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五十二章 决战(十三)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七百五十二章决战

    从来不喜欢杀生的人或许在某一天会成为一个屠夫,从来不喜欢喝酒的人或许在某一天变成一个醉鬼。人世间的际遇之奇妙怪诞令人唏嘘,当初在陇右老宅里每天枯燥乏味活着的时候,李世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会有如此的大起大落。

    离开陇右老宅的时候他便发誓,自己一定要拿回这些年李渊亏欠他的东西。

    他几乎成功。

    然后跌入谷底。

    在谷底他被韩世萼拉了起来,一步一步攀爬再次成为人上人。然后他迎来了韩世萼的反叛,但幸运的是,他靠着一个叫嗣十三的人再次成为胜利的一方。

    前几ri,他带着尉迟恭等人过河去偷偷查看燕云军大营,归来之际碰到了他自认为是自己宿命中的敌人,燕王李闲,

    他经历过许多可以称之为耻辱的事,但毫无疑问,那一天的事,最耻辱。

    李闲的刀

    自从归来之后,连续好几个晚上他都会梦到那柄刀。浓墨一般的黑se,无可匹敌的锋利。

    这几ri李世民都是在尉迟恭的帐中睡的,不久之前是尉迟恭夜夜守护在他的大帐门口。现在换成了他ri夜守护在尉迟恭身边,这个铁打一般的汉子终究还是倒了,而且极有可能再也不会站起来。

    韩世萼反叛当ri,尉迟恭血战一ri。身上的伤口多的几乎数不过来,他没有倒下。再之后与梁军援兵决战,他一马当先杀入敌阵。带着数万弃子成为战场上的主角,这一次,他身体上的伤又多了十几处。血满征袍,但他还是没有倒下。

    路遇李闲,他挑战罗士信。

    被罗士信三槊震的吐血,他纵马跃入汉水。逆流而上靠着一股顽强的意志游了数里,然后爬上岸边徒步返回大营。被寻找他的斥候救回的时候,他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虽然经过医官jing心的治疗,奈何他的伤太重了些。又在水中泡了那么久,伤口都被水洗的发白。第二天便开始出现溃烂,高烧不退。

    这几ri来,李世民吃住都在尉迟恭的帐篷中。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让自己这个最忠心的部下回来,回到以前生龙活虎的时候。

    坐在尉迟恭的床榻旁边,李世民有些失神。

    忽然,他发现尉迟恭的手指微微动了几下。李世民脸se一变,立刻回身吩咐亲兵去将医官叫来。

    “主公……”

    尉迟恭没有睁开眼,嘴唇干裂的都是口子:“主公……速走!罗士信……罗士信果然天下无双……主公……这一战咱们……打不赢的?!?br />
    “主公,快走!”

    尉迟恭猛的的伸出手挥舞了一下,然后胳膊又重重的摔在床上。

    “打不赢的……打不赢的……”

    他喃喃的说着,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李世民伸手在尉迟恭的额头上触碰了一下,他额头上的温度烫得吓人。

    一直守在外面的医官急匆匆的冲了进来,撩开尉迟恭的眼皮看了看。然后诊脉,看着医官脸上越来越凝重的表情,李世民的心里忍不住一紧。

    “还能不能救他?”

    李世民沙哑着嗓子问。

    “臣尽力而为……但尉迟将军的伤实在太重了些,军中的药物又凑不齐全,臣已经派人出去找药了。只要烧能退下来,或许还有的救。若是再过几ri还是这样烧着,就算尉迟将军能醒过来只怕也会变成一个废人?!?br />
    李世民颓然的在椅子上坐下来,有些失神的问道:“谁能救他?”

    “臣无能!”

    医官叩首,不敢抬头。

    “你下去吧?!?br />
    李世民无力的摆了摆手,坐了好一会儿之后忽然咬了咬嘴唇,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他转过身子,在桌案上铺开信纸,提起毛笔写了起来。他每写一个字,内心里便如同被刀子割了一下似的。

    短短几百个字写完,他感觉自己经历了一场煎熬。

    安之兄亲启

    在信封上写下这五个字,他转头看了看尉迟恭自语道:“孤之半生,到现在为止只有两个知己,一敌一友。李闲是我的敌人,但我却知道他与孤根本就是一样的人。而你……尉迟,你是我的朋友,唯一的朋友?!?br />
    “孤要救你!”

    他说。

    ……

    ……

    夜se中,数万骑兵缓缓的接近了突厥人的大营。在距离大营五里左右的时候,这队骑兵缓缓的分成了两队。大部分骑兵都在浓密的牧草中潜藏下来,便是战马都被压着趴伏在地。一个万人队离开了大队人马,朝着突厥人大营的方向继续进发。

    领队的博赤回头看了一眼自己麾下的骑兵,心里其实忐忑不安。

    突厥人的大营里有最少十五万人马,而大汗却只给自己一个万人队。这场仗不可能打赢,他自认为不是个怕死的人,但却不想死的这么窝窝囊囊。大汗许诺给他的奴隶,给他的牛羊,给他的草场他不怀疑是假的,但他怀疑自己有没有命去领。他是个铁勒人,坚信铁勒人是草原上最勇武的民族??伤匆膊换崦つ康娜衔?,自己这一个万人队能挡得住突厥那十五万狼骑。

    是个女人给大汗出的主意。

    博赤咬了咬牙,啐了一口吐沫。

    但札木合的军令他不敢违背,大汗的残忍好杀让每个人都畏惧。

    明明是来救大汗的儿子,可为什么不动用那三万最jing锐的黑狼头?

    他想不通。

    既然想不通他就不打算继续想,他是个xing子直率的草原汉子。既然大汗的军令无法违背,那打就是了。从南下的那一天开始,博赤就没有想过自己还能活着回到自己的家园。不……那个家园已经被大汗遗弃,大汗说突厥人的王庭才是铁勒人的家园。

    一个万人队的铁勒骑兵缓缓的靠近突厥人的大营,在距离那座营地大概二里左右停了下来。

    “打起火把!”

    博赤大声喊了一句,他身后的骑兵们随即将火把点了起来。一瞬间,黑暗的夜里便升腾起一小片火海。

    “吹角!”

    “去四个千人队佯攻,放火烧他们的帐篷!”

    博赤大声吩咐道。

    四个千人队催马向前冲了出去,一边急冲一边嗷嗷的叫着。他们手里的火把抡动起来,如同在夜空中来回盘旋的鬼火。

    四个千人队并不多,但是浓烈的夜se中,四千名骑兵打着火把散开冲锋,却能迷惑住防守的一方?;游璧幕鸢言谝箂e中显得如此狂乱,狼一般的嚎叫声让人心生胆寒。这就是草原人,抽出弯刀的时候他们便不再是一个纯粹的人,而是野兽。

    寂静的突厥大营中顿时传出一阵呼喊声,随即呜呜的号角声响了起来。

    没有出现铁勒人预想中的慌乱,几乎是在一瞬间,藏身在大营外围拒马后面的狼骑全都站了起来,密密麻麻的站了好几排。在号角声响起的同时,狼骑的士兵们将手里的弯弓松开,狼牙箭暴雨一样she了出去。

    太突兀。

    箭雨来的毫无征兆!

    本是铁勒人偷袭突厥人的营寨,现在却变成了铁勒人被偷袭。那羽箭密集如飞蝗,甚至遮挡住了天空中的繁星。暴烈而迅疾的羽箭从营地中犹如一片在崖口宣泄出来的瀑布,狠狠的冲向了那冲过来的四个铁勒人的千人队。

    就在一瞬间,冲在前面的几排骑兵就好像被镰刀放倒下的麦子似的,一层一层的倒了下来,铁勒骑兵冲锋时候嗷嗷的叫声立刻被惨呼声取代。

    博赤大惊失se,脸se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突厥人有防备!埃斤……怎么办?!”

    他的亲信喊了一句,声音中带着颤抖。

    “不对劲!突厥人既然猜到了咱们要来偷袭,为什么不在半路埋伏而是在大营中等候?肯定有什么问题!”

    博赤是个直率到简单的人,他只能想到这么多。

    “快去看看阿史那卜卦那边怎么样了,来人……去向兰旭海求援,就说突厥人有埋伏!”

    听到命令的铁勒骑兵立刻催马冲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夜se中不见了踪迹。博赤的脸se有些发白,不明白为什么突厥人会猜到自己来偷袭。

    突厥人的大营里,一定有一个智者。

    他想着,然后就看见自己的侧翼忽然闪出一片火光。那个方向,是负责主攻的阿史那卜卦的人马。

    “糟了!”

    博赤一拍脑门。

    阿史那卜卦看到自己这边点起了火把,肯定以为已经成功偷袭所以他那边也发动了进攻。如果阿史那卜卦那边也有突厥人的埋伏……博赤的心里一慌,不知所措。

    ……

    ……

    阿史那卜卦看着周围火把的组成的海洋,吓得面无血se。他是个造反者,本来心里就有些愧疚害怕。几次铁勒人和突厥人的战斗他都没有主动参与,这让札木合不满,但却没有对他怎么样。

    但是这次,他知道自己的厄运来了。

    他是阿史那埃里佛的亲信,当初在中原娘子关被困的时候,他经历了九死一生,也眼睁睁的看到了大汗阿史那咄吉世将汗位传给了阿史那埃里佛。同样的,他也眼睁睁的看着阿史那埃里佛惨死在阿史那朵朵的手里。

    汗位最终落在阿史那结社率的身上,但他不过是个孩子!

    真正掌权的是阿史那朵朵,这让他不满!突厥王庭从来没有由一个女人掌权过,哪怕她是草原上的圣女。

    如果是阿史那埃里佛继续做可汗的话,以阿史那埃里佛对他的信任,他最少也会做到特勤的位子上,可阿史那朵朵只给了他一个万夫长。再之后,他看着阿史那埃里佛的亲信逐渐被阿史那朵朵清除,死的人越来越多他的心里就越来越惶恐。他知道自己若是不想办法的话,早晚也会被阿史那朵朵清理掉。

    恰逢铁勒大汗兴兵四十万南下,他索xing带着自己的部族逃出了王庭。有他做引导,札木合连战连胜。

    但是今天,他真的绝望了。

    四周都是狼骑,数不清有多少人。他的三个万人队被死死的困住,羽箭从四面八方she过来就好像漫天的星辰都坠落了一样令人害怕。

    在外围,看着被困住的敌军。阿史那朵朵的眼神分外的明亮,站在他身边的刘弘基笑了笑,自信而淡然。

    “刘将军!我就说你的智慧比萨尔湖的湖水还要深!真的来了,铁勒人的骑兵真的来偷袭了!”

    格楞泰兴奋的喊着,挥舞着手里的弯刀。在他眼里萨尔湖也好青牛湖也好,总之都很深很深。

    “侥幸而已”

    刘弘基笑了笑,指着面前的战局说道:“不过可惜,来的不是札木合麾下那三个万人队的黑狼头,只是一些叛军?!?br />
    “是叛军最好!”

    阿史那朵朵抿着嘴唇说道:“突厥人从来不会对叛徒手下留情,阿史那卜卦的脑袋今夜将悬挂在狼头大纛下!”

    她看着那火把连成的海洋,嘴角勾出一抹冷傲的弧度。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