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七十一章 等你凯旋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七百七十一章等你凯旋“先生,中原的皇帝历来以宽厚仁义为治国之根本,先生以为宽仁治国如何?”

    微微摇晃的马车里,叶怀玺一边煮茶一边问。

    这几ri他一直在看有关儒家的书卷,思想上多多少少受了些影响。儒家所提倡的东西,和他在草原上看到的听到的学到的根本就是两回事。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恍惚。似乎觉着中原这种宽仁治国的策略才是真正的权术,而草原上强调绝对的强势就显得有些粗暴野蛮。

    “字面上来看,宽仁治国确实很有道理?!?br />
    李闲喝了一口茶,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但如果你足够的了解中原历代王朝,你就会发现所谓的宽仁不过是个幌子罢了。为王者,一手握着恩义,一手握着惩罚,只不过历代那些明智的皇帝,都将宽仁的一面无限度的放大,而将惩罚的一面隐藏起来罢了。往往越是标榜宽仁的皇帝,杀的人越多。因为标榜,是在掩饰他手里的血腥?!?br />
    “说起来,有些虚伪?!?br />
    李闲自嘲的笑了笑,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

    “每一个人都有两个自己,一面真实,一面虚伪?!?br />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茶杯,感受着手心里的温度:“一味的宽仁,只会让所有人觉得你软弱。而一味的惩罚,会让所有人觉得你野蛮。中原历代诸国,都在标榜仁义礼智信这些东西。而且这些东西似乎带着些魔力一般,便是外来的民族在中原的ri子稍微久一些,也会变得满嘴仁义,自诩为正统?!?br />
    “无非就是一种统治百姓的手段罢了,说起来,反倒不如你们草原人直接爽快?!?br />
    “先生推崇的是草原人治国的方式?”

    叶怀玺有些不解的问道。

    “治国……”

    李闲摇了摇头:“我不希望你因为学了很多中原汉人的东西,就忘记了自己的出身。中原人的这一套东西,到了草原上未必就有用处。草原上的民族是崇尚力量的民族,要想成为统治者,你就要让自己成为最有力量的那个人?!?br />
    叶怀玺点了点头,但还是忍不住去想若是以仁义治理草原,会不会让草原上的百姓都变得温顺起来?

    “每一个地方都有着自己不同的文化,中原人一直都说草原人野蛮。但草原人为什么野蛮?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在草原上作为王者,必须要足够强势,往往是杀人最多的那个才是王者?”

    “这是因为千百年来,中原人都在强调仁义。百姓们也就把这种东西当成了至理,而草原上不同,千百年来,草原上民族众多,各不统属……如果没有一颗冷酷的杀戮之心,如何让这些同样暴戾的民族臣服?靠赏赐?靠道理?”

    “都不行……还是要靠弯刀?!?br />
    “草原人的弯刀……就和中原人的仁义是一样的东西?!?br />
    李闲的话有些跳跃,但叶怀玺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因地制宜?”

    他问。

    “因人”

    李闲轻声道。

    “先生,还有多久要到河北地面?”

    叶怀玺问了一个比较实际的问题。

    “大概还要走半个月?!?br />
    李闲将手里的茶杯放下,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如果让你来指挥数十万人马攻打河北,且战而胜之……那么对于降兵,降臣,百姓,这些人你如何安置处理?”

    叶怀玺想了想说道:“百姓依然是百姓,不会有任何改变。若是想稳定民心,只需比窦建德给的稍微多一些就好。而至于降兵……当打乱建制,拆开来融入各军,自队正以上,皆有燕云军老兵任职。而降臣……能多杀一些还是多杀一些的好?!?br />
    “为什么?”

    李闲又问。

    “因为他们身居高位?!?br />
    叶怀玺道:“他们在窦建德手下,为将,为相……而窦建德若是败了,即便他们降了,但他们要想恢复在窦建德手下时候的荣耀,难如登天。而一个人到了一定的位置上就会有野心,这种野心除了杀戮之外没有任何手段能压制。若是归顺先生之后,他们的地位比原来低了,他们便会心生不满,心有不满,久而久之……难免会生出不臣之心?!?br />
    叶怀玺总结道:“与其这样,不如多杀一些以慑人心。先生说过,破而后立?!?br />
    “破而后立?”

    李闲笑了笑,没有品评叶怀玺这番话的对与错。

    他想到的是,前世的时候他所知道的这段历史,李世民生擒窦建德,大夏国灭亡。李世民麾下将领入主河北诸郡,行事严苛,终于逼得窦建德旧将造反,刘黑闼趁势而起,只短短一年便尽复河北之地。而后大唐再征,以李建成为帅……李建成用的却是另一种手段,收买,拉拢,安抚,显然比李世民手下那些将领们的强势要有用。

    可现在的大唐,已经不是他自书籍上看到的那个大唐了。

    “先生……”

    叶怀玺看着李闲问:“我说的不对?”

    李闲摇了摇头,心里依然想着河北的事。

    李世民派去河北的那些将领们,打压窦建德手下旧将确实错了。但他们未必是错在他们心狠……或许是错在……他们的心还是不够狠。

    …………维稳,是李建成对河北的策略。

    毫无疑问,他成功了。

    但李闲所处的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了李建成,没有了李渊,没有了刘黑闼,甚至没有了李世民……而根据李闲所知道的那段历史来说,王伏宝虽然是窦建德麾下大将,但在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如今这样重要的位置。

    是历史上的王伏宝不如这个时代的王伏宝?

    不是!

    是因为这个时代窦建德手下已经没有了其他人可用,若是他手下当初那些老臣依然还在,或许还轮不到王伏宝出头来扛着大夏的江山社稷。毫无疑问,王伏宝的军功在窦建德手下群臣中为最。但历史上的王伏宝这个时候已经死了……死于窦建德之手。

    就因为他功劳大,其他将领心生妒忌。便诬陷他有谋反之心,窦建德连审问都没有,直接派人将王伏宝抓起来砍了脑袋。

    如果苏定方还在,殷秋,石赞等人还在,或许窦建德依然会毫不犹豫的杀了王伏宝。

    但现在,这些人都死了。

    窦建德不用王伏宝用谁?

    而当一个人被逼着到达一个位置上的时候,他往往能释放出自己全部的能力。甚至,能压榨出来一些他不曾有过的能力。王伏宝就是被逼到了那个位置上的人,如今的大夏,只能靠他了。

    雪夜袭魏县,王伏宝这一仗打的漂亮。

    但正因为这一仗,李闲心中隐隐还有着的那一丝爱才之心尽去。作为一个从另一个世界来到这里的人,而且这个世界上还有众多他前世耳熟能详的虎将名臣,他又有这个机会让这些虎将这些名臣都成为他的臣子,他怎么会不心动?

    可这心动不代表他失去理智。

    王伏宝这个人,是不可能收服的。

    所以,当军稽处关于魏县失守的消息送到北上大军中的时候,李闲的脑海里只想到了一个字。

    杀。

    “薛万彻就在繁水,他为何没有反攻?”

    李闲微微皱眉问面前的军稽卫传讯密谍:“军稽处的消息就算传递的再快,自繁水到孤军中最少也要三五ri,这三五ri的时间薛万彻如果带兵立刻杀过去,魏县应该已经拿回来了?!?br />
    “主公”

    传讯密谍压低了声音道:“薛将军不在繁水?!?br />
    “嗯?”

    李闲看了那密谍一眼,密谍继续说道:“属下接到飞鸽传书的时候,薛将军已经带着大军离开了繁水,却没有往魏县方向而去。军稽处的人向来不能参与军务决策,而且薛将军封住了消息,下面将校都不知道大军开往何处。繁水的谍子也只是根据大军进发的方向做出推断,至于是否属实……属下不敢确定?!?br />
    “说”

    李闲吩咐道。

    “消息自繁水传过来的当天夜里,薛将军带着四万人马趁夜离开了繁水县城。一路往西北方向而去,并不是魏县所在的近乎正北方向。留守繁水的一万人马戒备森严,应该是做出来给夏军看的假象?!?br />
    “西北……”

    李闲沉吟了一下,在桌案上将舆图展开。

    “薛万彻要下一盘大棋……”

    李闲忽然笑了笑,微皱的眉头也缓缓的舒展开来:“你先下去吧,军稽处的人不干预军务,这很好。但薛万彻要想打赢这一仗,没有军稽处提供的情报消息也极难。你传讯给薛万彻军中的密谍,若是因为薛万彻没有告诉他们此次行军的目的而心生抵触,孤所不容?!?br />
    “喏!”

    传讯的密谍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坐在李闲身边的叶怀袖看着舆图,忍不住摇了摇头:“薛万彻……这是在行险?!?br />
    李闲笑了笑道:“你记不记得孤曾经说过,李道宗此人用兵,不会有大胜也不会有大败,中规中矩。而薛万彻用兵,要么大胜,要么大败……既然他有这个魄力,孤便陪着他赌这一局?!?br />
    叶怀袖脸se一变,心中立刻升起一股担忧。

    果不其然,李闲接下来的话让她的担忧变成了现实。

    “来人,请罗士信,程知节,裴行俨三过来议事?!?br />
    李闲摆了摆手吩咐,眼神中是很久都没有见过的光芒。

    “王伏宝在魏县杀孤四千jing兵,抛尸荒野而不掩埋……孤已经许久不会因为战事动怒,但这次……”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语气中的寒意比外面的北风还要冷冽。

    …………河北荒野中,几个藏身在草丛积雪中的斥候看着不远处的人马经过之后互相看了一眼,为首的斥候活动了一下几乎冻僵了的身子,嘴角挑起一抹杀意:“回去禀告大将军,燕云军的人马果然是往洹水方向去了!”

    “队正,你呢?”

    一个斥候低声问道。

    那斥候队正哈了几口热气暖着手说道:“我带着其他继续盯着燕云军的动向,你速回魏县!”

    天才刚要亮的时候,报信的斥候终于赶回了魏县夏军大营。将昨夜看到的事原原本本的向王伏宝说了一遍,说完之后那斥候的身子依然冷的像冰一样。王伏宝将自己的大氅解下来披在他身上,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且回去休息。你们几个立下大功,ri后,我不会忘记你们的功劳?!?br />
    斥候感激的行礼,转身离去。

    王伏宝在桌案前坐下来,看向身边的王咆问道:“咆儿,你以为如何?”

    王咆看着舆图,冷笑道:“雕虫小技罢了……由此可见薛万彻此人只是个莽夫,不打魏县而攻洹水,无非是想将咱们堵住,然后联合张亮,徐世绩的人马四面合围,以求提前决战,将咱们困死在这小小的魏县罢了??伤站坎还歉霭壮铡笱└堑?,就算他夜行潜离,难道能将雪地上留下的脚印都除去?”

    “何以应对?”

    王伏宝赞赏的看了王咆一眼后问道。

    “薛万彻就算全军出动,不过五万余人马。他还要留下足够的兵力守住繁水,最多不会超过四万人。儿愿意领一军自侧翼杀过去,将薛万彻生擒回来,活祭战死的大夏士兵?!?br />
    “不可轻敌?!?br />
    王伏宝:“此战甚重……你当需谨慎?!?br />
    “孩儿知道!”

    王咆挺直了身子道:“父亲,给孩儿两万人马,必杀薛万彻!”

    “将这次带来的骑兵都给你,再给你两万jing甲步兵?!?br />
    王伏宝拍了拍王咆的肩膀说道:“去吧,我在魏县,等你凯旋?!?/div>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