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三十二章 决战之前的决战(一)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ps:为了感谢大家的月票支持和开拖拉机飙车的打赏,明天加

    第七百三十二章决战之前的决战一

    “韩世萼已死”

    嗣十三拎着韩世萼的脑袋,纵马在乱兵外围不住大喊他麾下三百多名骑兵也一同高呼,一声一声的呼喊如同接二连三打响的炸雷外围维持秩序收拢乱兵的都是韩世萼的部下,此时听到韩世萼已死的喊话立刻就安静下来,全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那个刀疤脸的汉子拎着一颗血糊糊的人头来回奔走

    “韩世萼已死尔等还不住手”

    嗣十三催马冲进人群里,或许是因为害怕,或许是因为绝望,那些安静下来的乱兵自发的分开一条路让嗣十三进入人群在人群最密集处,嗣十三勒住战马然后身子跃起在马背上站了起来,踏着马鞍,他将韩世萼的人头高高举起

    “逆贼已经伏法”

    之前还纷乱嘈杂的人群安静了下来,全都看向了那个有着一张狰狞脸孔的汉子

    “他是谁?”

    有人下意识的问身边的同伴

    “不知道……他手上的真是韩将军的人头?”

    他的同伴反问

    “血糊糊的,看不出来”

    “可韩将军没有出来,难道真的被那个刀疤脸给杀了?”

    “如果韩将军真死了……咱们怎么办?”

    “咱们……”

    说话的士兵怔住,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韩世萼真的死了,他们这些人确实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儿跟着韩世萼杀李世民,可现在李世民没死,韩世萼反倒是死了活下来的是秦王,那么他们这些人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

    “不要相信他”

    韩世萼亲信部将李希大声喊道:“他在说谎韩将军就在那边高坡上看着你们,你们莫要上了他的当这人必然是李世民派来的,他手上的人头必定是假的”

    “假的?”

    嗣十三冷笑一声大声喝问道:“那你就把你们韩将军叫出来看看”

    李希转头看向高坡那边,可那边的高坡上早就空无一人韩世萼麾下的亲兵见主将被杀,大部分都一哄而散高坡上只剩下一根还立着的孤零零的旗子,招展中的旗子上面那个韩字若隐若现

    “大旗还在”

    李希知道这会绝不能让士兵们失去士气,所以大声喊道:“大将军亲自追杀李世民,只怕这会已经斩了那贼人的脑袋,大家杀啊,将这个无耻之徒宰了李世民已死,韩将军便是大军的统帅”

    “孤还安在”

    正说话间,李世民骑着那匹尉迟恭夺来的战马缓缓的在人群中走了出来那些围在他身边的士兵下意识的让开路,没有人再敢用刀子指向他在李世民身后,身上也不知道有几处伤的尉迟恭紧紧跟着那条夺来的长槊上还在滴血,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

    “首恶已经诛杀,余者不究”

    赵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大声喊道:“秦王殿下仁慈,不追究你们的过错韩世萼居心叵测,倒行逆施,死不足惜但你们不过是受了他的蒙蔽蛊惑,本性非恶,只要你们放下手里的刀子,燕王绝不会计较你们今天做下的这错事秦王殿下旨意,凡自动放下兵器者,无罪”

    李世民赞赏的看了赵毋一眼,缓缓催马向前走到嗣十三身边他先是看了看那颗血糊糊的人头,又看了看嗣十三然后点了点头:“今日之恩,世民铭记在心”

    “末将奉了大将军之命而来,辅佐殿下殿下今日有难,末将自然不能视若无睹只是末将也没有想到,诛杀此贼竟是如此轻易”

    “无论如何……今日若是没有你,孤说不定就会一败涂地”

    他伸手从嗣十三手里将韩世萼的人头要了过来,然后高高举起:“孤天命所归岂是随意一个宵小之辈就能杀得了的?你们今日之事,孤可以不追究但若是你们还以为可以杀的了孤,那么自然也可以来试试孤倒是要看看,你们之中是否有人还敢逆天行事”

    这句话才落,知道自己已经没了退路的李希立刻催马向前,持槊朝着李世民杀了过去:“他也不过是凡人,大家一起上,乱刀砍死这个虚伪的家伙”

    噗的一声

    一条长槊从对面飞来,笔直的戳进李希的心口里

    尉迟恭冷冷的看着那缓缓倒下去的尸体,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找死”

    ……

    ……

    “主公,下一步怎么办?”

    跌坐在地上的大口喘息着的尉迟恭看向李世民问道

    李世民站在不久之前韩世萼立马的高坡上,看着那些之前都按兵不动的世家子弟此时全都忙活了起来,收拢人马的收拢人马,搜捕韩世萼部下的忙着搜捕,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之前的冷漠荡然无存

    他冷笑了一声,也在高坡上坐下来说道:“韩世萼已死,这军中的事反倒是好办了一些那些乱兵心中惶恐,只怕再也不敢违背了孤的命令他们怕死,所以现在反而是最好用的时候……原定的计划不变,孤就是要在这襄阳城下与梁军决战”

    “主公”

    赵毋连忙劝道:“军心不稳,不是决战之时机啊若是没有韩世萼谋乱,梁军原来劳顿,疲乏不堪,主公以逸待劳,率军迎头痛击,梁军败局已经定了七分可现在士兵们只怕很难有决死一战之心,此时决战……”

    “无妨”

    李世民摆了摆手道:“派人将军中哗变的消息放出去”

    他看向襄阳城那边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件事若是传出去,梁军援兵的将领们必然以为时机到来他们不会放过一举击溃孤的机会,所以加不会休整之后再寻战机若是他们知道孤大营中士兵哗变,韩世萼作乱……只怕立刻就会扑过来他们以为有机可乘,也正是孤的机会”

    他转头看向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嗣十三问道:“嗣将军,你以为如何?”

    在怔怔出神的嗣十三愣了一下,看向李世民缓声说道:“末将是奉了大将军的命令而来辅佐殿下的,自然是以殿下的命令为准,殿下怎么说,末将便怎么办只是末将手下兵力太少,只怕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你今日的作用已经太大了……谁说兵少就不能扭转乾坤?今日若不是你这几百骑兵,孤说不得已经是这襄阳城外的孤魂野鬼正因为有你这漂亮的一战,孤才会下定决心和梁军决战”

    李世民道:“哗变的消息放出去,梁军将领必然心生轻慢若是再派人散布消息,就说孤重伤将死……你们猜,领兵的将军会怎么想?”

    赵毋怔住,随即摇了摇头道:“臣还是以为,此时应当稳妥为上大军经此一乱,损失兵力最少有两万人梁军援兵不下十五万,城中梁军也至少还有四万人若是两面夹击,我军只怕难以应对”

    “赵毋,你这人就是谨慎有余,进取不足”

    李世民笑了笑道:“而且是该谨慎的时候谨慎,不该谨慎的时候也谨慎难得的是之前你一直劝孤先下手为强,但现在又犯了老毛病”

    “你难道没看出来,萧铣此时比孤还要忐忑不安”

    李世民指了指襄阳城的方向说道:“今日大营中乱成了这样,萧铣若是有魄力,只需派出万余人马冲击大营,孤就算侥幸得活,只怕也难以躲得过这一场惨败可萧铣他没有胆子出城……既然如此,孤还怕得什么?”

    “萧铣不敢轻易出城,所以这一战,孤的胜算又加了一分”

    “梁军若是轻敌冒进,何须全军迎击?孤只需派遣一二猛将设伏,前后截断,梁军突然遇袭必然惊恐,此战并不难打”

    他看了看尉迟恭,又看了看嗣十三道:“孤如今手下用尉迟,有嗣十三,还怕什么?”

    “尉迟,你可还有一战之力?”

    “臣万死不辞”

    尉迟恭垂首道

    “那便如此……”

    李世民命亲兵取来舆图,指着上面几个地方说道:“在平安镇外面的林子里设伏,梁军先头人马经过不要理会,大队人马过来也不要理会,待后面的辎重营上来之后再杀出去只要将梁军的粮草烧了,就已经胜了一半尉迟,你带人埋伏在襄阳城东,见梁军到来便杀出来截住,孤自带人马正面迎击,三刀齐下,梁军必败”

    ……

    ……

    武当山

    驻扎在此处的唐军已经闲了近两个月,士兵们每日除了操练之外便无所事事山林里的野物倒是遭了秧,将领们无事可做便去狩猎,这段日子倒是过的清闲,只是每个人心里却都不轻松

    就在几日前,从长安城而来的燕云军先锋军已经到了距离武当山不足四十里的地方安营虽然没有派人联系过,但李孝恭和唐军诸将都知道,这次是到了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了若是不出意外,再用不了多久燕王殿下便会亲自率领大军赶到到时候,李孝恭必须在燕王和秦王之间做出一个选择,这关乎到的不仅仅是李孝恭个人的前程,还有五万大军的生死

    坐在山坡的一块大石头上,李孝恭看着漫山的落叶怔怔出神

    “大将军……是不是在烦心燕王的事?”

    他部下谋士崔焕然低声问道

    “燕王派来的是长孙无忌,明明已经快到了此处却忽然停了下来长孙无忌之前派人与我联络,要说服我归顺朝廷……可已经这么久,长孙无忌却再也没了下文由此可见……燕王殿下必然是给了他什么命令”

    “燕王……这样做是在表现一个态度?”

    崔焕然猜测道:“还是在逼大将军您表现出一个态度?”

    “两者兼而有之……燕王要告诉我的是,他没心情再等我做选择了,所以他亲自率军来了当然这同样也是逼着我,逼着我在他到来之前的这段日子做出选择”

    “大将军早就有所决断了,是?”

    崔焕然忽然笑了笑说道

    “决断自然是早就下了,不然我怎么会在武当山按兵不动?想来燕王也是明白我的意思,不然也就不会先派长孙无忌然后再出兵了我之所以心里纠结……不是纠结于该站在哪边,而是怎么站过去”

    “胜仗”

    崔焕然加重语气说道:“除了一场胜仗,还能有什么?”

    他笑了笑说道:“对梁军开战,只要打赢了,不管是对燕王来说,还是对秦王来说都不是一件坏事两面都不得罪,都算是立功”,.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