以有你这样的部将为荣”

    “臣以能追随主公为荣”

    尉迟恭斩断自己小腿上的羽箭,看着面前踏着奔雷而来的骑兵大声道:“主公请退后,臣尚且有一战之力待臣杀人夺马,主公可杀出重围西城郡中还多有主公部将,主公只需杀回去便还能聚拢人马”

    “孤与你并肩而战”

    李世民眼神凛然,一步不退

    “杀李世民”

    正在此时,韩遂已经带着数百名骑兵冲了过来纵马在最前面的韩遂一槊刺向李世民,那槊如电一般而来,顷刻间就到了李世民的身前尉迟恭挪步拦在李世民前边,一刀将韩遂的长槊磕了出去

    韩遂后面的骑兵持槊再刺,李世民用步兵盾替尉迟恭挡了一槊两个人互相掩护,韩遂和后面骑兵接连几刺都被磕开

    “杀”

    韩遂让战马人立而起,狠狠的踏向李世民的头顶被刺激出了血性的尉迟恭忽然跨步向前,用自己的肩膀狠狠的撞在韩遂的战马上

    这一扛,竟是有开山之力

    嘭的一声闷响,那高大强壮的战马竟是被尉迟恭撞的向一边倒了下去

    战马发出一声凄厉的哀鸣,身子一歪轰然而倒

    马背上的韩遂身子失去重心,随战马一同倒了下去他的一条腿压在战马身下,手里的长槊也跌飞了出去感觉到腿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韩遂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撞倒了战马的尉迟恭吐了一口血,身子歪斜了几下却没有摔倒他揉了揉眼睛,一步踏过去踩在战马的身体上,顺手将韩遂的长槊捡了起来

    “多谢送槊”

    他一槊戳进韩遂的心口里,血瞬间如喷泉一样涌了出来

    手中有了长槊,尉迟恭如虎添翼

    一槊横扫,斩断了两条马腿,再一槊将掉下来的骑兵戳死,尉迟恭大步向前磕开一柄横刀,长槊毒龙一般探出去精准的刺穿了那骑兵的咽喉被切开了的脖子里,血瀑布一样喷着,在半空中形成了一蓬血雾

    尉迟恭拉着那骑兵的腿将其从马背上拽了下来,然后牵着缰绳向后急退

    “主公上马”

    尉迟恭把缰绳往李世民手里一塞,转身再次杀入敌人之中李世民看着尉迟恭那红色的身影,忍不住眼眶里一阵发热他翻身上马,要了一柄长槊在手催马过去冲到尉迟恭身边,两个人一个马上一个步下,两条长槊翻飞间,竟是没有人再能靠近

    韩遂一死,叛军的胆气也为之一窒李世民的亲兵趁机向前猛攻,七八百步兵竟是硬生生将数百骑兵撕开夺了不少战马的亲兵们胆气壮了几分,似乎都看到了冲出重围的希望可就在他们希望才升起来的时候,数不清的叛军黑压压围了上来

    如同一片厚重的乌云,笼罩在每个人心头

    ……

    ……

    站在襄阳城墙上的萧铣,看到了秦王军大营中一片混乱,还隐隐有喊杀之声传进他的耳朵,但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或许错过了一次一举击溃李世民的机会一个多月的厮杀,已经让他变得谨小慎微他不敢在援军没有到来的情况下贸然打开城门,哪怕,秦王军中的乱子看起来不像是作伪

    城墙上的梁军士兵们纷纷站起来,聚精会神的看着城外那乱象

    每个人心里都在揣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秦王军一处角落里,陈姓汉子一把拉住小六子问道:“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的人我才想起来,你进军营的时间似乎并不久前阵子涌到襄阳城外的难民有一部分活下来的青壮确实被秦王招募,你是不是那个时候混进来的”

    “老哥”

    小六子挣脱开陈姓汉子的手说道:“都现在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想着这种事你到底怀疑我什么?”

    “我现在怀疑,你是燕云军的细作”

    陈姓汉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陈哥……我进军营里之后多蒙你照顾,咱们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我当你是兄长要是能逃走,我必然是要带着你一起逃走的现在你别管我是什么人,有机会逃出去你为什么不肯走?”

    “走?”

    陈姓汉子怒道:“咱们能逃到什么地方去?小六子,你跟我杀回去救秦王,我不会说出去是你射了秦王那一箭,咱们还是兄弟”

    “不”

    小六子摇了摇头道:“陈哥,你若是想回去你自己回去,我可是要走了不管是韩世萼赢了还是秦王赢了,到最后我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你别拉着我,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们就此别过”

    “你走不了”

    陈姓汉子忽然大喊道:“抓细作有燕云军的细作”

    噗的一声闷响,一股血猛的喷了出来溅了小六子一脸,他看着面前面容扭曲的陈姓汉子,摇了摇头叹道:“你何必逼我?”

    将刺穿了陈姓汉子的横刀抽出来,小六子转身朝着大营外面跑了出去在他身后,陈姓汉子的尸体软软倒了下去躺在地上的陈姓汉子看着那个越跑越快的背影,至死也没有闭上眼睛

    他在临死前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为什么不是自己先刺出去一刀?

    小六子趁乱钻进辎重营里,寻了一匹拉车的驽马冲出了大营因为他只有一个人,所以也没有招来韩世萼的人马追击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大营外面的一片林子里,再也看不到了踪迹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故意兜了一个圈子才回到一个秘密聚集点的小六子将驽马放走,快步钻进一个废弃了的小村子里,在村里一座倒塌了半边的民房前,一个一身黑袍的白脸汉子负手而立,看到他回来立刻眼神一亮

    “档头……”

    小六子跑过来,先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失望的说道:“属下失手了”

    “活着回来就好还有其他兄弟在”

    白脸吴不善拍了拍小六子的肩膀:“费六,韩世萼是不是反了?”

    “是”

    费六点了点头道:“可惜……属下好不容易抓着了个机会,却没能一箭射死李世民我虽然混进了李世民的军营里,但却根本没机会接近李世民和韩世萼,若不是今日韩世萼叛乱,我也没机会下手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不必懊恼”

    吴不善看着远处隐隐可见的秦王军大营,冷笑了一声说道:“那座大营里,有的是想要杀了李世民的人”

    ……

    ……

    骑马站在一座高坡上的韩世萼脸色越来越阴沉,他的部将大部分都已经派了出去收拢溃兵不管今日是不是能杀得了李世民,他都已经败了一半仅仅一个时辰,至少有万余人死于混乱厮杀或是逃走,这样大的损失让他有些不能接受

    “若损失这么大再让李世民逃了……”

    他喃喃的自语了一句,叛乱之初的好心情荡然无存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从远处有一片烟尘迅的朝着这边荡了过来那是一队大约数百人的骑兵,踏着风雷之声,度奇快烟尘中看不清那些人是谁,到了不远处韩世萼才看出那些人的身上的甲胄与秦王军大不相同

    “拦住那些人,问问他们要干什么”

    韩世萼大声吩咐了一声

    他身边留下的三个团一千二百人的亲兵立刻分出去一个团迎向那些人,组成了一个防御阵型后领队的校尉大声喊道:“停下再靠近一步杀无赦”

    最后一个字才落下,一支羽箭精准的钻进了他的咽喉里

    那队衣甲鲜明装备精良的骑兵没有丝毫停留,直接就撞进了韩世萼亲兵的队列里刀子一样的骑兵狠狠的将防御阵型撕开了一个口子,随着骑兵越来越多的钻进口子里,阵型也随之被撕裂

    冲在最前面的骑兵将领接连几槊将拦在面前的士兵刺死,以槊锋一指韩世萼大声喊了一个字

    “杀”

    数百铁骑再次加,冲破重重阻碍不断的往高坡这边靠近韩世萼的脸色大变,拨转战马就要冲下高坡逃走他部下将领都被派了出去,身边又只剩下千余人,仓促之间竟是挡不住那数百精骑的冲击

    最前面那骑兵将领见韩世萼要逃,猛的一声暴喝后将手里的长槊掷了出去长槊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轨迹,极精准的戳进了韩世萼的后背中

    一击得手,那骑兵将领趁着韩世萼手下亲兵惊愕的机会催马冲了出去他的部下奋力冲杀,紧紧的跟在他后面

    他纵马到了韩世萼坠马之处,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快步走到韩世萼身边,这人一脚踏在韩世萼的后背上将自己的长槊抽了出来

    “你到底……为什么……”

    韩世萼嘴里溢着血,他艰难的回头看着那人问道

    “杀你,就有机会去做我要做的事……”

    那人将面甲推上去,露出一张布满了伤痕的脸太阳在这一刻彻底沉入山下,灰暗的天色中,刀疤脸的汉子缓缓的蹲下来,然后一刀将韩世萼的人头剁了下来

    “抱歉……你我无仇,我只是真的很需要你的脑袋”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