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四十五章 决战(六)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大黑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兴奋过,黑se发亮的马鬃上下起伏,而马背上一身黑甲的李闲身子端坐如山,他那一头黑发被迎面而来的风激荡的在身后飞舞,黑马,黑甲,黑发,如同一幅壮烈的令人窒息的泼墨画。

    只用了一里路,大黑马将李闲与李世民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了五十步。

    又三里,双方之间的距离到了二十步。李世民以腕弩回身激she,李闲拔刀,黑刀出现在李闲手里的时候,就好像这一幅泼墨的画里又多了一根线条,灵动而不失霸气。那刀的变化太快,如一条墨龙在李闲身前盘旋,将所有弩箭都激荡卷飞。

    李世民中了三箭,却没有伤及身体。

    然后他靠着学来的小手段成功将距离再次拉开到了五十步之外,可这个时候他的小手段已然用尽。李世民依然不敢回头,他怕自己回头看过去,就看到那柄入了魔道一般的黑刀出现自己眼前。

    十里

    双方的距离被拉近到了十步之内。

    李世民的手心里都是汗水,不只是手心,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甲胄里面的衣衫,全都粘在了身上。风穿透了甲胄吹进来,让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冷。从身到心的冷,如坠冰窟!

    他的手不断在鹿皮囊里摸索,试图再找到一件能阻止李闲靠近的东西??墒种冈诼蛊つ抑谢撕眉复?,终究是一无所获。暴怒的李世民索xing将鹿皮囊拽了下来,回身朝着李闲砸了过去。

    他回了头,于是瞳孔在瞬间张大。

    那魔鬼一样的人,竟然已经欺近了他身后不足五步!他甚至能看清李闲的眼睛,能看清那眼睛里森寒的杀意。

    ??!

    李世民疯狂的吼了一声,从腰畔将他的黑刀抽了出来,本打算狠狠的刺自己的白马一刀,可脑子却在骤然间清醒过来。如果伤了照夜玉狮子,或许吃痛的战马会再次将距离拉开。但跑不出去五里路,受了伤的战马将再也跑不动!

    转眼间,一里路过去。李闲的大黑马已经触及到了照夜玉狮子的屁股。此时距离才过去大概一半左右,距离李世民的大营还有差不多十里??雌鹄?,无论如何李世民今ri都难以逃脱。

    李世民感觉到身后的冰冷,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向后劈出去一刀。

    当的一声脆响!

    两柄黑刀重重的撞击在一起,然后半截刀尖嗖了一声打着旋疾飞了出去。也不知道飞向了何处,是否没入了沙土中再难见到天ri。

    李世民的刀断!

    “你似乎处处都在学我,学我的小手段,学我的穿戴装束,还照葫芦画瓢铸造了一柄黑刀,可惜……这些东西,都是假的。那些小手段是用来保命的,你不了解它们。每一种或许都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救命,但绝不是如你这样胡乱的都丢出来?!?br />
    这话就在李世民的身后响起,他甚至能感觉到对方语气中的讥讽嘲笑。

    “我才不是学你!我是要告诉自己,你是我的敌人,我一定会杀了你!”

    李世民猛的一拨马转了一个方向,同时疯狂的挥舞着手里的大半截黑刀。

    李闲冷冷笑了笑,催动大黑马再次追了上去。

    “从你我见面的第一天开始,你就想杀我?!?br />
    李闲在李世民身后说道:“但你那些不入流的手段用尽,可曾伤到我分毫?当初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感觉的到你身上的杀气。现在我依然不明白,当初你我初见,为什么你心中就有杀我的念头?!”

    “因为我知道将来你必然是我的拦路石!”

    李世民头也不回的大喊:“谁拦着我,我就杀谁!”

    他忍不住回头喊道:“你又何尝不是?!当初我也是第一眼就从你的眼神里看到了杀意。你来告诉我!为什么你也想杀我!”

    “跟你的理由一样?!?br />
    李闲嘴角挑了挑,一刀斩出。

    噗的一声,黑刀的刀尖堪堪触及到了李世民的后背,但锋利的黑刀依然在李世民后背上割出来一道长长的口子,甲胄被切开,里面的链甲也被切开,然后是他的衣衫,再然后是他的后背肌肤。

    一道血线乍现!

    李世民啊的惊呼了一声,这一刻竟是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照夜玉狮子似乎是感觉到了主人的恐惧,猛然发出一声嘶鸣,出人意料的将速度再次提升了一些,或许是将身体里的全部潜能都逼发了出来。白马竟是在李世民的惊呼中将距离再次拉开,足有一个身位。

    大黑马愤怒的咆哮了一声,竟然隐隐有龙虎之音!

    闪电,黑se。

    ……

    ……

    眼看着李闲再次追及到了李世民身后,忽然正对面冲过来大约七八名骑兵??醋笆?,正是李世民麾下的斥候!为了防止燕云军悄然渡过汉水,李世民在大营三十里范围内布置了大量的斥候。李闲追行了十余里,终于还是遇到了一个斥候小队。

    离着很远,他们就认出了李世民身上那件黑甲和他坐下的照夜玉狮子。

    “救孤!”

    李世民大声喊了一声,惊慌失措到了极致:“他是燕王李闲,杀了他!”

    喊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因为充血而变得赤红一片。

    噗!

    就在李世民喊出这句话的同时,李闲再次一刀斩落,将李世民的一片肩甲削飞了出去,随着肩甲飞出去的,还有一大片血肉。血雨水一样洒出去,溅了后面紧追不舍的李闲一身。

    “杀!”

    七八名斥候不敢放箭唯恐误伤了李世民,纷纷抽刀迎着李闲杀了过来??醋爬钍烂裢蝗怀鱿值陌锸?,李闲的眉头微皱,脸se却没有变化分毫。斥候迎面而来,让过李世民一刀斩向李闲的头顶。只是他的刀子才举起来就感觉自己的咽喉上一凉,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颗大好头颅噗的一声离开了身子,带着一股血飞上了半空。

    剩下的斥候连吃惊都来不及,眼睁睁的看着没有了脑袋的同伴依然骑着战马向前急冲。无头的尸体还举着横刀,脖子里的血喷泉一样喷着。

    李闲的黑刀接连递出去,每一刀必杀一人。六七个斥候,竟是没有一人的刀子接近李闲的身边!

    迎面而来的骑兵速度何其之快,两马相对急冲,甚至连对方的相貌都看不清楚就会错身而过,可李闲硬生生没有放过一个斥候,黑马从血雾中穿越而出,留下了六七具无头的尸体骑着马依然向前猛冲。

    六七个训练有素的斥候,竟是连李闲半分钟都没有阻止。

    李世民的身上依然在淌血,但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本以为自己手下的斥候能阻挡李闲一阵,可谁想到李闲杀人竟是信手拈来一般将那六七人尽数斩杀。那样快速的交错而过,李闲就算不将人杀尽那些斥候再拨马也追不上来,但他却没有留手,杀人之快令人心生澎湃!

    “你若放我!我愿为臣!”

    李世民凄厉的喊了一声,语气中带着无尽的恐惧。

    李闲却根本不答话,甚至神情都没有一丝改变。

    李世民这才骤然醒悟,莫说为臣,便是为奴李闲又怎么可能不杀自己?若易地而处的话,就算是李闲跪地求饶他也断然不会留情。他们两个其实都一样,从一开始就彼此就明白,自己和对方绝不会共处,除非有一方身死才会罢休。

    “??!”

    几乎承受不住压力的李世民回身将半截黑刀掷了出去,却因为太过于恐惧而掷偏了。李闲连躲闪都没有,眼神盯在李世民的后颈上。此时双方的距离再次被拉近到了黑刀可及的距离,大黑马骄傲的昂着头疾驰,为自己即将到来的胜利而骄傲着。

    黑刀划出一道轨迹,笔直的斩向李世民的后颈!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支羽箭擦着李世民的身子骤然出现在李闲面前!

    李闲眼神猛的一凛,黑刀一卷反转过来将那支羽箭拨飞。他没有再出第二刀,而是立刻勒住了大黑马。

    正前方,数千骑兵!

    长史赵毋,握着硬弓的手还在颤抖。

    ……

    ……

    “杀……给我杀了他!”

    李世民此时心里的澎湃简直抑制不??!

    援兵终于到了,他与赵毋约定好了时间接应他,想是赵毋担心所以提前带兵而来,却想不到恰好救了他的xing命。眼看着李世民身后那人的刀子就要斩落,赵毋顾不了那么多,一箭she了出去。

    这一箭险些伤了李世民,也险些就伤了李闲。

    骤然停了下来,连大黑马都有些承受不住。它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身子打了个横又蹿出去跑了十几步才稳下来。

    “杀了他!他就是李闲!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冲进自己部下阵中的李世民放声大喊,脸se狰狞!

    可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李闲竟然做了一件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事。他竟然没有掉头撤走,而是催动大黑马朝着数千骑兵冲了过来。羽箭一时间密集而来,李闲将面甲拉下,黑刀泼出一片墨se,叮叮当当的将羽箭大部分都拨落在地。虽然偶有羽箭she中,却根本she不穿他的黑甲。

    迎着数千骑兵,名闻天下的燕王单人独骑而来!

    李世民看着那魔鬼一样的身影再次逼近,竟是吓得叫了一声拨马钻进阵中继续逃跑。来接应他的将领一怔,没想到主公竟然被吓成了这样。就在这片刻的功夫,李闲已经到了那数千骑兵阵前。

    大黑马高高跃起,直接将一个李世民手下的武将踏翻在地。

    就在这一瞬间,李闲左手探出一把将吓傻了的赵毋从战马上提了起来。他身材高大修长,赵毋被他提在手里竟是如提了一只鸡崽子一样。

    擒了赵毋,李闲看了一眼却已经找不到了李世民的踪迹。他微微叹息一声,拨马往回冲了出去。踏翻敌将,生擒赵毋,快的如电光火石一般,那些秦王军的将领们竟然没有一人敢上前阻拦!

    李闲催动大黑马冲出去二百步左右又停了下来,缓缓拨转战马面对那数千秦王军骑兵。

    “是你she孤一箭?”

    他微微垂头看着拎在手里的赵毋。

    已经吓傻了的赵毋哪里敢说话,眼神中都是恐惧。那只修长而有力的大手卡着他的脖子,让他呼吸有些艰难。一张脸都憋成了猪肝se,眼睛向外凸着表情狰狞。

    “当杀”

    李闲语气平淡的说了两个字,掐着赵毋脖子的大手一扭。咔嚓一声,赵毋的颈骨便被折断。李闲松手,那一具尸体便在数千人的目光中缓缓坠地,扑通一声,砸起了一阵尘烟。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