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七十六章 这是我的坟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感谢凡人555.angz.滴答滴答啊.孤独狼友.彼岸兰棋.松良.lonely月的月票支持,感谢你们

    第七百七十六章这是我的坟

    正午时分,太阳的光线千丝万缕的洒下来,照she在大地上,雪在融化之前将阳光反she回天空,让这世间变得越发光明起来雪后晴空置身原野,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景se总是会成为诗人们咏叹的对象

    晴空碧蓝如洗,大地白茫茫一片

    蓝天,白雪,凛冽寒风……还有那面烈红se的大旗

    空气清冷的让人呼吸都觉着痛快,每一次在身体里循环都会让人觉着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透彻这是一片平坦的原野,站在堡寨上往四下里看去,视线可及之处看不到一点起伏,没有山石,没有高坡,甚至没有一棵树

    站在残破的土墙上,能一眼看出去很远很远

    所以,当地平线上出现一条黑线的时候,堡寨里的燕云军士兵们每个人的眼睛都忍不住眯了起来,他们攥紧了手里的武器,或是横刀,或是长矛,或是硬弓有人忍不住深深的呼吸着,从鼻孔里涌出来一团白se的热气

    那不是生机,而是决死之意

    这个堡寨可能是某个富户建造的,也可能是大隋末年天下始乱的时候朝廷兴建的当初面对天下层出不穷的叛乱,大隋朝廷里那些贵人们想出来一个扯淡之极的办法,他们自己却以为聪明之极,美其名曰……坚壁清野

    当时天下叛乱愈演愈烈,朝廷里那些贵人们没有想着如何安抚百姓平定叛乱,而是想到了一个在他们看来非常有道理的办法他们认为,天下之乱,乱于百姓那些叛贼烧杀抢掠,烧的杀的抢的都是百姓的东西,所以,是百姓们为叛贼提供了粮草补给,而百姓也是叛贼们需要的兵员所以,要想止住天下溃乱,就先要制住百姓而不是叛贼

    于是,朝廷下令凡是有叛乱产生之地,百姓尽数迁入大城或是堡寨之中让那些叛贼乱匪找不到百姓,也就抢不到抢粮没有百姓,那些乱贼自然也就难以发展,或许根本无需朝廷调兵剿灭,叛贼最后就都会饿死

    这是多么伟大的一个办法啊,成功的导致了大隋的叛乱进一步升级

    那些朝廷里的贵人们,想到了这一招所谓的釜底抽薪却忘记了,百姓们都进了城进了堡寨,谁来养活?皇帝没有旨意下来,朝廷没有命令颁布,地方官吏宁肯让粮仓里的粮食烂掉,宁肯让那些叛军抢夺,也不肯将粮食分给百姓

    于是,城里的,堡寨里的百姓也加入了造反的行列

    这个堡寨里或许发生过惨烈的故事,但这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今天,这个残破不全的地方也会有个故事发生,或许将加惨烈

    当地平线上的黑线逐渐变成一道浪chao的时候,堡寨里的燕云军士兵们却将视线转向自己身边的袍泽

    会死吗?

    或许很多人都会想到这个问题,但没有人问出这个问题

    “兄弟,走了一路还不知道你是哪儿人”

    “东平郡人”

    “我也是,哪个县的?”

    “雷泽,你呢?”

    “我郓城的”

    “想不到,这个时候身边站着的还能是个老乡……看样子我比你大几岁,一会儿你站在我身后,我还有十六支羽箭,she空了箭壶我还有横刀,等我死了你再上来如果有闲工夫的话,记得把我的尸体往后拖拖,别让马蹄子踩了……留个好尸首,省的黄泉路上走不快”

    年轻些的士兵摇了摇头:“老哥,你有婆娘有孩子了?”

    “嗯,有个儿子,今年都七岁了”

    年纪大些的士兵回答

    “我没有”

    年轻些的士兵笑了笑,跨前一步站在袍泽身前:“张金称霸占巨野泽的时候,打郓城,我爹娘都死了我也没有婆娘,没有孩子,什么都没有……所以,你站在我后面,把你的硬弓和箭壶给我”

    年轻的士兵将自己的长矛递给袍泽:“躲在土墙后面,敌人的骑兵一时半会冲不上来”

    “别争”

    他笑了笑,语气平淡的说道:“你站在我后面,不一定不死近两万骑兵打咱们这四千步兵,这仗其实打的是个志气咱们是燕王殿下的兵,死也不能窝窝囊囊的死不是?我在前面等着你,等着你一块投胎转世要是万一黄泉路上我等不到你,那你记得每年今天给我烧一把纸钱”

    他拿起硬弓,抽出第一支羽箭

    “来了”

    ……

    ……

    近两万匹战马踏动地面的时候,仿似这个残破的堡寨都随之摇晃起来似的土墙上的浮尘在震动着往下掉,栖居在堡寨里的野鸟轰的一声惊飞上了半空

    “别急”

    站在最外面土墙上猫着腰来回奔走着部署防御的校尉大声说道:“等进入she程再放箭,咱们手里的羽箭不多别浪费尽量瞄准一些,要是能一箭干死一个……他娘的老子认你们都当爹”

    士兵们笑了起来,有人发现原来迎接死亡并不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

    二百步

    一百五十步

    一百二十步

    “放箭”

    崔潜站在最高处,猛的挥动了手里的燕云军烈红se军旗那一面大旗在堡寨的顶端舞动,如同一团愤怒燃烧的火焰

    嗡的一声,数百支羽箭几乎同时she了出去羽箭并不如何密集,因为此时的燕云军士兵已经没有多少硬弓但即便如此,还是将冲在最前面的夏军骑兵放倒下上百个人,虽然相对于敌人的数量来说,这百十人根本算不得什么但第一轮箭雨依然让燕云军的士兵们感觉到了兴奋,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多杀一个是一个

    这个堡寨的土墙虽然不高,但地处一座突起的高坡上高坡很陡,就算没有阻击,骑兵靠着战马的度想冲上堡寨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在河北大地上,这种依着地势而修建的堡寨并不少见

    “瞄准前面举旗子的敌将,攒she”

    最前排的校尉大声喊了一句,随即数百支羽箭密集如拳般朝着那个擎旗的敌将she了过去此时骑兵已经接近到堡寨八十步范围内,羽箭的力度之强完全可以she穿铁甲只片刻的功夫,那擎旗的敌将就被she成了刺猬,从马背上掉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当敌人战旗掉落在地的时候,燕云军士兵们爆发出一阵欢呼

    夏军后面的骑兵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很快,那具落地的尸体就被战马踏成了肉泥那一面夏军的战旗,也被踏的面目全非

    因为占据着地势的优势,燕云军的弓箭泄着自己的杀人**三十步之内,夏军骑兵试图靠着战马的度冲上高坡,但大部分战马只冲到一半的时候便再难上前,脚力出se的战马勉强冲了上来,立刻就被站在土墙上的燕云军士兵用长矛戳翻

    厮杀开始的这短暂的时间内,防守的一方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下马”

    王咆脸seyin沉的看着面前这座不大的堡寨,大声命令:“前面的人全都下马往上攻,王戈,你带两千骑兵在后面用羽箭压制,半个时辰之内如果攻不破这座堡寨,领兵的校尉以上军官一律杀无赦”

    “杀”

    前面的上千名夏军骑兵从战马上跃下来,持了骑兵盾和横刀往堡寨上攀爬中箭的尸体顺着斜坡滚下去,又将后面的士兵撞到不少堡寨土墙后面的燕云军弓箭箭

    当夏军的骑兵开始用骑弓反击的时候,燕云军的防御渐渐被压制住毕竟敌人占据着数量上的巨大优势,而且燕云军现在的弓箭并不多了

    “没有箭了”

    一个士兵忍不住喊了一声,随即将自己手里的硬弓狠狠的砸了下去

    “找石头砸”

    已经喊哑了嗓子的校尉搬起一块石头,冲上土墙朝着下面狠狠的砸了下去只是他才将手松开,几支羽箭接二连三的she在他身上噗噗的闷响中,那校尉的身子缓缓向后仰倒了下去扑通一声,尸体倒在地上激荡起一层尘土

    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大部分燕云军弓箭手都she空了箭壶

    夏军的羽箭则越来越密集,渐渐的压得土墙上的燕云军不能直起身子借着弓箭手压制的机会,下了马的夏军士兵疯了一样嗷嗷叫着往土墙上攀爬终于,一个士兵的手攀住了土墙,他抬起头往上看去,随即看到了一张狞笑着的脸

    噗的一声,燕云军士兵手里的长矛从这夏军士兵的眼窝里戳进去矛尖刺碎了他的眼球,又从后脑钻了出来尸体向后倒下去的时候,又砸到了身后的同伴

    顺着斜坡往下滚的尸体越来越多,渐渐的在堡寨下面堆积起来

    “杀一个不亏”

    一个燕云军士兵肩膀上中了一箭,却咬着牙将冒出头的夏军士兵脑壳削掉了半边:“杀两个就他娘的赚了”

    噗的一声,他的大腿上又中了一箭

    他看了看身后的同袍:“记得每年给老子烧纸”

    喊完这句话,他猛的从土墙上跃下去,将四五个才攀爬上来的夏军士兵撞得滚了下去,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这个燕云军士兵就被暴怒的夏军砍成了碎块手指,断臂,碎肉飞的到处都是,其中一颗黏糊糊的眼珠粘在一个夏军的脸上,看起来,就好像他的脸皮下面钻出来一个眼球似的

    当土墙斜坡下面的尸体已经堆积有半人高的时候,夏军终于突破了防御杀上了土墙

    “杀尽燕云贼”

    王咆大声喊了一句,跳下战马就要往上冲,却被几个亲兵死死的拦住,唯恐他一时冲动真的跑到最前面去

    “杀”

    厮杀在土墙上展开,不少人扭打着同时从土墙上跌落下去,抱在一起的两个人都来不及分开,就被下面的夏军士兵乱刀剁死和燕云军士兵抱在一起的夏军士兵,与敌人一同走上了黄泉路而杀死他的,是曾经吃同一口锅里的饭睡同一个帐篷的袍泽

    “将军,你从后面退走”

    一个校尉冲到崔潜身前,指着后面说道:“夏军的骑兵还没有绕到后面去,将军你带着人先走”

    “如果我走了”

    崔潜一边挥舞着战旗,一边大声说道:“我将失去今ri与你们并肩作战的荣耀……我是个文人,我拉不开硬弓,舞不动长槊,但我还能举起这战旗”

    他站在最高处,奋力的挥舞那面虽然残破但依然鲜艳如血的烈红se大旗

    “旗子在我手里,我在你们身边当你们战死的时候,我与大旗一同倒下”

    劝他的校尉咬了咬牙,返身杀了回去此时,夏军在付出了至少一千五百人的代价之后终于完全冲到土墙上面,厮杀变得加直接而血腥,夏军用血肉之躯让陡坡平坦了一些,而燕云军的士兵拼死?;そ畔碌拇缧硗恋?br />
    “这是我的坟”

    一个燕云军士兵疯狂的挥舞着横刀,将面前的敌人卸去了半边肩膀:“谁也不许站在我的坟上”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