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六十五章 关小树的过往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七百六十五章关小树的过往

    距离过年还有不足十天,但注定燕云军的这个年将在行军途中度过。大军开拔,行军的速度并不太急迫。北方隆冬,河北的战事因为天气实在太冷而暂时停了下来,大军从襄阳到黄河以北,等到了地方差不多已经出了正月,休整一段时间之后,chun暖刚好开战。

    收拢了梁军的败兵和李世民的人马,燕云军南下之际的八万人马变成了几十万。留下李孝恭率军八万镇守襄阳城,李闲尽起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北上。

    这二十万人马中,一大半是降兵。

    衣衫号甲不统一,所以看起来远不如燕云军肃穆威严。但二十万大军在官道上绵延而行,自然也有一番壮阔。大隋的官道修的平整宽敞,连环十几里都是人马。若是从高处看下来,行军的队伍真如一条巨龙一般。

    翘着腿坐在辎重营的马车上,王启年眯着眼睛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倒是显得悠闲自得。万玉楼这一趟算是白来,在襄阳城最后这几ri也没有找到尉迟恭的尸体,到了大军开拔的ri子他奉命赶回江都,继续筹备军稽处南衙的事。

    吴不善和关小树等人随军北上,因为辎重营里有的是马车,吴不善每ri无事就跑到辎重营里来,和王启年凑一辆马车上聊天扯淡。关小树也跟着,渐渐的也就融入进了吴不善和王启年的世界里。

    眯着眼哼小曲的王启年忽然想到一件事,转身问躺在一边的关小树:“我听说你入军稽处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军稽卫将自己的师门给灭了,真的假的?”

    “你怎么知道?”

    躺在装满了粮草的麻包上很舒服,还能悠闲的看沿途的风景,这让关小树很享受。听到王启年问这个问题,他的表情诧异了一下。

    “你猜我怎么知道的?”

    王启年贱笑着说道。

    “不用猜了……知道这件事的不多,就算当年参与过此事的军稽卫也没几个知道真相的,而在襄阳城知道这事的只有万玉楼,在襄阳城里的时候我跟他提起过,必然是他告诉你的?!?br />
    “说说呗”

    王启年从身下的麻包缝隙里拽出来一壶酒递给关小树:“这种趣闻轶事什么的我最感兴趣了?!?br />
    “一点都不有趣?!?br />
    关小树接过酒壶喝了一口,眼神有些迷乱:“倒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如果你想听我就告诉你,但我在给你讲之前必须告诉你的是,县侯大老爷……这个故事或许会让你很反感,说不定今天的午饭都没心情吃下去?!?br />
    “没事”

    在旁边的吴不善插嘴道:“午饭就算是屎他也吃的下去?!?br />
    王启年瞪了吴不善一眼:“屎也比你嘴里的味道香?!?br />
    吴不善笑了笑,没继续逗闷子而是看着关小树道:“关于你的事我隐约听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给我和老王讲讲,此去河北路途漫漫,就当消遣了?!?br />
    关小树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一段能用来消遣的过往?!?br />
    “您和王将军都是最早跟着燕王的人,一定知道文刖这个人,对吧?”

    吴不善倒是没什么,王启年的脸se一变。

    “老吴在文刖死的时候还没进军稽处,对文刖的事不一定了解。我知道一些,但也未必清楚详细?!?br />
    “文刖是个变态?!?br />
    关小树叹了口气:“知道他死的时候,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快活。我之所以投主公进入了军稽处做事,就是因为文刖死了。主公杀了文刖,就是我的恩人?!?br />
    他的眼睛看向远处,语气中透着和年纪不符合的沧桑:“文刖手下的龙庭卫你们都知道,那是大隋皇帝杨广的贴身护卫。龙庭卫里高手如云,杨广出行,随行必然带着龙庭卫。后来文刖死了之后,龙庭卫大队人马在黄河畔被主公尽屠。但……”

    关小树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龙庭卫不是文刖唯一的手下,也不是杨广唯一信任的人马?!?br />
    “杨广身边有三支亲信之军,其一,龙庭卫,负责戍卫宫廷,调查谋逆不法之事,稽查叛党,监视朝臣。其二,便是那支号称真正天下无敌的给事营八百血铠,给事营八百jing兵,可保杨广被困万军而无惧。第三……是在文刖死之前才筹建的冷锋。至于文刖死后的那个什么红袍侍卫营,垃圾而已?!?br />
    关小树喝了口酒,继续说道:“冷锋的人都是孤儿,是文刖派人在江都方圆数百里内搜罗来的。杨广北上巡游,被困雁门关之前文刖在江都养伤,他之所以没有跟着杨广北上,关键缘故不是他伤重,而是奉了杨广的命令组建一个专门负责刺杀的组织,是为冷锋?!?br />
    “只用了一个月,文刖便派人从各地抓了六百个孤儿。你们知道……当时的天下,孤儿不少见?!?br />
    说完这句话他顿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接下来的事,无趣的很,你们应该也能猜到。六百人最后只剩下五十人,其他人怎么死的我不愿意说?!?br />
    “能猜到?!?br />
    吴不善点了点头,脸se有些难看。

    ……

    ……

    那一年的江都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但在行宫中一处最隐秘的地方,每天都在上演着血腥惨烈之事。

    六百个孤儿,每天接受残酷的训练。易容,投毒,箭术,轻功,甚至是如何做好一个男宠。

    半年之后,这些孤儿小有所成。

    关小树记得,那是一个非常晴朗的早晨。一身锦衣的文刖出现在冷锋营里,在cao练场上那张雕花木椅上坐下来?;恿嘶邮?,他身边的一个龙庭卫便上前大声说道:“你们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都尉的怜悯。你们活着的唯一目的,便是遵从都尉的命令。都尉要你们生,你们便生。都尉要你们死,你们便死?!?br />
    这句话,关小树现在依然在梦里经常听到。

    “在冷锋营里,你们吃的最好,小小年纪便开始领着朝廷的俸禄,你们将来还会成为陛下的贴身护卫,这样的荣耀是都尉给你们的。但你们必须证明自己有资格享受这荣耀……冷锋营只留五十个人,而你们有六百人?!?br />
    那个龙庭卫高昂着下颌说道:“现在给你们zi you选择的权利,愿意留下的站在原地不要动。愿意离开的站到左边去,一会儿会发给你们饷银,你们就可以离开了?!?br />
    六百个孤儿面面相觑,犹豫了一会儿,有不少人开始往左边走。关小树站在人群最中间,他也想到左边去。但被身边对他一直很照顾的张小哥拉了一把,张小哥比他大三岁,对他很好,就好像对亲弟弟一样的好。

    关小树不知道为什么吴小哥要拉自己,但他知道张小哥肯定是为自己好。所以他站住没动,事实证明,张小哥是对的。

    站到左边去的大概有不到一百个人,他们都受不了在冷锋营训练的苦??伤腔姑挥姓竞?,就被四周数百名龙庭卫围了起来。之前讲话的那个龙庭卫首领猛的一挥手,那些龙庭卫便对那百十个孩子扣动了连弩的机括。

    百十人,全都被she死在当场。

    中箭没死的,被龙庭卫的人逐个用横刀戳死。最大的不过是十六七岁,最小的才十来岁。

    当时留下没有去左边的孩子们都吓坏了,甚至有人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关小树也吓坏了,但他却没有哭出来。五百多个孩子全都吓得面无血se,有人一边哭一边呕吐。而接下来的事,更加血腥。

    所有哭泣的孩子被龙庭卫的人拽出来,一刀一个剁了脑袋。那些血糊糊的头颅在cao练场的青石板地上乱滚,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看着残活下来的孩子们。

    这个时候,还活着的孤儿有二百一十六个。

    “还多不少啊?!?br />
    文刖感慨了一声,指了指那些孤儿:“两个人一组,杀死对方为止。剩下的再分组,继续杀,杀到剩下五十个人为止?!?br />
    这是文刖到了这里后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一句话。

    抗拒厮杀的孤儿,被再次一拥而上的龙庭卫抓出去,他们的哀求和哭泣毫无作用,又有几十个孤儿被杀。

    接下来的事,是关小树不愿意回想的。

    就在吓坏了的关小树不知所措的时候,他身边的张小哥一脚将他踹翻了出去。平ri里对关小树最好的张小哥,脸se变得狰狞如鬼。他一步一步走向跌倒在地的关小树,一字一句的说:“小树,别记恨我,我不想死,所以你去死好不好?”

    他问。

    关小树一边摇头一边往后爬。

    但逃避不是办法,当他无处可逃的时候,他开始反抗,虽然他不是张小哥的对手,但张小哥想要杀他也不是很容易。平ri练功,他很用心??伤站炕故谴虿还人笕甑恼判「?,眼看着张小哥从地上捡起来半截木棍就要戳进他喉咙的时候,张小哥被人一把提起来丢在一边。

    厮杀结束了,关小树很幸运,他是五十个人之一,虽然他没有杀人,但他坚持的时间足够长。

    被人丢在一边的张小哥站起来,抹了抹嘴角上的血丢掉手里的木棍,走到关小树身边把他拉起来,笑着说活着真好。

    是啊,活着真好。

    一直到现在,关小树都忘不掉张小哥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

    后来,这五十个幸存者开始接受更严苛的训练。其中最令人无法忍受的一项训练,便是他们每个人都要被训练他们的龙庭卫强暴。成为一个合格的男宠,也是他们必须做到的事。

    再后来,文刖死了。

    再后来,没了文刖的冷锋营再次成了孤儿。

    这个时候张小哥站了出来,带着大家逃出了皇宫。他们开始杀人赚钱,只要有人出价,什么人都杀。这是一群变态,一群疯子。

    后来,当关小树知道文刖死在燕王殿下手里之后。从冷锋逃了出来,投奔燕云军。他找到了青鸢和凰鸾,而冷锋营的事,青鸢和凰鸾都不知道。文刖组建冷锋营的事,连她们两个都没告诉。但关小树知道她们两个曾经是文刖的人,他只能找她们。

    当李闲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一个冷锋存在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下达了一条命令。

    这是一群不该存在的人,都杀了吧。

    叶翻云和冷亦亲自带队,jing选军稽处三部和五部的刺客护卫南下。一同前去的还有二部的档头独孤锐志,而事实上,他的毒是最有用处的。

    关小树带着大批的军稽卫找到冷锋的藏身处。

    一直到现在,张小哥临死前的笑容他都难以理解。

    那是……释然?

    甚至有些开心?

    ……

    ……

    看着远处的风景,关小树将最后一口酒喝进嘴里。

    “谢谢”

    他忽然说了这两个字。

    王启年和吴不善都是一怔,没明白关小树为什么要道谢。

    “身边没有值得信任的人,我总是不敢去回忆过往?!?br />
    关小树重新在粮草麻包上躺下来,枕着手臂看着蓝天:“能和人肆无忌惮的说话,说心里话……真好……所以,谢谢你们?!?br />
    ps:这算个du li的故事吧,以后还会写到其他人。比如吴不善,比如王启年,比如万玉楼。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