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五十五章 有猛虎名格楞泰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七百五十五章有猛虎名格楞泰

    裂斩了札木合的独子,砍断了铁勒使者的四肢,无论如何这样做表达出来的态度已经足够明确,明确到足够让札木合暴怒。听从了身边那神秘女子的建议,札木合不在分兵追击,而是调集全部人马汹涌而来,将突厥狼骑最后的不到十万人马围困在王庭以东一百五十里处。

    突厥人没有如以往那样立刻反攻,而是缓缓的停了下来然后聚集在一起。

    骑兵结阵防御,摆出了一副弱者的姿态。这让札木合更加的对阿史那朵朵看不起,用他的话说再强大的部族被一个女子指挥,也会渐渐的丧失掉狼xing。女人就是女人,永远不会成为战场的主角。

    追上突厥狼骑的时候,太阳刚刚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冒出半个头。微红的东方,映she着微红的光芒照耀在血红的草原上。

    “主公曾经说过,在广袤的草原上两敌相遇,骑兵对决,实力较弱的一方若想取胜合理的战术只是条件其一,最重要的是士兵们必须有宁死不退的意志?!?br />
    刘弘基骑马停在阿史那朵朵是身边,指向对面铁勒人军阵中最中间位置上那一根黑se大纛:“若有必死之心,直冲敌阵心脏。不管身后左右,一往无前……这样的战术被主公叫做掏心,或可取胜,但不顾后队左右的打法,伤亡必然极大?!?br />
    阿史那朵朵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说什么,只是侧身看着刘弘基问道:“刘将军为何不走?”

    她将自己的披风解开丢在地上,缓缓的握住了弯刀的刀柄:“以刘将军轻骑之jing锐,便是札木合分兵去追也未必追的上。这是草原人的战争,刘将军帮我的已经足够多了?!?br />
    “不走……您可以理解为我犯傻?!?br />
    刘弘基笑了笑道:“人在有些时候总会犯傻?!?br />
    阿史那朵朵微微一怔,随即点头道:“确实……人在有时候总会犯傻。我本来可以置身于事外,草原上的争斗与我何干?但我留下了,而且做好了死在这场战争里的准备?;嵊幸藕丁糇吡?,可能更遗憾?!?br />
    “掏心之术”

    她喃喃的说了这四个字,然后缓缓的将弯刀抽了出来:“那我便亲自去掏了铁勒人的心,阿史那重礼只怕还没有赶到铁勒人的家园,等不到他搅乱敌人后方了……这场战争也该到了结束的时候?!?br />
    “不行”

    声音从阿史那朵朵是身后响起,粗犷而坚定。

    阿史那朵朵回头,就看到了身材极雄壮魁梧的格楞泰催马走了上来:“我尊敬您,从来没有违背过您的命令。但今天不行,圣女……抱歉!”

    他一挥手,几个金帐侍卫立刻上前,用战马前后左右将阿史那朵朵围住。

    “我与刘将军商议过了,如果这一战咱们突厥人败了,他带着你去中原找燕王……大汗还在那里,您也在那里,咱们突厥人的希望就不会破灭。真是有些不习惯啊……”

    格楞泰揉了揉鼻子有些歉疚的说道:“从来没有违背过您的命令,这是第一次……不过这感觉不错!”

    他哈哈大笑,将弯刀抽了出来。

    “苍狼的子孙,告诉我谁才是草原的主人!”

    “突厥!”

    “谁才是长生天的宠儿!”

    “突厥!”

    “谁才是战无不胜的勇士!”

    “突厥!”

    “跟着我!”

    格楞泰猛的催马向前冲了出去:“让那些卑贱的铁勒人看看,谁才是草原的王!”

    “突厥!”

    三个万人队的骑兵汹涌而出,如一道黑se的浪chao涌向铁勒人漫无边际的军阵。那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冲在最前面,狼头大旗在他身后随着风呼啦呼啦的抖动着。三万突厥狼骑组成了一柄巨大的弯刀,刀尖笔直的对着铁勒人阵中的那杆黑se大纛。

    “不自量力!”

    札木合冷哼了一声,指着冲过来的突厥人大声问道:“谁愿意去把那些弱小的突厥人都杀死?我会用最肥美的草场作为奖励!”

    “我去!”

    几ri前夜里吃了败仗的博赤大声喊了一句,挥舞着弯刀。

    “我也愿去!”

    大将兰旭海俯身说道。

    “给你们五个万人队,杀光那些突厥人,去吧……我最忠诚的勇士,你们将得到长生天的护佑,你们将战无不胜!”

    “杀!”

    博赤大声喊了一声,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决战

    展开

    ……

    ……

    在大帐中,李闲看着手里的书信默然不语。

    说实话,这封信让他有些震撼。不是震撼于这封信是李世民写的,而是震撼于书信中恳切的语气,甚至可以说是哀求。双方敌对,不死不休。而为了一个部将李世民竟然能给李闲写这样的一封亲笔信,不得不让人感慨。<之能,军中药物也必齐全。弟唯求几样药品,以解尉迟病危之急。

    李闲将书信递给身边的叶怀袖,眉头微微皱着。

    “有些可笑了?!?br />
    看完了之后叶怀袖也微微皱眉,将书信放在桌案上轻声道:“李世民以为这是什么?这是战争,战场厮杀哪有不死人的道理?他为了尉迟恭求药……这是在表示自己的仁慈重义?”

    “不管是什么”

    李闲缓缓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才知道,李世民是个了解我的人……他知道我对死亡的看法,也知道我对尉迟恭这样的人心存敬意。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只想救尉迟恭,还是他是想借此让我生出怜悯之心……药我会给?!?br />
    李闲转身吩咐道:“将随军携带的伤药每一种都抓一些包好,派人送到河对岸李世民军中去?!?br />
    门口站着的亲兵立刻应了一声,转身去办。

    “他这样做到底图谋的是什么?”

    叶怀袖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我可不认为,他有颗悲天悯人的心。我也不会觉着,因为尉迟恭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来?!?br />
    “李世民是在告诉他,他现在心很乱?!?br />
    李闲笑了笑,端起桌案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示弱……他希望这封信能让我生出嘲笑他的心情,看不起他。然后觉着他已经乱了心境,正是大军进击的好时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李世民现在应该已经在布置突袭咱们燕云军大营了?!?br />
    李闲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确实有了嘲笑他的心情啊……李世民……掩耳盗铃了,计是好计,但做的太过了些?!?br />
    “太过,就是假了?!?br />
    李闲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告诉关小树,今夜之前必须让萧铣给我一个态度。若是萧铣还心存侥幸的话,那就不要怪我破了襄阳城之后对他萧家不留情面了。在长安城里我能杀萧瑀,难道到了萧瑀我就不敢杀他萧铣?”

    “我知道了,现在就去安排人?!?br />
    叶怀袖起身,转身yu走。

    “今夜你和青青她们不要出大帐?!?br />
    临出门之际,李闲叮嘱道:“李世民写这封信的目的不是为了救尉迟恭,而是让我以为他很颓废沮丧。一个颓废沮丧的人怎么可能还有斗志?一个没有斗志的人怎么可能率军夜袭?不出意外的话,今夜李世民必然亲自率军渡河而来,这一战便是决战……我不想你们几个有什么意外,不要出门,我会派人守着你们?!?br />
    “我知道!”

    叶怀袖点了点头,心里一暖:“今夜我安安静静的在帐中读书就是了?!?br />
    “嗯”

    李闲笑了笑,很畅然:“我本来还在愁着怎么能尽快结束这场战争,襄阳这边的事拖的太久了不好。李世民既然自己送给我一个机会,若是我不把握岂非对不起他的好意?今夜决战,了结此事之后……我便率军北上,出塞北?!?br />
    叶怀袖身子微微一震,鼻子忍不住酸了一下。

    阿史那朵朵是她的妹妹,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

    ……

    当的一声!

    两柄弯刀重重的撞在一起,激荡出一片火星。

    博赤的右臂被震得向后甩了出去,他手里的弯刀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荡飞了出去。他是铁勒部族中出了名的勇士,可却挡不住面前这魁梧如山的突厥人出手一刀。那弯刀上巨大的力度甚至可以劈开一座山峰,根本就无法阻挡。

    身上最少插着四支狼牙箭的格楞泰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不屑的看了面前这个铁勒人一眼。

    再次一刀斩了出去:“你们铁勒人都是这样的懦夫么!”

    他大喊。

    手里已经没有了弯刀的博赤吓得趴在马背上躲过了这一刀,然后拨转马头就要逃走。面前这个被劈开了皮甲,还中了好几箭的家伙简直是个疯子,根本就不像是个人。明明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他怎么还能挥舞起弯刀?

    噗的一声,赶过来护卫博赤的铁勒骑兵被格楞泰一刀削飞了脑袋。在那脖子里喷出来的血雾中,杀神一样的格楞泰催马冲了过来。他紧紧的追在博赤的后面,脸se狰狞的如同地狱中钻出来的魔鬼。

    “懦夫!和我一战!”

    他大声喊着,手中的弯刀不断的挥舞出去将拦住他的铁勒骑兵斩杀。

    博赤不敢回头,不停的拍打战马。恰在此时,铁勒大将兰旭海带着几十个骑兵赶来救援,离着五十步左右兰旭海一箭she中了格楞泰的胸口。这一箭几乎将这魁梧的突厥汉子击倒,羽箭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身体之中。但他却没有倒下去,身子晃动着,他嘴角抽搐了几下,眼神却依然明亮。

    “博赤!我来救你!”

    兰旭海一箭得手,丢下硬弓挥舞着弯刀冲了过来!

    “去死!”

    格楞泰突然将自己手里的弯刀掷了出去,那刀子剧烈的旋转着如一道闪电般迅疾而去,带着呼呼的风声,噗的一下子正戳进兰旭海的心口里。急冲向前的兰旭海身子一僵,随即从战马上跌落了下去。

    格楞泰一刀击杀了冲到二十几步外的兰旭海,然后追上博赤从后面一把将其从马背上抓了下来。

    也很魁梧的博赤被格楞泰抓在手里,两手两脚慌乱的挥舞着却根本挣脱不开。格楞泰一只手卡着博赤的脖子,另一只大手一把攥住了博赤的下颌。咔的一声,格楞泰的手指抠穿了博赤的下巴,几根手指扣进了博赤嘴里。

    噗!

    格楞泰手上一用力,博赤的整个下颌竟是被他硬生生的撕了下来!

    随手将带着一排牙齿一根舌头的下巴甩在地上,格楞泰的大手从博赤血糊糊的半边脸里伸了进去。两根手指从眼窝里钻出来,将眼球挤出来挂在脸上。格楞泰一声虎吼,手上一用力,咔嚓一声!

    竟是将博赤的脸和颧骨从脑袋上揭了下来!

    满手都是脑浆子和血水的格楞泰仰天一声长啸,然后朝着那一杆黑se大纛继续前冲!

    >vid<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