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三十七章 决战之前的决战 (六)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七百三十七章决战之前的决战

    为了保证移动的速度和射箭的时候不受影响,弓箭手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轻甲,没有盾牌手的?;?,他们的防御力低的几乎可以说没有防御。当尉迟恭带着数万抱有决死之心的秦王军杀过来的时候,那一万梁军弓箭手只剩下被屠戮的命。

    哀嚎着的弓箭手退无可退,战又没有办法战。

    当发现后路不通的时候,他们只能挥舞硬弓抵抗。但这种抵抗卑微而无力,面对锋利的横刀和长槊,他们的硬弓还不如一根木棒好用。

    许玄彻脸色变得有些发白,咬了咬牙下达了两条军令。

    “中军所有弓箭手集结,全力发箭!”

    “中军停止,结阵以待!”

    长史郭华一怔,立刻就明白了许玄彻的意思。他是要以弓箭手射出一片隔离地带来,不管是自己人还是敌人,都被阻挡在外面。也就是说,为了挽回颓势,许玄彻竟是打算牺牲掉前面至少一万五千名士兵的性命!

    “大帅!”

    郭华急切道:“不可!若如此,损失太大!”

    “若不如此,损失更大!”

    许玄彻眼睛赤红着喊了一句。

    战局瞬息万变,之前梁军弓箭手前压的时候,许玄彻还笃定的以为这一战胜负已分,秦王军或许是因为李世民真的受伤了的缘故,在最正确的时候没有进攻,反而列阵防御,这让许玄彻看到了胜利的希望。而尉迟恭带着几万人马在最不正确的时候突然进攻,反而让许玄彻看到了战败的可能。

    所以,他果断下达了命令。

    如果任由前军的溃兵倒冲回来,撞击在中军阵列上,秦王军那数万杀红了眼的兵就能一鼓作气再把中军也杀穿了!黏在败兵的屁股后面杀过来,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倒卷珠帘……”

    许玄彻喃喃的说了四个字,带着一股苍凉。

    郭华的身子猛的一颤,表情也变得难看起来。

    “陛下曾经不止一次提起过,当初李密亲率二十几万大军围困东都洛阳城。王世充破釜沉舟,以两三千残兵出城反击,硬是一鼓作气击溃了二十万雄兵!倒卷珠帘之势一旦形成,便是孙武重生,武侯再世也挽救不了!那一万弓箭手已经救不回来了,后面的几千轻甲步兵也救不回来了!”

    许玄彻咬着牙说道:“中军结阵,再把李世民的人马顶回去!”

    郭华知道许玄彻的决定是对的,若心疼前面那一万多士兵,或许整支人马都会随着一块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可才一交战就损失了这么多人马,无论如何在心理上也难以接受。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每个人还都坚信胜利属于他们。

    “郭华,你带着督战队巡视。弓箭手射出一片空地来!不要心疼羽箭,更不要心疼人命!”

    “孙应看!”

    许玄彻转头大声吩咐道:“郑文秀带兵去了后队,剩余的骑兵全都交给你。你带着骑兵绕到侧翼去,从中间将李世民的人马给我拦腰斩断!敌军没有骑兵,这是他们死穴!你记住,此战到了现在已经关乎生死存亡,若是咱们败了……只怕城内守军也会绝望。已经被困了一个多月,城中粮草只怕也不多了。即便士兵们有决死之心,可百姓们没有!一旦城中出现叛乱,襄阳必失……你我……还有何面目再见陛下?”

    “喏!”

    孙应看大声答应了一声,催马往骑兵那边冲了过去。

    希望后队辎重营那边不会有事!

    许玄彻在心里祈祷了一声,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

    号角声响起,传令兵来回奔走着传达着许玄彻的命令。向前突进的中军立刻停了下来,大批的弓箭手开始集结,然后在中低级将领的指挥下朝着前面不断的发箭,在他们面前,不仅仅有敌人,还有上万袍泽。

    可战争就是战争,没有丝毫怜悯可言。

    “逃??!”

    残存的梁军前军士兵们哀嚎着四散奔逃,后面督战队的人杀人比起秦王军来说丝毫也不心慈手软。前面是数万敌军,后面是督战队的箭阵,他们无路可逃,可他们现在除了逃还能做什么?

    降!

    他们还可以投降。

    但是很快,伏地乞降的败兵就发现他们的哀求换不来生的机会,那些杀红了眼的秦王军士兵哪里管他们是否丢掉了兵器,只要是身上穿着梁军号衣的人,不管是投降的还是没投降的,一律一刀砍过去。

    尸体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以至于秦王军向前突进的路都变得格外坎坷起来。

    ……

    ……

    当孙应看率领万余骑兵绕到侧翼杀入秦王军阵列之后,战局终于有所改观。秦王军士兵们凭着一股求活的士气杀溃了梁军前军,但却被停住的梁军中军箭阵拦住。紧跟着梁军骑兵从侧面刀子一样狠狠的戳进他们的阵列中,立刻就嫌弃了一股血浪。

    尉迟恭回头看了一眼,脸色变得格外狰狞。

    “不要管后队,继续往前冲!”

    他大声喊了一句,身边的传令兵随即继续吹响进攻的号角。突进的阵型被骑兵拦腰斩断,后面大约有万余人和前队失去了联系??扇绻懊娴娜寺淼敉坊厝ゾ仍幕?,好不容易形成的局面就会立刻崩溃!

    已经损失了超过一万五千人,才将局面打开。若是为了后面那一万人再折返回去,那一丝曙光也将彻底泯灭在黑暗之中。所以尉迟恭毅然决定舍弃后队那万余人,继续向前!

    失去了韩世萼这个主心骨的士兵们,此时将尉迟恭视为他们新的领路人。在这种时候,大部分人选择服从尉迟恭的军令。

    不顾后队的秦王军咬着牙继续往前冲,顶着密集的箭雨嗷嗷叫着冲向梁军中军。此时的他们就好像陷入了绝境中的狼群,只有张开嘴不顾性命的去撕咬,才有可能在绝境中撕开一条生路。

    前赴后继!

    前面的士兵才被羽箭放翻,后面的士兵就踏着同袍的尸体冲了上来。

    很快,在损失了超过三千人之后,秦王军大约两万人的队伍分作两队,狠狠的撞进了梁军中军阵列中。就如同两条巨流撞击在一座坚固厚实的堤坝上,这一瞬间,似乎天地都为之静止下来。惨烈的厮杀也失去了色彩,失去了声音?;蛐泶耸泵扛鋈说难劬锒伎床坏饺魏紊?,听不到任何声音。

    有的人茫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遗忘了自己身处何处。

    看着周围都是狰狞的面孔,都是锋利的刀子,都是血,都是残尸,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终于,一声惨呼将失神的人从那种一片苍白的境地中拉了出来。这个失神的梁军士兵听到惨呼声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溅了一层微烫的血水。他下意识的看向一边,于是看到了身边咽喉上被捅出来一个血洞的同袍。

    血瀑布一样往外喷着,在阳光下折射出一种妖异的色彩。

    当他将视线从身边同袍脖子上的血洞收回来的时候,瞳孔却在瞬间放大到了极致!

    一柄横刀从半空着斜着劈落,噗的一声狠狠的砍在他的肩膀上。刀锋已经不再锋利,崩出了不少缺口的横刀没能削去他的肩膀,卡在了骨头里。他啊的惨呼了一声,下意识的将手里的刀子往前捅了出去。

    噗!

    他的横刀没入面前敌人的心口里,又是一股温热而粘稠的血液喷在他脸上。迷糊了他的视线,也喷进了他的嘴里。

    这种味道,侥幸活下来的他日后经常都会出现在嘴里。以至于吃饭,喝水的时候,他经常无缘无故的呕吐。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他的梦境里都会出现那个脖子上漏了一个血洞的同袍,都会出现那个被自己一刀戳穿了心脏的敌人。

    血

    到处都是血。

    疼昏了过去的梁军士兵再次醒来的时候,这场血战已经结束。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命运怎么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骤然改变了?

    ……

    ……

    就在后队超过万人的秦王军被分割之后,就在尉迟恭下令继续向前之后,从西北方向急冲而来的一队骑兵狠狠的撞向了梁军骑兵,就好像两条巨大的蟒蛇一样,后来的这一条狠狠的一口咬在另一条的身子上。

    很快,两条巨蟒便纠缠在一起。

    后来的巨蟒,是李世民亲自率领的骑兵!

    本来埋伏在襄阳城东的李世民因为尉迟恭而改变了初衷,他知道战机稍纵即逝。尉迟恭虽然违反了他的命令,但同样打开了一扇胜利的大门!这一扇门既然已经打开,哪怕只是打开了一条细小的缝隙,他怎么可能放过?

    李世民亲自带着所有的骑兵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然后将没有防备的梁军骑兵撞了个七零八落。

    后续的秦王军人马陆续加入战团,梁军的万余骑兵本来是一柄割开了敌军的快刀,可当李世民率领的援兵赶到之后,这一万骑兵就如同坠进了泥塘里一样。将梁军骑兵击溃之后,李世民立刻带着剩余的骑兵兜了一个圈子,将战马的速度提起来之后狠狠的撞进了梁军中军中。

    梁军后队。

    看着已经四处冒火的辎重营,郑文秀欲哭无泪。

    死伤超过八成的秦王军骑兵最终还是在辎重营里点起了不少火,那个野蛮而残忍的秦王军将领,竟是分出三个一千人骑兵的队伍去冲击重甲步兵的方阵,然后他带着为数不多的骑兵绕过重甲方阵,在辎重营中到处放火。他以牺牲三千骑兵的代价,换取焚烧梁军辎重营这并不算太辉煌的胜利。

    他怎么就一点也不心疼手下骑兵的生死?

    郑文秀带着骑兵赶来支援的时候,放了火的秦王军残余骑兵已经撤出了战团??醋潘拇γ把痰年⒅赜?,郑文秀的脑子里没来由的冒出来这个念头。

    嗣十三不心疼那些骑兵,他一点都不心疼。

    带着不足一千骑兵撤出战团,看着混乱不堪的局面嗣十三忽然咧嘴笑了笑。

    李世民,你尽情的享受难得的喜悦吧。这或许是你最后一次喜悦了,要彻底的报复一个人,还有比在他看到无尽希望的时候破灭了他的希望更彻底的么?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报仇不是全部,妹妹为了家族复兴而死,那么自己怎么能再轻易赴死?要报仇,要复兴,就不能简单的杀人了事!

    他看着厮杀,眼神明亮。

    最前面的厮杀局面已经逐渐明朗下来,秦王军虽然少,然在尉迟恭悍不畏死的攻击下,梁军中军再溃!溃兵冲击了后队,许玄彻最不愿意看到的倒卷珠帘之势还是形成了,神仙也难救!

    “为秦王贺!”

    嗣十三拔开酒囊的塞子,举起酒囊喊了一声。后面残存的千余骑兵整齐的用横刀敲打了一下自己的胸甲,啪的一声,显得斗志昂扬。

    “为一柔!”

    嗣十三在心里默念了一句,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