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四十九章 决战(十)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万玉楼将一把破凳子上的灰尘吹了吹然后一屁股坐上去,那破的几乎散架的凳子发出一声呻吟,竟是没有破裂。\\.\\这让关小树大为吃惊,他忍不住走过去,蹲在万玉楼身边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然后赞叹道:“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这凳子能支撑住你,也算是一个奇迹,关帝庙里的东西果然不可小觑?!?br />
    “屁!”

    万玉楼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不知道老子身轻如燕?”

    “燕……”

    关小树摇了摇头,笑了笑,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万玉楼不是很喜欢这个年轻汉子,因为这汉子实在没有什么幽默感。如果换做王启年的话,一定会说万玉楼啊,你说自己身轻如猪都已经算对不起猪了。要是吴不善一定会说,死胖子你能不能不糟蹋带翅膀的东西,真以为自己会飞?

    万玉楼更不喜欢关小树眼睛里那种沧桑,因为只有经历过很多苦难的人眼神里才会有这种意味。

    他是一个喜欢快乐的人,不喜欢悲伤,哪怕是隐藏起来的悲伤。

    “这是这几天我绘制的图纸和城中梁军换防的时间记录,你想办法送出城去吧?!?br />
    关小树从怀里摸出一沓纸递给万玉楼:“城中的防御看起来坚固,但并不难打。城中百姓们已经断粮,守军每ri只有一餐稀粥。如果主公解决了李世民,襄阳城甚至不需要攻打,只需再围上半个月,城里的人自己就会打开城门投降?!?br />
    万玉楼将那一沓纸接过来,交给自己的手下后说道:“我进来找你,是因为主公有新的想法……虽然冒险了些,但如果做好了的话,拿下襄阳城,解决李世民一块儿就都干了?!?br />
    “哦?”

    关小树眼神一亮,忍不住问道:“主公的命令是什么?”

    “主公的命令是……”

    万玉楼看了看关小树说道:“你有没有胆子进宫城?”

    关小树一怔,点了点头道:“如果是主公的军令,我自然会去。进宫城做什么?你就不能一口气说完?”

    万玉楼将关小树拉过来,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了一遍。

    关小树眼神闪烁了几下,随即点了点头道:“好!天一亮我就去?!?br />
    “这样去可不行?!?br />
    万玉楼看了看关小树:“你这样子太锉了,这一身脏了吧唧的衣服怎么去?好歹你也是去见皇帝的,怎么也不能丢了咱们军稽处的脸对不?”

    他回身从包裹里取出一件簇新的军稽处档头黑袍,笑了笑说道:“进城之前我就想好了怎么干好这件事,既然是见萧铣,那就光明正大的去见。现在这个时候,萧铣未见得就敢对你如何?!?br />
    “等等?!?br />
    关小树皱眉,想了想问道:“你说的是萧铣未见得就敢对我怎么样?那你呢?”

    万玉楼一本正经的说道:“做事有分工……我负责接应你?!?br />
    “如果我被几千梁军包围,然后一阵箭雨she成了刺猬你怎么接应我?”

    关小树认真的问道。

    万玉楼想都没想就回答道:“我出城之后会这样告诉主公……你死的极有气节,没丢咱们军稽处的脸?!?br />
    “谢谢!”

    关小树居然很严肃的说了一声。

    “别客气,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br />
    万玉楼嘿嘿笑了笑说道。

    ……

    ……

    襄阳城里几乎看不到的巡逻士兵,甚至连百姓都看不到一个。没有了粮食,也就没有了力气。士兵们除了坚守在城墙的人之外都在营中休息,连训练都停了。而肚子里空的没有一点东西的百姓们,哪里还有力气出门走动?

    在空旷的大街上,突然出现了一队身穿黑se长袍的人。二十人左右,身材高矮几乎一样。黑se的袍子在清晨的风中微微摆动,呈燕尾型顺着大街径直往宫城的方向走去。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年纪的男子,面貌清秀。

    这些人昂首阔步,器宇轩昂。

    近乎快走到宫城的时候,他们才被戍卫宫城的禁军拦住。

    这些黑袍男子看着挡在面前的数百名禁军士兵似乎没有一点惧意,甚至眼神中还带着些轻蔑。

    为首的禁军校尉上前问话,得到了答复之后他脸se骤然一变。

    这校尉本想下令将这些诡异出现的黑袍男子全都拿下,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这个念头。他对那为首的年轻男子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快步往宫城里面跑了进去。不多时,戍卫将军周放吾就得知了这件事。

    周放吾也不敢大意,亲自出宫城来查看。

    关小树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那些看起来很憔悴的禁军士兵,心里却在想着这些人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很久没有吃一顿饱饭了。禁军,从来都是军队中最高贵的存在,可现在拦在他们面前的梁国禁军,除了身上的衣服光鲜一些之外,哪里能看到一点高贵不可侵犯的样子?

    当看到一个身穿银甲的将领快步走过来的时候,关小树就知道这次的事其实有七分已经成了。

    城中的人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或许在他们眼中,自己就是那根救命的稻草。若是在以往的时候,自己带着人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襄阳城里,只怕早就被巡防的士兵拿下,稍有反抗就会一阵乱箭she过来。

    “我是襄阳城戍卫将军周放吾,请问你是何人?”

    周放吾走到近前之后先是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些人,然后语气客气的问了一句。

    关小树微微欠了欠身子说道:“我是大唐帝国燕王麾下军稽处六部档头关小树,奉了我家主公的旨意来求见大梁皇帝陛下?!?br />
    他将自己的腰牌摘下来递给周放吾:“冒昧叨扰,请将军见谅?!?br />
    周放吾没接那块腰牌,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没必要撒谎:“不知道关大人……你是怎么进的襄阳城,什么时候进来的?”

    “昨夜”

    关小树笑了笑说道:“实在是有些冒昧了,不过……军稽处的人想进来,襄阳城的城墙还拦不住?!?br />
    周放吾的脸se一变,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

    关小树却根本没有退避,依然直视着他的眼睛。

    “去查昨夜当值的将军是谁,查到之后直接砍了!”

    周放吾冷声回头吩咐了一句。

    “虽然这是大梁国的事我没有权利说什么,但我还是想劝劝您。大将军,如果我们进来一次您就斩杀几个将领……那么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个好消息。如果城外李世民的人知道了,也会哈哈大笑吧?!?br />
    “你!”

    周放吾怒火上涌,忍不住就要发作。

    “我是奉了燕王旨意来求见皇帝陛下的,我身上带着燕王的亲笔书信。如果可以的话,请大将军引荐?!?br />
    关小树语气平淡的说道。

    他的嘴角上挂着笑,不盛气凌人,但却显得格外的强势。

    ……

    ……

    宫城

    御书房

    萧铣听周放吾将话说完之后脸se大变,猛的站起来快步走到周放吾身边,一把抓着他的肩膀问道:“你说什么?燕王李闲手下的人昨夜进了襄阳城,城墙上如此严密的巡防竟是没有发现?!这怎么可能?”

    “陛下……人就在外面候着?!?br />
    周放吾垂首道:“带来了燕王的亲笔信?!?br />
    萧铣的眼神闪烁了几下,下意识的多看了周放吾两眼。这两眼中包含着的意思虽然没有那么清晰,但却如刀子一样伤人。周放吾已经跟了随萧铣几年,自然明白皇帝眼神中的含义是什么。他只能在心里苦笑一声,忍不住泛起一股酸楚。

    “臣对陛下忠心不二”

    他缓缓跪下,将横刀摘下来放在地上:“臣虽然不是在岳州起兵的时候便追随陛下的老臣,但臣对陛下从来没有改变过心意。臣无能,不能为国开疆拓土,甚至连都城都不能稳固守护?!?br />
    他低下头,额头触着冷硬的石板:“臣不是叛徒,臣没有和燕王的人有过接触!无论襄阳城这危局是解得还是解不得,臣不会苟活?!?br />
    萧铣怔住,忍不住长叹一声。

    他蹲下来扶着周放吾的肩膀说道:“是朕不该怀疑你……朕这是怎么了?你起来吧,或许是朕心里太乱了些吧?!?br />
    吱呀一声,御书房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身黑袍的关小树站在门口,淡淡的看了萧铣和跪在地上的周放吾一眼。他笑了笑,抱拳垂首道:“见过陛下……我在外面实在等的有些心急,只好冒犯陛下天威。我还要出城去向我家主公复命,所以不能多做耽搁。若有得罪,请陛下见谅?!?br />
    “你无礼!”

    周放吾猛的站起来,抓起横刀指着关小树训斥道。

    “刀子是用来对着敌人的,只有最窝囊的人才会将刀子对准自己的心口。也只有最白痴的人,才会将刀子对准自己的朋友?!?br />
    关小树淡淡的说道。

    “朋友?”

    萧铣站直了身子,冷笑了一声说道:“朕与燕王,算不得朋友吧?!?br />
    “主公说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br />
    关小树笑了笑,从怀里将李闲的亲笔信掏出来递给萧铣:“这句话陛下肯定明白什么意思……这是我家主公的亲笔信,请陛下过目。我就在外面等着,看完了之后陛下有什么回复还请告诉我,我好回去复命?!?br />
    “你就不怕朕现在就杀了你?”

    萧铣冷声问道。

    “怕”

    关小树点了点头道:“陛下现在还有这个权利,也有这个能力……但陛下不会这样做,不是么?陛下应该知道,襄阳城里的军民挡了李世民两个月,李世民的的人马在城外死了数万。这仇恨已经结下,一旦李世民进城会做什么陛下心知肚明。而陛下若是杀我……我虽然只是个不入流的小人物,但我家主公历来护短,况且,我家主公一怒,又岂是李世民之流能比得了的?”

    “为陛下计,为襄阳城百姓计……”

    关小树抱拳道:“请陛下仔细看一看那封信,我在外面等着?!?br />
    他转身离开,将房门拉上。

    “陛下……”

    周放吾怕皇帝感觉到被羞辱,垂首说道:“臣现在就出去下令,将那个无礼之人乱箭she死?!?br />
    “不必”

    萧铣摇了摇,他缓步走到椅子边坐下,看着手里的书信喃喃道:“燕王麾下一小吏尚且有如此胆魄,不知道燕王其人……又是如何风采?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