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六十一章 不带束缚 轻身而去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二百对两万残兵对jing骑极强烈的视觉落差,让人看了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震撼感觉。那才从战团中杀出来的二百多秦王军骑兵,看着面前不远处密密麻麻的燕云jing骑每个人的脸se都难看到了极致。这种境地,让他们每个人心里都生出了一种彻底的无力感。

    他们都是合格的战士,但却不是疯子。

    即便是疯子,只怕也不敢对两万jing锐之极的骑兵挑衅。疯子不一定不知道害怕,正常人更知道什么是绝路。

    就在他们愣神的时候,一队黑甲骑兵从他们身后缓缓的压了上来封堵住了退路。对面的燕云jing骑也开始动了起来,密集阵型开始散开,两翼向外扩展出去,不多时,jing骑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将李世民和他手下二百多骑兵围在了当中。

    身后是士气如虹的jing骑,李闲却不带一人,甚至连黑刀都没有带着,缓步往李世民的方向走了过去。

    李世民微微一怔,似乎没有想到李闲会走过来。

    他犹豫了片刻,从照夜玉狮子上跃下来,迎着李闲走了过去,他身后的亲兵下意识的催马向前,却被他阻止。

    “没有用,你们都不要动?!?br />
    他回头淡然的说了一句,脸se竟然平静到了极致。

    两个人大约相聚二三米站住,眼神都停留在对方的脸上。

    “我刚才还在想,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简单的逃出来?若你我互换位置,只怕我也绝不会放走了你?!?br />
    李世民笑了笑说道。

    “二十万大军在我眼里,不如你一人?!?br />
    李闲语气温和的说道:“所以,我将最jing锐的骑兵布置在这里等你。只是担心你有可能逃走,而你若是逃走我会很头疼,会睡不安稳?!?br />
    “多谢!”

    李世民抱拳:“实在想不到在你眼里,竟然将我看的这么重。我一直以为,你从不曾将我当做一个值得你正视的对手?!?br />
    李闲摇了摇头:“正因为将你看的太过于重要,所以才会一开始就在针对你布局。你或许不理解为什么在我眼里你比李渊,比窦建德等人的分量都要重,我也没有办法和你解释清楚。但你应该明白,从最初见到你开始,我便将你视为敌人?!?br />
    “我明白!”

    李世民点了点头:“是宿命吧……我从看见你的第一眼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可惜……我的比你要低许多。所以即便百般攀爬挣扎,最后还是不如你?!?br />
    李闲摇了摇头:“若我不是一开始就在打压你,或许你的成就会更高?!?br />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感觉错了?!?br />
    李世民忽然笑了笑说道:“为什么我从你话里听到了一些歉然之意?”

    “没错?!?br />
    李闲认真的说道:“对你,确实多多少少有一些歉然?;故歉詹诺幕?,我无法和你解释明白……你或许可以认为,是我抢了原本属于你的东西。比如我现在的地位,我的权利,我的一切……若是我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也许都属于你?!?br />
    李世民听到这番话显然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何必羞辱我?”

    “没有”

    李闲神se平淡的说道:“我不喜欢做毫无意义的事?!?br />
    “也对”

    李世民道:“站在你现在的位置看我,若是再出言羞辱确实显得太小家子气了些。不过我确实有些不明白你的话,就算你没有现在的地位,那也未必是我坐到你的位置上。所以你不必歉疚什么,最关键之处在于……你的歉疚不等同于怜悯,所以对于我来说,你的歉疚也毫无意义?!?br />
    “对我来说有些意义?!?br />
    李闲眉头挑了一下说道:“我总得对这个被我搅乱了的世界说声抱歉?!?br />
    “然后毫不犹豫的杀了我?”

    李世民冷笑着问。

    李闲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需要回答。他向后招了招手,几个亲兵抬着桌案快步走了过来,放在李闲身边。士兵们将胡凳,桌案,酒壶,菜肴布置好之后又快步离开,甚至没有人看李世民一眼。

    “请你喝杯酒?!?br />
    李闲在胡凳上坐下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世民自嘲的笑了笑,在李闲面前坐下来。他看了看桌案上的菜肴,又看了看杯子里的酒:“这酒里难道有毒?用这种方式来杀我是不是太温和了些?”

    “酒就是酒,没有毒?!?br />
    李闲端起杯子一饮而?。骸爸韵胱吕辞肽愫缺?,是因为我将要送行的是一位本该有大成大就的大人物,所以无论如何都要郑重一些?!?br />
    “你今天的话有些多,而且让人不懂?!?br />
    李世民抓起酒杯,同样的一饮而尽。

    “话总是要说的,因为有些话我没办法对任何人说。而你将死,或许可以做一个不错的听者?!?br />
    “若不是我肚子饿了,又不想做饿死鬼,我不会听你这些,或许……”

    李世民笑了笑:“我应该拔出刀子,做豪迈壮阔的样子单人独骑向你冲过去。最起码死也要死出个尊严来才对,不过……那样做很无趣?!?br />
    …………“能不能和我解释一下你刚才说的那些话?”

    李世民一边吃一边问。

    他坐在那里,脸se没有一点异样,没有害怕,没有紧张,没有愤怒,甚至没有敌意。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面对李闲,自己怎么能做到如此的心如止水。按照道理,他觉得自己应该咆哮着冲过去恨不得一刀将李闲宰了才对。

    “你不必吃的那么急,我不急?!?br />
    李闲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笑了笑道:“你说奇怪不奇怪,为什么我现在忽然看着你顺眼了?而且现在的你,竟然有几分兄长的样子。坐下来喝了杯酒之后我才想起来,兄长……多遥远的事。虽然说这话有些矫情,但我不得不说,天下间诸多豪强英雄,最终得天下的还是咱们李家人。虽然不是我,却也没落在别人手里……这样想,心里倒是能稍微释然些?!?br />
    兄长这两个字让李闲的心里微微一震,他摇了摇头:“对于你来说,兄长这个称呼才是真的没有一丝意义?!?br />
    “也对”

    李世民笑着说道:“李建成也是我兄长?!?br />
    “酒不错,好像自从南下以来我就没喝过让人回味无穷的酒。临死之前能有美酒美食,是个不错的结局?!?br />
    他转身看了看四周:“景se也可以?!?br />
    “既然我必死无疑,可否为我解惑?”

    他问。

    “如果我能说,就不会对你说解释不清?!?br />
    李闲为李世民倒满了一杯酒,指了指天空说道:“有些事玄而又玄,说了也没有用。我能为你解惑的不多,如果你是指我的身份,我可以告诉你……论年纪,我确实是你的兄长,但我却不是窦氏所生?;痪浠八?,是庶出?!?br />
    “庶出!”

    李世民脸se猛的一变,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竟然是个庶出的儿子,这个笑话一点儿也不好笑。父亲若是临死前知道了的话,是不是愤怒不甘?”

    “还有件事”

    李世民抬起头看着李闲认真的问:“父亲是不是你亲手杀的?”

    “不是”

    “无趣!”

    李世民叹了口气,表情带着浓浓的失望:“我一直觉着咱们两个是一摸一样的人,我没能亲手杀了他,他死在你手里倒也不算太让人失望,可惜……你竟是没有勇气亲手去杀了他?!?br />
    他看着李闲认真的说道:“你不知道,我从小就想杀了他?!?br />
    “无缘无故的将我丢弃在陇西老宅里,假惺惺每年派个人过来考究我的学识武艺,而我还要装作恭顺谦卑,装的时间越久心里的恨意就越浓。你或许觉得我太过于yin狠了些,连亲生父亲都想杀??赡隳睦锬芾斫?,在我心里他可有一点儿像个父亲?自幼便没有见过他几次,每次见面还都是冷着一张脸……”

    李世民痛苦的摇了摇头:“这是我最大的遗憾。比输给你还要遗憾?!?br />
    …………两个人陷入了一种沉默中,似乎因为话题牵扯到了李渊而有些无法继续下去。

    “大明宫是你取的名字”

    李闲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已经建好,名字没改?!?br />
    李世民听到这句话有些反应不过来,想了想才明白李闲说的是什么:“我看过宇文恺绘制的图纸,偶尔想起的时候脑子里也能想象出那是多么壮观的一片宫殿。大明宫这名字不错,虽然我已经想不起来当时为什么会想到这三个字?!?br />
    “我留下这个名字,不是因为这名字不错?!?br />
    李闲将最后一口酒喝下去:“史书上或许不会记下什么,但这个世界上总得留下些你李世民的印记。我虽然不知道千年之后的历史课本上怎么写,是不是如我读过的那样,还是说这个世界根本就跟我曾经熟悉的那个世界不是同一个,但我还是觉着应该帮你留下些你存在过的痕迹。迟迟不杀你……也有一部分原因在此?!?br />
    “历史课本?你曾经熟悉的世界?”

    李世民皱眉:“不懂?!?br />
    李闲笑了笑,缓缓站起来:“还有什么要说的?”

    “你不是说不急?”

    李世民笑着问。

    “不急,但总要有个结束的时候。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比如北上?!?br />
    “嗯,那就这样吧?!?br />
    李世民也站起来,将自己的甲胄全都脱下来,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他伸了个懒腰瞥了一眼丢在地上的横刀。他的黑刀被李闲的黑刀斩断之后,身上便只有一柄普通的横刀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还是不舍?!?br />
    李世民看向头顶的天空,看向炙热刺眼的太阳:“活着真好?!?br />
    李闲转身,缓步往大队人马的方向走去。

    李世民舒展了一下身子,感觉似乎还是有些不舒服,于是他开始脱衣服,直到将所有的衣衫全都脱掉。靴子丢在一边,衣衫抛到了身后。他赤-条-条的站在那里,一点也不介意几万只眼睛看着他。

    “还是没有束缚爽快?!?br />
    他感受着冷冽的风吹过身体,却没有一丝寒冷的感觉。

    “喂!”

    赤-身-裸-体的李世民朝着李闲的背影喊了一句:“真不打算亲手杀了我?”

    李闲脚步停了一下,也没有回头,伸出手举起来缓缓摆了摆,然后继续往前走。不知道为什么,李世民发现自己看着那个背影真的没有一点恨意。

    “弓!”

    当李闲走到阵前的时候,李孝恭举起手大声喊了一个字。围成一个巨大圆形的骑兵整齐划一的将背后的骑弓摘了下来,从箭壶中抽出羽箭搭在弓弦上,缓缓抬臂瞄准了那个站在中间赤-身-裸-体的男子。

    李世民哈哈大笑,席地而坐。

    他缓缓的闭上眼,回味着刚才喝下的那一壶老酒的味道。他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的自语道:“没喝醉,有些不爽?!?br />
    “she!”

    李孝恭将手猛的放下来。

    嗡的一声,那是羽箭离开弓弦的响声。

    万箭齐发密集如雨没有人看到,在万箭齐发的那一刻,燕王殿下的肩膀颤抖了一下,不知何故。

    自始至终,燕王都没有再回头去看一眼。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