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三十五章 决战之前的决战(四)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七百三十五章决战之前的决战

    看起来来势汹汹的秦王军,在冲到梁军二百步之外却忽然减速,这让已经列阵以待的梁军弓箭手都有些诧异,有不少人都下意识的松开了弓弦,可秦王军根本就没有继续往前冲,羽箭飘乎乎的飞过去被人轻易拨落,或是撞在秦王军步兵的盾牌上颓然落地。阅

    这让亲自指挥的许玄彻有些看不明白,不仅仅是他,长史郭华,副帅郑文秀都没看明白,秦王军这是打的什么算盘。

    “不对劲???为什么不趁着咱们立足不稳攻过来?”

    郭华下意识的看了许玄彻一眼,喃喃的问了一句。

    “事出反常必有妖……下令全军戒备?!?br />
    许玄彻摆了摆手吩咐道:“趁着咱们立足不稳杀过来,这么好的机会对面的人却放过了,必然是另有图谋,来人,速去传令……调所有重甲去护卫后队辎重营。郑文秀,你亲自率领骑兵在侧翼策应,若敌人来攻,听我号令行事!”

    “喏!”

    副帅郑文秀应了一声,大步离开往骑兵营那边赶了过去。

    “孙应看!”

    许玄彻又吩咐道:“你到前面去督战,告诉弓箭手不要胡乱放箭。敌军若攻,一百二十步之内再开弓!让长矛手在后面列阵,敌人来攻,弓箭手三矢之后立刻后撤,盾牌手和长矛手结阵递补上去?!?br />
    “来人!”

    他大声的喊道:“将战鼓给我立起来,擂鼓助威!”

    “喏!”

    他手下亲兵连忙赶去传令,不多时,数十面巨大的牛皮战鼓支了起来。每一面战鼓前面都立着一个赤膊上阵的彪形大汉,手里持着沉重的鼓槌。听到号令,这几十人同时擂动了战鼓,轰隆隆的声音震耳欲聋,在鼓声中,梁军迅速的完成了阵列。

    虽然他们疲惫不堪,但他们都是大梁如今最精锐的士兵。从号角声一响起,他们就在低级居官的指挥下迅速的改变着阵列。

    “对面的人也在列阵!”

    郭华指着对面秦王军的阵营不解道:“看样子没有攻过来的意思!”

    “不急!”

    许玄彻这会儿反倒冷静了下来,他看着秦王军那边淡淡道:“反正咱们也必须打一仗,既然李世民的兵自己送上门来,咱们还省的冲过去,虽然离着还有一段距离,但战鼓声一响起来,陛下在城中自然也就知道咱们回来了?!?br />
    “大帅的意思是,等着?”

    郭华下意识的问道。

    “等着!”

    许玄彻点了点头道:“以不变应万变,我倒是要看看李世民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若是李世民的人马只是列阵以对而不攻过来……那李世民重伤的传闻……”

    “虚张声势!”

    郭华猛的反应了过来,眼神顿时充满了光彩:“大帅是说,这支人马不过是在虚张声势?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李世民是真的受了伤,而且极重!万般无奈之下,才会做出这副样子来!若不是如此,敌军为何只挡不攻?”

    郭华使劲攥着拳头说道:“因为敌军士气不可用!”

    “有几分这个可能,但你我还需谨慎?!?br />
    许玄彻点了点头道:“士兵们也需要休息,既然他想对峙那就对峙一会儿。等后队若是无人偷袭,那就只能说明李世民真的是在虚张声势了。到时候大军全力攻击,看对面人马大约五万左右,我有十六万大军,难道还能输?”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后面有传令兵急匆匆的骑马赶来:“报!后营遇袭!”

    ……

    ……

    站在军阵之中,李世民看着对面黑压压的梁军援兵微微皱起眉头:“看样子斥候打探来的消息不错,梁军援兵最少也有十五万人。虽然远来劳顿,但这些人马是萧铣麾下的精兵,不可小觑?!?br />
    “不知道会不会上当!”

    尉迟恭点了点头,有些担忧的说道:“嗣十三以一万轻骑突袭梁军后队辎重营……似乎是力量单薄了些。突袭若一开始就得手,那轻骑踏营势如破竹,这一仗也就好打了,可万一梁军有所准备,那一万轻骑搅进去只怕很难再撤出来!”

    “不单??!”

    李世民摆了摆手道:“而且……孤没给他一万人马,是六千?!?br />
    “???”

    尉迟恭一怔,不解的看向李世民。

    “突袭……重在这个突字,要的便是突兀之极,兵力太多了也没有用处。孤麾下只有两万余骑兵,怎么能抽出一半来都交给嗣十三?虽然他没有表现出什么,莫不是真以为孤看不出来么?”

    李世民冷笑了一声道:“嗣十三只带着几百骑兵留在大营里,说是奉了李道宗的命令,在孤看来不过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谎话罢了。他留下,必然有所图谋。只是孤现在还看不清他图谋的是什么……孤用他,是不得已而为之。他这一战若是再立战功,孤再信他也不迟……若他真的是别有所图,那六千骑兵就当是孤送给他的陪葬了。不过……就算是他败了,梁军后队还是会被搅乱。嗣十三死于不死,无关紧要?!?br />
    “可……万一嗣十三溃败,梁军士气大振,到时候猛攻过来,这边也未见得挡得住?!?br />
    李世民冷冷笑了笑道:“挡不住就逃,总是要死些人的……孤将剩余的所有人马都埋伏在了襄阳城东,前三军溃败,梁军必然追击,到时候许玄彻就会放松,就会大意!孤埋伏的人马再从一侧杀出,他焉有不败之理?”

    “前三军……”

    尉迟恭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韩世萼的亲信人马,死一些对孤来说未见得就是坏事。今日一战,本就是要破釜沉舟,梁军虽然疲惫,但实力强大,若不先示弱,许玄彻怎么可能上当?一会儿你调遣咱们的人马缓缓退到后队,撤退的时候切不可乱了!”

    李世民看了尉迟恭一眼说道:“若梁军后营真的溃败了,你便率军猛攻。若嗣十三败了……梁军必然猛攻,到时候你带兵抵抗一阵便下令撤退,就算这前三军都溃了也无妨!以置之死地而后生之决心,孤今日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尉迟恭只觉得自己手心里都是汗水,就连后背都被冷汗浸湿了。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秦王竟是如此打算!

    “嗣十三是个将才,但孤现在还不敢真的用他。孤也知道这样做有些阴暗……可是,尉迟你应该明白,现在除了你之外,孤信不过任何人?!?br />
    尉迟恭茫然的点了点头,眼神里却闪现出一丝痛苦之色。平心而论,他对于嗣十三有些欣赏。在最关键的时刻,带着区区几百骑兵诛杀韩世萼,这需要的绝不仅仅是勇气,还有精准的眼力。

    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做到的。

    “尉迟?!?br />
    李世民拍了拍尉迟恭的肩膀说道:“孤要回后军了,这里就交给你。记住孤的话,死一些人没什么。只要能换来这一场大胜,死再多的人又能如何?梁军援兵若是大败,城中军民将再无抵抗之心。破襄阳,指日可待。孤之生死存亡,皆在今日?!?br />
    “臣,明白!”

    尉迟恭点了点头,紧了紧手里的长槊。

    ……

    ……

    骑兵踏着轰隆隆的战鼓之声从侧翼直接扑了过来,梁军后队辎重营的士兵们顿时乱作一团。他们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按理说是最安全的才对??伤氲?,秦王军前面那数万人马不过都是幌子,真正捅过来的刀子竟是在他们这边!

    “弓箭手!”

    负责羁押辎重营的郎将贺善大声喊着:“列阵!齐射!”

    士兵们手忙脚乱的聚集在一起将羽箭送了出去,但第一轮根本就算不得齐射。零零散散的羽箭在敌人骑兵还有一百五十步之外就射了出去,偶尔有羽箭命中敌人却也伤不了性命。真正展现出威力的是弓箭手的第二轮齐射,这一轮羽箭远比第一轮要密集的多,羽箭如满天飞蝗一样,黑压压的朝着秦王军骑兵压了过去。

    最前面的骑兵被羽箭迎头砸了一阵,落马者足有上百人。后面的骑兵躲闪不及的又撞了上去,人嘶马鸣之声立刻就响彻在战场上空。掉在地上还来不及站起来的士兵,被从后面迅疾而来的战马撞到,不多时就被踏成了一滩肉泥。

    嗣十三一槊将拦在自己面前的一个落马者挑飞,若他不出手杀人的话,战马必将重重的撞上去,到时候连他都有可能被踏死。

    “杀过去,放火烧营!”

    嗣十三大声的呼喊了一句,随即将面甲拉了下来。他将自己的长槊端平之后微微下垂,槊锋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种妖异的色彩。

    噗的一声,长槊将一名还来不及撤回去的弓箭手挑飞。那槊锋轻而易举的撕裂了弓箭手薄薄的皮甲,然后将心脏直接切成了两片。被马槊弹飞了的尸体落进后面的长矛手阵营中,顷刻间就被戳得千疮百孔。尸体挂在长矛上,就好像一只待烤的羔羊。

    “杀!”

    秦王军的轻骑如快刀一样狠狠的戳进梁军的枪阵中,因为辎重营的人马并不多,这枪阵显得有些单薄,虽然将秦王军骑兵的速度降下来一些,但毫无疑问,以这个枪阵的厚度绝对挡不住骑兵踏阵而入。

    就在嗣十三带着骑兵将要杀穿敌阵的时候,忽然从梁军辎重营里传出来一阵号角声。然后就又是一阵箭雨射了过来,比之前的羽箭还要密集的多!不仅仅是嗣十三麾下的骑兵,便是残存的梁军长矛手也大部分被羽箭射死!覆盖式的攻击,虽然惨烈,却成功将秦王军骑兵的速度逼得停了下来。

    弓箭手又是两轮齐射之后,三个四四方方的阵型缓缓的朝着这边迎了过来。

    已经损失了千余人马的嗣十三看到那三个方阵之后,眼睛瞬间就睁的大了起来。

    “重甲步兵!”

    被迫停下来的骑兵发出一声哀嚎,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没有了速度的轻骑兵,直面已经列阵完毕的重甲步兵……无异于是等着被屠戮!指挥梁军的将领必然是个心狠手辣的,竟是舍得屠掉己方那数百名长矛手,也要将秦王军骑兵的速度逼停。

    嗣十三表情凝重,从没有过的凝重。

    “将军,怎么办?”

    贺平压低声音问道。

    嗣十三摇了摇头:“不是咱们的兵,没必要心疼!让骑兵分出三队来,每队一千人进攻一个重甲方阵,其他人全都绕过去放火!贺平……记住,让咱们的兄弟在最后面,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往前冲!”

    “妈的!”

    嗣十三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骂道:“只给我五六千骑兵,李世民,你的心还真他娘的狠!”

    ps:今天就这两更,烧的有些晕晕乎乎的,正是最关键的时候,以这种状态也码不出来合格的文字。明天如果不烧的话,脑子清醒点再爆吧。什么都不求了,不给力,没脸求。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